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九十四章 她只是名义上的王妃而已

翌日

太阳刚刚从东方露出尖尖角,周璇便提着食盒来到宇文辙的寝宫绿萝院门口了。

崩雷拦住了周璇:“王妃请留步。”

“我去找王爷。”周璇说道。

崩雷木然地摇摇头:“王爷吩咐过,不能让您进去。跬”

周璇好看的眉心一皱:宇文辙还在生气吗?

她叹了一口气妗:

“你去跟王爷通报一声好不好?我有话想要跟他说。”

“周璇,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啊?王爷都说不想见你了!”

这时候,一个充满讽刺的女声传来,不用抬头,周璇也能听得出来是白真真。

“真真姑娘,你怎么可以这么不尊敬王妃呢?”嫣红皱起眉头。

“王妃?”白真真嗤笑一声,双手叉腰,不屑地说道,“不过是名义上的王妃而已!嫣红,你还真把她当王府女主人啊?!”

周璇倒通过嫣红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和以前不同了,这一次是真心为自己说话。

不过周璇并不想连累她,因为她不知道自己会在王府待多久,如果有一日自己离开了,嫣红却因为她得罪白真真的话,以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好过。

她看了嫣红一眼,道:“嫣红,你先回去吧。”

白真真见状,笑得别提多得意了:

“就是嘛!做人要识相!搞清楚谁才是王府真正女主人才行!”

“哦?谁是王府真正的女主人呀?”薛进画婀娜地靠在墙壁上,一脸认真地看着白真真,“不要跟我说是你哦!白丫鬟……”

崩雷见状,恭恭敬敬地对他抱拳醒了一个礼,道:

“薛神医。”

“小璇璇,你来找小辙辙吗?我带你进去!”

薛进画笑眯眯地走过去,带着周璇往前走,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落到她的食盒上,垂涎三尺。

白真真一见到薛进画就头皮发麻。

宇文辙的伤还要靠薛进画治疗,崩雷自然不好拦着。

“好狗不挡道。”薛进画冷冷地睨了白真真一眼。

白真真竟然出人意料地非常配合,往后退了整整一丈有余。这位薛神医太可怕了,她还记得有一次不小心撞了一下这位薛神医,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回去整整痒了十天;还有一次她不知道说了什么话惹他老人家不高兴,害她回去之后整张脸长满红疹,恶心死了……

从那以后,白真真看到薛神医都会非常自觉地往后退,保持距离。

薛进画一向没有敲门的习惯,见门没上锁,很自然地推门而入。

阳光顺着门缝投进去,落在宇文辙身上。

此时他正靠在床头,虽然他的脸一如既往地惨白,但是周璇还是可以感受得到这一次和以往不一样。

以往是装的,但这一次,他是真的虚弱了,没有血色。

不过即便是惨白如纸,依然掩盖不出他的绝美的五官,确切的说是是更加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了。

不过周璇很快就注意到屋内的另外一个人,同样也是举世无双的美人,赫连雨涵。

今日她身着一件橙红色的百褶长裙,上身一件雪白橙红滚边兜衣,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以及傲人的曲线,外罩一件同一色系的纱衣,若隐若现,分外诱--人。

薛进画皱了皱眉——这个女人一大早穿成这样来宇文辙房间,想要干嘛?

宇文辙抬眸见到周璇,一张俊颜立马绷紧了,冷冷地看着崩雷:

“本王我不是吩咐过不准王妃踏进绿萝院一步吗?”

“你不要怪他,是我一定要来的。”周璇连忙解释道。

宇文辙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再看看她手里的食盒,一张俊颜紧紧绷着,冷冷地看向崩雷,道:

“送她回观柳居。”

周璇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走了,下次要见到他估计更难了,她上前一步,道:

“宇文辙,别这样……”

赫连雨涵见状突然上前一步,挡住她的去路,冷冷地看着她,道:

“王妃,我说你这人听懂话吗?王爷他不想见到你。”

周璇皱了皱眉,道:

“你让开,我有话要跟王爷说。”

“说什么说呀!假惺惺的……”赫连雨涵嘲讽地看着周璇,鄙夷道,“如果不是为了救你,王爷现在会躺在这里吗?”

宇文辙闻言皱了皱眉,若有所思地看了周璇一眼,薄唇微微一动,正欲开口说话,薛进画已经抢先一步开口了:

“小辙辙就算是为小璇璇才受伤,那也是他乐意的!怎么?你嫉妒啊?有本事你也让小辙辙为你挡一刀呀?”

薛进画知道大魏民风开放,但是他对这种穿着暴露的女人就是没有好感。

赫连雨涵被他呛得说不出话来,一张脸沉了下来,可却偏偏无从反驳。

因为薛进画戳中了她最在意的地方。她的脸色愈发难看,十指紧紧握着,指甲嵌入掌心。

宇文辙脸色的愈发难看了,他若有所思地看了薛进画一眼,再次对崩雷说:

“送王妃回去。”

周璇看得出来他心情不好,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好,我回去。我把汤留下来给你,好不好?”说罢,她将手里的食盒递给崩雷。

“不用。”宇文辙的声音却更加冷了。

周璇见崩雷不肯接食盒,便提着食盒,打算放在宇文辙床头的案几之上。

宇文辙见周璇朝着自己走过来,下巴绷得更紧了,声音也更加冰冷了:

“本王说不用!”

周璇没有理他,顾自将食盒放在案几之上。

“不喝就不喝嘛!干嘛对小璇璇这么凶啊?”薛进画不满的抗议,然后笑容满面地看了周璇一眼,道,“小璇璇别伤心,他不喝,我喝!”

周璇皱了皱眉,还来不及说话,薛进画就乐呵呵地朝着食盒奔去了!

嘿嘿……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小鸡炖蘑菇,他最爱!

“砰——”

薛进画还没走几步,宇文辙长臂一挥,原本放在案几之上的食盒倏然落地,里面的瓷碗滚出来,汤汁洒了一地。

看到里面翻出来的食材,宇文辙一愣,竟然他最喜欢的山药排骨汤,看得出她做汤很用心,上面还放了一颗颗红艳艳的枸杞,玲珑剔透。

“王爷,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一直乖乖跟在周璇后面的嫣红实在是看不过去了,皱起眉头:

“你知道王妃熬这汤熬了多久吗?每一块排骨都是她自己切的,不假于他人之手,就连火都是她自己烧的,她说怕别人控制不好火候,会让排骨里面的营养流失……”

“嫣红,别说了。”

周璇挥挥手,示意嫣红不要说话,转过身,对着宇文辙盈盈一笑,道:

“我听厨房的人说你喜欢喝山药排骨汤,看来我会错意了,不好意思。”

说完她又歉意地看了薛进画一眼,道:

“薛神医,不好意思,一直忙着熬排骨汤,没空做你爱喝的小鸡炖蘑菇,下次有机会再做给你吃吧。”

薛进画没想到自己的那点小九九居然会被周璇识破,颇有些不好意思。

说完之后,她弯腰将地上碗和食盒拾了起来。

“王妃,这种事让我们丫鬟进来做就行了……”

一旁的侍女连忙拿了扫帚过来。

“那就麻烦你了。”周璇笑了笑,一脸淡然地看向宇文辙和赫连雨涵,道,“那我就不打扰王爷休息了,明天我再过来看你。”

宇文辙绷着脸没说话,周璇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提着食盒走出房门。

走出绿萝院大门口,看到白真真正充满敌意地蹬着自己,周璇微微莞尔,若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宇文辙的寝殿,道:

“真真姑娘,我觉得你要防的不是我,而是赫连公主吧。”

白真真一愣,才想起今日一早赫连雨涵便过来看宇文辙了,而且到现在还在里面,心里一沉,脸色便更加难看了。

嫣红见状才想起周璇并非好捏的软柿子,只是白真真档次太低,她懒得出手而已。

但是嫣红却不知道这对周璇来说根本就不算出手,她要是真出手了,白真真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周璇走了几步,突然感觉有一阵脚步声传来,好像有人在追自己。

她停下来,便看到宇文辙的贴身护卫崩雷看着她,转而又看看她身边的嫣红身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嫣红,你先退下。”

嫣红点点头:“那王妃,我去厨房拿点糕点,你早膳还有用呢。”

说完她便走了。

嫣红走后,崩雷依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周璇不解地看着崩雷:

“雷护卫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崩雷不言不语,以他武林高手的感官也感受不到嫣红的气息之后,方才开口:

“王爷喜欢的。”

“什么?”

周璇被他突如其来的这句话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一时没听懂。

“排骨汤。”

崩雷又补充道,他因为昨天的事情对周璇心存内疚,如果不是他口误,或许今天不会这样……

崩雷知道他自家主子嘴特别挑,脾气又不大好,担心王妃明天做错食材,又要被骂,方才冒险赶过来提醒。

可是又觉得这样说之后好像显得自家王爷在无理取闹,于是有些不自然地补充道:

“他只是不喜欢山药。”

说完之后,他便“咻——”地一下消失了。

只是不喜欢山药吗?

可是回去之后,周璇问

了厨房里的人,厨房里的人都表示王爷很喜欢吃山药,山药排骨都喜欢。

考虑到宇文辙的反应,周璇还是决定相信崩雷。

毕竟他才是宇文辙的亲信,而且宇文辙这厮一向对外人都防得严,可能他不想喜好被人知道,而且他自己还有个专用厨房,指不准厨房送过去的东西他都不吃,怕有毒。

周璇想了一下,觉得问厨房里的人问了也没用,干脆从宇文辙身体状况出发,选了一道补肾益血的浙江传统名菜海带排骨汤。

第二天她煲好汤过去,绿萝院的护卫果然没有拦他。

而一向守着粘着绿萝院不放的白真真居然也不在。

她敲了敲门,给她开门的竟然是云玉湖。

“璇姐姐,你来啦!”

云玉湖见到她特别开心,正想扑过去抱周璇,却被她身后的男子瞪了一眼,立马乖乖地退到一边去,一脸委屈地皱着小脸。

周璇这才注意到屋内还有一个人。

他身着一件深蓝色的长袍,长发飘飘逸逸,不扎不束,腰间一条莹润的白玉腰带,身高八尺有余。一张白皙的脸漂亮得让人跟画里出来的美人一样,漆黑的眸中闪烁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如果光看脸的话,真让人分不出男女。

他长得实在太好看了,超越了性别,如果不是他浑身散发出生人勿进的冰冷气息的话,怕是连周璇这么不淡定的人都会忍不住想要去跟他打个招呼。

眼前这个男人周璇虽然没见过,可是她却已经猜出他是谁了。

飞燕天天挂在嘴边的天下第一美人,男女通杀的幽云城城主、传说中冷血无情、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云亦岚。

据说当年飞燕不惜赶到千里之外的幽云城一睹他的风华,见到他时,太激动了,一不小心说了一句“你真漂亮”,被他追杀了整整十年。

云亦岚原先正在跟宇文辙讲话,看到周璇,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风华绝代的脸微微闪过一丝不悦,转身对宇文辙说了一句:

“我先告辞了。”

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周璇有些诧异地看着他风华绝代的声影消失在清晨的阳光之后,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他了。

“璇姐姐,我哥他不是故意针对你的,只要是女人他都不喜欢。”云玉湖连忙解释道。

“不喜欢女人?”

周璇还是第一次听说世界上有这样的男人,不禁咋舌,觉得不敢置信。

“是啊!除了我和诺姐姐以外,他从不让其他女人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是吧?辙哥哥?”

云玉湖无奈的摊手,她怕周璇不信,特地让宇文辙证明。

宇文辙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

“恩,他有病。”

云玉湖闻言冲着周璇吐吐舌头,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辙哥哥刚这么说她哥哥。

好奇怪的人!

大概因为飞燕经常在她面前痛骂云亦岚,周璇对这位天下第一美人充满了好奇。

宇文辙见她一直盯着云亦岚消失的方向,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

屋内空气突然变得有些冷,周璇大概感受到有些不对劲了,转过身,对着宇文辙指了指手里的食盒,道:

“要不要喝点?”

“恩。”

出乎周璇的意料,宇文辙答得特别爽快。

这让她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因为她还在思考如果他拒绝的话,她该怎么应对。

宇文辙见周璇半天没反应,脸色又沉了下来,不满地开口:

“舍不得?”

这个女人自从见了云亦岚之后就魂不守舍的。

“啊?”周璇愣了一下,以为他指的是汤,连忙摇头,“怎么会呢?”

宇文辙冰冷地看了她一眼,不说话了,低头继续看手里的册子。

周璇连忙提着食盒走过去,将它放到屋内的圆桌上,取出里面的汤,打了一小碗,端到窗前,递给他。

宇文辙淡漠地扫了一眼,不说话。

这架势……该不会是要她喂吧?

周璇无语。

她一向不喜欢喂别人吃东西,不过想想毕竟是自己对不起他在先,而且他受伤也是因为她,不由地叹了一口气,拿起勺子,舀了一口,递过去。

宇文辙看着她递到嘴边的汤,好看的眉心不由地微微一皱,脸崩得更加紧了。

“烫吗?”

周璇以为他嫌烫,便凑过去轻轻地吹了一吹,重新递过去。

这一次,宇文辙的眉头皱得更加紧了,却又什么都不说。

周璇以为他不喜欢吃,正想把勺子收回来,他突然张开嘴,浅浅地尝了一口。

这一尝,他那两条眉毛皱得更加紧了。

“不好吃吗?”

周璇有些忐忑地问道,心里有些疑惑,她

的厨艺还行的呀,而且她自己也尝过,味道还什么不对劲呀。

“哇——真好吃!”

周璇正疑惑,身后传来云玉湖激动的声音,原来云玉湖闲着没事,居然也偷偷地打了一碗,美滋滋地喝着。

“璇姐姐,没想到你不但赌技高明,厨艺也这么好!真是好厉害……”云玉湖由衷地称赞道。

“不准吃。”

宇文辙冷冷地瞪了云玉湖一眼。

“就让我吃一碗都不行吗?反正你还有这么多……”云玉湖可怜巴巴地说道。

周璇见她喜欢,笑呵呵地说:

“就分她一碗吧,反正我煮的比较多。”

“还是璇姐姐对我最好!”

云玉湖开心地笑逐颜开,发自内心地夸赞道,璇姐姐好温柔。不像诺姐姐,别人多看辙哥哥一眼,她都会不高兴。

“你要是喜欢,以后常来王府,我做给你吃。”

周璇也挺喜欢云玉湖的,笑着说道。

“喂。”

宇文辙见周璇一直在跟云玉湖说话,脸色愈发难看了,冷冷地吐出一个字。

周璇耸了耸肩,连忙又打了一口,送到他嘴边。

宇文辙吃得很慢,云玉湖都吃完一碗了,他才吃了不到三分之一,不过,他没有让周璇停止喂他。

“咦——什么东西呀……这么香!”

薛进画闻香而来,看到桌子上的东西,眼睛顿时就亮了,冲过去,一把抢过云玉湖手里的空碗,给自己打了一大碗。

“这碗我用过的。”云玉湖无语地看着薛进画。

“没关系。”

薛进画一点不介意,对他来说重要的不是碗,是食物。

哇——太好喝了!人间美味啊!

小璇璇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那个……你吃这么多,辙哥哥会不高兴的!”

云玉湖不断地对他使眼色,她已经看到辙哥哥用杀人的眼神看薛进画了。

“放心放心,小辙辙最讨厌吃海带了,他连碰都不会碰,来来……咱们把它分了……嘿嘿……”

薛进画无所谓地冲着云玉湖挥手,这一刻,他的眼里只有食物,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宇文辙那足已将他活活冻死的眼神。

***

乐乐:谢谢奥特曼的鲜花,明天万更,嘻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