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九十五章 周璇你爱我吗

薛进画无所谓地冲着云玉湖挥手,这一刻,他的眼里只有食物,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宇文辙那足以将他活活冻死的冰冷眼神。

“画哥哥……”

云玉湖急得挤眉弄眼、直跺脚。

大概是云玉湖的动作着实有些大,薛进画终于觉察到不对劲,转过头,看到周璇坐在床沿,端着碗,手里拿着勺子,给宇文辙喂吃的妗。

他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小辙辙,我没看错吧?你……在喝海带排骨汤?你不是不吃海带的吗?”

宇文辙没有理他,低头看向把碗端走的周璇,不满地抓住她的手,道:

“继续。跬”

“不是不喜欢吃吗?”

周璇不解地看着他,刚才看到他皱眉,还以为是自己做得不好吃,原来是他本来就不喜欢吃海带。

宇文辙看了她一眼,风轻云淡地开口:

“现在喜欢了。”

周璇有些不好意思,觉得宇文辙是在安慰自己,不过这个认知也让她很惊讶。

这家伙不是一向以损她为乐趣的吗?怎么突然这么好心安慰她起来了?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阴谋吧?

薛进画看到周璇一脸疑惑,本来想告诉她,小辙辙不是喜欢吃海带,他就是想让你喂他而已。

真没想到这厮表面看起来一脸淡然,没想到骨子里这么闷-***啊!

薛进画正想开口,突然想到一件更加有趣的事情,于是调皮地冲着周璇眨眨眼。

“小璇璇,你怎么会想到给小辙辙熬海带排骨汤的吗?难道是嫌弃他肾功能不行?”说话的时候,他的笑容别提有多灿烂了,却偏偏还要装作苦恼地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说,“哎——小辙辙,我早跟你说了,肾虚是病,得治!你不信……这下好了,连小璇璇都满足不了了……”

“薛、进、画!”

宇文辙的脸黑了下来,整个人紧绷。

薛进画立马摊手:

“我还有事先走了,明天再来!”

他这辈子最大的乐趣就是消遣宇文辙,看到宇文辙不开心,他就开心了。

嘿嘿……

薛进画丢下这句话,迅速闪人,他知道如果自己再待下去的话,肯定会被宇文辙整死!

所以,还是先出去避一避,等他气消了再回来。

宇文辙气得肺疼,正想下床找他算账,谁知动作太大,扯到了伤口,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你没事吧?”

周璇关切地看着他,想要伸手扶着他,熟料却被他一把推开。

她被他推得踉跄两下,险些跌倒在地。

“回去。”他冷冷地瞪了她一眼。

这又是怎么了?

刚才还好好的呢!

周璇不解地看向宇文辙,却发现他衣服肩膀的位置透出一抹血色,脸色也愈发惨白了,看来是伤口裂了。

她心里担心,下意识地走过去,想要给他查看伤口。

“啪——”

他狠狠地将她伸过来的手打掉,皱着眉头,眼神寒冷似冰:

“走开!”

周璇也皱起眉头,正想要说什么,这时候云玉湖跑过来,一把将她拉走。

“璇姐姐,我突然想去院子里走走,你带我出去逛逛吧。”

“可是……”

周璇还想说话,被云玉湖用手堵住了嘴,强行推出门外。

“辙哥哥伤口裂开了,快去找个大夫过来。”

云玉湖对着守在门口的崩雷吩咐道。

这时候,赫连雨涵正好带着几个人走过来,听到她的话,便对崩雷道:

“不用找了,大夫我带来了。”

然后,她得意地看了周璇一眼,笑得特别灿烂:

“王妃又被赶出来了?”

说完,也不待周璇回答,便洋洋得意地朝寝宫内走去,满脸炫耀。

“璇姐姐,咱们不跟她一般见识。”说着,云玉湖便以最快速度拉着周璇一路走出了绿萝院,然后笑眯眯地看着她,“璇姐姐,你带我去你寝宫看看好不好?”

她摩拳擦掌,一脸兴奋。

周璇见她这样子,不忍心扫她兴,便带着她到了观柳居。

嫣红不在屋内,周璇猜想她大概出去买菜了,因为宇文辙不给她吃荤菜,她每天都会派嫣红去买菜,改善伙食。

周璇跟宇文辙不同,她觉得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赚过来就是为了花的,反正又不差钱。

周璇屋子里有很多好吃的,云玉湖口水都快流出了。

“璇姐姐,你真会生活。”云玉湖好羡慕。

周璇笑了笑,削了个苹果,递过去。

云玉湖满足地咬了口苹果,然后才想起自己把周璇从宇文

辙寝宫支开的目的,于是开口说道:

“璇姐姐,你别怪辙哥哥赶你走,其实他只是不想让你看到他虚弱的样子。”

“他不是一直都很虚弱吗?”

周璇不解地看向云玉湖。

平时她看到宇文辙十次当中有九点九次他是脸色惨白,一脸虚弱的。以前也见他避着自己啊?

归根到底,还是因为生自己气吧……

云玉湖见周璇不相信,一脸严肃地对着周璇说:

“璇姐姐,这次不一样。以前他是装的,他可以不在乎,可这一次他是真的虚弱了。”

周璇想起赫连雨涵担忧的模样,不禁莞尔:

“也没见他避着赫连雨涵。”

其实宇文辙跟赫连雨涵也挺配的:一个王子,一个公主;一个俊美无双,一个风情万种;一个精通音律,一个长袖善舞……

“赫连雨涵跟璇姐姐你不一样……”

辙哥哥在乎你,喜欢你,所以他只想把他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你,不想你看到他不好的一面,他又不在乎赫连雨涵,当然无所谓了……

周璇以为云玉湖是为了安慰她才说这些的,笑了笑,道:

“小玉,你不用安慰我,我不会难过的。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强啊!”

“小强是什么?”云玉湖一脸不解。

周璇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又把二十一世纪的词汇吐出来了,不禁有些懊恼——哎——都穿越过来这么多年了,怎么这些坏毛病还改不掉啊!

“小强就是蟑螂。”周璇笑着解释道。

“可是蟑螂为什么打不死啊?”

云玉湖一脸疑惑,蟑螂明明一拍就死了呀!璇姐姐说话她怎么听不懂了啊?

……

周璇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云玉湖解释,只怕到时候越说越糊涂,干脆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结,转而问她:

“小玉,你知道你辙哥哥喜欢吃什么东西吗?”

云玉湖见周璇关心宇文辙,立马笑靥如花,恨不得把知道的全部告诉她,可是想了半天,她却完全想不起来。

周璇见她一副大脑想爆也想不出来的样子,说道:

“要不你想想他不喜欢吃什么。”

“璇姐姐,你早问这个嘛!这个我知道!”云玉湖闻言,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激动道,“辙哥哥不喜欢吃的东西可多了,三天三夜都说不完。酸的、甜的、苦的、辣的、咸的、麻的他都不吃。”

“这……”

周璇很想问一句,这世界上还有他吃的东西吗?

“辙哥哥口味很奇怪的,而且你知道吗?他居然非常说笑满楼的樱花糕难吃,连碰一下都会想吐……”云玉湖越说越激动。

“……”

周璇听到这句话,突然想起来有一次他一大早往宫里送了热乎乎的樱花糕给她,说是他吃剩的……

听云玉湖这么说,该不会是特地给她买的吧?

突然,一种温暖的感觉在周璇的心田流淌而过,没想到宇文辙平时总说讨厌他们周家的人,可实际上,他对她其实挺好的。

这个认知让周璇愈发地愧疚。

她决定晚上得给他做一顿满汉全席才行!她想到了雁回楼,那个清丽的白衣女子,她好像很了解宇文辙的喜好。

“你说的是墨瞳姐姐吧?”云玉湖说道,“要不我带你去问她吧?”

“恩。”周璇点点头。

周璇和云玉湖去寒月楼找杨墨瞳,杨墨瞳不在。于是她们去了寒月楼的厨房,找他们的主厨请教。

主厨不认识周璇,不过看到云玉湖,便很热情地把他知道的全说了出来。

周璇回去之后便按照从厨师那里打听过来的信息,给宇文辙设计了十多道菜,本来云玉湖想留下来蹭饭的,正好云华楼派人过来跟她说了什么,她脸色一变,便匆匆回去了。

周璇做好最后一道菜的时候,夕阳刚刚移到西边,天空之中红彤彤的一片,一行大雁在天空之中飞来飞去,变换着造型。

晚风拂来,带着淡淡的花香,非常的清新,不像二十一世纪,总是夹杂着汽车尾气的味道。

周璇刚穿越过来没法接受的时候,总用这一点安慰自己。这里虽然没有电脑、手机,但她不用忍受PM2。5的困扰。

“能帮我把这些送到绿萝院吗?”

周璇将菜一道道装好之后,询问厨房里的帮工。

“我来!”

“我来!”

“包在我们身上!”

“王妃,你这么好,王爷肯定会喜欢得不得了!”

……

这两天周璇常来厨房,基本上已经和他们混熟了。

厨房里的人对她是赞不绝口,王妃实在是太好了,又漂亮又温柔,厨艺又好,人更好……

他们觉得全大魏都找不出这么好的主子,他们王妃简直就是观音菩萨转世,比那个颐指气使、仗势欺人的白真真好一万倍!

因为周璇做的量比较足,把菜送给宇文辙之后,还有多,她干脆留在厨房和大家一起吃晚饭。

刚开始下人们还有些拘谨,不过周璇总是笑得那么温柔,还热情地给他们添菜,大家渐渐地就放开了,最后还打成了一片。

就在大家吃得正欢的时候,突然一股冷气从外面传进来,厨房里面的气温一下子就降了好几度,这种感觉,很熟悉。

周璇转过头,果然看到宇文辙惨白着脸站在门口。

众人惶恐地跪下来,大呼:

“参见王爷。”

在外人面前,宇文辙作为贤王虽然也表现得很温柔,但他天生就有一种王者的威严,会给人一种与生俱来的距离感,尤其是不说话的时候,甚至会让人不自觉地害怕。

“王爷,你怎么来了?”周璇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关切地走过去,“你身上还带着伤呢,怎么从床上爬起来了?伤口会不会撕裂啊?”

宇文辙没说话,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走。”

然后就拽着她往外走。

周璇有些意外,这厮在外人面前不是一向喜欢装温柔、装亲和、装贤德的吗?

今天怎么了?

“宇文辙,你别走这么急,小心你的伤口……”

宇文辙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也不说话,拽着她一路疾行。

周璇以为他会拉她去绿萝院,没想到他却带她去观柳居。

“出去。”

一进屋,他便没好气地对着嫣红说道。

嫣红见他脸色不佳,有些担心周璇,没有走。

“要本王赶人吗?”

宇文辙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眼中的冰冷透露着他的耐心已经用完了,周璇连忙示意嫣红出去。

嫣红走后,宇文辙“啪——”地一下关上门,然后突然从后面紧紧地抱住周璇的腰。

周璇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僵硬了。

他把头埋在她柔软的头发当中,抱得很紧很紧,好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融入他的身体一般。

屋内很安静,周璇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灼热的呼吸一下一下地打在她的后颈,有些热,有些痒。

“王爷……”

“叫我名字。”他的声音有些沙哑,透露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有区别吗?

周璇不解,不过她还是很配合地叫了他一声。

“宇文辙。”

“恩。”

他应了一声,声音听起来还算满意。

“宇文辙,你的伤……唔……”

她在他的怀里小心翼翼地转身,想要去查看他的伤口,他却突然低下头,一下子就堵住她的嘴,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他滚烫的吻落在她的柔软的唇瓣之上,不过像以往那样肆意霸道地没有深入,而是蜻蜓点水地吻着,非常地温柔,非常动情。

周璇没想到他会突然吻自己,整个人都僵住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宇文辙开始不满足于蜻蜓点水式的吻,舌尖轻轻地划过她的贝齿,想要撬开它,攫--取里面的芬芳。

周璇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想要推开他,又想起他身上有伤,还是忍住了。

好在他吻了一会儿便放开了她,没有太久。

然后,他低头一动不动地看着她,那双眸子异常地认真,好像是想要将她看透一般。

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白皙的脸,小心翼翼的,好像那是一件稀世珍宝一般,生怕把她弄坏。

周璇看了他的肩膀一眼,虽然没有太多异样,但她依然有些担心:

“宇文辙,我扶你回去休息好不好?”

“不好。”

他嘟着嘴,像个耍赖的孩子。

周璇无语,她不明白宇文辙最近怎么了?

虽然一直以来他都是喜怒无常,让人捉摸不透,但是这两天愈发地让人难以捉摸。

宇文辙看了她很久很久,突然张口问道:

“周璇,你爱我吗?”

他沙哑的声音带着磁性,异常地好听。说完之后,他一动不动的凝视着她,好像生怕一不小心就错过什么一般。

***

乐乐:先发5000,今天还有一章!

再次提醒,本文首发在乐文,希望大家来乐文支持乐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