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八十九章 醋缸8000+

“太子的确长得一副好皮囊,但是王妃当着你夫君的思春会不会有些太明目张胆了?恩?”

说话间,他狠狠地抓起她的手,眼中带着怒意。

“痛……宇文辙,我没有……”

周璇咬紧牙关,吃痛地叫出来,感觉自己的手都要被她捏碎了。

“没有?”

他妖孽地挑眉跬。

“王妃你浑身湿透还朝着宇文轩走过去,不就是想勾丨引他吗?”

他将她拽到墙角,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那双漂亮的眸中燃着熊熊烈火。

“王妃不知道你的身子只有丈夫才能看吗?”

宇文辙抓着她的手,往后一压,将两个人的距离拉近,强迫她看着自己。

周璇只觉得手臂要被折断了,痛得倒吸一口凉气,在他面前,她显得那么渺小。

“宇文辙,那是一个误会……”周璇吃痛地皱起眉头。

“误会?那王妃给本王解释一下你为何衣不蔽体地靠近宇文轩?”

她是想给他催眠啊!

可是这能说吗?

她说了,他能信吗?

“说呀?本王听着呢?”

他低头靠近她,很近很近,近得她几乎可以感受到他的睫毛刷过她的脸颊。

周璇下意识地往后退,可他早有预谋,留给她的只有一堵墙壁。

前方是他高大的身躯,后面是墙壁,她就像夹层里的肉馅,好像整个人都要被压碎了。

他的霸道和强势让她觉得窒息。

“怎么不说了?”

周璇的沉默在宇文辙看来成了心虚的表现。

这个女人,拿着刀对他,却又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

这算什么?

周璇看到宇文辙黑白分明的眼眸开始涌出了一丝猩红,那是排山倒海的怒火,朝着她席卷而来。

空气在这一刻绷紧,好似随时都会爆裂一般。

“嘶——”

她听到布料被撕碎的声音。

一股寒意钻进来,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她死命地伸手护住自己:

“不要!”

“不要?”

她的抗议让他的怒火更甚,整个人都好像被点燃了一般。

可就在周璇以为他会爆发的时候,他却笑了,那是愤怒到极点的笑。

笑得那么可怕,好似一个嗜血的恶魔:

“周璇,你在跟本王开玩笑吗?御花园中,大庭广众下,你可以泰然自若,现在你跟本王矫情什么?难道别人看得,我作为你的丈夫反而看不得吗?”

他的声音冷到了极致,好像一把把冰刀,刺到周璇身上。

那不一样啊……

周璇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她越不说,宇文辙怒气越重,一只手死死地抓着她的手腕不放手,另一只手不客气地退去她身上的衣服。

周璇吓得一动不敢动,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越反抗越会激起她的怒气,更加会一发不可收拾。

她低着头,咬着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冷静!

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去激怒他!

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周璇紧紧咬着嘴唇,用疼痛提醒自己不要冲动。

可这一幕却刺痛了宇文辙。

他有那么让她讨厌吗?

他猛地俯下身,用力扯她的衣服,在她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一抹红自她胸口心脏的位置流出,在湿漉漉的白色纱布上晕染开来,好似雪地里盛开的红梅。

美丽,却触目惊心。

周璇以为宇文辙会侵犯自己,她绞尽脑汁,思考下一步该怎么走,却没想到宇文辙却停止了动作,将她推开。

周璇没想到他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

以他多疑的性格,不是该怀疑她和太子、甚至四皇子一起合伙害他吗?

再加上之前的旧恨,他不是应该连本带利一起找她结算才是吗?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她呢?

“王妃还不去换衣服?”

宇文辙已经恢复了一如既往地邪佞,他悠然地拿起桌上的花生,高高抛起,用嘴巴去接,玩得不亦说乎。

连续抛了几颗之后见周璇依旧愣愣地站在原地,胸口的鲜红越来越明显,不由一皱眉:

“王妃还愣着干嘛?不会是还在期待本王做点什么吗?”

他冷嘲热讽地靠过去,嘴角勾起一个邪佞地笑,不怀好意地冲着她敏感的耳根吹气。

周璇这才反应过来,顿时羞得满脸通红,下意识地想要推开他。

“嘶——”

因为动作的弧度有点大,牵动伤口,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才发现自己愈合的伤口竟然裂开了……

“现在知道痛了?”

宇文辙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刚才舍己救人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呢?还是说王妃你为了争取机会在太子面前好好表现,连命都不顾了?”

“宇文辙,你为何总用最坏的心思揣测我呢?”

周璇终于忍不住开口,她好看的柳叶眉紧紧皱在一起,眼中写满了无奈。

她当时真的什么都没想,她甚至都没有发现太子在附近……

如果她知道太子在附近的话,她或许反而不会跳下去了……

“难道本王不应该如此吗?”

宇文辙柳眉轻轻挑起,低哑的声音幽幽地飘过来,加冰带棍,眼里满是嘲讽。

“王妃告诉本王如何用好的心思去揣测那个要你命的人?”

他的语速很慢,一字一字地蹦出来,每个字都满载怒意地砸到周璇的心头。

周璇莫名地难受。

“宇文辙……”

她想跟他解释,虽然那天她拿匕首指着他,但是她却从未想过要他的性命。她只是想要吓吓他而已,就算他不放过阮阮,她也不会真的对他动手的……

然而,宇文辙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他冷冷地打断她。

“去换衣服吧,一会儿还要去给皇祖母辞行呢!难道王妃打算这个样子去吗?”

他不带温度地说完,便背过身去,不再看她一眼。

周璇知道这个误会如果不解开,他们之间只会有更多更多的误会,所以她绕到他对面,想要把事情解释清楚。

“阿嚏……”

谁知道一张口就打了个喷嚏。

“王妃想把病传染给本王吗?”

宇文辙不带温度地看着周璇,眼中写着不耐烦,再次背过身去。

“哎——”

周璇叹了一口气。

算了,不管怎么样,先跟他离开皇宫再说吧。

要不然他老人家又改变主意,不接她出去,她就更没机会解释了。

周璇轻轻叹了一口气,从衣柜里取了干爽的衣服正想换,却发现宇文辙跟石碑一样显目地伫立在那里,忍不住皱起眉头。

“宇文辙,你能出去一下吗?”

她小声地问道。

“怎么?别人看得,本王看不得?”

又是这句!

你就不能有些新意吗?

而且她真的很想问问到底有哪个“别人”看到她换衣服或者没穿衣服了?

她当时要是知道宇文辙也会在附近,她宁愿和淑贵人一起被水淹死也不上岸!

哎——周璇觉得要跟宇文辙沟通实在是太难了!

如今也只有默默认了。

可是就算她内心再强大,也没法在一个大男人热切地注视下面不改色地换衣服呀!

她拿着衣服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开口:

“宇文辙……”

“王妃放心,就你那三岁小孩一样的身材,本王没兴趣。”

周璇才刚刚开了一个头,就被宇文辙一句话直接给堵死了。

三岁小孩的身材?

她没这么差劲吧?

周璇下意识地去低头看自己的胸,虽然没有那么大,但还是有二两肉的,怎么也不至于三岁小孩啊!

正想着,突然对上宇文辙不怀好意的笑……

天呐!

她这是干嘛啊?

居然被宇文辙牵着鼻子走,傻乎乎地去研究自己的身材!

她一定是被凉水冲坏头脑了!

“阿嚏……”

周璇打了个喷嚏,随着这个动作,胸前的丰盈微微一颤,原本还在嘲笑周璇的宇文辙眼里突然闪过一丝热烈。

一种暧昧的因子在空气中荡漾了开来,让原本静谧的室内突然变得旖旎了起来。

宇文辙脸色一变,沉着脸——该死!他居然会对她有感觉……

仿佛硬生生被侮丨辱了一般,宇文辙的好心情一扫而空。

“快点,若敢让本王久等,回去本王可不饶你!”

“啪——”地一声,大门被紧紧关上,他没好气地拂袖而去。

周璇在他身后无奈地叹气。

就算我不让你等,你能绕过吗?

哎——算了,先把收拾收拾吧。

周璇小心翼翼地将伤口上的纱布掀起,原本纯白的纱布不知何时又变得血迹斑斑了。

其实周璇知道自己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

那天她虽然有软猬甲护身,可软软那一剑依然将她伤得很深。

即便在二十一世纪,这种程度的伤若没处理好,都可能有生命危险,更别说千年前的古代了……

周璇以为自己必死

无疑了,却被救活了。

没想到大魏的太医医术这么高强!

现在内伤已经好了,只剩下皮外伤,本来也已经愈合,不过刚才在水里动作太大了,伤口又裂开了。

好在并不是特别眼中,周璇简单上了点药,血便止住了。

包扎好伤口之后,她开始换衣服,毕竟要见太后,她得穿得端庄一点才行。

***

五月的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照耀着绿油油的大地,耀眼而又温暖。

院子里的,大片大片的栀子花沐浴着暖暖的阳光,细腻而绵柔的花瓣晶莹润泽、玲珑剔透,仿佛美玉雕琢成的,散发着清香,把空气浸染得更清新。

宇文辙站在栀子花旁边,长身玉立,神情迷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咿呀咿呀呀——”

原本合着的房门被打开,阳光顺势照进去,落到周璇姣好的皮肤上,将那白玉一般的肌肤照得更加无暇。

一身紫色罗衫勾勒出她婀娜的体态,纤腰削肩,袅娜娉婷,一头乌黑的青丝虽然擦过很多遍,因为时间的关系依然还有点湿润,故而没有作太多修饰,只是用一根紫色的缎带稍作修饰,但是这却一点儿也不减她的美。

一阵多情的清风吹来,衣袂飘飘,宛若凌空之仙子,淡雅得没有一点装饰,纯洁得没有一丝杂质……

她缓缓朝他走过来,眼波盈盈,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

“王爷。”

她轻轻地唤他。

宇文辙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出了神。

他居然看一个女人看出神了!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这个认知让宇文辙非常不悦,再看周璇一如既往地淡然,他便更加不爽了。

“过来扶本王。”

他朝着她勾勾手。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要他扶?

不会又有什么阴谋吧?

周璇警惕地看着宇文辙,迟迟没过去。

“你扶不扶?”

宇文辙见周璇迟迟没过来,更差了,凶神恶煞的,就差没拿到驾着她的脖子了。

“王爷,这里毕竟不是屋子里面,您要注意形象啊……”

周璇赶紧上前,用只有他才听得到的声音小声地提醒道。

“王妃还知道在外面啊?本王还以为你被太子迷得晕头转向,连最起码的都忘了呢!”

宇文辙顺势凑到周璇的耳畔,小声呢喃道。

这……又关太子什么事啊?

“宇文辙,你句句不离太子,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周璇水汪汪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更是惊得合不拢。

宇文辙的脸色有些难看:

“周璇,你胡说什么?”

他别扭地把头别到一边去,没好气地推开她,声音凶狠。

别扭、恼羞成怒……

不会是真的吧?

周璇不敢置信地伸手捂住自己的下巴。

难怪自从今天见了宇文轩之后宇文辙就很反常,而且句句不离口……字里行间无不透露着对她的指责,指责她不该勾丨引宇文轩……

莫非宇文辙真的喜欢……

“宇文辙,你……你……好男风?”

其实周璇本来想直接说“宇文辙,你喜欢太子直说呀,我不会跟你抢的”,但是又怕太直白。

宇文辙这厮一向傲娇,若是一不小心踩到他尾巴,难保他会恼羞成怒,直接将她就地正法就麻烦了。

所以她细细斟酌了一番,选择了比较委婉的语气,心想这样总应该不会刺激到他的小心脏了吧。

熟料宇文辙原本微红的脸瞬间转白,白里还透着黑,黑中透着紫。

这个女人居然以为他喜欢太子!!!

这一刻,宇文辙有一种冲动。

他想拿一个榔头过来把这女人的脑袋敲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构造。居然会有这么古怪的想法!

周璇见宇文辙一直等着自己不说话,脸还红一阵青一阵的,更加认定他是羞赧和窘迫。

于是她上前一步,拍拍他的肩膀,小声安慰道:

“宇文辙,你别这样!我不会因为你喜欢男人就瞧不起你的……”

四周很静,宇文辙依旧绷着一张脸不说话,周璇渐渐地有些后悔。

早知道他会这么在意,自己就不该点破他……

以这厮多疑爱钻牛角尖的性格,该不会是在担心她会利用这个威胁他吧……

千万别啊!

他们之间的误会已经够多了,再多一个的话,更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开了。

哎——这个世界上要是有后悔药就好了!

这一刻,周璇悔得肠子都青了。

可事已至此,她能做的也只有亡羊补牢了!

对!

亡羊补牢!

为了让宇文辙相信自己真的不会因为他是同--性--恋就看不起他,周璇走到他面前,用极其真诚地眼神看着他:

“宇文辙,断袖之癖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真的不用太在意。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断袖之恋比普通男女之恋更加伟大。它超越了性别,超越了世俗,那么纯洁,那么高尚,那么纯粹、那么美好……”

周璇说得极其认真,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随时都要滴出水来一般,可宇文辙却听得一头雾水。

这个女人到底想说什么?

她脑子不会被水浸坏了、胡言乱语吧?

从宇文辙的眼神中,周璇知道他并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哎——没想到说了这么多,居然一点作用都没有!

真是白白浪费口水了!

看来只有使出杀手锏了。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意味深长地讲出二十一世纪一句颇为流行的话:

“其实爱情本来就与性别无关。宇文辙,你只是爱上了一个人,那个人正好是男人而已。真的不用太在意,放手去爱吧。”

宇文辙在听完周璇忧郁而又郑重其事的话之后,也送个她一句大魏流行的话:

“疯子。”

然后,潇洒地转身走出了邑斋。

“宇文辙,不用我扶你吗?”

周璇连忙追过去,刚刚不是还要装病让她扶吗?

“不用了。”

宇文辙不着痕迹地避开周璇的手——听说疯子会传染,他可不想被她传染。

二人一前一后地朝长乐殿走去,刚开始周璇还想追上去体贴地扶着他扮演一下恩爱夫妻,可当她来到宇文辙身边,被他那警告的眼神瞪了几下之后,她就学乖了,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他们这一路走来,引来阵阵***-动。

宫女甲:“齐王殿下和王妃闹别扭了吗?怎么分这么开啊?”

宫女乙:“是啊!齐王殿下和王妃不是一向很恩爱的吗?”

宫女丁:“你们有所不知啊!王妃在宫里的这些日子南越国公主一直想法设法地接近齐王殿下,我看齐王殿下是要变心了……”

宫女甲:“不会吧?齐王殿下这么爱王妃,怎么可能会变心呢?”

宫女丁:“那可不一定,男人不都是见一个爱一个的吗?”

宫女乙和宫女甲闻言也觉得有道理,那位南越国公主有才有貌,有权有势,的确不是齐王妃能比的……

“哎——可怜的王妃……”

宫女同情地看向周璇柔弱的背影。

“阿嚏——”

不知为何,周璇觉得背后凉飕飕地,不禁打了个喷嚏。

“三皇嫂着凉了?”

男子阴柔温润的声音带着关切,明明动听无比,可在周璇听来却如同毒蛇一般,避之唯恐不及。

“多谢太子关心,我没事。”

真是怕啥来啥!

周璇客套地冲他行了个礼,小心翼翼地看向宇文辙,想要用眼神告诉宇文辙“亲,别误会,我没有跟你抢男人”的意思!

然而宇文辙却仿佛没发现太子一般,依旧管自己往前走,留给她一个桀骜的背影。

“三皇嫂也去长乐殿吗?”

太子笑眯眯地看着周璇,周璇顿时警铃大作。

什么叫做也?

难道他也要去长乐殿?

“本宫前些日子抱恙在床,今日难得身体好些,便进宫给父皇母后请安,接下来正要去长乐殿给皇祖母请安。”

太子冲着周璇淡淡一笑,春风吹得他衣袂飘飘,长发飘飘,唇红齿白,风情万种。

看着架势是要跟她组队同行了?

那……那怎么行?

宇文辙不扒了她的皮才怪呢!

大抵是想得太入神了,周璇竟然一脚踩空,整个人朝前面栽了过去,好巧不巧,她摔的方向正好是宇文轩所站的方向。

完了!

宇文辙肯定会以为她是故意找机会对太子投怀送抱!

可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呀!

就算借她一万个胆子,她也不敢跟他老人家抢男人啊!

现在周璇能够做得就只有在心里祈祷。

太子殿下,你千万别扶我!

让我摔吧!

让我无情地投入大地母亲的怀抱吧!

哪怕磕破头也无所谓,只要宇文辙别误会就行……

然而上天总是那么爱捉弄人,他总喜欢让事情朝你不希望的方向发展……

周璇明明想要亲吻大地,可偏偏落到了一个柔软的怀抱中,暖暖的,还

带着栀子花的清香。

“三皇嫂没事吧?”

太子果然还是出手了。

哎——

“没……没事……”

没事才怪呢!

周璇立马以光速从宇文轩怀里跳开,此时她心里还存在一丝侥幸:

宇文辙在十米开外,并且还是背对着他们的,或许、可能、大概、说不定他没什么都没看到……

然而这个天真的想法很快就被无情地拍死在了脑海里,因为周璇才一转身,就看到宇文辙高大的身影。

他什么时候来的?

周璇的心抖了三抖。

“我家王妃总是这么莽撞,冒犯太子了,还望太子不要放在心上。”

宇文辙不动声色地将周璇拉入怀中,温文尔雅地冲太子寒暄。

“三皇兄言重了。”

太子儒雅地淡淡一笑。

“我家王妃身子不适,步子慢,我还是陪她慢慢走的好。”

宇文辙冲着周璇笑得温柔无比,言下之意自然是不打算与太子同行了。果然,刚才太子和她的对话都被他听到了……

可是明明那么远,为什么能听到呢?

这家伙的耳朵也太灵了吧?

太子越走越远,宇文辙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淡。

太子的背影消失在前方的拐角处时,宇文辙脸上的笑意也没了。

周璇了然于胸——这家伙果然喜欢太子!连笑容都只留给太子一个人!

不过既然喜欢,你傲娇什么,白白浪费一个大好的相处机会!

“人都走了,还意犹未尽?”

宇文辙冷冰冰的声音传过来,一下子就将周璇的思绪拉回现实。

哎——

这家伙又吃醋了!

还真是一个移动的大醋缸!

醋王之王啊!

周璇无奈耸肩。

“宇文辙,你误会了……”

周璇正想解释,可是醋缸却已冷艳高贵地甩袖而去。

哎——

周璇叹了口气,连忙追上去,为了节外生枝,这一次她牢牢地抓住他的手。

“宇文辙,你相信我好不好?我刚才真的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绝对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宇文辙没有理会她,甩开她,径自朝前走去。

周璇只能好脾气地追上去,可又被他不留情地甩开。

这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一刻钟,周璇终于撑不住了,此时二人正好路过一个假山,她瞅了一下四处无人,忍不住爆发了:

“宇文辙,你就不能听我说一句话吗?”

出乎周璇的意料,这一次,宇文辙竟然停了下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说吧。”

他突然这么配合,反倒让周璇有些适应不过来了,不过好在她早有准备。

“宇文辙,我周璇对天发誓,我对宇文轩绝对没有非分之想,否则就让我头顶长疮、脚底流脓、浑身溃烂而死!”

周璇郑重其事地站在宇文辙面前,单手指天,振振有词。

她和宇文辙之间有太多的误会了,她决不能再让这个误会成为他们俩之间又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宇文辙,你现在相信我了吧?”

周璇坦坦荡荡地看向宇文辙。

“哦。”宇文辙点点头。

就这样?

少了个情敌他不是应该露出胜利的表情吗?

为什么还这么幽冷地看着她,好像要吃了她一样!

*****

乐乐:本文首发在乐文,如果有在外站看到此文的朋友,希望大家能来乐文多多支持乐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