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八十四章 刺客

福清客栈位于城东,是一家集住宿与餐饮一体的客栈。因为价廉物美,没到饭店,这里总是人满为患。

周璇他们一行人过来的时候,已经没位置了,云玉湖见状立马愉快的议题:

“我们还是去万松酒楼吧,万松酒楼多好,虽然价格高、分量少,但咱们吃的是档次,你说对不对,辙哥哥……”

她非常讨好地对着宇文辙眨眼睛,如同一直乖巧的小白兔,哪怕再铁石心肠的人怕是也要被融化拗。

宇文辙看了她一眼,道:

“恩,那边有位置了。”

他手一指,靠窗的地方果然有一个位置,云玉湖的心情顿时跌倒了谷底,整个人的蔫了。

“想将功补过的话,去把那位置抢过来。跖”

宇文辙淡淡说道,果然,此时已有几个人朝着这个位置走过去。

云玉湖听到这句话,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一般,瞬间复活,火速朝那张桌子奔去,快得如同脱弦之箭,抢在那群人之前坐了下来。

“哦也!”

她得意地坐在椅子上,对着宇文辙露出胜利的眼神,一副等待被夸奖的样子。

“喂——哪里冒出的野丫头,这位置是我们先看到的!”

这时走出一个黄衫女子,对着云玉湖喝道。

“你说你先看到的就你先看到的啊!我还说我先看到的呢!”

“你……”

那人气得牙痒痒。

“我怎么啦?姑娘我先到的,有本事你到的比我早啊?”她懒得跟她说话,冲着周璇招手,“周姐姐,这里!”

熟料这时候,一把长剑突然横在桌子上。

“走,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

黄衫女子旁边的紫衣女子冷冷地说道,云玉湖在才开始打量眼前这三个人。她们身上的料子都是上乘的,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武器,看来她们是出来历练的江湖人士。

云玉湖打量了两眼之后,直接无视他们横在桌子上的剑,这时候,周璇他们宇文辙他们已行至她身边,于是,她热情地站起来,拉住周璇的手:

“周姐姐,坐!”

黄衣女子先是一愣,随即眉头紧锁:

“是你?!”

周璇自然也认出了她——白云山庄的三千金,黄莲蓉,昔日曾机缘巧合见过一次,周璇倒是没想到她还记得自己。

不过,这已不重要,她已打定主意要与过去告别,这些人,她并不想认。

“不好意思,我不认得姑娘,姑娘是不是认错人了?”

周璇摇摇头,走过去,和云玉湖一起坐了下来。

“是不认得还是没脸认啊!”

黄莲蓉见周璇不搭理自己,怒气更甚:

“也是!你做出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怕我将它抖出来,自然不敢认我。”

她说完以后低头看向周璇,等待着她发怒并且来质问自己,可出乎她的意料,周璇不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悠然地开始点菜了,将她无视得彻底。

如果你们以为周璇没有发怒,黄莲蓉的戏就演不下去,那你就低估她了。黄莲蓉还有一帮配合默契的队友。

周璇说话,她们帮着问:

“蓉蓉,她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啊?竟然不敢认你?不会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吧?”

黄莲蓉高傲地仰起头,道:

“她就算想对不起我,也没那个本事啊!她对不起的是她的好朋友,林阮。”

“林阮?你说的是慕容公子原先的那个侍女?”

“可不是嘛!就是因为她,阮阮才会离开慕容世家……”

“你说什么?”

周璇水杯里的水溅出了大半杯,落到桌子上,冒着腾腾热气。

怎么可能?

阮阮是因为她才离开慕容世家的?

为什么慕容莫问没跟她提过?

“装得还挺像的嘛!”黄莲蓉嘲讽地看向周璇,“好一朵温柔可人、无辜清纯的白莲花!”

“喂——你胡说什么呀!”

云玉湖看不下去了,她实在不明白周姐姐怎么可以忍得了!要是有人这样对自己冷嘲热讽,她早就把他们丢出去喂狗了!

“我胡说什么?”

黄莲蓉冷一冷一笑,不留情伸手指向周璇,道:

“这个问题你得问你的周姐姐。林阮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可她呢?恩将仇报,明治阮阮那么喜欢慕容公子,她居然横刀夺爱……呵呵……林阮是伤心欲绝才离开慕容世家的……她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离开了慕容公子,无依无靠,结果可想而知……”

“我周姐姐才不是这样的人呢!你在胡说,小心我不客气!”

云玉湖怒火冲天,拍案而起!

虽然她和周璇认识才一天,但是她相

信周姐姐绝不是这样的人!

黄莲蓉见周璇脸色惨白如纸,心情大好,颇有一种报复的快意:

“我有没有胡说,问你的周姐姐就知道了!”

“滚。”

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只有一个字,却如同有无数把锋利的冰刀飞过来不,黄莲蓉突然觉得有股寒意从脊梁后面升起。

好强的压迫感!

这个男人是谁?

有些人,天生喜欢挑战极限,哪怕明知道前方是刀山火海,却依然无所顾忌地撞过去。

“呦~~~这是你找的新姘头吗?居然还带着面具,不会是长得太丑了没脸见人吧?也是,你不过是莫容公子穿过的破鞋,也不会有好人家看上你……”

“咻——”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觉得好似有一阵风从她脸边擦过,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肃杀的气息,那一刻,她以为自己会死于非命,然而她却没死!

不但没死,还安然无恙。

黄莲蓉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些得意:

有什么了不起的嘛!果然是纸老虎而已,都不敢那她怎么样。

于是看向周璇和宇文辙的眼神更是充满了鄙夷。

“喂——你看那姑娘……”

“啧啧……”

突然,现场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好似没有个人都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她,黄莲蓉秀美皱起,不解地用眼神询问自己的同伴。

她那两个同伴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伸手指了指头发。

黄莲蓉不解地伸手摸自己的头发,熟料却落了空。

她最引以为傲的及腰长发竟然从后颈的位置被削断,如今连肩都不到。

更加可悲的是,她根本就没看到有谁出过手!

难道是他?

黄莲蓉愤怒地看向宇文辙,却见宇文辙淡淡耸了耸肩: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古人有云:头可断,发不可断。刚才是谁削了这位姑娘的头发?”

“是属下所谓,属下听不得别人对爷和周姑娘不敬,冲动为之,请爷责罚。”

崩雷站出来,道。

“说的好。”

宇文辙懒洋洋地看了崩雷一眼,掏出十万两银票递给崩雷。

黄莲蓉没想到剧情会发生这么大的反转,气得迅速拔剑,狠狠朝宇文辙刺过去,然而有崩雷这样的高手在,她又怎么可能得手呢?

在她的剑刺出去之前,便有一把剑先抵住了她的喉咙。

可众人没想到拿着剑柄的并非崩雷,而是周璇,她淡淡地看了黄莲蓉一眼,道:

“黄姑娘,你我虽无冤无仇,但是你若对我夫君不敬,休怪我不客气!”

黄莲蓉的气息明显弱了下去,但是却依然带着跋扈:

“不敢?”

“我为什么不敢?”

柳眉一挑,周璇的剑往前一刺,黄莲蓉吓得连连后退数步,直到被墙壁挡住退路、退无可退。

“黄姑娘,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用白莲花这么美好的词来形容我!可惜,让你失望了,我不是。”

周璇手里的剑泛着寒光,可她的眼里却依然暖意浓浓的,声音温柔依旧:

“我不杀人不是因为我善良,而是我武功不好,我怕失手!不过,对付你却是绰绰有余的。当然,我不会马上杀你,杀你之前,我必须让你明白两件事。第一,阮阮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一直谨记在心,不敢忘记。第二,虽然我不知道阮阮为何离开慕容世家,但绝对不会是因为我横刀夺爱,跟她抢慕容公子。”

或许,她真的曾经很喜欢慕容莫问,可那也是在阮阮离开慕容世家之后的事情了,在阮阮离开慕容世家之前,她根本连和慕容莫问单独相处都未曾有过,更别提爱上他,然后横刀夺爱了……

正如周璇所言,她不是善良的白莲花,绝对不会因为别人的两句责怪就把自己没做过的事情往身上揽,然后伤心欲绝、自责到死……

她的大脑是用来分析事物的,而不是用来玛丽苏的。

“现在……林阮不在,自然是你说什么就是说什么了……哼——我才不相信你呢!”

黄莲蓉偏着脑袋,冷哼。

“你信不信不重要,我不在乎我不在乎的人怎么误会我,这话本就不是说给你听的。”

周璇淡淡一笑,转过身,目光落到宇文辙身上。

她不想让他误会自己是一个会抢朋友所爱的人。

不知为何,宇文辙却在她看过来的时候,突然把脸转了过去,看向窗外繁忙的街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时之间,突然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沉默当中,周璇和宇文辙两个人之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一般。

黄莲蓉见状连忙趁机开溜,周璇也没追。

事实上,以自己三脚猫的功夫

,如果打起来还真的未必能打得过黄莲蓉,刚才不过是假装强势吓吓她而已……

她知道若没人出来解释,哪怕宇文辙依然向着她,可心里八成还是会对她多少还是有误会,所以她必须出来解释……

午饭吃得很心塞,尽管云玉湖依然热情满怀地逗大家开心,可气氛却异常压抑。

从黄莲蓉走后,宇文辙便再没有讲过一句话。

大抵大家都被宇文辙的低气压给威慑了,原本行至满满,不逛到地老天荒的云玉湖竟然主动提出结束逛街,回家休息。

周璇回答皇宫的时候正是午时,她被易容成一个小宫女,跟着宇文辙一起进宫看王妃,等到了房间之后,再换回来,由原来易容成她的那个人易容成小宫女跟宇文辙去。

中午的阳光有些刺眼,周璇站在看着宇文辙轻轻推开门,走出去,樱花在他身侧下起了一场雨,一缕金灿灿的阳光斜射过来,让他整个人模糊得若隐若现,好似下凡的仙人,随时都会羽化登仙而去一般。

“宇文辙!”

一个清丽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通过空气传入过来,好似一曲动听的音乐。

原本行走的男子停下来,站在漫天飞舞的落英之中,好似在等待她的下一句话。

仅仅一个背影,竟也可以如此风华绝代。

周璇的嘴巴动了动,很多话到了嘴边,可不知为何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或许,她本就不该开口喊住他。

宇文辙等了一会儿,见她没说话,便又迈开步伐,往前走。

周璇着门框,静静地看着春风中那个长发飘然的白衣男子渐渐消失在视线的尽头。

昨日折腾一宿,周璇觉得头有些痛,便靠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过去,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一阵风吹来,拍打着窗户,卷起桌上的宣纸,上面是周璇为太后抄的《金刚经》,她连忙起来去捡,却被风吹得脑袋疼。

这天气……莫非是要降温了吗?

突然,有类似布料划过空气发出“沙沙”声,周璇还来不及转头,脖子便被一个冰冷的金属抵住。

“你给我安静!否则休怪我无情!”

那人威胁道,说罢,握着的剑的手一紧。

周璇识相地闭上嘴。

“嘟嘟——嘟嘟嘟——”

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敲门的人显得很急,这声音竟然来自镇国将军之口。

这样阵仗,很显然,她身后这个人便是那日百花宴上的刺客了!

周璇指了指床底下,示意她躲进去。

那人蒙着面,疲惫的眼中透露着警惕:

她显然是在担心自己是在骗她躲进床底下之后,再肆机告发她。

“你若不放开我,他们也一样会闯进来,你还逃得掉吗?还不如信我一会。”周璇没有转过头,只是淡淡地说,“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抓住我做人质,那群御林军就会有所顾忌吧?那你就错了,我本来就是他们的怀疑对象……我们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牺牲我。”

那人犹豫了一下,觉得有些不敢置信。

眼前这个女子没有慌张、没有害怕、神态悠然、呼吸平稳,甚至还带着浅浅地笑意,若不是从她的气息透露了她的没什么内力,她都以为她是个绝世高手了。

那人什么也没做,似乎是在权衡,周璇看得出她已动摇了,她知道现在自己什么都不用说,只需静静等待。

“砰砰砰——砰砰砰——”

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终于,那人收回了手中的剑,钻进床底下。

周璇并不急着开门,她将身上的外衣解开,半穿不穿,然后顶着蓬松的乱发,揉着惺忪的睡眼,打开门。

“将军怎么了?不会是有刺客吧?”

周璇慌慌张张地叫道。

镇国将军见她睡眼迷蒙、头发凌乱、衣冠不整,便知道她是刚从床上爬起来,连忙把头转过去。

非礼勿视,更何况对方还是王妃……

“将军?真的有刺客吗?”

周璇的声音更加慌乱了,看起来像是被这阵仗吓到了。

“只是例行检查而已。”

镇国将军道,说话间迅速目光在屋内扫了一眼,见并没什么异样,便道:

“冒犯王妃了,末将告辞。”

言罢,他便带人浩浩荡荡地走了。

周璇见状松了一口气,关上门。

“他们走了。”

她来到床边,小声地说道。

黑衣人从床底下钻了出来,正欲离开,不期然与周璇四目,她显然愣了一下。

“是你?”

说话间,那把剑便以电光石火之素朝着周璇刺去,正对着她的胸口。

周璇只觉得一股逼人的捡起迎面而来,来不及躲闪,剑已经已没入

她的衣服,以这速度应该很快就会刺破她的心脏……

可是……为什么?

阮阮,你怎么会要我的命呢?

记忆的匣子被掀开,那许久未打开的记忆便汹涌而来,如同惊涛骇浪一般。

十一前年的冬天,她五岁。

“给我往死里打!打死这个贱人!看她还敢不敢勾--引沐哥哥……”周夏音跋扈地只会手下。

“五小姐,她晕过去了。”

“这么不中用,才打几下就晕过去了!”周夏音不屑地用腿踹了踹她,“丢出去喂狗。”

“五小姐,这样不好吧?万一老爷回来追究起来……”下人为难地说道。

“怕什么?不过是一个卑微的庶女,她的存在是我们周家的耻辱,爹不会在意呢!去去去——快丢出去……省得脏了本小姐眼!”周夏音双手叉腰。

那天特别冷,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似柳絮,似棉花,似鹅毛从天空飘落,纷纷扬扬。

她刚刚穿越过来不久,还来不及适应环境,就被周夏音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打得只剩下半条命。

在这荒芜的野外,除了野兽饥饿的咆哮以外,什么都没有。

好冷!

好痛!

她要死了吗?

隐隐之中,她仿佛看到了野狼绿幽幽的眼睛。

没想到穿越千年,最终还是逃不过一死!

她绝望地闭上眼睛,等待着这群野狼将自己撕碎。

“公子,救救她好不好?”

一个甜甜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说话的是一个和她六七岁的女孩,稚气未脱。她的身边站着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一脸冷漠。

“公子,你不出手,她会死的。”

女孩几乎要哭出来了,可那少年依旧不动于衷。

“公子,算阮阮求你好不好?阮阮给你磕头!”

女孩突然跪了下来。

阮阮……真是个善良的丫头……

周璇虽不寄希望那个冷漠的少年会出手相救,却默默记下这个名字,没想到临死前还会见到这么善良的姑娘,若死后真有神灵,自己一定要好好保佑她……

****

乐乐:酱酱酱~~~相信以大家多年的看文经验已经猜得出这位少年是谁了吧!对手指……

考虑到袖姐总是很抽风,预发布很不好用,乐乐又要上班没法熬夜,所以从明天起更新时间改到早上九点到十点之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