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九十三章 不准踏进我寝宫一步

周璇当机立断,拉起宇文辙冲向马车外面。

这条街位于两条主干道之间,虽距离主干道不远,但这个时间点,鲜少有人路过。

看得出来他们对东都非常了解。

黑衣人见周璇和宇文辙出来,立马围了过来,将他们层层包围。

“宇文辙,纳命来!”

为首的黑衣人凶神恶煞地朝着宇文辙冲过来,提着刀,眼看就要刺刀宇文辙了,只听到“砰——”的,一团火光将那人层层包围,一时之间,火光四溅跬。

在宫里无聊时制作的低级火药没想到还能派上用场!

周璇满意地拍拍手看向宇文辙却见那张绝美的脸一如既往地淡定从容,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快走啦!”

周璇迅速拉起他的手,她可不想被这群刺客逮到,倒不是她怕死,若他们真能直接给她一刀,倒也痛快,怕就怕他们不给她个干脆,到时候变着法子把她折磨的生不如死……

“追!”

那群刺客武功一流,本就非周璇那三脚猫的功夫所能媲美的,更何况她还带了宇文辙这个拖油瓶。

没多久便又被追上了,周璇无奈地又丢了个低级炸药,可低级炸药毕竟只是低级炸药,杀伤力有限,数量也有限,很快就用完了。

他们被堵在了一条窄窄的弄堂里,前面是死路,黑衣人的脚步越来越近。

“宇文辙,你在这里别等我,记住我没回来你千万别出来”

周璇非常认真地对宇文辙说道,表情极其严肃,就像在叮嘱一个孩子一般。

说完,她便冲了出去。

她要去干什么?

宇文辙好看的眉心微微皱起,不解地看着她绝尘而去的背影。

“老大,他们在那边!”

“追……”

黑衣人凌乱的脚步渐渐远去,宇文辙迷茫的瞳孔突然猛地一缩:

那个女人居然是去替他引开杀手?

她在保护他?

为什么?

不久前她不是还要杀他吗?

前方传来打斗声,这时,崩雷从天而降。

“主子查出来了。”崩雷轻轻道。

“说。”宇文辙道。

“他们是皇上的人。”

崩雷说话的时候小心翼翼地看了宇文辙一眼,虽然知道自家主子承受能力强。

但是无论谁如果知道自己的父亲以前一刻还关怀备至地给自己指了门婚事,下一刻就派人来追杀自己,就算再强大的承受力,只怕也承受不住。

然而宇文辙没有露出半分异常,他甚至连眼睛都不抬一下:

“果然和本王料的一样。”

王爷早就知道了?

崩雷诧异地看向宇文辙。

“主子要去哪儿?”

崩雷见宇文辙往弄堂外面走,不解地问道。皇上会派黑衣人过来,说明皇上已经对主子起疑心了,主子这要是出去,岂不是暴露了?

“既然父皇这么关心本王,咱们不陪他好好演一场,怎么对得起他老人家呢?”宇文辙嘴角浮现出一抹兴味十足的笑。

言罢,他便朝着前方走了过去。

这边,周璇正在和黑衣人拼死拼活地战斗,虽然她不是武林高手,但多年的特工生涯让她用有高-超的格斗技术,再加上之前阮阮曾教她一点武功,还能撑一会儿。

她原本是打算一边打,一边把这群人引开,却没想到宇文辙竟然走了出来。

“快回去!”

周璇连忙对他使眼色。

可宇文辙却仿佛没听到一般,径直朝她走来。

周璇皱了皱眉,非常理性地跟他分析道:

“宇文辙,你不会武功,过来没用啊!而且还要我分心保护你……乖——快回去!”

保护他?

这个女人居然说要保护他?

宇文辙嘴角微微一扬,那张绝美的脸更加生动了,夕阳西下,在天空中留下猩红的残影,此时他一袭白衣,晚风轻浮着他,长发飘飘,衣袂飘飘,好似天宫下凡的仙人。

这一刻,周璇竟然看痴了,瞬间忘了呼吸。

一个黑衣人趁机而入,提着刀刺向她。

宇文辙好看的眉一皱,冲过来,用力将她往自己身边一拉。

“打架的时候发什么呆?”他责备地看着她。

这还不是得怪你,没事长这么帅干嘛!

周璇这一刻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红颜祸水了,哦不,应该是蓝颜祸水。

她正欲开口,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原本袭击她黑衣人突然转变了方向,刺进宇文辙的肩膀。

“不!”

周璇的脸一下子就刷白了。

“快——捉刺客!”

这时有人赶来救驾。

周璇小心翼翼地扶着脸色渐渐变白的宇文辙,正想去查看他的伤口,却听到宇文辙冰冷的声音:

“放开本王。”

“你受伤了。”周璇小声地说,而且还伤得不轻,她要是放开了,他能站得住吗?

“宇文辙……”

“周璇,你耳朵聋了吗?本王让你放开本王……”宇文辙的声音更加冷了。

“可是……”

“齐王殿下让你放开他!你还抓着他干嘛?想让他失血过多而死吗?”

赫连雨涵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冷冷地看着周璇。

周璇本想说她可以帮宇文辙医治,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被赫连雨涵的手下推开了。

“公主,刺客已经全部解决。”

“恩。”赫连雨涵点点头,“快护送王爷回府。”

言罢,她便跳上马车,随着护卫一起跟宇文辙一起上了马车,连看都看周璇一眼。

“王妃……”

崩雷看着周璇孤单的背影,叫道。

“你快回去照顾你家王爷吧!我自己回去就行。”

周璇回过头,静静地看着崩雷,没有因为赫连雨涵抢走宇文辙而失魂落魄,有的只有对宇文辙浓浓的担忧。

“对了,把这个给你家王爷涂上,这个止血效果好。”

说罢,她从宽袍大袖中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递给崩雷。

她这副沉着冷静的样子让崩雷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愣了一下。

“快去啊!再不去小心那个赫连公主趁人之危把你家王爷给吃了。”周璇调皮地冲着崩雷吐吐舌头。

饶是崩雷这样的面瘫,听到这话,也忍不住抽了抽。

“我先去了,王妃跟追风吧。”

说完,他便走了。

周璇点点头,追风是宇文辙的另一个心腹,崩雷才走,他便过来了。

“王妃,请。”

周璇点点头,不动声色地上了马车。

这辆马车的马显然不如赫连雨涵那辆,慢了很多,不过周璇也不急。

事已至此,急又有什么用呢?

宇文辙虽然受伤了,但不会有生命危险,有崩雷在也没人伤得了他。眼下让周璇更加头疼的是:这件事到底是谁安排的?

怎么会一出宫门就遇到刺杀?

为什么来救驾的不是禁卫军,而是赫连雨涵?

这是巧合吗?

还是有人刻意安排……

“王妃,到了。”

周璇想得太入神,不知不觉便到了齐王府。

此时天已经黑了,夜幕下的齐王府灯火通明,侍卫警惕地来回巡视,高耸的墙壁透露着威严。

周璇没想到再次回到齐王府会是这般光景,不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走进去。

因为担心宇文辙,她想也不想地朝着宇文辙的寝宫走过去。

此时虽是夜晚,然而府内灯火通明,依稀可以看到路边花红柳绿与清泉假山相映成趣,由近及远,错落中显出层次,生机盎然。

随着距离的靠近,周璇的心突然变得不安了起来,虽然明知道那种程度的伤并不会有生命危险,可是她依然忍不住去担心……

宇文辙,你不会有事吧?

这一刻,不知道怎么的,她宁愿受伤的是自己!

“王妃请留步。”

崩雷在宇文辙的寝宫面前将周璇拦了下来。

“王爷……他……还好吗?”

问这句话的时候,周璇只觉得心都快从喉咙里跳出去了,双手下意识地握成拳,仅仅地握着。

“薛神医看过了,皮外伤,无碍。只是王爷身子本来就不好,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大概是看出了周璇的担心,一向不愿多言的崩雷难得开口和她说这么长的话。

知道他没事,周璇心里一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随即,她又被自己吓了一跳——原来自己一直都这么担心!她还以为颇懂医术的自己会比别人理性,不会去瞎担心……原来……

哎——难怪再好外科的医生也没法给自己的至亲动手术,关心则乱……

等等?至亲?

这个认知把周璇吓了一跳!

她什么时候把宇文辙当至亲了?

周璇皱了皱眉,强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她担心他是因为他是为救她才受伤的……

“王妃若没别的事就请回吧.”崩雷公式化地说道。

“我想见见他。”

周璇小声地说道,声音中透露着浓浓的担忧。

虽然知道他没什么大碍,但是她还是很想见见他。

那把刀从锁骨的位置进去,他一定很痛吧,如果不是因为她,

他不会受伤的……

“王爷不想见您。”崩雷冷冷地说道。

“你问都没问就怎么知道他不想见我呢?”周璇不满地冲着崩雷眨眼睛。

“您来之前王爷就吩咐过了。”

崩雷面无表情地说道。

是啊!

他不想见她……

周璇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刚才他冰冷地叫她放开他,叫她“滚”的场景……

宇文辙还为那天自己拿剑指着他的事情生气吗?

心莫名地难受……

她拿为了阮阮用剑威胁他,可是他却不计前嫌地救她……

周璇心里愈发地愧疚,愈发想要见宇文辙,想要跟他说一声对不起。

所以,她强打起精神。

“你都说是我来之前啦!现在我来了,说不定他就改变主意了!你去帮我问问嘛……”

周璇厚着脸皮地看向崩雷,她知道像崩雷这种木头通常是吃软不吃硬的,所以只有卖萌撒娇了。

“拜托~~拜托~~”

为了达到目的,她不惜拿出二十一世纪某综艺节目中GRACE姐姐的独门绝技。

可是,崩雷依旧面无表情。

“噗——”

屋子里,薛进画见到这场景忍不住笑喷。

“我说小辙辙,你家王妃怎么这么可爱!为了见你一面居然还对你的冰雕侍卫撒娇。”

病床上,某人冷冷地扫了他一眼,道:

“她敢!”

因为受伤,他的脸色不屑惨白,却依然不减他的风度。

“嘘——不信,你听嘛~~”

薛进画先是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然后故意伸手指了指窗外。

这时,外面又传来周璇“拜托~~拜托~~”的声音,宇文辙的脸色一下子就绷住了。

薛进画只觉得屋内一下子冷了很多,下意识地双手抱肩,作取暖状。

“去把她给我轰走。”

宇文辙对着站在屋里的黑衣女子说道。

“是。”

“喂——小辙辙,你别这么狠心呀!小璇璇也是担心你呀……”薛进画连忙阻止道。

宇文辙丢给他一个冰冷的表情,紧绷着脸,一字一顿地说道:

“本王不需要。”

五个字,每个字都好似从万年冰川里面飘出来一般,一个比一个冷,薛进画郁闷地摸了摸下巴,在心里默默吐槽:

不需要就不需要嘛!

有必要说得这么冷吗?

搞得他好像欠他什么一样!

哎——不好玩!

他还以为今晚会有戏看呢!

薛进画耸了耸肩,无奈地看了一眼宇文辙,道:

“我先回去了,你好好静养。”

宇文辙没答他,依旧靠在床上,默不作声,不知道在寻思着什么。

薛进画从宇文辙寝宫里出来的时候,发现周璇还在那里跟宇文辙的手下磨。

“两位,拜托你们就让我进去,看一眼,我看一眼就走。”周璇讨好地说道。

“崩雷,主子说轰走她。”

闪电面无表情地看向崩雷,虽然主子这么说,但她看得出来主子对眼前这个女孩是特别的,所以她不敢随便动手。

“好,那你动手吧。”

崩雷也面无表情地看向闪电,你自己不动手让我动手,你当我傻啊!

他们不好对周璇出手,但主子又让周璇进去,于是二人只能一左一右地站着,继续当门神,任由周璇软磨硬泡,就是万年不变地绷着脸,挡住她,跟两座冰雕似的。

薛进画无语地叹了口气,这俩冰雕,真是太死板了,再这样下去小辙辙今晚都不用睡了!

“小璇璇……”

薛进画笑眯眯地走过去,唤道。

“薛神医?”

周璇楞了一下,这里可是王府呀,他好歹也装装样子叫她一声王妃吧。

然而周璇不知道,薛进画和宇文辙不同,像他这样的人,在哪里他都懒得装。

“小璇璇,你这么吵,让小辙辙晚上怎么休息啊?”

薛进画把周璇拉到一边,小声地说道。

被他这么一说,周璇心里不由一拧——是啊!现在宇文辙最需要的是休息!而不是她去看他……

周璇,亏你还是医生!怎么连最起码的道理都不懂了!

周璇心里隐隐有些难受,不明白自己今天到底怎么了,为何突然变得这么失常。

薛进画见周璇眼中闪过自责,心里有些不忍心,连忙道:

“小璇璇,你要是想看他,明天再来吧。”

这一次,周璇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了然地点点头。

“我知道了。今天

,辛苦薛神医了。”

这一刻,她恢复了自己一贯的淡定了从容,优雅大方地冲他表达自己的谢意。

薛进画没想到她会这样,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客气!客气!”

心里对周璇的好感又增加了一分——还是小璇璇有礼貌,不像某人整天压榨他,让自己免费给他医治也就算了,还从来不给自己好脸色看。

薛进画觉得周璇越看越可爱、越看越顺眼,于是主动提出送她回去。

周璇也没拒绝,一路上顺便向他询问了一下宇文辙的伤势,虽然知道他没事,可她还是忍不住会担心。

初夏的夜,黑得仿佛一片墨水,唯有稀疏的繁星给夜增加了几分浪漫,晚风拂过周璇的脸,周璇感到有些冷,薛进画将身上的外袍脱下来要给周璇披上,却被她拒绝了。

“谢谢薛神医的好意,一会儿就到了,不用了。”

“真的不用了?”薛进画挑了挑眉。

“真的不用。”周璇摇摇头,“阿嚏——”

“噗嗤——”

薛进画忍俊不禁地将身上的外套给她披上,道:

“别这么客气!一件外袍而已,不贵!”

周璇小脸红红的,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小声地说:

“那我改天洗干净了还你。”

“随你。”薛进画耸了耸肩,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又道,“你是不是还没用晚膳?要不要我带你出去吃点东西?”

“不用了。”

周璇摇摇头,她可没忘了当初薛进画伙同常江、云玉湖三个人将她绑了送到宇文辙床上,虽然知道他们都是宇文辙朋友,没什么恶意,但是……总觉得还是跟他们保持距离比较好!

“真的不用吗?”

薛进画非常友善地看着周璇,他怎么觉得小璇璇好像有点抵触自己啊?怎么会呢?他明明这么友善!

“饿肚子对胃不好哦!”

薛进画难得表现得像一个大夫。

“一会儿我自己去厨房找点吃的。”周璇说道。

“哦?小璇璇还会煮东西?”

薛进画的眼睛顿时就亮了,他还以为她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呢!

周璇被他亮晶晶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然——不就是会煮东西吗?有必要这么惊讶、这么夸张吗?

“还好。”周璇弱弱地说道。

“太好了!”

薛进画激动地跳了起来。

通过两个多月的观察、以及结合之前天机阁给的资料,薛进画知道周璇如果说不怎么会就是会的意思;如果说会一点点就是很擅长的意思,而她现在说的是还好,那么就说明她非常擅长!

而薛进画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

“明天去看小辙辙的时候记得煲个汤过去,最好是小鸡炖蘑菇,我……小辙辙爱喝!”

薛进画的眼睛亮晶晶的。

是吗?

宇文辙为救自己受伤,就算薛进画不说她也会这么做的。

只是宇文辙真的喜欢小鸡炖蘑菇吗?

被薛进画坑过一次,周璇有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

她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眼,薛进画立马回她一个比珍珠还真的真挚眼神,弄得周璇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莫非真的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

齐王府

宇文辙的寝宫,烛光轻轻摇曳,将男子侧脸印到墙壁上,即便只是一个侧颜,即便只是通过模糊的影子,却依然可以感受到男子绝美而又精致的五官。

“王妃已经回道观柳园了。”

崩雷正在小心翼翼地向主子作报告。

见宇文辙默不作声,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崩雷又继续说道:

“跟薛神医一起回去的。”

崩雷瞬间感受到屋内降温了,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主子一眼,只见宇文辙好看的眉微微挑了一下。

很显然,主子生气了!

崩雷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可是作为一个忠心耿耿的侍卫,不对主子隐瞒事实是他的宗旨,于是,他非常敬业地继续说。

“路上王妃冷,薛神医就把外袍脱下来给王妃披上了。”

“啪——”

宇文辙手里的茶杯瞬间就碎了。

崩雷嘴角抽了抽,他很担心自己再说下去,下一个碎的会是他的脑袋。

“继续。”

宇文辙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声音更加冷了。

“王妃还答应他要做小鸡炖蘑菇给王爷您喝……”

崩雷心里一急,脱口而出。

宇文辙的脸黑了下来,屋内的空气瞬间绷紧,好似随时要爆炸

一样,崩雷才惊觉自己说漏了一句话,连忙补充道:

“王妃以为王爷您喜欢喝小鸡炖蘑菇啦。”

小鸡炖蘑菇是薛神医的最爱,他家王爷最讨厌吃蘑菇了!

都怪他一时紧张把话说反了,王爷不会误会王妃特地做小鸡炖蘑菇给薛神医吃、然后多出来再分他一点吧?

不至于吧?

崩雷试探性地看向宇文辙,却见他冷着一张脸。

“明天不准周璇踏进绿萝院一步。”

崩雷的冰雕脸微不可查的抽搐几下:

怎么办?王爷果然误会了!

王妃,你别怪我,我不是故意的,要怪就怪主子气场太强大……

崩雷十指相合,默默在心里为周璇祈祷。

****

乐乐:明天我很期待,你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