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九十章 陷害8000+

“宇文辙,我周璇对天发誓,我对宇文轩绝对没有非分之想,否则就让我头顶长疮、脚底流脓、浑身溃烂而死!”

“哦。”

宇文辙点点头,声音轻得若有若无。

“就这样?妗”

周璇狐疑地看着他,少了她这个情敌他不是应该露出胜利的表情吗?

“要不然王妃以为呢?”

他偏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声音动听得好似暖玉着地。

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假山怪石落到宇文辙身上,光影斑驳,衬得他温润如玉、绝美如画跬。

他骨节分明地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嘴角一扬:

“王妃难道觉得本王得知你不喜欢太子之后应该欢天喜地,去放鞭炮庆祝吗?”

他那比星辰还璀璨的眸中流转着怒气,偏偏有人还非常不知好歹地用力点头:

“难道不是吗?你少一个情敌了呀!”

“啪——”

宇文辙突然一拳落在假山之上,那张绝美的脸阴晴不定。

又……生气了?

难道她又说错话了?

阳光被宇文辙高大的身影挡在外面,周璇被他圈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只觉得眼前一暗,四周充斥着他强烈的男性气息。

“周璇,你不会真的以为本王喜欢男人吧?”

他低头在她耳畔呢喃,声音飘忽不定,让人听不出情绪。

这货果然恼羞成怒了吗?

他……他……他这是要将她就地正法吗?

周璇看着宇文辙那张喜怒难辨的脸,心里直打哆嗦!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赶紧跑吧!

可是她是假山,前面则已经被宇文辙高大的身躯堵住了……

这根本就是绝杀,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啊!

这一刻,周璇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她应该挑个空旷的地方和他摊牌才对!

哎——

以后和宇文辙在一起一定要远离墙壁、假山之类影响你逃跑的障碍物!切记切记!

“宇文辙,你……你要干嘛?”

周璇警惕无比地瞪着宇文辙,这附近虽然没什么人,但毕竟还是在深宫之内,他作为一代贤王,应该不会乱来吧?

宇文辙静静地将周璇紧张、慌乱的表情纳入眼里,突然心情大好。

自从心脏被刺了一刀之后,这丫头好像连带着脑袋瓜都受损了,动不动就会不知所措,不像以前,就算天塌下来,也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悠然豁达。

还是这样的她比较可爱!

女人嘛!

那么强大干嘛?

周璇被宇文辙盯得浑身不自在,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宇文辙猝不及防地捉住她的皓腕:

“王妃,要不要本王用实际行动告诉你本王是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啊?”

他噙着一抹邪佞十足的笑逼近她,璀璨的眸子流光溢彩,眼神那么暧昧。

他们离得太近,近得她都可以清楚得感受到他的呼吸。

“不要!宇文辙,我相信你不喜欢男人!你也不喜欢宇文轩!”

周璇害怕得不断摇头,跟拨浪鼓似的,她已经可以想象得出这个男人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王妃真的相信本王吗?”宇文辙把脑袋贴着她的耳朵,小声地吐纳,“只怕王妃是口是心非!不如还是让本王用实际行动证明给你看来得好。”

他的身体贴在她身上,一只手紧紧拦住她的腰,另一只手的大拇指一下一下地在她掌心画圈圈,轻轻摩挲着。

一种异样的燥热在空气当中弥漫开来,周璇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声音,艰难地开口:

“宇文辙……你别……别乱来,这里是皇宫……”

“如果本王要乱来呢?”

他坏坏地在她耳侧呢喃,袖长的手指握住她的,似笑非笑。

“宇文辙,你要理智啊……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而毁了多年经营的好形象啊……”

周璇小心翼翼地提醒道,宇文辙绝不可能无缘无故在装病十多年,他背后肯定有强大的目的,不管如何在目的达到之前,他是不会让自己暴露的。

“没想到王妃这么关心本王啊!”

宇文辙了然一笑,修长的手指卷起周璇的长发,绕着玩,眼神迷离而又无辜。

“既然王妃这么关心本王,到时候若被人瞧了去,你就多担待点。就说王妃一个月不见本王,饥渴难耐,直接把本王推到了,如何?”

宇文辙一边说,一边宠溺地刮了刮她娇俏的鼻子,声音温柔得一塌糊涂,唯有那双眼神绿幽幽的,好似一匹狼,要活活将她吞下一般。

他的手已经来要她的腰间,不客气地动手解她的腰带。

“宇文辙,不要!”

周璇一边挣扎,一边使出浑身力气去推开他。

谁知道一向无论她怎么推都纹丝不动的宇文辙这一次被她这么一推,竟然一个踉跄,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

事情顺利得让周璇忍不住怀疑其中有诈!而事实也证明周璇的怀疑是绝对合理的。

“咳咳……咳咳咳……”

宇文辙的脸色瞬间转为惨白,无力地坐在地上咳嗽,拿帕子一擦,竟然红彤彤地一团血。

明明刚刚还好端端的……

“混蛋,居然敢推我三皇兄!”

这时,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从假山后面冲出来,焦急无比地跑到宇文辙身边,蹲下来。

“三皇兄,你没事吧?”

“咳咳咳……没……咳……没事!”

宇文辙有气无力地说道。

“你还说没事,都咳出血了……呜呜……”

淑琴公主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盈满了泪水,簌簌而落。

“快……快传太医……”

淑琴公主焦急地说道。

“咳咳……不用了……老--毛病了……王妃扶本王起来好不好?”

宇文辙虚弱地看向周璇,周璇无奈地叹了口气——很显然这家伙早就发现淑琴公主朝这边走来了,才演这么一出戏坑她……

哎——

她能怒,却不能言,只能乖巧地走过去扶他,甚至还得摆出一脸关心:

“王爷没事吧?”

“能没事吗?”

淑琴公主不满地推了周璇一把。

“三皇兄,就是这个女人把你推到的!你别让她扶……”

“咳咳……琴儿别乱说。是本王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宇文辙小声地解释道,那样子俨然一副体贴入微的模范丈夫,只可惜周璇在他眼里读出了四个字——幸灾乐祸!

“三皇兄,琴儿没有乱说,琴儿亲眼看到她推你下去的!你不要被这个坏女人迷惑了!”

淑琴公主担忧得一张小脸都皱到一起——在几个兄长当中,三皇兄对她最好了。三皇兄对谁都这么温柔、这么善良,真的很容易被骗的!

淑琴公主忧心忡忡地看着周璇,又看看宇文辙,娘临终前一再叮嘱她周家的人都工于心计、绝非善类,让她处处小心。

可是这些话她要怎么跟三皇兄说呢?

“琴儿在想什么呢?”

此时宇文辙已在周璇的搀扶下,温柔地询问道。

“没……没什么……”

淑琴公主笑了笑,看三皇兄这样子肯定是被周璇迷惑了,她就算说了,三皇兄也不一定会相信她,到时候还害他伤心……

可是,她又不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三皇兄被周家这个狐狸精祸害!

不行!

她必须想办法帮一帮三皇兄才行。

“三皇兄,真的不用看太医吗?”

淑琴公主走过去,关切地搀着宇文辙的另一边。

“不用……老--毛病了……咳咳……有琴儿这么关心三皇兄,三皇兄就算不看医生也会好的。”

宇文辙宠溺地看着淑琴公主。

“虚伪。”

周璇忍不住默默吐槽,不过他的那个血做得还挺逼真的,比她用的红色染料好多了,不知道用什么做的……

“王妃说什么?”

宇文辙幽幽转过头对她笑,眼神温柔得都可以滴出水来了。

周璇无语:她明明只是动了动嘴型,都没出声而已!

“没什么……王爷和淑琴公主感情真好,真是让妾身好生羡慕啊……”

周璇露出一个比他更加虚假、更加温柔的笑容。

“哼——你知道就好!三皇兄是本公主最重要的人,如果你敢动他一根毫毛,本公主都不会放过你的!”

淑琴公主狠狠地瞪向周璇,那眼神就像看仇人一样。

不过周璇也没放在心上,她冲着他温婉一笑,道:

“王爷是妾身的丈夫,是妾身的天地,妾身竭尽全力侍奉他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伤害他呢?”

淑琴公主满肚子的怒火,可偏偏周璇说的话让她没法反驳,她若再找事就成无理取闹了,到时候三皇兄肯定会不高兴的!

淑琴公主只能硬生生地憋回肚子里去。

淑琴公主本是去要御花园扑蝴蝶的,听闻宇文辙要去长乐殿,便改变主意跟过去。

一路上,她表面上不动声色,却一直在暗中观察周璇。

她一直都安静地扶着宇文辙走,目光从容而又淡然,就像两颗漂亮的黑宝石,温润柔情。而那偶尔不经意间轻轻上扬的嘴角,更是美丽生动……

她看起来那么温婉端庄,难怪连

一向挑剔的皇祖母都会喜欢她,如果不是娘亲临终前曾交代过,周家的人都是蛇蝎心肠,她或许也会忍不住想要和她做朋友!

正想着,便到了长乐殿。

五月暮春,蜂飞蝶舞,青竹流泉,即便一向深幽静谧的长乐殿在似锦繁花的映衬下,也显得热闹了不少。

周璇以为只是向太后辞行,到了以后才发现,此时长乐殿内不仅有太后,还有皇帝、皇后、太子、太子妃、二皇子……

确切的说是除了被囚禁于法源寺带发修行的四皇子一脉,其他人以及其家眷竟然都在。

“咦?怎么大家都在啊?”

淑琴公主看到这么多人,不解地捂住嘴巴,瞪大双眸。

“怎么这么大了还如此一惊一乍的,一点都没有我们宇文皇族的风度和优雅。”太后不满地板起脸。

淑琴公主见状连忙讨好地朝太后跑过去:

“皇祖母……人家是伤心嘛!您把大家都请过来了,却唯独把最爱往您这里跑的琴儿给忘了……琴儿好伤心的……皇祖母是不是不喜欢琴儿了?”

她眨着可怜巴巴的小鹿眼睛,楚楚动人地看向太后。

“你呀……”看到她这样,太后再多的怒气也平息了,无奈地摇了摇头,满是宠溺道,“哀家不是没派人请你,是你自己跑得无踪无影,都这么大了还不知道收敛,整天跟个小猴似的,小心嫁不出去。”

“琴儿才不要嫁人呢!琴儿要一辈子侍奉皇祖母左右!”

淑琴公主娇嗔道,特别乖巧地给太后捶捶背、揉揉肩。

“呦~~害羞啦!”太后见她这样忍不住眉开眼笑,转头看向正与二皇子交谈的沐风,“沐风,以后有空教教我们淑琴好不好?”

众人一惊。

太后这是什么意思?

莫非要将淑琴公主嫁于沐风?

见众人都看向自己,沐风轻轻一笑,好看的挑花眼流光溢彩:

“那也要淑琴公主不嫌弃才行。”

“人家才不要呢!”

淑琴捂着脸,满是少女的娇羞。

“看来你家五妹妹要伤心了。”

另一边,宇文辙用只有周璇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周夏音为了沐风不惜对太子献身,可谓是痴心一片,很显然,这位沐公子根本就没把她当回事。

“哎——多情女子负心汉啊!古人诚不欺我!”

周璇调皮地冲着宇文辙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指地说道。

“王妃可要小心,免得走你五妹妹的老路。”宇文辙挑眉道。

“多谢王爷提醒,妾身一定谨记于心。”周璇回答地分外真诚。

“小两口又在说什么?”

太后见周璇和宇文辙窃窃私语,笑得慈爱。

“回皇祖母,孙儿几日没见王妃,甚是思念,忍不住道些家常。”宇文辙一派自然地回答道。

“什么家常啊?可否说与哀家听听?”太后心情不错,便追问了几句。

“既然皇祖母想听,王妃就替本王跟皇祖母说说吧。”

宇文辙情真意切地看向周璇。

可是他们刚才根本就没聊什么家常啊,怎么说?

难道跟太后说“多情女子负心汉”吗?

“王妃别害羞呀!就把你刚才跟本王说的也跟皇祖母说一遍嘛!”

宇文辙笑嘻嘻地看着周璇,那笑容中隐隐带着暧-昧,搞得好像周璇刚刚说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私密话一般。

周璇暗中观察,发现太后先是一愣,随即从宇文辙的话中明白过来,眉头微微一皱,这周璇外表斯斯文文的,没想到……

顿时现场的气氛突然变得诡异了起来,每个人都以一种古怪的眼神看向周璇。

他们不会真的以为她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和宇文辙讲类似于“黄-段子”之类的东西吧?

周璇有些窘迫,看着情形,想来大家都误会了!

不知道是宇文辙的演技太好,还是这些外表正经的大魏贵族想象力太丰富啊……

哎——

如果现在自己再不说点什么,八成要被当成“放-荡妇女”了,而自己这些日子辛辛苦苦在太后面前树立起的好形象也要付诸东流了,可是她又不能直接说人家才没有害羞呢,这样太明显,反而显得自己做贼心虚。

左右两难……

宇文辙,真心是要坑死她呀!

大厅之内一派安静祥和,实则暗流汹涌,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周璇,神态各异,有嘲讽的、有好奇的、有震惊的……当然大家都抱着一个心态——看戏。

而周璇没有怎么能让他们失望呢!

只见她红着脸,低下头,忸怩地摆弄着衣服,以一种难以形容的娇羞之姿说道:

“王爷,这些话怎么好跟皇祖母说的呢?”

众人都以为她会一本正经地解释,却没想到她竟会这样对宇文辙撒娇,不禁瞠目结舌,这位周小姐也太不会注意场合了吧?

“嗯哼——三皇嫂,既然不好说,就别说了。”

太子妃周夏韵皱眉轻咳,打断周璇,这个蠢货,是专门来丢他们周家的脸的吗?

因为周夏音拉太子垫背的事情,周家受了重创,周夏韵太急于维护周家颜面,熟不知她这句话却惹得太后不悦。

“太子妃,哀家问齐王妃话,你插什么嘴?”

周夏韵意识到自己一世情急说错话了,不由地脸红着低下头:

“皇祖母教训得说,韵儿知错了。”

太后威严地看了周夏韵一眼,近来她对周家很是不满,本来是看在周璇为辙儿挡了一刀的份上将功补过,不计较的,不过周夏韵这一出反倒引起她老人家不满了。

她老人家最讨厌自作聪明的人了。

你想维护你周家的颜面,哀家就偏偏要你们出丑,虽然这样也会有损辙儿颜面,不过没有舍哪有得呢?

南越国公主对辙儿痴心一片,今日兴师动众为的正是此事。堂堂南越公主自然不可能做侧室,不过又碍于辙儿已娶周璇为正妃,若无缘无故将周璇贬为侧室则没法对周家交代。周家虽因百花宴刺客一事而得以削弱,然而百足虫死而不僵,更何况周璇还护夫有功。

所以太后和景帝商量一番本是打算让赫连雨涵与周璇为平妻的,没想到周家的人如此不识好歹。

既然如此,那就让你们周家出出洋相。

不是正愁没理由夺了周璇的齐王妃之位吗?

“行为不端、语言轻佻,有违四德”倒是个不错的理由。

太后和景帝交换了一个神色,一切以在不言中。

“璇儿别理会太子妃,你想要说什么便说,哀家听着呢!”

太后特别慈祥地对着周璇笑,那样子堪比和蔼可亲的邻家奶奶,足已让任何人卸下心防。

周璇却突然跪下来,道:

“璇儿向皇祖母请罪。”

“璇儿这是怎么了?”

太后没想到她会突然如此,心想不会是被吓到了,不敢说了吧。

然而周璇并没有像众人那样吓得支支吾吾,她只是神色有些羞赧:

“回皇祖母,事情是这样的,璇儿前些日子自作主张抄了一遍《金刚经》,本想赠予皇祖母,熟料璇儿才疏学浅,竟抄错了好几个字,被王爷发现了,他刚才一直都在跟璇儿说此事,还说我周家书香门第,竟出了我这么个目不识丁的,说得璇儿无地自容……”

讲到这里,周璇愈发地难为情,只敢低头看着地面,声音细弱蚊呐。

宇文辙不动声色地站在一边,悄然观察众人的反应,他们脸上虽然都带着错愕,但看得出他们并没有怀疑周璇说话。

就连太后亦是如此,她想起前些日子自己和周璇探讨佛经的时候曾经不经意地提过最近眼睛不好使,佛经上的字总是看不清楚,没想到这丫头竟记下了。还真是有心呐!这样的璇丫头,真是让人讨厌不起来。

宇文辙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这丫头,这么能演,他如果不配合一下,岂不是对不起她了?

“王妃还不好意思说,你要是真把《金刚经》手抄本拿出来给皇祖母看,不只是本王,连皇祖母都要说你了……”

宇文辙对周璇说话的声音特别温柔,充满了一个丈夫对妻子的爱。

周璇当然不可能拿得出来,她狠狠地瞪了宇文辙一眼——王爷你还真是不害死我不罢休啊!

宇文辙回她一个绚丽无比地笑,仿佛再说——王妃,你可以的,本王看好你哦!

这火药味四溅的动作在众人看来便是眉来眼去秀恩爱。

“听辙儿这么说,朕倒想看看了。”

一直高深莫测的景帝突然朝着周璇看了过来,

周璇心里嘎登一下,以她的了解,景帝沉默寡言,对宇文辙的关注一向很少,更别说她微不足道的这个儿媳了。

怎么会突然……

“景儿说的是,哀家也很想看看呢。”太后也向周璇投来慈爱的笑容。

周璇知道这下问题大了,如果她拿不出来,岂不是欺君大罪了!

该死的宇文辙!

周璇在心里把宇文辙诅咒了一百零八遍,却听到宇文辙不怀好意地说:

“王妃,怎么不拿出来给父皇和皇祖母看啊?不会是落在邑斋没带过来吧?”

这家伙非要把她送进棺材才肯罢休吗?

周璇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绝不能慌张,更不能露出一点儿马脚,她必须冷静。

周璇的大脑以极快的速度旋转,思量着该怎么把话圆过去,这时候,长乐殿的大太监李元宝走进来。

“参见太后,皇上,邑斋的宫

女小萍求见。”

小萍?

她来干什么?

周璇皱起眉头,警惕地看向宇文辙,难道说小萍是他安排在自己身边的一颗棋子,现在来揭穿她了?

周璇的心渐渐地沉了下去。

早就知道深宫之内处处都是陷阱,却没想到竟来得这么快……

“把她带进来。”景帝道。

不出须臾,便看到一个小萍逶迤跟在李元宝身后,小心翼翼地走进来。她小小的身子穿着宫装,梳着宫女最朴素的发髻,整个人看起来乖巧伶俐,可面对长乐殿内这么多大人物,她竟一点也不慌张……

周璇心里叹了一口气:

她早该看出这个小萍不一般了。若是一般的小宫女,怎么可能敢那么明目张胆地收拾白真真呢?都怪自己太疏忽了!

不知道小萍会以何种方式出招对付自己……

“你是来求见哀家的?”太后眉一挑,威严地说道。

“回……回太后娘娘的话……奴婢……奴婢是来找王妃的……”小萍小声地说道。

该来的总要来的,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迎战吧!

这么做虽然有些冒险,总比束手就擒等死的好。

“找我?”

周璇转过头,看着跪在自己身后的小萍。

她们靠得很近,而其他人,除了宇文辙以外都有一段距离,如果她把握好角度,使个低级催眠术,应该不会被发现。

像小萍这样的,应该低级催眠术够了吧……

然而,她错了。

当她和小萍四目交接的时候,小萍却完全不为所动,那双水汪汪的眸子依旧清澈得如同溪水一般。

“王妃,奴婢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您的东西落在邑斋了,您今日就要离宫了,奴婢怕以后没机会见到您,可这是您熬了好几个晚上才抄出来的想必很重要,就斗胆送了过来。只是来的路上突然下雨了,不知道有没有弄湿了,还望王妃别怪罪才好。”

小萍将一叠宣纸递过来,虽然外面用布小心地包裹着,但依稀可以看到被雨水晕染的痕迹,好在并不严重,不影响阅读。

宣纸上的字工工整整、端庄婉约、犹如窈窕之美人,就如同周璇本人一样。

鸠摩罗什译本《金刚经》,五千一百八十个字,完完整整,一字不漏。

这笔迹和周璇一模一样,若非她确定自己没有抄过,连她都要怀疑这是出自自己之手。

这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璇儿给哀家抄的《金刚经》吗?小李子,拿过来给哀家看看。”

李元宝走过来,从周璇手中将那部《金刚经》呈上去。

太后接过来,一页一页地看,发现里面竟然还真有几个错别字,不过都是些生僻字,抄错倒也情有可原。

************

乐乐:各位美人乐乐发烧了,所以更新晚了,对不起哈!

谢谢香香公主慧、13463966731的鲜花,以及limonene同学的红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