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八十六章 死

“十、九、八、七、六……”

周璇在宇文辙的注视下艰难地数道,每数一下都觉得呼吸困难。

宇文辙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外表柔顺的女子对着自己吐出一个个冰冷的数字,那张俊颜紧绷着,脖颈处的血涓涓不断。

其实,伤口不是很痛,可胸口却好像扎进了一把刀。

宇文辙转过头去,看向那个让周璇不惜与自己刀剑相对的林阮跖。

一阵风,从窗外鱼贯而入,吹得林阮乱发飞舞,被头发掩盖住的那张脸上透露着恨意。

天空不知何时又飘起了雨,窗外的灯笼在风雨中摇摇晃晃拗。

“解开她的穴道,放她走。”

宇文辙的声音透过风雨传过来,加冰带棍一般地寒冷。

崩雷犹豫地看向宇文辙,好不容易抓到的凶手就这么放走,岂不前功尽弃?

就算公子不愿暴露武功,以自己的功夫也足矣从周璇手下将他救出来……

这是为何?

崩雷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的疑惑,却没得到回应。

“怎么?崩雷不同意吗?”

宇文辙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手下,磁性十足的声音带着邪佞。

被人用剑指着,他居然还能用这种调侃的语气说话!

屋内的氛围更加紧绷了,周璇屏住呼吸,心脏仿佛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一般,右手下意识地握紧,指甲深深嵌入掌心。

宇文辙是个难以琢磨的人,她怕他改变主意……

如果他真的改变主意不愿放了阮阮,那该怎么办?

她也不可能真的动手杀他……

周璇漂亮的小脸蛋惨白一片。

因为紧张,她光洁的额头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

因为紧张,她的嘴唇甚至开始泛白。

真没想到还有事情让一向安之若素的她紧张成这样!

有意思,实在有意思。

有一句话叫什么?

你越在乎的人越容易使你受伤。

周璇,本王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一厢情愿、作茧自缚。

一抹不怀好意地笑自宇文辙唇边荡漾开来,他朝崩雷使了个眼色。

“放。”

窗外雨声沙沙,四周静谧,更衬得他声音清晰。

崩雷按照他的指示解开了林阮的穴道,见林阮恢复了自由。

周璇松了一口气,可是她却没有放松警惕,手里的匕首依然不偏不倚地指着宇文辙的脖子。

“本王都听你的话放了她了,王妃为何还不把你的匕首收起来?莫非还要本王派人护送她离开不成?”

宇文辙冰冷的声音钻进周璇的耳里,仿佛冲进她的骨头,硬生生地割锯着,冷得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她不敢回答他的话,甚至不敢太看他眼睛,只觉得身边有无数利剑朝自己飞过来。

“阮阮,你快走。”

她艰难地对着林阮说道,她承受能力已经临近临界点了,快撑不下去了。

“我走了,你怎么办?”

林阮雪白的柔荑紧紧握着手里的剑,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写着担忧。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周璇的心砰然跳动,这一次不是因为紧张,是因为激动。

阮阮果然还是那个重情重义的阮阮。

她还是关心自己的!

真好……

“阮阮,你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

一阵暖意自周璇心头划过,让她的笑容不再惨白。

“璇璇……”

可是林阮没有走,她迈着优雅的碎步,一步一步朝着周璇走来,摇曳的烛火在墙壁上投下她单薄的剪影,那么地动人。

尤其是那熟悉的的笑,周璇忍不住想起多年前,那个穿着红衣的女孩,也这么冲着自己笑,好暖、好暖,好似人间四月的太阳。

如果不是因为她们还在皇宫,危机四伏,她正想冲过去,好好地抱一抱这个久违的好友。

可是她不能!

房间里还有一个随时都可能改变主意要取阮阮性命的宇文辙!

“阮阮,你快走!不用管我……”

周璇这句话发自内心,却没想到话没说完,原本对着她笑的林阮突然凌空而起,手里的长剑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快如闪电。

一时之间,屋内杀气腾腾。

“去死吧!”

林阮暴戾地低吼一声,剑便不偏不倚地朝着周璇的心脏刺过去。

崩雷看向宇文辙,宇文辙一脸悠然地看着,很显然他早就聊到这一点,并且做好了冷艳看戏、袖手旁观的态度。

被自己在乎的人用剑指着——周璇,这一刻,你是不是也很痛心?

这一刻,周璇不敢

置信地看着自己昔日的好友:

为什么?

为什么?

眼角的余光不经意地触到宇文辙满是嘲讽的笑,她才知道原来他早已看透……

可是她依然不明白……

“阮阮,为什么……”

问题最终也没出口,只感受到一阵剧烈地疼痛,人便站不住了,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轰然倒下。

“当——”

原本握在她手里的匕首落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地面那么冰冷,冻得她每个骨头都发疼,心脏像是被硬生生地刺破。

痛……

大脑开始变得空白,意识渐渐远去。

隐隐约约之中,她看到林阮冰冷的脸露出一抹冷笑:

“周璇,你该死!”

她看到宇文辙从衣袖里拿出一块帕子,优雅地擦去他脖颈上的血迹。

“王妃,本王如果心情好,明年清明节会给你多烧点纸的。”

*****

四周一片黑暗

这里是哪里?

周璇努力地睁开眼睛,可入目的还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什么也看不到。

疼痛自胸口传来,透过神经末梢传遍全身,痛得头皮发麻。

他……已经死了吗?

可是死了不是应该没知觉吗?

为什么还会这么痛?

“她怎么样?不是穿着软猬甲吗?怎么还会被伤成这样?”

太后焦急地皱着眉头。

“回太后娘娘,王妃虽穿着软猬甲,但那刺客的剑乃玄铁所致,而且又正对着心脏……”

太医不断地摇头。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太后忧心忡忡地看了周璇一眼。

周璇惨白的小脸已经没有一丝血色,唇色已透露着乌紫,好似风中残烛,随时都要熄灭一般。

“臣尽力而为。”

太医虽没有直接摇头,其中意思却已明显。

太后叹了一口气——可惜了一个乖巧的丫头。

这时候,李元宝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怎么了?喘成这样?”

太后皱了皱眉,板起脸。

“回……回……回太后娘娘……刺客抓到了……”李元宝说道。

“抓到了?”

“恩……刚才二皇子率人在神武门抓到的,真没想到这么多天,这刺客一直都躲在皇宫里,真是胆大包天!若非这次刺伤了齐王妃,咱们还真想不到呢!”

李元宝用太监独特的声音激动地说道。

“老二这次总算立功了。”

太后露出欣慰的笑,刚才因为周璇命悬一线的担忧一扫而空。

在她眼里,有什么东西比宇文源这个一向不长进的孙子变得懂事而更加欣慰的呢?

“刺客现在人呢?”

“人已经押到刑部了,皇上下旨由二皇子全权负责调查此事。”李元宝狗腿地说道,“你看老祖宗……咱们的二皇子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呀!”

太后略带皱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再看向周璇时已没了先前的压抑,只是淡淡道:

“对了,此事先别让辙儿知道,他那么爱璇丫头,哀家怕他过度伤心,身子撑不住。”

“是。”

太后又简单地吩咐了两句便带人离去了。

在她老人家眼里周璇终究也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外人,即便她也曾因为周璇的乖巧、贴心而喜欢过这丫头,但也仅限于此,对于一个踏着无数骸骨才爬到如今地位的老人来说,周璇的生命贱得如同地上的蝼蚁。

不过她是一个有用的蝼蚁,至少她为她的宝贝孙子立功提供了契机,也算是大功一件。

所以,在临走前,太后还是又一遍交代太医好好医治周璇。

***

乐乐:谢谢奥特曼的花花和红包。

各位同学,咱们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