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九十一章 屈尊降贵

李元宝走过来,从周璇手中将那部《金刚经》呈上去。

太后接过来,一页一页地看,每个字都很工工整整,大小则比寻常的经书放大了近一倍,阅读起来非常方便。

里面的确有几个错别字,不过都是些生僻字,抄错倒也情有可原。

“璇儿有心了。”

“让皇祖母见笑了。”

周璇露出腼腆的笑,雪白的两颊染着两片云彩,低着头,娇羞得像三月盛开的桃花,绚丽夺目跬。

宇文辙眯着眼睛,打量周璇,眼中带着探究。

“辙儿,璇儿你们别站太久,都入座吧。”

太后一声令下,周璇柔柔地道一声谢恩,便走到一边,温柔体贴地搀扶宇文辙就坐。

“王妃还真是运筹帷幄啊!真不知道周傲华怎么想的,王妃你有此等城府,嫁给本王这个病秧子真是暴殄天物啊!”

宇文辙以只有她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王爷此言差矣!众所周知,妾身出嫁前本是胆小懦弱、无才无能之徒,如今能够如此,也不过是王爷您调-教的好罢了。”

周璇回他一个灿烂的笑容,从这话来看,这并非宇文辙安排。

也是,刚才他步步紧逼,一心想要置他于死地,又怎么可能帮她呢?

那到底是谁呢?

纸上墨水晕染,众人以为那是因为那是被雨打了的缘故,没有怀疑其实墨水本身就未干,是刚写的,因为《金刚经》足足五千一百八十个字,就算周璇有枪手,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抄完,而且字还这么工整,就连错别字都错得这么恰到好处。

到底是谁?

居然能帮她把谎圆得这么完美无缺!

这个恐怕要问小萍才有答案了……

周璇正想着,却突然好像有人一直盯着自己瞧,她不解地转头看过去,便对上那双放-荡-不-羁的桃花眼。

那人不-羁的长若流水的发丝披在肩头,微微靠在椅子上,眼角微微上挑,肆无忌惮地对着周璇笑。

二皇子,宇文源……

******

经过百花宴刺客事件之后,朝中时局发生了很大变化。

骨肉厮杀、手足相残,是历代帝王都是这么过来的,然而到了他自己传位时,他们却极不愿意看到的场面。

景帝也不例外。

所以这个时候,太需要一场家宴来抚慰人心,联络宇文皇族之间的感情了。

今天的长乐殿特别温暖,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子孝媳贤,尽享天伦之乐。

宇文辙见状,觉得有必要让场面看起来更加和谐,于是他柔情似水地看着周璇,比子夜还要漆黑的眸子温柔地好似要溢出水来。

那一笑更是说不出的温柔,道不完的优雅,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这词好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用到他身上实在是太适合了。

可是这笑却不是每个人都消受得起的。

周璇被他笑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这厮又要开整了!

“王妃想吃什么?本王给你夹。”

宇文辙特别温柔地看向周璇。

周璇只能比他更加温柔地推脱道:

“这怎么行呢?王爷您身子不好,还是让妾身伺候您吧。”

“瞧这小两口,又腻歪上了,还真是小别胜新婚呀!”

太后见状忍不住露出一个慈爱的笑,其实璇儿这孩子挺好的,懂事、体贴、不与人争,只可惜……

太后的目光迅速在皇后周玉华和太子妃周夏韵身上扫过,不着痕迹地摇了摇头,周家风头太盛了。

“王妃,你看又让皇祖母见笑了,就不能乖乖地让本王夹菜给你吃啊!”

宇文辙宠溺地看着周璇,骨节分明的手指拿起调羹,给周璇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竹荪鸽蛋汤,递过去。

“王妃,您大病初愈要多补补。”

周璇不敢置信地看着宇文辙一手端着竹荪鸽蛋汤,另一只手拿着调羹,打了一勺,然后体贴无比地朝着周璇的嘴送过来。

“王爷,我自己可以的……”

这一刻,周璇只觉得浑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颤抖了,这货到底打算怎么整她?

不会是到时候失手把整碗汤撒过来吧?

周璇看着热气腾腾的汤,警惕无比,并且随时做好了躲闪的准备。

不知道他会泼她哪里?

泼脸,直接让她烫伤毁容?

泼胸口,让她难堪?

还是……

“阿嚏——”

就在周璇以为宇文辙会放大招的时候,他只是打了一个喷嚏。

“王爷没事吧?”

周璇无比关切地问道,她还摸不清楚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该演的戏还是要演的,更何况托他这

个喷嚏的福,他们又再次成为宴会的焦点。

“本王无碍……只是可惜了这汤……”

宇文辙一脸惋惜地看着桌面上的那碗竹荪鸽蛋汤,一脸肉痛:

“这汤被本王打喷嚏时的口水污了,着实不适合王妃喝,然而若浪费也是可耻……”

其实不过一碗汤,这事放到其他人身上,那都是不算事,直接倒掉换一碗便是了

可唯独到了宇文辙这里,却大有文章可作!

齐王殿下素来以贤良之名,勤俭之德而著称。

所以,当他肉疼无比地看着鸽蛋汤时,大家都没有太多意外,反倒不约而同地看向周璇。

所谓出嫁从夫,不知道这位周小姐会怎么做呢?

周璇很想说如果觉得浪费,你自己怎么不喝呢?非要我喝你的口水!

可眼下这么多人看着,连皇帝、太后都看着她,如果她真的这么说,简直就是自寻坟墓。

她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喝,还得若无其事地喝,最好喝完之后再来一句谢谢王爷!

宇文辙这一招实在是太绝了!

哎——做王妃难,做贤王妃更难。

“王妃,怎么办?”

宇文辙无辜地眨着眼睛,黑漆漆的眼睛一闪一闪的,仿佛是在说你:

现在就两个选择,要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有坐实违三从四德的罪名;要么吃我的口水。

快选快选!我皇祖母看着呢!

她还有的选吗?

周璇在苦笑,封建社会对女子的压迫极其严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坐实违三从四德的罪名,她担心一个搞不好,景帝太后震怒,直接将她抓起来。

伴君如伴虎,更何况如今这形势,周家已处在风口浪尖,只怕一不小心,自己就要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了……

周璇叹了一口,在心里安慰自己口水不过由口腔周围的唾液腺所分泌的唾液,它具有润滑口腔粘膜、溶解食物和便于吞咽的作用,其中还含有淀粉酶和溶菌酶,能帮助消化和具有杀菌作用……

其实并没有那么恶心,而且她又不是没吃过宇文辙的口水,不久前他还强丨吻自己呢!

淡定,淡定……

虽然心里翻江倒海,周璇看起来依然风轻云淡,她伸出雪白的柔荑,一脸淡然地那碗汤……

可是……

她还是觉得下不了口!

呜呜……毕竟这跟接吻什么的也不一样啊……

那一瞬间,周璇心里万分纠结,度秒如年,可是每个人都在看着她,怎么办?

算了,豁出去了!

周璇心一横,下定决心,这时,突然有个东西从桌子钻出来,推了周璇一下,周璇只觉得整个人重心不稳。

“哐当——”

手里的碗落到地上,碎了,汤撒了一地,冒着热气。

周璇惊魂未定,却见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从桌子底下钻出来,手里抱着一只雪白的小猫:

“对……对不起……浩儿是不是又闯祸了?”

小男孩可怜巴巴冲地眨着眼睛,那样子好像一只可爱的小鹿,周璇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萌化了。

你这那是闯祸呀!你分明是拯救了我!

周璇恨不得把他抱起来,亲一口。

当然,她也只敢这么在心里想想,现场这么多大BOSS,她可不敢乱来。

“小十一,你怎么又乱跑?”景帝威严地看着幼子。

“回父皇,不是我要跑,是咪咪……”

宇文浩委屈巴拉地举着手里的小猫咪,表情特别无辜。

小十一被太监抱回他的席位,有宫女清扫了地上的碎片,周璇松了一口气,突然觉得小十一和他的猫咪都是上天派来拯救她的天使。

“王妃不觉得奇怪呢?厅这么大,小十一的猫怎么会这么巧钻到桌子地下呢?”

宇文辙小声地对着坐在身侧的周璇说,声音压得很低,那是只有她才能听到的音调。

周璇没有理会他的问题,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王爷奸计没得逞,是不是很失望?”

“这次没得逞还有下次,反正来日方长吗?而且也不是每一次二皇兄都在场,正好能拯救你的……”

宇文辙的声音冷飕飕地飘过来,那只白猫是太后赐给小十一的,经过专门的训练、非常乖巧,如果不是刚才宇文源使了诈,它不可能这么恰到好处地出现在周璇脚下……

是宇文源帮她?

周璇听宇文辙这么说,忍不住朝着宇文源看过去,正逢他也朝这边看来,电光石火间,四目交接。

宇文辙见状,英眉一皱,夹了个馒头,狠狠地塞到周璇的嘴里。

“喂——你干嘛?”周璇微微蹙眉。

“你要红杏出墙,本王不管

,但请王妃注意场合,这里是长乐殿,这么多人看着的呢!”

宇文辙冷冷地提醒道。

“宇文辙……你误会……”

周璇本来想解释,却发现宇文辙理都不理她,便知无论自己说什么,他都不会信。

哎——

算了!

清者自清!

酒过三巡,景帝放下手里的筷子,对着心腹太监李德胜使了个眼色。

李德盛恭恭敬敬地捧着一卷明黄色的帛上前一部,打开,用太监特有的声音念道:

“三皇子请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南越国公主赫连雨涵贤良淑德、温良敦厚、品貌出众,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特将其许配皇三子宇文辙为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钦此~~”

王德胜细长的声音在打听之内来来回回地回荡着,屋内一派静谧,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眼中写着震惊。

虽然在百花宴上众人已看出南越国公主对宇文辙有意思,却没想到圣上竟然会真的将赫连雨涵许配给宇文辙!

若南越国公主赫连雨涵少女怀春,被宇文辙的翩翩风度迷昏了头,倒还可以理解,但圣上怎可能如此行事?

且不说宇文辙抱病在身,光光他已娶妻这一条,也足已说明他并不适合迎娶南越国公主。

相反,二皇子宇文源尚未成亲,且最近又立了功,无论怎么讲,他都比宇文辙更适合迎娶南越国公主啊……

圣上这唱的又是哪一出?

“三皇子,还不领旨谢恩?”

王德生见宇文辙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完全没有要接圣旨的意思,不禁用他又细又长的声音提醒道。

宇文辙没有回答王德胜,而是朝着景帝一拜,道:

“儿臣罪该万死。”

景帝高深莫测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讳莫如深地看了宇文辙一眼。

老三一向以温和恭顺著称,这么多年来,其他皇子都争着他面前表现自己,唯有他,彻头彻尾地像一个空气。不出风头,恪守本分做好他布置给他每一件事情。

因为身患顽疾,他从来没有把他当做继承人来看,若非赫连雨涵慧眼识珠,他也注意不到这个一向默默无闻的皇三子竟已在不知不觉之中出落得这么出色了。

“老三什么意思?”

景帝的声音让人听出情绪。

宇文辙沉吟一下,道:

“父皇,儿臣已病入膏肓,不过是将死之人,实在不想连累赫连公主。”

宇文辙这话似乎发自肺腑,众人不仅感慨:一般男子见了赫连公主这样的女人,不跟狼一样扑上去就不错了!而三皇子却还如此这般理智地惦记着自己身体,不愿连累她!真不愧为一代贤王!

只有周璇清楚:这些都是借口,唯一的理由是这厮压根儿不想娶!

不过她也想不明白,像赫连雨涵这样集美貌、权利、智慧、金钱于一身的美女,他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辙儿休得胡言!”说这话的是太后,她老人家板着一张脸,骂道,“不过是白思淼那个老匹夫散布的谣言而已,辙儿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皇祖母不必安慰孙儿了,孙儿的身体孙儿自己知道。”宇文辙无奈地叹了口气,“赫连公主豆蔻年华,孙儿已日薄西山,着实不适合……”

“辙儿不必担心。父皇已派你皇叔出面去请慕容莫问了。慕容公子妙手回春,能使人死而复生,有他为辙儿医治,辙儿大可不必担心。”景帝缓缓说道。

众人一惊:

原来此次陛下召陈王进宫并非让他回来帮忙主持政务,而是让他去请慕容公子……

慕容公子医术过人,传说只有他不愿意治的病,没有他治不好的。只是慕容莫问性格冰冷,想要请动他难如登天!

之前宇文皇族就为宇文辙的病找过慕容莫问,别说请他了,就却连他的药童都见不到。

再加上几年前,慕容莫问离开慕容世家,行踪不定,要找他更加难如登天。

圣上这次如此兴师动众,还派皇叔亲自奔走,莫非是有意扶植宇文辙的意思?

“你父皇都这么说了,辙儿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还不快快领旨谢恩。”

太后慈爱地看着宇文辙,说道。

“即便如此,请恕儿臣难以从命!”

宇文辙依旧跪在景帝面前,一脸绝决地说道。

景帝眯起眼睛,高深莫测地打量着宇文辙,道:

“老三真打算抗旨?”

“古人云:诸侯无二嫡。儿臣既已娶周璇为妃,自然不好再另立王妃。”

宇文辙依旧坚持道。

宇文辙的意思周璇大约明白。

大魏虽不曾出现与中华五千年文明的记载之中,然而它的风俗、礼制和传统的中国古代基本类似。

比如在婚配制度上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多妾制,虽也曾有过平妻出现,但毕竟是少数,非主流。

一般要纳平妻必须向皇帝请旨通过才行!不过通过率非常低。

周璇不理解的是若宇文辙是女人,他如此坚持她还可以理解,可他是男人啊!

如今圣上赐婚,许他纳平妻,对方还是堂堂南越国公主,他不是应该高兴得去鞭炮庆祝才是吗?

在这矫情啥?

周璇正在心里默默吐槽宇文辙,却发现厅内众人此时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她,带着谴责,那样子仿佛是她犯了什么大罪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抗旨的是宇文辙,又不是她?

他们这样看她干嘛?

他们不会是认为是她不让宇文辙娶赫连雨涵吧?

冤枉啊!

她比窦娥还冤好不好?

她这才明白宇文辙说那句话的意图!

该死的,明明是他自己不想娶,结果又推给她!

太过分了!

“诸侯无二嫡,齐王殿下说的是,入乡随俗,那让我做侧王妃吧。”

伴随着这个声音,赫连雨涵从帘子内侧走出来,她身着一件红色拽地长裙,不盈一握的芊芊细腰上,系着一根黑色的织锦腰带,乌黑如泉的长发盘了个高髻,上面装饰以别致的金钗,再插上一枝金步摇,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在鬓间摇曳,娥眉淡扫,淡淡妆成,美不胜收。

她朝着宇文辙走过去,风情万种地在他身侧跪下,给景帝行了礼,然后面带笑容地看向宇文辙,道:

“三皇子,我堂堂南越国公主屈尊降贵给你做侧王妃,你若再拒绝,那就太不给我南越国面子了。”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这赫连雨涵真是非同寻常!

周璇惊不禁感慨世道无常!

两个月前,整个大魏还没有哪个世家肯把女儿嫁给三皇子宇文辙,而如今,这个南越国公主竟想方设法、处心积虑地要嫁给他!

周璇忍不住偷偷在心里嘀咕:

赫连雨涵,你怎么不早一点出现?你要是早一点出现,我就不用嫁过来了!

************

乐乐:昨晚三点去医院挂急诊了,今天一回来还没睡就先码字……我真是劳模啊!

大家有木有很感动啊?嘿嘿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