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九十七章 慕容莫问是你吗

“璇小姐,你别难过,小姐昨晚就快马加鞭去请慕容公子了,应该后天就能来。只要慕容公子来了,小雪球就有救了。”

“后天才能到吗?”

周璇皱起眉头,以无日峰和东都的距离,后天能感到已经不错了,可是…妗…

周璇担忧地看了小雪球一眼,小东西气息孱弱,只怕它撑不到后天。

“小雪球,你要争气一点,慕容马上就要来了,你可一定要撑到慕容过来啊……”

周璇轻轻地抚摸着小雪球柔软的长毛。

“璇小姐,你早膳用过了吗?要不要我给你准备一点?”木锦绣关切地问道。

周璇没什么胃口,正想拒绝,但是她清楚,如果自己先饿垮了就没力气照顾小雪球了,所以还是点点头。

木锦绣给周璇拿来了白粥和几个小菜,周璇吃过之后便又守在小雪球身边,忙前忙后的照顾她,寸步不离,整整一天跬。

就像当初在周府,每每她生病了,也总能看到小雪球小小的身子走来走去,一会儿给她叼湿毛巾,一会儿给叼药……

小雪球和一般的宠物不一样,它很聪明,无论什么东西只要跟它说过一遍,它能记住,甚至连药材也能找到。

相依为命十年,对周璇来说,小雪球是亲人。

到了晚上,小雪球突然发起烧来,不停地呕吐。

“璇小姐,怎么办?”

木锦绣急得团团转,再这样下去,她担心小雪球撑不到慕容公子过来了。

周璇心疼地看了小雪球一眼,站了起来,对木锦绣说:

“我去一趟落霞山,这里交给你了。”

“璇小姐要去找落霞果吗?”

木锦绣看了周璇一眼,下意识地咬了一下唇。

落霞果是落霞山上特有的一种果实,虽然不能治病,却有延长气息的功能,吃一个能多撑一天,不过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并不多,木锦绣曾经听飞燕说起过。

但是整个落霞山只有一棵落霞果树,而且长在悬崖之上,那是万丈悬崖,若是不慎滑落必死无疑。

而且落霞山本就非常陡峭,常有凶猛的野兽,危险无比,尤其现在还是晚上……

“璇小姐,太危险了……”

木锦绣摇摇头,即便是武林高手也不敢轻易上落霞山,更何况璇小姐只会一点自保的招数……

“我会小心的。”周璇非常坚定地说道,然后她看了一眼小雪球,轻轻道,“它这个状况,如果没有落霞果根本撑不到慕容公子过来。放心,我有软猬甲护体,而且我还会带很多毒药防身的。”

说完,周璇走到另一间房子里面,换了身简洁的衣衫,从柜子里拿了匕首、药品,绳子,便出发了。

落霞山位于东都郊外,从城里出去走路的话要三个时辰,为了争取时间,周璇打算去雇一辆马车。

这么晚了,去落霞山的路又不好走,马夫大多不愿意去,不过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周璇出的价钱高,很快就雇到了。

“小姐,那不是周璇那个贱人吗?”

不远处的接上,一个小丫鬟眼尖,指着周璇的背影,说道。

周夏音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果然看到了周璇,脸上立刻浮现出浓浓的恨意。

百花宴之后,她在天牢关了这么久,受了这么多苦,回来之后又被父亲软禁了起来,如果不是母亲心疼她,偷偷放她出来散散心,她有要闷死了!

可是周璇这个贱人却在一直皇宫里吃香的喝辣的,据说太后娘娘、皇上给她赏赐了很多宝物,就连父亲也在自己面前夸她识大体……

凭什么?!

她不过是一个卑微的庶女而已,凭什么得到这么多人的赏识?!

周夏音越想越气,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恨不得冲上去把周璇扁一顿。

“小姐,她要去哪里啊?这么晚了还雇马车……”丫鬟不解地说道。

“走,咱们也雇马车跟上去。”周夏音看了周璇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恨意,“对了,你去找一群打手过来,一起跟上去。”

周夏音狠狠地说道,杀气腾腾。

周璇,你等着,今晚本小姐就送你去见阎王!

******

夜,天上缀满了闪闪发光的星星,像细碎的流沙铺成的银河斜躺在青色的天上。

夜风轻柔,抚摸着人们脸,就像母亲温柔的手,带来阵阵的凉意,异常舒服。

寒月楼上

窗边长长的纱幔在清风中轻轻舞动,像一个多情的舞者。

几个出众的男子坐在桌边饮酒。

“好酒!好酒!”常江悠然地夸道,“要是有美人助兴就更好了……”

他的话没说完,就接到了云亦岚带着警告意味的冰冷眼神,常江只能无奈捂嘴,一脸遗憾地感慨:

“可惜…

…可惜……”

“可惜什么呀?咱们有云就够了,再美的姑娘和云一比那也是蚂蚁之于大象、寒鸦之于凤凰,黯然失色……”

薛进画拄着下巴,笑眯眯地说道。

“咻——”

话音才落下,便有个飞镖朝着他飞过来,落到薛进画的椅子上,那椅子立马碎成一片,好在薛进画反应快,要不然铁定要跌坐在地上,摔个狗吃屎了。

“小云……你好狠……”薛进画一脸委屈地看着云亦岚。

“再说一句,碎的就是你的脑袋。”云亦岚面不改色,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薛进画抖了三抖,这家伙……好狠……

常江早已幸灾乐祸地笑成一团了,可笑了一会儿,发现没人附和,就他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干笑,觉得没意思,不满地看向坐在一边沉默不语的宇文辙。

云亦岚不爱说话,他们早就习惯了,可是怎么连宇文辙也不说话了?

常将不解地看向宇文辙,虽然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常江却感受得到他的心情非常差。

“发生什么事了吗?”常江关切地问道。

还不是跟小璇璇有关。

这话,薛进画没说,他可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宇文辙。得罪云亦岚,他会让你死得很干脆,但是如果得罪宇文辙的话,他会让你生不如死……

“笃笃笃——”

外面传来敲门声。

“进来。”薛进画道。

一个干练的男子走了进来,是天机阁的堂主,他冲众人点了一头,径自走向常江,在常江耳边说了些什么,常江眉头一皱,点点头。

“辛苦了。”常江屏退了他。

那人走后,一直没有说话的宇文辙意味深长地看了常江一眼,道:

“有消息了?”

“恩。”常将点点头,面色有些沉重,道,“西域那边传来消息,周大小姐给璇姑娘的那块噬魂玉和当初害死文德皇后的是出自同一人之手,据卖家说这一块当年是同一人购买的,由于年代久远卖家记不清那人长相了,不过还记得他姓周。”

薛进画脸色一变:“这么看来,辙的生母的确是周家所害……”

宇文辙绝美的脸紧紧绷起,冷冷一笑,嘲讽道:“他们若不害死母后,周玉华如何能坐上皇后的宝座呢?”

室内顿时安静了下来,四个人都沉默了,空气仿佛静止了一般。

作为死党,他们比谁都清楚这些年来宇文辙所受的苦,皇宫那种地方,他一个人孤苦无依,要生存下来谈何容易。

作为嫡长子,他比谁都有资格继任皇位,所以,即便圣上立了五皇子宇文轩为太子,却依然有很多人要他的命……

“辙,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云亦岚看向宇文辙。

宇文辙勾唇一笑,笑意却未大眼底,眼里闪过一丝狠意:“周家欠我的,是时候拿回来了。”

说完这话,他浑身上下散发出危险的气息,杀气腾腾,眼中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傲视一切,仿佛天生王者,霸气纵横。

云亦岚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道:

“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我天机阁也任你差遣。”常江爽快地说道。

可是薛进画却有些担忧,他深深地看了宇文辙一眼,抿了一下嘴,眉心微微蹙起,道:

“辙,那小璇璇你打算怎么处置?”

以薛进画对宇文辙的了解,他只要出手,就绝对不会放过周家任何一个人,所以他有些担心周璇,虽然和她接触不多,但是薛进画对这个温柔的聪明姑娘印象还是不错的。

“毕竟小璇璇她是无辜的,周家送噬魂玉给她,不是意味着他们从未把周璇当女儿看吗?”薛进画试图替周璇说话。

宇文辙好看的眉微微一挑,露出一抹粲然的笑:

“只要姓周,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宇文辙漂亮的眼中带着冷酷的绝决,不留一丝感情。

薛进画不再说话了,只是两条眉毛纠结在了一起。

这时候,敲门声再度响起。

这一次,走进来的是崩雷。

崩雷看了宇文辙一眼,欲言又止。

宇文辙道:“说。”

“主子,王妃去落霞山了。”崩雷道。

宇文辙无动于衷地坐着。

崩雷顿了一下,微微抿嘴,又道:

“属下看到周家的五小姐带了很多杀手跟在她身后。”

这一刻,宇文辙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冲到门口,却又突然停住,折了回来。

大家以为他会坐下来继续和他们喝酒,然而他拿起桌子上的宝剑,再度冲了出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余下三人看到这个场景,不约而同地带上了担忧。

辙,对周璇,

你真的能像你自己说的那样无情吗?只怕到时候,痛苦的是你自己……

又是一阵风,比刚才的温柔清风不同,强劲的风发出“呜呜呜呜——”的哀鸣,纱幔被吹得胡乱起舞。

********

夜,愈发深了。

一片乌云挡住了星子和月儿,天空一片黑暗,仿佛浓得化不开的墨汁,伸手不见五指。

落霞山上,强风呼啦啦地吹着,翻动着树叶,时不时还可以听到树枝被折断的声音,远处,野兽发出各式各样的哀鸣,阴森而又恐怖。

“姑娘,你真的要上去吗?”

车夫担心地问道,这姑娘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也不像江湖中人,怎么这么晚了还山上……

周璇点点头。

“可是,山上很多野兽,路也不好走……”车夫试图想要劝周璇。

周璇冲他笑了笑,将订金付给车夫,让他在山脚下等着,便头也不回地上山了。

山路的确不好走,不过对于特工出身的周璇来说却没有太大难度,想当年横穿亚马逊森林,独闯百慕大山脚,纵横撒哈拉大沙漠……她的野外求生本领不是盖的。

所以,或许落霞山对别人来说很陡峭、不容易上去,但对周璇来说,着实没有太大难度。

没多久她便上了西峰。

上山容易,但是想要拿到落霞果却不是容易的事情。

悬崖边,强风呼啸,周璇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吹走了,好在这个时候,乌云散去,久违的月亮重新爬上来,把幽白的光芒撒向人间,才让西峰看起来没有那么恐怖。

周璇小心翼翼地来到悬崖边往下看了一眼,她知道落霞果树大约距离悬崖十米左右的位置,不过月光终究不够亮,看不到。

站在悬崖边,踢了几颗石头下去,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下面是万丈深渊,如果掉下去的话,肯定尸骨无存,即便是身经百战,周璇的脚依然忍不住微微发抖。

可是……

想到小雪球孱弱的样子,周璇咬咬牙,还是决定下去。

她找了一棵粗壮的大树,把事先准备好的绳子绑上去,前前后后打了好几个死结,确定牢固之后,将它拉到悬崖边,扔下去。

然后,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抓住绳子,一狠心,爬了下去。

因为之前做过速降,也也攀过岩,周璇还是很有经验地,两手紧紧抓着绳子,将两条腿放到崖壁上,一点点往下走,这样比较省力。

这一刻,周璇有些清醒此时是黑夜,因为光线差,可以不用看下面的万丈深渊,至少可以减少恐惧的心理。

因为之前,慕容莫问曾经带她来这里采过落霞果,以周璇的记性,大多数地方只要去过一次,她便可以记得清清楚楚,即便这么多年了,她还可以清楚地判断出落霞果树的位置。

这一刻,她的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当年的画面。

那一日,夕阳无限好,清风温暖,空气中带着馥郁的花香,慕容莫问抱着她的腰,从悬崖上往下一跃就轻轻松松地来到了落霞果树旁边,轻轻松松地站在树枝之上。

他是那么的强大,只要有他在,她就可以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用担心,只管自己开开心心地摘果子,即便天塌下来,也有他顶着。

真好……

只可惜,他不属于她,也不可能一辈子在她身边,在这个世界上,她终究只能靠自己。

周璇叹了一口气,咬着牙,一点点地往下走,她走得很慢。

然而,小流可以成海,跬步也可以千里,功夫不负有心人,没过多久,她便来到了落霞果树所在的位置。

月光清凉如水,照出红艳艳的落霞果,好像一团火。

和那一年相比,树干粗了很多,周璇小心翼翼地站在上面,一手牢牢地抓着绳子,另一只手伸过去摘果子。

她摘了十多个果子,将它们挂在脖子上,然后攀着绳子往上怕,事情进行地很顺利,顺利得让周璇有些不敢置信。

不知道怎么的,她心里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似的。

此时此刻,周夏音和她的丫鬟,以及打手们也来到了西峰。

“小姐,周璇那个贱人好像在下面。”周夏音的丫鬟指着绳子说道。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周夏音意味深长地看了地上那根粗壮的绳子,露出一抹狰狞的笑,“来人,把这绳子砍了,送周璇去见阎王。哈哈哈哈哈哈——”

她的声音不小,周璇心里大叫不妙。

周夏音?

她怎么来了?

她牢牢地抓紧绳子,加快步伐,努力往上爬,然而这里距离上面还有不下于八米的距离,根本来不及。

周夏音却不急着砍断绳子,她来到悬崖边,笑眯眯地看着周璇:

“来呀!周璇,你快爬上来呀!”

她就像看着周璇拼尽力气,垂死挣扎的样子。

这种感觉,太爽了!

“周璇,你现在一定很生气吧?是不是很想上来掐死我呀?”月光下,周夏音笑靥如花、眉飞色舞,“上来嘛……我等着你呢!”

说话间,她眼里闪过一丝邪恶,开始抓着绳子,不断地摇晃。

周璇被她摇得左摇右摆,重心不稳,但是,她从来不轻易放弃,虽然她清楚周夏音会在她上去之前把绳子砍断……

可是,她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这样放弃吧?

小雪球还等着她带落霞果回去呢!

周璇咬着牙,死死地抓着绳子,周夏音摇动的弧度愈发地大了,好几次,周璇都撞到了旁边凸起的石头上,痛得脑袋冒金星。

“哈哈哈哈哈哈——周璇,去死吧!”

周夏音玩够了,她站起来,露出狰狞的狂笑,从黑衣人手里拿过刀,毫不留情地将绳子切断。

“啊——”

周璇失去了支撑力,整个人朝着万丈悬崖跌去,

这一刻,周璇知道自己彻底没救了,她来这里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当这一刻真的来临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一点儿也不害怕,只是有一点遗憾,觉得对不起小雪球……

小雪球,终究还是没能救你,对不起,对不起……

你一定要争气,要撑下去!

最后,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张刚毅英俊的脸,那是一张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看不厌的脸,虽然他从来不笑,虽然他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虽然她知道他的心不在她身上,但是却还是忍不住想要靠近……

慕容莫问,再见了……如果有下辈子,你能不能也喜欢我?

周璇安详地闭上眼睛,等待死亡地到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依然没有落地,隐隐约约之中,她感到有人抱住了她,然后,一股熟悉的味道将她包围,淡淡的、暖暖的,很舒服……

慕容莫问,是你吗?

***

乐乐:各位没人,你们希望这个人是慕容莫问还是小辙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