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八十七章 报复

伸手不见五指。

周璇觉得自己站在一片广袤的大地上,可是这里一丝没有光明,有的只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折磨得人们动弹不得。

“青青……”

“青青……”

谁在叫她跖?

她努力地瞪大双眼,终于,有一丝光亮照进来。

前方,小桥流水、绿草如茵、繁花似锦,小溪里有鱼儿快活的徜徉、嬉戏拗。

冰冷的黑衣男子静静站着,入春的背影并不能给他带来一丝温暖,相反,他散发出寒冷的气息却让繁华落尽,绿草枯萎,流水冻结。

可是,他手里却拿着一朵红艳艳的蔷薇,那张一贯面瘫的冰山脸上竟然带着难以想象的温柔。

冰山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情?

依稀记得那张一万年不变的冰山强势而又霸道地说:

“青青,你生是我慕容家的人,死是我慕容家的鬼,所以不要试图想要离开我!”

即便告白也是这么冰冷,很难想象他温柔起来会是什么样……

她激动地跑过去,却看见另一个美丽背影。

原来,他等的不是她,蔷薇花也不是给她的……

原来,他也不是不会温柔,只是温柔不是给她的……

原来,那句酷炫狂霸拽的话并不是告白,是她总裁文看太多了……

这件事情告诉她一个道理,没事不要看那么多不切实际的总裁文!

周璇伫立在黑暗之中,看着昔日的自己颓然地藏在一棵树后,小心翼翼地看着慕容莫问和那女子相伴的身影。

蔷薇娇嫩的花瓣成了一个讽刺,她缓缓伸出双手去触摸,却被透明的薄膜隔绝,任由再呼唤,也只能沉入黑暗渐渐被吞没,直到完全泯灭,堕落地狱……

眼角的泪划过天际,清脆的落地碎声同心一齐响起,那么简单的,那么的脆弱,那么的不堪一击……

她想哭,好想抱着阮阮哭,跟她说——阮阮,我失恋了!

可是阮阮为什么要杀她?

因为她也喜欢慕容莫问吗?

就算真的如此,她们俩也不过是难姐难妹,更应该抱头痛哭才是啊……

一个是此生挚爱,一个是救命姐妹,皆离她而去;这世间已没有值得她留恋的了,况且她本就不属于这里,不如就这样离开吧……

周璇轻轻闭上眼睛,欣然接受死亡的到来。

“周璇,谁允许你死了!你给本王醒过来!”

一个没好气的声音从远方传过来……

是谁?

“周璇,你欠本王的利息还没还,不准死!”

那声音越来越近……

一张邪气十足的脸突然出现在无边无际地黑暗之中,正怒气滔天地责备她。

原来是那个史上最坏脾气、最抠门、最阴晴不定的宇文辙啊……

*****

邑斋

负责照顾周璇的小萍再次昏倒在地。

“能救活吗?”

宇文辙放下手里的茶盏,淡淡地看向好友。

薛进画一边给周璇施针,一边双眉紧皱:

“救是能救活,只是这药材费好贵的……”

“一万两够吗?”

够!

当然够了!

薛进画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的力量?

薛进画饶有兴味地看向毫无血色的周璇,一抹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这些钱做药材费是够了,只不过你也知道的,救人很辛苦,我从不轻易出诊的……虽然她是你妻子,但不是我妻子,总不能让我义务劳动吧?”

薛进画非常无耻地向宇文辙要诊金,虽然一万两银子已经够他赚了,可是钱谁会嫌多啊!

而且他一向把揩油最为此生最大乐趣,而且对方是天下首席铁公鸡啊,此时不揩更待何时!

“再给你一万两做诊金。”

哇——

这么大方!

薛进画激动地差点欢呼了,他忍不住充满感激地看着周璇,心想如果这丫头多伤几次,自己是不是就可以轻轻松松发家致富了?

嘿嘿……

薛进画心情好,治疗热情也特别高,二话不说便动手脱周璇的衣服,却没想到手才刚刚伸出,却被另一只手牢牢桎梏住。

“你干嘛?”

宇文辙凶神恶煞地看他,一双漂亮的眸子里烈火熊熊燃烧,好似一个嗜血魔王,要活生生将他吞下一般。

普通大夫见到此情此景,通常都会规规矩矩地解释一番,当然,这世上还有一种人天生喜欢挑战极限,他们不怕死!

很显然,薛进画就是这种人。

他不但不解释,反而理直气壮地说:

“脱她衣服,你有意见吗?”

“你敢?”

寒冷的刀光从宇文辙的眼里迸出来,薛进画明显感受到握着他手腕的力道加大了,若不是自己及时使出内力相抗衡,只怕要被宇文辙整成残疾了。

薛进画调皮地冲着宇文辙眨眨眼,不怕死地说道:

“不是你花两万两请我脱她衣服的吗?”

“本王花钱是请你给她治病的,不是脱衣服的。”

宇文辙的声音夹冰带棍,咬牙切齿。

即便如此,薛进画依旧如沐春风,心情好得不得了。

“不脱怎么治啊?”

“太医没也脱她衣服。”

宇文辙怀疑薛进画是故意的,一般来说这种伤口可以由医女处理,他只要负责开药就行。

薛进画看着宇文一脸矫正,“噗嗤”一声笑出来:

“所以那群庸医治不好她啊!你到底放不放?不放算了,等下她死了可别怪我。”

看得出来薛进画并非开玩笑,宇文辙看着周璇惨白的脸毫无生机,眉心紧锁,似在思量着什么。

终于,他怏怏地放开她,可人却依然一动不动地站在薛进画身后盯着。

“大哥,能别看着我吗?这样会影响我发挥的。”

薛进画只觉得身后有两道杀人的眼光,似乎随时随地都准备冲上来取他性命。

回应他的是沉默。

宇文辙依旧纹丝不动地站着,用他那分分钟会冻死人的目光盯着他。

尤其是当他剪开周璇的衣服,胸前一览无遗,薛进画只觉得脖子一凉。

宇文辙居然拿剑抵着他的脖子!!!

那双黑白分明的双眸迸发着警告的寒光。

如果你敢不规矩,我就杀了你!

薛进画怒了:

“宇文辙!!你当我是什么了?禽--兽吗?”

“难道你不是吗?”

宇文辙的声音冷冷地传过来,带着浓浓的不信任。薛进画虽然不比常花花,常驻青--楼,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从某种角度来讲,他比常花花还不如,至少常江找的是青--楼女子,双方你情我愿;薛进画最大的爱好是调--戏良家妇女!

哎——

薛神医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

“宇文辙,就算我是禽--兽,我也不可能会对一个命悬一线的病人出手……你放心……”

“不放心。”

宇文辙不客气地说道。

“当——”

薛进画把手里的工具一割,怒道:

“老子不治了!你自己治去!”

他要罢工!

“不治可以。明天我把你在寒月楼、怡红院的账单送到东方教主手里,让她看看她的手下是如何醉生梦死的。”

宇文辙不紧不慢地说道,按照罗刹教教规,其教徒不得酗酒,更不能去青--楼!

“你们东方教主人这么好,应该会帮你把利息也一并付了吧?”

宇文辙似笑非笑地说道。

开玩笑!

要是让东方弄月那个女魔头知道,她还不逼他把所有发生过关系的青--楼女子全娶了!!!

到时候只怕他不用开医馆,直接组织大小老婆开个青--楼了!

使不得!使不得!

“别……别……我突然觉得被你用剑指着挺舒服的!有点压力反而能让我更加全神贯注地医治她……”

薛进画立马露出讨好的笑,非常迅速地将自己扔掉的工具拿起来,投入治疗。

因为周璇的伤口正好在某个非常敏感的地方,可宇文辙又不让他碰,所以薛进画既要完美地帮周璇处理伤口,又要保证不和她有人设肢体接触!

其过程,自然是非常苦逼……(省略一万字)

折腾了两个时辰,终于将伤口处理好,薛进画还没来得及放下手里的工具,便看到宇文辙以最快速度将周璇的伤口盖上。

“我说小辙辙,你既然这么在乎她,干嘛还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刺客刺伤,这不是没事找罪受吗?”

薛神医恢复了人生自由,一边擦汗,一边给自己倒了杯茶,不解地看着宇文辙。

自己的这个好友做事风格真是让人猜不透……

到底是他太笨了,还是宇文辙太奇怪?

“谁在乎她了?”

宇文辙小心翼翼地给周璇盖上被子,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走到桌边坐下来,那逛街的额头竟带着细细密密的汗。

“呵呵……”

薛进画给他一个敷衍的笑。

有个成语叫做口是心非,小辙辙,你还能再口是心非一点吗?

“本王让你

救她,不过是为了折磨她。”宇文辙眸光冰冷,“若她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哦。”

薛进画继续笑。

还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

解释等于掩饰。

“不跟你说了,我要先走了!累了一晚上,我要回去洗个澡!对了,记得让杨墨瞳把账单给我,我欠的钱从诊金里扣。”

薛进画伸了个懒腰,被这家伙折磨了这么久,真是身心俱疲!

不过好在还有两万两诊金可以拿,想到这里,薛进画心里平衡了一些,收拾收拾药箱,准备离开。

“那可能还不够扣。”

宇文辙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什……什么?”

薛进画五官扭曲地转过头去看宇文辙:

“如果我没记错了话,我只欠你一万两。”

“你欠我一万两,按照一个月一厘算,利息是一千两,按照利滚利的原则一年光利息就两万一千三百八十四两了,算上本金你一共欠我三万一千三百八十四两,低调诊金两万里,你还得给我一万一千三百八十四两。”

宇文辙一边品茶,一边慢条斯理地冲着薛进画笑。

薛进画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他怎么算的他完全没听懂。

“一个月一厘?宇文辙,高利贷都没你高!”

“薛兄此言差矣,这是我颁布的最新高利贷利率,以后谁到的我钱庄借贷,都是这个利率,欠债自然也是这个利率。”

薛进画抖了三抖,他差点忘了,这家伙就是放高利贷的!

“什么时候的事情?”

“两个月前就颁布了,四月初八之前还钱可算旧利率,之后全部按新的算。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每个钱庄都发文了。”

“……”

敢情他一晚上白忙活了!

他说宇文辙怎么突然这么大方了,原来……

哎——

薛进画发誓一定要以最快速度把钱给还了,要不然再这样下去他真担心自己会沦为宇文辙的包身工。

哎——

不洗澡了!

继续出诊!赚钱去!

他打算近期多接一些疑难杂症,争取早点还钱!

薛进画抱着药箱遁了,却听到宇文辙一脸无奈的声音从他身后飘过来:

“真没想到利率提高这么多还这么多人借贷,看来利率还是太低,以后得按天算呀!”

“……”

御风而行的某神医差点一脚踩空掉下来!

***

夜凉如水,春雨如丝,轻轻柔柔的,却打落一地的樱花。

夜,太静,静得连樱花落地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

男子坐在窗前,静静地凝视着床上那个昏迷的女子,双眸仿佛淬了毒一般,带着恨。

周璇,为什么?

多年前,母后尸骨未寒,父皇却一道诏令将另一个女子封为皇后,并且将她所出的儿子封为太子。

皇祖母怜惜他自幼丧母,将他带回身边收养,后来他染上了天花,皇祖母怕他会传染给二皇兄,毅然将他送到别院,扔给一个嬷嬷……

周璇,本王以为你会不一样,没想到你也和他们一样。

不,你比他们更加狠,你甚至想要取本王的性命!

周璇,你知道吗?

凡是伤害过本王的人,本王绝不轻饶!

一阵风吹来,宇文辙身上的衣袍随之疯狂地起舞。

崩雷从暗处走出来。

“主子,您要的东西。”

他将一叠东西递过来。

宇文辙接过来打开看,脸色却越来越难看,最后,握着纸的双手不断地颤抖。

他终于明白为何收集周家陷害母后的证据这么难了,后面有人在阻挠,而这个人竟然不是周傲华,而是他的父皇……

呵呵……

真是好讽刺!

宇文辙狠狠地将手里的东西揉成一团,握紧双全,关节在空气中“咯咯”打颤。

“继续查。”

宇文辙冷冷地说道。

“是。”

崩雷领命,再次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之中。

宇文辙不再说话,他紧紧抿着唇,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周璇,眼中带着居然。

周璇,你们周家费尽心思害死母后,在将你们连根拔起之前,本王是不是应该先收回一点利息呢?

所以你快点好起来吧!

本王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到时候,你、你们周家欠我的,我一定加倍讨回来!

宇文辙静静地站着,幽冷的目光中带上了血光,好似一个嗜血的血族。

“笃笃笃——笃笃笃——”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这个时候怎么会突然有人过来?

此事定有蹊跷。

“齐王殿下,别走,我知道你在里面。”

这声音千回百转,比出谷的黄鹂还要动听,就像炎炎夏日甘冽的清泉。

竟然是南越国公主赫连雨涵。

“咿呀——”

门,打开。

赫连雨涵果然站在门口。

她身穿一袭大红滚边拽地长裙,一抹纯白绣着红梅的锦缎兜衣,里面傲人的风景若隐若现,外披一件红色薄纱的袍子。

乌黑的长发高高挽起,光洁漂亮的额前描着一朵娇艳无比的牡丹,眼若临水秋波,盈盈一笑,眸光流转间,媚态毕生,勾魂夺魄。

这样的深夜,见到如此绝色,即便对方是会夺命的女鬼,怕也有无数男人会前仆后继吧!

“公主深夜来访所谓何事?”

宇文辙的声音淡淡的,目光也淡淡的,他甚至挡在门口,没有让她进屋的意思。

“夜深雨寒,我一个娇弱的女子,齐王殿下竟忍心让我淋雨。”

赫连雨涵轻轻抱怨,咬着唇,狐媚之态竟堪比祸国之妲己。

“公主既然知道夜已深,也应该知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着实不适合。”

他温文尔雅地拒绝他,说话的声音好听得让人沉醉。

“本公主都不在乎,王爷又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说话间,她的双手勾住他的脖子,整个人仿佛婀娜的水草,缠住宇文辙,轻轻地在他耳畔吐气。

“公主请自重。”

宇文辙毫不客气地将她推开。

赫连雨涵也不生气,她眯起那双勾魂夺魄的眸子,冲他笑得风情万种:

“坐怀不乱!宇文辙,你是柳下惠转世吗?”

“公主若没其他事还是早点回去歇息吧,这里可不是南越国。”

他的声音带着疏离和警告。

赫连雨涵却“噗嗤”一声笑出来:

“宇文辙,夜闯深宫禁地可是大罪,你今天若不从了本公主,本公主就去告发你。”

“公主是在威胁本王吗?”宇文辙突然勾起一抹笑。

“王爷可以这么理解。可本公主觉得自己是在倒贴……”赫连雨涵风情万种地理了理自己身上那薄得可怜的外衣,娇嗔道,“好冷……齐王殿下是不是应该抱抱我?”

她双手环胸,瑟瑟发抖,雪白的贝齿紧紧咬着唇,那样子楚楚可怜,又魅惑十足。

宇文辙勾唇一笑:

“冷就多穿一点。至于公主要去告发,那就去吧,本王从来不吃威胁这一套。”

言罢,他竟毫不犹豫地关上了门。

***

乐乐:放心,女主是死不了的!

她要是死了,乐乐还怎么写下去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