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九十九章 混战8000+

翠烟楼

一盏又一盏灯笼发出明亮的光,将台上那个清丽的女子照得更加脱俗。晶莹剔透的泪珠儿折射出烛光,愈发让她显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世界上有一种人,她的眼泪会让你心痛。

周璇便是这种人,这些男人虽然不认识她,可不知道为何,看到她落泪,心里就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难受得要紧,恨不得马上冲上去,为她拭去眼泪,博她一笑,哪怕抛头颅洒热血也在所不辞。

“美人,别伤心了,哥哥请你喝酒。跬”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原本宁静的大堂之内仿佛炸开了一般,瞬间变得喧嚣吵闹。

那些男人们突然殷切无比地朝台子上挤过去,想要对她献殷勤妗。

周璇的眉心皱得更加紧了,她不喜欢这么嘈杂的环境,对这些仿佛饿狼一样的男人更好没有好感。

“我说,美人又岂是你们想请就请的,若真要请,那就拿出诚意来吧。本王出一千两。”

宇文源风流倜傥地伸出一个手指,他这一开口,原本争先恐后往前挤的男人们都不约而同地停下来。

能来翠烟楼消费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有些底子的,其中也不乏达官显贵,既然晋王殿下都这么说了,如果他们还靠蛮力去挤的话就显得太没风度了,丢人。

那些男人贪婪地看着周璇绝美的脸,心有不甘,可是晋王殿下一出就是一千两,这可不是一般人负担得起的。

原本生龙活虎的人群顿时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了。

这时候,人群中有人笑了一下,道:

“本少爷出一千五百两。”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京城小霸王李太尉之子李皓然。

宇文源饶有兴味地看了他一眼,缓缓道:“那本王出两千两。”

李皓然笑眯眯地看着宇文源,不甘示弱地说:“两千五百两。”

“小霸王,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不跟本王抢女人吗?”

宇文源柳眉一挑,漂亮的桃花眼里全是笑意。

“草民自然不敢跟晋王殿下抢女人,可是晋王殿下你也说了,这是表诚意的时候,难道草民对这位美人表达一下自己的诚意都不可以吗?”

李皓然双手恭恭敬敬地对着宇文源作揖,可眼里却没有一丝颓然的意思。

“可以!自然是可以!”宇文源也不生气,他妖娆地甩了甩自己飘逸的长发,道,“看来本王的诚意若是不如你,小美人肯定要伤心的。”

宇文源灿然一笑,一拍手,豪气地道:“五千两。”

小霸王李皓然是东都出了名的花花大少,纨绔子弟,平日里没事就爱泡在青-楼,一掷千金,十足的败家子,不过今天他遇到了此生最强劲的对手——传说中荒-淫-无道晋王殿下。

为了博美人一笑,豪掷五千两,他只能甘拜下风。

“晋王殿下真不愧为大魏第一败家子,佩服,佩服,在下认输。”李皓然心服口服地对宇文源拱手道。

宇文源耸耸肩,正想道一声承让,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

“一万两。”

原本安静的人群再度炸开了,晋王殿下是众所周知的大魏第一败家子,却没想到有人比晋王殿下还要败家,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众人不约而同地让开一条道。

人群中,一个岁小女孩静静地站着,她身穿一件鹅黄色上衣,白色烟纱散花裙,乌黑的头发梳着俏皮的双丫髻,左右各插一支芙蓉珠钗,两弯眉如新月,一双大眼睛仿佛黑珍珠一般流光溢彩,琼鼻微翘,樱桃小口微微一张,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带着三分娇俏,七分可爱。

好漂亮的小女孩,谁都看得出来,再过两年,等五官长开了,她绝对会是个倾城倾国的大美人。

宇文源没想到和自己叫板的会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忍不住勾唇一笑:

“小不点,大人说话不要乱插嘴。”

云玉湖秀美一挑,毫不畏惧地瞪了宇文源一眼,道:

“大叔,你少罗嗦,诚意都在钱上,我出一万两,有本事你往上加就是了,没钱加就别唧唧歪歪。”

“你叫本王什么?”

宇文源不敢置信地伸出手指了指自己,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大叔”两个字上,至于云玉湖后面的话,他完全没听进去。

“大叔呀!”云玉湖眨了眨漂亮眼珠子,冲着他道,“我讲得这么响你都没听到!莫非大叔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

“你叫本王大叔?”宇文源不断摇头,对这个称呼显然有些没法接受,“本王有这么老吗?”

他郁闷无比地对着云玉湖咬牙切齿,想他宇文辙自诩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举世无双、魅力无限,上到八十岁老妪,下到三岁小女孩无不为他痴狂,却没想到居然被这个丫头叫大叔!

他没法接受!

他不能接受!

“哎——老人家就是啰嗦!”云玉湖无奈地摊手,酷酷地说道,“大叔,你倒是出钱啊?你要是不出我就把她带走喽。”

她不知道她一句“老人家”彻底刺激到了宇文辙的小心脏。

他郁闷地咬牙切齿地瞪了云玉湖一眼,生气地说道:

“小屁孩,别捣乱,哪里凉快哪里待着!”

若是一般的小女孩见到他这般凶神恶煞的样子,铁定会被吓哭,可云玉湖却不是一般的小女孩,她从小就跟常江混迹青--楼,家里还有个比鬼还可怕的哥哥,她的承受力强大绝非一般人能比。

面对宇文源的吓唬,她没有害怕,而是一脸淡定地从怀里掏出一万两银票,放到宇文源面前,酷酷地说:

“一万两哦,大叔,你跟不跟?”

生平第一次,宇文源被一个小女孩给吓了一跳,不由微微蹙眉,捉摸着这女孩到底什么来头,出手竟如此阔绰。

若是一般人,或许不会跟一个小女孩较劲,可是我们的二皇子却不是一般人,他勾唇一笑,特别调皮地看着云玉湖,伸出一个手指,道:

“一万零一两。”

说完之后,他笑靥如花,既得意又无赖。

云玉湖对他这个样子嗤之以鼻,不屑地冷哼一声:“幼稚。”

“哈哈哈哈哈哈……堂堂晋王殿下继任被一个黄毛丫头说幼稚……笑死我了!”小霸王李皓然不客气地捧腹大笑。

“两万两。”

云玉湖说得霸气无比。

宇文源一挑眉,调皮地眨眨眼睛,道:“两万零一两。”

说完之后,他挑衅地看了云玉湖一眼,那样子仿佛是再说“本王就是这么幼稚,你奈我何?”。

无论云玉湖出多少钱,宇文源永远都比她多一两。

云玉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赖的人,一张小脸气得通红,直跺脚。

她正想冲上去咬这个无赖大叔一口。

而周璇站在台子上面,眉心紧蹙,她实在不明白怎么无缘无故,自己就成为宇文源和云玉湖竞拍的商品了。

等等,云玉湖在这里,是不是意味着常江也在这里?

而常江是宇文辙的好朋友……

周璇心里大叫不妙,如果宇文辙知道她跑到青-楼,还站在台子上被拍卖,会不会掐死她?

一想到这里,周璇浑身都毛毛的,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就在云玉湖和宇文源如火如荼地竞价时,一个白影突然从天而降,飞向台子的最中央,轻轻一掠,将台上那女子的腰一拦,抱在怀里。

“天,南宫无痕!”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原本都在围观云玉湖和宇文源竞价的人连忙朝着台子看去,只见白影一闪,原本站在台子中间的绝世美人便随着那影子一同消失了。

这一刻,云玉湖那双如同黑曜石一般漂亮的眼珠子亮晶晶的,满脸崇拜:

看上的就直接抢,一分钱都不肯多花,真不愧为她的辙哥哥!好崇拜啊!

“主人,是南宫无痕!”

不起眼的角落里,红衣护卫冲着恭恭敬敬地冲着一个男子拱手。

那男子一身青衣,带着大大的斗笠,斗笠上挂着青色的纱幔,挡住了他的外貌,却挡不住他强大的气场。

“追。”

他一挥手,红衣卫迅速冲了出去,消失在人群中。

那青衣男子则没有跟他们一起走,他继续坐在椅子上,优雅地端着酒。

“爷~~~~~让奴家敬你一杯……”

一边姑娘见他气度不凡,心想肯定是个金主,主动上来招呼,殷切地倒了一杯酒递给他,熟料却被他冷冷地瞪了一眼。

“滚。”

他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杀气。

那姑娘吓得腿都软了,连滚带爬地逃走。

******

漆黑的夜,天空仿佛铺开的黑丝绒一般,一颗颗星子仿佛散落在丝绒上的碎钻,圆月则想一块硕-大的夜明珠。

这是一个漂亮而又美好的夜晚。

周璇被人揽着腰御风而行,只觉得清风不断从耳边刮过,东都的繁华自两侧不断后退,渐行渐远。

她不会轻功,整个人腾空,唯一能做的只有紧紧抓住身边这个男人,免得掉下来,摔得粉身碎骨。

远去了灯红酒绿,远去了万家灯火,也远去了袅袅烛光,东都的繁华越来越远……

四周渐渐地黑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

“南宫无痕,你要带我去哪里?”

周璇皱起眉头,刚才她已经知道这个不分青红皂白掠走自己的男人正是不久前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却坑了自己的大忽悠,南宫无痕。

几个月没见,她还以为这个大忽悠已经忘了她了,方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却没想到,他又突然出现,周璇只觉得浑身发毛,总觉得肯定又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南宫无痕默不作声,回应她的只有在耳边呼啸而过的狂风,仿佛刀子一般,刮过她细嫩的脸。

周璇虽然武功一般,但是却可以感受得出眼下并非风大,而是他的速度太快了才显得风疾。

南宫无痕的速度更快了,周璇只觉得整个人愈发地不稳了,只能紧紧地抱着他。

他的身上有淡淡的清香,这味道有些熟悉,好像哪里闻过,周璇皱着眉头,正欲思考,这时候她的双腿突然落到了柔软的草地上。

月华自天空中倾泻而下,幽白的光芒洒向人间,落在树叶上,仿佛给着了一层白白的薄霜。

这是一片林子,一片周璇从来没有来过的林子。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周璇警惕地看着南宫无痕。

他依然不说话,薄薄的唇线轻轻抿着,漆黑的墨眸静静地看着她,眼神极其复杂,那一瞬间好似有很多东西流过,周璇正欲探究,可是它却已经恢复了平静,平静得仿佛深潭古井一般,波澜不惊。

他不说话,她又打不过他,催眠术对他又不管用,周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既然没有胜算,她就暂时不做无谓的挣扎了。

周璇忙活了一晚上,累了,便走到一颗大树下面,靠着树干坐下来,修长的腿往前一身,弯腰给自己捶了捶。

昨晚爬落霞山爬得肌肉酸痛,到现在还没恢复。

南宫无痕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只见他足下一点,跃上前方一颗槐树,悠闲地坐在树枝上。

那棵树就位于周璇的正对面,所以周璇不用抬头就可以看到幽白的圆月下,谪仙一般的白衣男子靠在树枝之上,清风拂过,衣袂飘然,就仿佛一副写意画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突然,一阵悠扬的音律响起,不大不小、不急不缓、若有若无,清幽动听,不绝如缕。

周璇微微凝眉,才发现那个白衣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摘了一片树叶,放在唇上轻轻地吹着。

音乐悠扬而又动听,若闭上眼睛仔细去听,仿佛可以看到一副惬意的田园画卷,有一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恬静……

南宫无痕,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周璇看不透,在她的记忆之中,她只见过他一次,她以为他应该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可是他若真是嗜血之人,又怎么可能吹奏出如此恬静美好的音乐?

若不是见过他和北羽源浴血交战,她甚至会以为他是个诗情画意、隐居于山林之间的隐士,就像陶渊明,就像躬耕于南阳期间的诸葛卧龙一样……

正想着,那仙人一般的男子突然警惕地眯起眼睛,音乐戛然而止,然后,他如同一阵风,飘到她身边,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纳入怀中。

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南宫无痕,纳命来!”

“南宫无痕,去死吧!”

数百名红衣卫突然从四面八方冲过来,将周璇和南宫无痕紧紧地围住,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武器,在月光下发出森冷的光。

有风吹过,吹动树枝,发出“呼啦啦”的声音,杀气在林子里弥漫开来,那数百名红衣卫仿佛一群狼,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的猎物。

哎——

果然每次遇到他都没好事!

周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个南宫无痕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每次见面都有人追杀他?

相较于周璇的警惕,南宫无痕则是一脸淡然,他漆黑的眸子凛冽地到了密密麻麻的红衣卫一眼,一勾唇,冷冷地道:

“连城流觞派你们来送死?”

“主人派我们取你首级!南宫无痕,今天就是你死期!兄弟们,上——”

为首的红衣卫一挥手,那群训练有素的红衣卫便如同流水一般训练有素地朝着南宫无痕发起攻击。

南宫无痕薄唇一抿,漾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弧度,只见他足下一点,整个人凌空而起,直上云霄,那群红衣卫各个都是武林高手,轻功自然也不在话下,然而他们的高度却远远不能和南宫无痕比。

周璇被他抱在怀里,从他们的角度往下看,那群红衣卫就像蚂蚁一般,他们使出浑身解数施展轻功,却连南宫无痕的衣角都摸不到,而就连周璇这个只会三脚猫功夫的人都看得出来南宫无痕根本没尽全力,确切地说,他用的功力甚至不到一成……

“连城流觞,不想损兵折将的话,最好马上出来,别浪费我的时间。”

南宫无痕的声音在丛林上方飘过,如同清风一样醉人。

“哈哈哈哈哈……这不愧为南宫无痕,这么远都被你发现了!”

一个洪亮的笑声传来,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声音听起来近在咫尺,然而实际上,连城流觞还在很远的地方。

大约过了一刻钟,一个青衣男子踏风而来,他带着斗笠,垂下来的面纱挡住了他的脸,但是他强大的气场却透过面纱泄露出来。

“下去吧。”

他对着红衣卫挥了挥手,数百名红衣卫接到命令,井然有序地撤退,不出须臾,森林便没了他们的踪迹。

南宫无痕冷冷地看了空荡荡地面,抱着周璇落了下来。

连城流觞紧随其后,面纱隔着他的脸,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周璇还是可以感受到他正在打量自己。

南宫无痕也感受到了,不悦地瞪了他一眼,将周璇紧紧地拉倒怀里。

“啧啧啧,占有欲还是这么强啊!做你的女人还真辛苦啊。”连城流觞戏谑地看着周璇,“呦——换口味啦?”

南宫无痕眉心一皱,脸色难看了许多:

“你大老远赶过来就为了跟我聊天?”

“我找你从来只有一个目的。”

连城流觞淡淡地说道,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同他闲聊,可是浑身上下却散发着浓浓的杀气。

初夏的丛林,月华幽白,清风拂面,吹动连城流觞的面纱,这一刻,带着森然的气息。

南宫无痕转过身,从腰间解下一块玉佩,递给周璇。

“拿着。”

“什么?”

周璇不解地看他,玉佩折射出幽白的月光,晶莹剔透,我在手心,暖暖的,一看便知价值连城。

“等我打完还我,很贵的,丢了你赔不起。”南宫无痕冷冷地说道。

周璇这才明白他的意图竟然是让她替他保管玉佩,她郁闷地抿了抿嘴,正欲说话,南宫无痕已腾空而起。

“动手吧。”

他悬空站于丛林之上,白衣飘飘,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愈发的脱俗,仿佛随时都要羽化登天的仙子。

而他对面,连城流觞一身青衣,浑身上下竟泛着淡淡青光,那幽冷的光让他看起来仿佛一个追魂夺命的地狱魔刹。

连城流觞的武器是剑,与其说是剑其实更像针,约摸食指粗细,做工精美,锋利无比。

只见他双手张开,往前一拍,刹那间,青光闪过,万剑齐发,仿佛一场暴雨,齐刷刷地砸向南宫无痕。

一上来就直接出杀招,连城流觞显然要致南宫无痕于死地。

南宫无痕这边只见白光一闪,整个人竟然凭空消失了,再出现时,他已经绕到连城流觞身后,手里似乎拿着一个布条一样柔软的东西,攻向连城流觞。

连城流觞则一跃而起,直上青天,更多的流觞剑从天而降。

“啪啪啪——啪啪啪——”

就在二人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掌声。

二人并没有因为这阵掌声而停下来,他们愈战愈烈。

而这时候,天空中闪过一阵火光,一个黑衣男子乘着毕方鸟、踏着熊熊烈火而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数月前和南宫无痕交过手的北羽源。

“精彩精彩!一来就看到当今江湖两绝的流觞剑和无影剑……”

他眯着眼睛,饶有兴味地看着交战的南宫无痕与连城流觞,从毕方鸟上跳了下来,朝二人走去。

“北羽源,这是我和南宫无痕的事情,你别插手。”连城流觞冷冷地警告道。

北羽源的声音比他更冷,他眯着眼睛,斜斜地睨了他一眼,道:

“如果我一定要管呢?你也知道,我最喜欢管闲事了。”

“哼——南宫无痕,没想到你居然沦落到要请帮手的地步。”连城流觞不屑地冷哼一声。

可南宫无痕却连看都懒得看他们,不冷不热地吐出四个字:“两个白痴。”

“什么?南宫无痕,你说谁白痴?”

北羽源本来只想看热闹的,听到这句话,顿时炸毛,想不想地就杀进去。

周璇静静地看着,觉得好笑,本来还蛮期待二皇子扮冰山的样子的,结果南宫无痕只说了四个字就让他破功了,这位二皇子真没装酷的天分……

今晚的月亮特别圆,特别亮,天空中没有一丝阴云,让明亮的月光可以直接洒向人间,照亮这原本并不明亮的丛林。

月光下,一黑、一白、一青三个影子交战成一团,他们速度很快,快得让人看不清他们是怎么打的,只知道三个影子不断移动,不断变换位置。他们显然没有结盟,也没有合纵连横的策略,全然随心所欲,高兴打谁就打谁,各打各的。

周璇对打架没有什么兴趣,她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寻思着该怎么从这里出去。

虽然她记性很好,大多数东西都可以做到过目不忘,只要走过的路不用走第二遍就立马可以在脑海里将它画出来,然而南宫无痕带她过来的时候走的不是寻常路,那种御风而行让不会轻

功的她头晕,脑袋早已乱成一团。

不过其实就算她脑袋没有混乱,就算她把他过来的路径都记下来也毫无意义,因为她也不会轻功,走不出去。

周璇捉摸着按照这个架势,他们应该要打很久,这对她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喂——姑娘,你太没眼光了吧?这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战啊,绝对是要被载入史册的,你居然不看。”

突然,一个悠扬的女声传过来,周璇蹲下脚步,不解地环顾四周,可是并没有发现有人。

她微微蹙了眉,也不管这么多,心想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要不然等南宫无痕打完回来,她就跑不掉了。

“喂——姑娘,你太过分了吧?南宫无痕把他的宝贝都给你了,你居然这么无情地抛下他!”

这一次周璇可以感受到声音很近,好像就从她耳边传过来一般。

她警惕地转过身,但见一个相貌极美的蓝衣女子站于她身侧,她们靠得很近,只差身子都贴在一起了。

周璇皱了皱眉眉头,这女子什么时候来的?靠得这么近自己竟浑然未觉!看来又是个武林高手!

“居然没吓到你!”

蓝衣女子调皮地冲着周璇吐了吐舌头,那双乌溜溜的眼睛一直盯着周璇手里拿着的那块玉佩,感慨道:

“南宫无痕对你真好!看来你是他的新欢。”

周璇不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不过从她的表情当中可以看出她似乎很在意这块玉,于是解释道:

“这是他让我保管的。”

“保管?”

蓝衣女子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一般,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整整持续了一刻钟,她才停下来,看着周璇,上气不接下起地说道:

“姑娘,你是真单纯,还是傻啊?你难道不知道像他们这种级别的高手过招,释放出来威压足矣让方圆百里之内生灵涂炭吗?”

周璇微微颦眉,顺着蓝衣女子的视线,果然看到不断地有动物的尸体从树上落下来,鸟类的尸体从天空中落下来,这让周璇想起上一次北羽源同南宫无痕交战震死的张文强,那个人的武功也不差……

“别说这些动物了,即便是一流高手也一样会内脏震碎七窍流血而亡,而你一点武功都不会,凭什么能够安然无恙?”那蓝衣女子笑容满面地看向周璇。

周璇低头看了那块温软的暖玉,瞬间有了答案:

“难道跟这块玉有关?”

***

乐乐:混战啊,好激动啊!有木有?

谢谢yessypro、牛牛、灵珑xy、AMYCHAN606、果仁酥好吃、a_1e2450v7jy的红包、鲜花、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