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九十二章 宇文辙你不会武功吗

长乐殿宴饮结束,因为赐婚一事,宇文辙被太后单独留了下来。

“王妃先去邑斋歇着,一会儿这边好了本王去接你。”

周璇点点头,正好她也想回邑斋去找小萍。

然而,周璇来到邑斋却不见小萍的踪迹,询问邑斋总管才知晓小萍出宫办事了。

怎么会这么巧妗?

“王妃娘娘,要不要喝茶?”管家问道。

“多谢。跬”

周璇点点头,反正宇文辙还没好,也不知道有等多久,正好喝喝茶打发时间。

总管太监将茶送上来之后便走了。

午后的阳光透过镂空地窗棂照过来,落到茶烟飘逸的杯沿,疏影横斜,泛着淡淡的茶香,回味无穷。

袅袅生气的茶模糊了周璇的沦落,让她整个人多了一层朦胧的美,她星眸微眯。

还记得多年前,那个红衣少女带了包茶过来,说是新得的极品好茶,特地带来与她分享。

“璇璇,你别这么大口啊,茶要慢慢品……”

“渴……”

“渴你喝水啊!去去,别浪费我的好茶!真是不欣赏!”

红衣少女表面上将她狠狠奚落了一番,手里却没有停止给她倒茶的动作,倒了满满一大杯。

林阮好茶,每一道工序都非常讲究,她甚至还想把周璇打造成和她一样茶博士,一逮到机会就给她灌输茶道知识,只可惜周璇对茶道毫无兴趣,总是左耳进右耳出……

“阮阮……”

想到夕日种种,不知不觉,周璇忍不住轻轻唤了出来。

阮阮,我还以为这辈子还有机会与你一道品茶的,没想到你却终究离开我了……

这个认知让周璇的心狠狠一抽,绞痛无比。

“小美人,好可怜,乖乖,好好哭,爷的肩膀借你!”

一个戏谑的声音打断周璇的思绪,循声望去,便见一锦衣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屋内。微风徐来,他长发乱舞,说不出的潇洒。

“参见二皇兄。”

周璇客套地给宇文源行了个礼,发现自己的声音竟有些沙哑,下意识地伸手揉揉眼睛,才发现眼角湿湿的,自己竟然流泪了。

“小美人伤心是因为病秧子要纳侧妃了吗?”

宇文源长腿一迈,往椅子上一坐,不客气地拎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

原来他以为她是因为宇文辙和赫连雨涵的事情而伤心啊……

周璇也没有开口解释,她和宇文源非亲非故,没必要浪费唇舌。

“小美人,在这里默默流泪是没用的!你要是真的不满病秧子纳侧妃话,你跟本王说呀!”宇文源煞有介事地说道。

“跟你说有什么用?”

周璇不解地追问,倒没别的想法,纯好奇。

宇文源身子往周璇那边靠过去,神秘一笑,那一笑,笑得令人毛骨悚然:

“你跟本王说,本王就要了你,咱们一起生个孩子,让他戴绿帽子,你说好不好?”

“无聊。”

周璇无奈地摇了摇头,敢情这家伙还记得昔日和南宫无痕的赌约呢!

宇文源也不在意周璇这么说他,一派悠然地坐在她身边品茶,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周璇无可奈何,宇文源要走自然会走,他要是不走,以自己那么点三脚猫的功夫也奈何不了他。

暮春午后,阳光懒洋洋的,感染了人间,让整个世界看起来都懒洋洋的,周璇觉得眼皮有些沉,轻轻闭上眼睛小憩。

“小美人,你认识沈千秋吗?”宇文源突然轻轻问道。

“不认识。”

周璇下意识脱口而出,话出口之后,心里一个激灵:

人在走神、或者临睡前的防备心相对较弱,答案也会下意识地会脱口而出……

这个男人!

周璇微微皱了皱眉。

“沈千秋是谁?”

她问他,眼中的疑惑并非装出来的。

宇文源沉吟了一下,就在周璇以为他不会告诉她的时候,他突然调皮一笑,道:

“小美人,看来你对江湖还真是一无所知啊!沈千秋江湖人称千面神笔,武功高强,尤其擅长易容,据说她能易容成一千种不同的样子,易容术仅次于南宫无恒;而且写得一手好字,能模仿任何人的笔迹,而且速度极快,早上若非她相助,小美人你的话就圆不上喽。”

这么说难道小萍就是沈千秋?

可是周璇不记得自己认识沈千秋这个人呀?

她易容成小宫女接近她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帮她?

周璇带着疑惑陷入沉思。

“既然沈千秋能有千种不同的面目,那么二皇子你又是如何知道的呢?”周璇眯起眼睛,看向眼前这个吊儿郎当的男子。

宇文源长臂一伸,拄在案几之上,漂亮的眼睛微眯,嘴角溢出一个完美的笑:

“傻美人,你难道忘了本王是谁了吗?本王可是大名鼎鼎的北羽源,管他没有没有易容,只要和我交过手,就算他化成灰我都能认识,当然南宫无痕是个例外……”

说完,他特别自恋的捋了捋头发,冲着周璇抛出一个电力十足的媚眼。

这男人……

周璇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抗议了,赶紧转过身来,不去看他。

可是宇文源哪里肯放过她,他“咻——”地一下,越到她前面,蹲下身子和坐在椅子上的她平视,道:

“对了,小美人,南宫无痕最近有没有来找你呀?”

南宫无痕?

周璇皱了皱眉,自从那日一别之后她就没有再见过他了,倒是梦到过一次,虽然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梦到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他。

“没可能啊……以他的性格,难道会心甘情愿叫本王一声爷爷?还是说他已经以别的身份接近你了?”宇文源见周璇茫然地摇头,托着腮帮子作思考状,“不行,本王得去查查才行……”

周璇见他一边说,一边转身朝门外走过去,不由地松了口气。

她伸出修长的手指拎起茶壶,打算再给自己倒一杯茶。

琥珀色的茶水顺着雪白的杯壁流淌而下,一股子清香随之而来,放下茶壶,周璇正想端起茶杯细细地品,熟料有一只手抢在她前面抢走了茶杯。

周璇微微蹙眉,抬头。

宇文源豪放地将茶水一饮而尽,道一个字:“爽——再来一杯!”

周璇无语,他到底是在喝茶还是在喝酒?

“不是走了吗?”

周璇轻轻地问道,他不是要去查他的死对头,南宫无痕了吗?

“本王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与其去查南宫无痕,还不如直接跟你生米煮成熟饭,造个娃娃,既效率又方便!”

宇文源坏坏地逼近周璇,露出一抹邪恶的笑。

他和宇文辙不同,宇文辙是那种即便是邪气十足的坏笑中也会透露出三分正气,邪中带正,正中带邪,似正非正,似邪非邪恶。而眼前这个男人放--荡--不--羁,笑容中带着那种从骨头里透露出来的坏,让人忍不住会往某些方面想。

周璇雪白的脸一下子就跟被煮熟了的螃蟹一样:

“二皇兄,你……你……你……别乱来……这里可是皇宫……”

“小美人,你以为本王会在乎吗?”宇文源漆黑的桃花眼一勾,笑得要多坏有多坏,“本王荒--淫-无-道可是出了名的……哈哈哈哈哈……大不了父皇一生气,将本王贬为庶民,无所谓啦……”

“……”

宇文源说得没错,他生平最爱两个东西——美酒、美人,几乎夜夜花天酒地,醉-生-梦-死,起初景帝还管他,不过无论怎么管都没效果,后来干脆麻木了,给他封了晋王,搬出宫去,眼不见为净。

就像齐王是“节约”的代名词一样,晋王也成“荒--淫”的代名词了!

“二皇兄,你不是和南宫无痕约好不强来的!否则小心我告诉南宫无痕!”

“你找得到他吗?”宇文源坏坏地挑眉。

周璇吓得立马从椅子上弹起来,跳到三米开外。

“你……你……你要是敢乱来,我就喊了……”

“哈哈……”

宇文源见她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却又不喝,握在手里把玩了一下。

“逗你玩的!不用这么紧张!本王什么时候对女人用过强的!怕只怕有一天,你会爱上我,哭着喊着要给我生孩子呢!”

这时候,周璇也冷静下来了。

虽然他不了解宇文源,但仔细一想像他这么自恋的男人,的确会不屑对女人用强的!

“喝杯茶,压压惊。”

宇文源倒了杯茶递给周璇。

周璇没说什么,她接过来,放到唇边,这时候,宇文源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神秘地对周璇眨了眨眼睛:

“小美人,你刚才那么紧张,不会还是个处吧?”

“噗——”

周璇刚到嘴里的茶差点要喷出来,好在周璇自制力不错,到了嘴边硬生生地把它憋回去。

这一来一回把周璇一张脸折腾地通红,不断地咳嗽。

“咳咳咳……”

“不会是真的吧?你和我三弟成婚都两个多月了,除去你在皇宫里待的这一个月,你们相处的时间也不少呀!难道说……”宇文源的眼睛更加亮了,“难道我三皇弟真的不-举?”

“……”

周璇通红的脸都要红到脖子了,倒不是因为害羞,而是被宇文源给雷的!

拜托,大哥,你堂堂大魏国二皇子这么明目张胆地在皇宫

里跟你的弟妹讨论你弟弟的生理问题,真的合适吗?

周璇只觉得晴天霹雳,整个人被雷得外焦内嫩,久久不能言语,可宇文源却不肯放过她,不断地在她耳边追问:

“他真的不-举吗?”

“他真的不-举吗?”

眼神无比真挚,语调无比认真,活脱脱一个好学宝宝,三百六十度绕着周璇追问。

周璇被绕得头晕,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我怎么知道啊?!”

“哦……这么说就是不-举喽?”

宇文源幸灾乐祸地下了个结论。

“我不知道。”

周璇再次申明。

她实在看不透宇文源在搞什么,明明是城府那么深的一个人,可偏偏总是一副无厘头的样子……

“就是说小美人你和他连试都没试过喽!”宇文源笑得愈发灿烂了,“我的小美人真好,还为我守身如玉呢!”

谁为你守身如玉啊!

周璇忍不住丢了个白眼过去,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的人啊!

“二皇兄和王妃在聊什么?”

就在周璇还在思考该以什么方式赶宇文源走的时候,一个温润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个声音……

周璇心里一凉,抽搐地转过头,果然看到宇文辙站在门口,此时天色已晚,红彤彤的阳光透过窗棂洒进来,落到他身上,影影绰绰。

周璇不敢置信地看向宇文源,以他的武功绝对不可能会对宇文辙过来毫无觉察,除非他是故意的……

而宇文源调皮的笑容则证实了她的答案,他甚至还挑了个宇文辙看不到的角度冲她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三皇弟你来啦?”

宇文源笑呵呵地看向宇文辙,难得摆出一副正经的表情,跟宇文辙解释道:

“我听闻三弟妹对诗词歌赋颇有研究,所以特地过来讨教讨教。”

这话太假了!

和东都第一色-狼谈诗词,你信吗?

不管你信不信,周璇必须强迫自己信,而且还煞有介事地说:

“是啊!没想到二皇兄文采如此了得,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三弟妹你才是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宇文源笑眯眯恭维道。

两个人互捧了一番,宇文源方才离去。

看着他潇洒的背影,周璇胸口燃起了熊熊烈火:你倒好,惹怒宇文辙之后,拍拍屁--股走人,把烂摊子丢给我!

也不知道宇文辙什么时候来的,他们的对话他到底听去了多少!

不会是正好从说他不--举的时候来的吧?

想到这里,周璇仿佛置身于极寒之地,寒颤连连,连看宇文辙的勇气都没有。

“要不要本王去把二皇兄请回来再跟王妃继续聊啊?”

宇文辙见周璇一直盯着宇文辙的背影,冷飕飕地说道。

这一刻,周璇只觉得有无数把飞到直勾勾地朝她飞过来,连忙摇头。

“不……不用了!”

周璇以为宇文辙会变着法子折磨她、惩罚她,再不济也是要损她几句的,然而他却什么都没做。

“走吧,我们回府。”

他的声音轻轻的,让人听不出情绪。

***

马车在平坦的青石地面上行驶,马车内的气压低得吓人,压得周璇透不过气来。

她忐忑地坐在一侧,时不时掀起帘子,呼吸新鲜空气。

东都暮春,柳絮如同棉花一般在空中轻轻飘荡,给繁华的大街平添了几分浪漫。

好美!

周璇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王妃若舍不得二皇兄,大可下去和他依依惜别,没必要在背后默默凝视伤感。”

宇文辙冰冷的声音从她身后传过来。

“什么?”

周璇一脸迷茫地看着他,似乎没听到他在说什么似的,这时,眼角的余光才发现宇文源正好在前方不远处和人攀谈。

宇文辙看她一副刚回过神来的样子,皱了皱眉,不说话。

沉默在不大不小的马车之内蔓延着,宇文辙优雅地靠着,闭目养神,周璇则默默地坐在另一边,思量着自己接下来的路。

终于离开皇宫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最近发生很多事情了,多得她心潮汹涌,无法平息。

找了五年的阮阮终于找到了,可是……她却终究没救得了她……

阮阮,你会不会怪我?

周璇突然变得有些消极,或许,就这样子跟宇文辙回齐王府,等着有一天离开人间和阮阮团聚……

他正想得出身,马车突然颠簸了一下,周璇还没反应过来,宇文辙已将她拉了过去,双手将

她护在怀里。

“主子小心,有刺客。”

侍卫的声音传来。

话没说完马车便停了下来,外面传来“叮叮咚咚”的打斗声。

才出宫没没多久就遇袭了!怎么这样?

暗卫崩雷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宇文辙投来请示的眼神,却见宇文辙为不可察地摇了摇头。

崩雷什么也没说,领命消失得无影无踪。

周璇被宇文辙牢牢地桎梏在怀里,并没有发现那个一向来去无踪的崩雷来过。

“唔……宇文辙,我透不过气来了!”

周璇郁闷地伸手用力去推宇文辙,就在刚才她还很感动得以为他是为了保护自己,可是现在,他却严重怀疑他其实是想闷死她!

宇文辙楞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那好看的眉不由地紧紧一皱。

他在干什么?

居然去救这个想要杀自己的女人?

他微微皱了皱眉,放开她。

“宇文辙,怎么突然会有刺客?”

周璇不解地看着宇文辙,东都治安一向很好,再加上经过百花宴一事,城内的守卫都增加好好几拨,居然还有人顶风作案。

她的话还说完,马车的帘子突然被人掀开,一个黑衣人拿刀飞了进来,直勾勾地刺向宇文辙。

宇文辙楞楞地站在原地。

好在周璇手快,朝着那黑衣人后脑勺劈过去,将他劈晕。

“宇文辙,你不会武功?”

周璇不解地问道,虽然外界都知道齐王殿下抱病在床,孱弱地连只蚂蚁都踩不死,可周璇总觉得像宇文辙这么强大的人,不应该不会武功才对啊!

比如他的朋友——常江、云玉湖、薛进画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没理由不会啊!

可是如果会的话,刚才情况那么危急,他怎么不出手自保呢?

若非自己会点三脚猫的功夫,凑巧制服了那个刺客,只怕现在看到的怕是只有他的尸体了。

“此地不宜久留!”

看得出来,他们的护卫已经处于下风了,如果他们还待在马车上坐以待毙的话,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周璇当机立断,拉起宇文辙冲向马车外面。

***********

乐乐:不好意思,乐乐感冒还没好,让大家久等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