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九十八章 男人不过是一件消遣的东西

慕容,是你吗?

我是不是在做梦?

周璇抓住来人的衣襟,想要抬头去看清他的脸。

“别乱动。”

冰冷的声音传入周璇的耳里,这一刻,周璇只觉得胸口一紧,心跳漏了一拍。

是他跬!

真的是他!

慕容莫问……

“砰砰砰——”心跳开始加快,呼吸变得急促,这一刻,有无数想法涌向脑海,她有很多很多话想要与他说,可是到了嘴边之后,却突然不知从何说起。

周璇的嘴巴动了动,终究一句话也没说。

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她感受到自己正随着他一点点上升。

风愈发强劲了,周璇觉得有些冷,下意识地抱紧他,将自己深深地埋入他的怀里,抱着她的那个人因为她这个动作似乎微微僵硬了一下。

落霞山陡峭蜿蜒,天空中的元圆月被乌云遮掉一半,山风呼啸,吹得树叶漫天飞舞,野兽恐怖的哀鸣一声比一声响。

一个黑衣男子突然从万丈悬崖之下跃上西峰,他一身黑衣,英俊的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的,棱角分明,浓密的眉毛斜飞入鬓,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是一双锐利深邃的眼睛,身材伟岸,五官分明而深邃,浑身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气势。

狂风下,他衣袂飘然,仿佛来自地狱的鬼魅,不自觉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原本笑得得意的周夏音突然笑不出来了,她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给那黑衣男子让出一条路,可是当她借着月光,看清他怀里抱着的女子正是自己痛恨如骨的周璇之后,愤怒顿时侵吞了她的理智。

“给我上!杀了他们!”

周夏音狠狠地一扬手,对着自己聘请的杀手说道。

杀手们相互望了一眼,不敢动,他们混迹江湖,自然知道这个黑衣男子何其强大、绝对不好惹。

“谁能杀了他们,本小姐给一万两银子。”周夏音霸气地说道。

古人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句话一点也没错,对金钱的渴望会让人丧失理智,要钱不要命。

原本踌躇的杀手们听到一万两银子之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发着绿光,争先恐后地冲上去,生怕出手晚了,失去那一万两。

慕容莫问停下脚步,冷冷地看了这些从不同方向杀过来、来势汹汹的杀手,薄唇轻抿。

“不自量力。”说完后,他连看都不看他们,只是低头对周璇说,“闭上眼睛,不要看。”

周璇知道他不想让她看到血腥的场面,怕吓到她,所以,听话地闭上眼睛,把脸埋在他的胸口。

只见慕容莫问大手一挥,原本气势汹汹冲向他的杀手们突然朝着四面八方飞了出去。

有的落到地上,七窍流血而死;有的挂到树上,口吐白膜而亡;还有的干脆直接摔下万丈深渊……

十多个杀手就在这么一瞬间全部阵亡。

周夏音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这些杀手是她花重金轻的,各个身怀绝技,怎么会这么不堪一击呢?

周夏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看向慕容莫问。

她根本就没看到他出手,只看到他挥了一下手,然后这些杀手便全部毙命了……

周夏音觉得自己双腿发软,整个人都在打颤——这个可怕的男子到底是谁?

这时候,慕容莫问的目光投向周夏音,冷冷的,不带一丝温度,却带着杀气,仿佛一个索命的鬼魅。

“是你砍的绳子?”

他的声音好动听,如果不是那么冷的话,或许会让人沉醉,只可惜,太冷了,仿佛夺命的阎罗。

周夏音自幼骄纵,胆子不算小,即便是在皇宫里,她都敢把太子当肉垫用,然而这一刻,在听到慕容莫问的声音之后,她只觉得两腿一软,不争气地跪了下来。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周夏音眼前这个男人好可怕,她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浑身上下都在打颤,跪在地上不断地磕头求饶。

“放心,我不会杀人。”

慕容莫问冷冷地说道,说话间他连看都不敢周夏音一眼。

周夏音重重地松了一口气,可是她这口气还没呼出来,只觉得一种剧烈地疼痛从手腕传来,一只血淋淋手掌突然落到地上,突突跳动。

“啊——”

周夏音被吓得大叫出声,脸色瞬间惨白,无力地跌坐在地上,下意识地想要伸手去撑,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腕空荡荡的,不停流血。

那手掌竟然是她的!

周夏音吓得失了魂,不敢置信地抬头,却发现原本站在他眼前的男人早已没了踪影。

四周横七竖八的躺着尸体,一片狼藉,她的手腕还在不断地流血,痛得她觉得自己仿佛马上就要死了一般。

嗷呜——嗷呜——”

野兽觅着血腥味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周夏音无助地瘫坐在地上,紧紧咬着唇,那双漆黑的眼里饱含着恨意。

不,她不能死!

她一定要活下来!

周璇,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风愈来愈大,一时之间,地动山摇,带着血腥味道。

不远处,白衣男子立于一颗树上,他的身后,明月如同玉盘,幽幽白光模糊了他的轮廓,让他整个人看起来仿佛九重天上宫阙下凡的仙人。

“主子,您不出手吗?”

崩雷在他的身后小声地问道,他知道主子这么急迫地赶过来是为了王妃。

眼下,他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王妃被慕容莫问带走?

慕容莫问的武功的确高深莫测,但是主子也未必在他之下……

宇文辙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慕容莫问抱着周璇远去,消失在天地的尽头……

********

屋内,青灯在屋内轻轻摇动,影影绰绰,床上的人皱着眉头,长长的睫毛轻轻地动了几下,终于幽幽转醒。

闯入视线的是完全陌生的房间。

这里是哪里?

她怎么会在这里?

周璇揉了揉疼痛的脑袋,努力地回想。

她记得自己收到一封信,说小雪球受伤了,危在旦夕,然后她便立马赶到翠烟楼后院找飞燕,飞燕敢去无日峰请慕容莫问了不在,她便和她的侍女木锦绣一起照顾小雪球。

但是小雪球突然发烧,她担心它撑不到慕容莫问过来,便当机立断,决定去落霞山摘落霞果给它延命。

可是,就在她采到落夏果打算回去的时候,周夏音砍断了她的绳子,她坠入万丈深渊,然后,慕容莫问来了……

对,慕容莫问!

是慕容莫问带她回来的!

周璇心里“嘎登”一下,“咚咚咚”地狂跳不已,她猛地掀起被子,连鞋子都没穿,光着脚冲出门外。

然而,她把翠烟楼的后院上上下下翻了个遍,却依然不见慕容莫问的身影。

“璇小姐?你怎么光着脚在外面跑呢?”

木锦绣不解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锦绣,你看到慕容公子了吗?”

周璇咬着唇问道,因为紧张,她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指甲陷入掌心。

木锦绣担心地看了周璇一眼,道:

“慕容公子昨晚送你回来之后,医治好小雪球就走了。”

“走了?”

周璇呐呐地念着这两个字,下意识地咬唇,漂亮的眉宇之间带着浓浓地失落,眼神黯淡了下来。

走了吗?

慕容,你大老远地过来,竟连话都不跟我说一句,就走了吗?

周璇莫名地难受,手越握越紧,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可是不知为何她却一点也不觉得疼。

双脚站在冰凉的地面上,她也不觉得冷。

只是胸口像是被猫用锐利的爪子抓了一样,一阵一阵地痛。

风吹过,不似夜晚的寒凉,可是不知道为何,周璇却不断发抖,只觉得身上每个细胞都在抖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嘴角才溢出一抹笑,一抹充斥着嘲讽的笑:

周璇,不是早就死心了吗?

不是早就决定只把他当兄长了吗?

不是早就知道他不属于你吗?

为什么还要心痛?

为什么还会这么放不下?

周璇,醒醒吧,就算你放不下,也得放下!

他的心里从来没有你……

“璇小姐……璇小姐……”

木锦绣的呼唤终于把周璇从自己的世界里唤醒,她冲着木锦绣尴尬地笑了一笑:

“我去看小雪球。”

经过慕容莫问的医治,小雪球已经好多了,虽然还不能像以前那样活蹦乱跳,但是它已经能够爬到周璇脚边,磨蹭辙她的小腿撒娇了。

周璇蹲下身子,将它抱起来。

“小东西,以后不要乱跑,好不好?”

她小声地对着它说道。

小雪球眨巴着蓝宝石一般的眼珠子,呆萌地看着周璇,看得周璇一颗心都化了。

她紧紧地将它抱在怀里,低头永联蹭着它柔软的毛发,轻轻呢喃:

“小东西,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你要是有事了,我该怎么办?”

小雪球仿佛听懂了她的话,伸出粉粉的舌头,一下一下小心翼翼的舔她的脸。

周璇抱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将小雪球带回去,不管宇文辙同意不同意,她都要把小雪球留在身边。

她已经失去了阮阮,失去了慕容莫问

,不能再失去小雪球了……

周璇抱着小雪球,站了起来,打算回府。

她已经出来一天一夜了,也不知道宇文辙回去没有……

走到门口,她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又折了回来,看向木锦绣,问道:

“锦绣,飞燕在哪里?我有事情要同她讲。”

既然慕容莫问都赶过来了,那么飞燕应该也已经回来了。

木锦绣想了一下,道:“小姐好像去前厅了。”

前厅,也就是翠烟楼营业的地方。

“锦绣,帮我照看一下小雪球,我去找你家小姐。”

周璇将小雪球交给木锦绣,起身朝着前厅走过去。

翠烟楼是一家青-楼,规模很大,仅次于怡红院,分为三个部分,前厅、中庭和后院。

前厅是营业的地方,只有晚上开放,中厅是姑娘们休息生活的地方,后院本来是花园,供姑娘们玩耍、练习歌舞、才艺,后来被飞燕给包了,便由她和木锦绣居住。

飞燕和翠烟楼老板关系很好,她无聊的时候也会去前厅鬼-混。

此时正值夜晚,热闹非凡,

周璇一过来便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群,莺莺燕燕们热情地招呼着客人,各式各样的男人在厅内来来回回穿梭,或观看表演,或喝酒买醉,或搂着姑娘打情骂俏……

灯红酒绿,醉生梦死。

周璇和飞燕不同,飞燕喜欢热闹,周璇性子爱静,所以,她一进来,听到嘈杂的声音眉头便皱了起来,想要快点离开。

可是,在这之前她得先找到飞燕,告诉她云亦岚也在京城,让她小心点,免得被他找到。

可是,她在人群中来来回回找了好久,就是没有看到飞燕。

“美人~~~来~~陪爷喝酒~~”

突然,一个虎背熊腰的糙汉子醉醺醺地朝着周璇走过来。

周璇皱了皱眉眉头,正想转身,那糙汉子已经抢先一步抓住她的手。

“美人~~别走嘛!来~~~爷疼你……”

那糙汉子显然把周璇当成翠烟楼的姑娘了,抓着她的手,垂涎欲滴。

“好漂亮的美人……以前怎么没见过?”

他流口水,一边不规矩地摸着周璇柔嫩的小手。

周璇只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她眉头一皱,快速对她施展了一个低级催眠术,那糙汉子醉眼变得呆滞,愣愣地放开了周璇,游魂一般地走开了。

周璇转过身,继续在人群中寻觅飞燕的身影。

翠烟楼很大,周璇转了一圈,花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依然没有找到飞燕,期间有好几个人过来搭讪,都被她一一催眠了。

飞燕这丫头,到底跑哪里去了?

周璇不知道,此时此刻,飞燕正躺在房梁上睡大觉。

“过来。”

就在周璇东张西望的时候,有一个锦衣男子突然冲着他勾勾手,示意他过去。

周璇自然不会过去,她管自己转身走人,却被两个彪形大汉挡住了去路。

“这位姑娘,我们少爷让你过去。”其中一个大汉说道。

周璇没有理他,也没打算跟他们冲突,转身朝着另外一边走去,而那两个大汉瞬间移到另一边,再次挡住了周璇的去路。

“姑娘,我劝你识相点,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另外一个大汉威胁道。

周璇想说话,打算继续使用催眠术,而这个时候,她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阿龙,阿虎,别这么凶嘛!会吓坏我的小美人的!”那锦衣男子已经来到周璇身边,笑眯眯地看着她,“小美人,在下李皓然,姑娘是新来的吗?为何以前没见过你?”

李皓然,这名字周璇听过,是个纨绔子弟,李太尉独子,出了名的花花大少,平时最喜欢拈花惹草。

对于这种人,最好的办法便是敬而远之。

周璇不说话,只管自己走人,孰料李皓然却上前一步,挡住了她的去路,阿虎阿龙则挡在了周璇的后方。

“小美人,陪在下喝杯酒吧。”

他漂亮的桃花眼笑靥如花。

“不好意思,我不是这里的姑娘。”

周璇淡淡地说道,她感受得到这个男人绝不是泛泛之辈,不好对付,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和他起冲突。

李皓然上上下下打量了周璇一眼,露齿一笑,道:

“美人,你的目的已经达到,本少爷现在对你很感兴趣。”

“这位公子,你好像误会了……”

“这欲擒故纵的把戏可别玩过头喽?”

李皓然打断周璇,他年轻多金、权势滔天,有的是女人投怀送抱,所以他认定周璇是对自己玩欲擒故纵的游戏,他上前一步,抓住周璇的手腕,强行将她纳入怀中。

这个男人不是低级催眠

术能对付的,周璇探入袖口去寻找里面的短笛,却找不到,才想起昨晚采落霞果的时候,周夏音将那绳子晃得厉害,笛子便是那个时候丢的。

这可怎么办?

“小美人~~~来,让本少爷香一个!”李皓然朝着周璇的脸颊亲过去。

周璇心里一急,想也没想,伸出手给了他一巴掌。

李皓然显然没想到周璇会对自己出手,他冷一下,眼里燃起熊熊怒火:

“该死的女人,居然敢对本少爷动手!”

他怒气冲冲地瞪着周璇,双手握成拳头,周璇大叫不妙,这个男人的武功远在她之上,她想也没想撒腿就跑,然而步子还没迈出,便被人拎住了。

李皓然摩拳擦掌:“臭女人,不要命啦?你知道本少爷是谁吗?”

“你是谁呀?”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戏谑的声音传来过来,有人拍了拍李皓然的肩膀。

“死开!别打扰本少爷教训人!”李皓然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我说李公子,美人是用来疼,怎么能教训呢?”那人说道,抓住了李皓然的手。

“哪来的狗东西?敢在本少爷面前耍威风!”

李皓然号称东都小霸王,一向习惯横着走,一般人见了他无不退避三舍的,他愤怒地转过身,正欲发作,可是在看清来人的脸之后,脸色大变:

“晋……晋王殿下……”

宇文源一身华服,长发不束不扎,说不出的飘逸,道不完的潇洒,他冲着梦雪灿然一笑:“小美人,我们又见面了。”

“见过晋王殿下。”周璇礼貌地冲他盈盈福身行礼,考虑到这里场所特殊,她没有叫他二皇兄,而是跟着李皓然喊他晋王殿下。

这时候宇文源转过头,要饶有兴味地对着李皓然眯眯笑:

“对了,李公子,你刚才说谁是狗东西啊?”

李皓然心里一抖,连忙赔礼道歉:

“我是狗东西,我是……晋王殿下,我要是知道她是您的女人,给我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啊!”

宇文源今天心情不错,没有说什么,冲着李皓然挥挥手,让他滚蛋。

然后,他朝着周璇走近一步,眯起那双桃花眼,上上下下、来来回回、认认真真地打量起她来,那专注的眼神看得周璇头皮发麻。

“我知道我三皇弟抠门,却没想到他居然抠门到要你去来青-楼卖-身来补贴家用的地步……哎——”

“二皇兄,你误会了,我不是……”

周璇正想开口解释,这时候突然跑来一个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哎呀——我的小祖宗,可让我找到你了!快……快……跟我来,赶紧的!”

此人正是翠烟楼的老板娘花凤华,她一来就不分青红皂白拽着周璇往台子上走。

“轻扬身子突然不舒服,没法上台表演了,飞燕,只能靠你撑一下了。”

说话间,她已将周璇拽上台子。

周璇这才知道自己是被当成飞燕了,连忙开口解释:“您,认错人,我不是飞燕……”

“花妈妈,怎么回事呀?这姑娘是谁呀?”

“舞轻扬呢?不是说好今天有她表演的吗?”

“……”

“各位,各位,不好意思,今天轻扬姑娘身子不舒服,不过我们飞燕姑娘的舞蹈和轻扬姑娘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周璇总算事情弄明白了,敢情是翠烟楼花-魁姑娘身子不舒服不能表演,花凤华想找飞燕救场。

飞燕的舞蹈的确高超,可问题她不是飞燕啊!

“花-姑娘,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是飞燕!”

周璇拽了拽花凤华的衣襟,花凤华这才发现眼前这个女子虽然和飞燕有七分像,但真的不是飞燕。飞燕是瓜子脸,一双眼睛总是灵气十足,眉宇见英气逼人;而眼前这个女子是鹅蛋脸,一双眸子温润动人,说不出的端庄清丽。

刚才她太急了,没看清楚,才把她当成了飞燕。

“你是周姑娘?”花凤华跟飞燕情同姐妹,曾经听飞燕提起过。

“恩。”周璇点点头。

“周姑娘,看在飞燕的份上帮我个忙,拜托你了!”

此时已经骑虎难下,台下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花凤华只能双掌一合,朝周璇拜了一下,便匆匆下台,把舞台交给了周璇。

“……”

周璇本想跟着走下去的,可花妈妈早已派人将舞台的出口全给堵住了。

这……

“飞燕姑娘,你倒是跳呀!”

“不会是吹牛的吧?”

那些男人见周璇站在台子上没有跳舞的意思,纷纷起哄道。

“花妈妈,我们可是为了看舞姑娘跳舞而来的,你这不是耍人吗?”

“就是!花妈妈,你太过分了!”

现场越来越乱,场面也越来越难控制。

周璇站在台子上,郁闷无比,想她周璇,上得了厅堂、下得了牢房、修得了电脑、拆得了炸弹,却唯独音乐细胞贫乏……

唱歌跳舞这种东西她真的没辙……

这一刻,周璇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她就不来找飞燕了!

哎——

“花妈妈,我刚刚明明看到舞轻扬在里面,她身体根本没问题!是不是你们慕容公子来了,她就去不出来了?”一个男人说道。

“慕容莫问一来,她就把我们这些平时捧她的恩客甩到一边去,这样太不厚道了吧?”有人附和道。

慕容莫问?

他没走?

周璇好看的眉头皱得更加紧了,心,莫名地发寒,突然觉得好无力!

周璇,你看,他明明在,只是不想见你而已!你早该死心了,三年前就该死心了……

你为什么还不死心?

周璇,你争气点!

该死心了!

该放下了!

不就是一个男人而已吗?

这个世界上,谁没了谁还能活不下去不成?

周璇突然想起一首歌曲:“爱情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一点也不稀奇,男人不过是一种消遣的东西,有什么了不起……”

台下突然一片宁静,那些原本在闹事的人突然停了下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那个泪流满面的女子。

她衣着极其普通,不似翠烟楼其他女子那样精心打扮、淡妆浓抹。

那张不施粉黛的脸浑然天成,清丽脱俗,两行清泪从脸上缓缓流下,那么美丽,那么动人,真真是我见犹怜。

那些原本想要将她轰下台的人忍不住都看痴了。

突如其来的宁静让周璇觉得奇怪,她不解地皱了皱眉,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一时冲动,竟然把那首《卡门》给唱了出来。

天呐!

她是怎么了?真真是被莫容莫问搅得连理智都失去了?

《卡门》,即便是在二十一世纪,那大胆的歌词都让人咋舌,放到这个夫权至上的时代,便是大逆不道。

这些奉行沙文主义的男人估计会直接把她的皮剥了吧?

周璇,你引以为傲的理智哪里去了?

为什么一想到莫容莫问,你的智商就成负数了呢?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出息了?

*****

“男人不过是一件消遣的东西,这个词还挺有意思的嘛!小辙辙,她说的该不会是你吧?这么说来,她一直在消遣你?哈哈哈……”

二楼的雅间里,常江饶有兴味地看着自己对面那个面色铁青的男子,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璇姐姐怎么会在这里呢?”云玉湖的小脸蛋上写满了惊讶和不解,“不行,我得下去把她带上来,免得她被那些臭男人欺负了!”

说着,她便“咚咚咚”地朝楼下跑去……

***

乐乐:慕容和小辙辙你们更喜欢谁呢?

谢谢临风、牛牛、luluyun1314、a_1e2450v7jy的红包,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