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八十三章 黑店

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女挑战有着赌神之称的欧阳赢,甚至还提出打平就认输的豪言壮语,这在众人眼里不过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者无畏。

欧阳赢更是觉得不可思议,他混迹江湖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这么狂妄的与人,所以他忍不住怀疑。

“小美人,你是不是看上我了,所以才出来故意跟我赌,故意输给我,借机成为我的女人?”

他不可以地将周璇调戏了一番,众人见状无不大小附和。

云玉湖看不下去,想冲出去跟欧阳赢干一架,却被常江拉住,他指了指气定神闲的宇文辙——人家丈夫都不急,你急什么拗。

同样不急的还有周璇,她并没有因为欧阳赢的调戏而露出一丝羞赧或者恼怒,依旧浅笑冉冉,风轻云淡。

“欧阳公子嘴皮子功夫很厉害,不知赌技是否一样精彩?跖”

她偏着头,饶有兴味地看他,不换不满地说完。

可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竟反客为主,将主动权掌握在了自己手里。

欧阳赢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质疑过,尤其是对方还是一个女人。

“要怎么比你说。”

欧阳赢狂傲地看向周璇。

“怎么比不重要,反正我肯定会赢。重要的是咱们要先把赌注说清楚。”

周璇丝毫没被欧阳赢桀骜的压迫性气场影响,她依旧那样从容了优雅。

“赌注?不是已经说好了吗?我赢了你做我的小老婆,你要是赢了,银钩赌坊归你。”

“我一个妇道人家要银钩赌坊做什么?”周璇摇摇头。

“那你要什么?”

欧阳赢问道,心想这女人八成是傻子,不知道多少人觊觎银钩赌坊都不知道。

“如果我赢了,我要你给我下跪斟茶倒水,恭恭敬敬叫我一声师父,从此拜我为师。”

周璇盈盈浅笑,这个男人居然未经她同意就像把她当赌注用,他把她当什么了?

周璇最看不惯这种不把女人当人的嫁祸了,虽然宇文辙没答应他,但是这仇她是记下了。

“没问题。”

欧阳赢应得爽快,他根本不会去在意自己的赌注是什么,因为他根本不会输。

“摇骰子,比大,一局定胜负,如何?”

欧阳赢道,目光不屑地看向周璇,笑道。

“好。”

周璇并没有因为他浓浓的不屑而不悦,她相信很快,他便会笑不出来了。

可围观的人却不怎么认为,他们实在想不通这姑娘哪来自信。

这时候,侍从送来一个骰盅,以及六颗骰子,欧阳赢拿起骰盅,轻摇两下,只听到骰子撞击骰盅发出“咔咔咔咔”的声音,然后,他足下一点,只看到华丽的衣袂飘起,他整个人便凌空而起,在赌场的上空旋转,与此同时右手飞快地不断摇动,速度快得让人看不清他手里的动作,唯有“咔咔咔咔”的声音在赌场上空来来回回想动。

好厉害的武功!

难怪鬼面郎君萧恨天、银钩杀手华冲、索命金刀周达光会愿意追随他!

云玉湖皱起眉头:

这个欧阳赢到底什么来历?

他的武功恐怕不在辙哥哥和她哥之下!

大约过了半刻钟,欧阳赢从天而降,仿佛天神一般俯视着早已惊得说不出话来的众人。

“小美人,你输定了。”

狂妄一笑,他打开骰盅的盖子。

众人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

竟然是六个六!

“小美人,快到大爷怀里来!”

欧阳赢得意地打开双臂,看着周璇。

欧阳赢实在是太厉害了!

这下不用比就知道结果了!

众人神情复杂地看向周璇,有同情的,也有嘲笑的。

可周璇并没有因为欧阳赢摇出六个六而慌张,她嘴角微微一扬,一抹淡淡的笑容从她好看的嘴角荡漾开来。

“欧阳公子别急,结果要等我摇完才知道。”

“这还用摇吗?哈哈哈哈哈哈……六个六啊!且不说你又没有本事摇出六个六,即便就算摇出了,也只能算个平手,而打平便是我赢,这可是你说的。”

欧阳赢双手环胸,上前一步,低头看向周璇,眼中带着浓浓的嘲讽:

“小美人,你该不会连六是最大的都不知道吧?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众人便跟着附和,一时之间赌坊之内的笑声此起彼伏,此消彼长,连绵不断。

“辙哥哥,怎么办?周姐姐不会真的不知道吧?”云玉湖急得眼睛眉毛都皱到一起了,“要不咱们跑路吧?虽然这样做有些不道义,但是也不能真把周姐姐留在这里给那个欧阳狂妄做小老婆啊?辙哥哥,就算你舍得,我也

舍不得啊……”

云玉湖纠结无比,可偏偏宇文辙还是那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眼中甚至还带着期待。

对,没错,就是期待,除了期待还有好奇。

因为他相信周璇绝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情,只是他好奇,欧阳赢都已经六个六了,她还有什么办法能赢过他呢?

此时此刻,周璇优雅地站在人们眼神的落焦处,一身素色衣衫,一头如墨长发随意的绾了个髻,竟连任何头饰都没有,脸上也未施脂粉,基本就是一张素颜。她站那里,基本便消失在人群之中了,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可是当你真的盯着她看的时候,你才会发现其实美丽淡雅得令人难以转移视线——眼若繁星璀璨,嘴若樱桃娇艳,肤若凝脂白皙,指若青葱稚嫩……

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那么的优雅。

周璇在众人的注视下悠然自若地拿起骰盅,轻轻地摇,和欧阳赢的花哨相比,她摇骰子的动作显得稀松平常,就像个小孩拿了大人的东西,当做玩具一般。

众人也不意外——女人怎么可能玩得好骰子,不过是装装样子而已。

不像欧阳赢那样大张旗鼓,周璇只摇了三下,便把骰盅放到了桌子上。

“好了?”

欧阳赢英气十足的剑眉高高一扬,露出一贯的狂妄与不屑:

“小美人,你这就这么像投入我怀抱吗?连比都不比就直接放弃了?”

“谁说我放弃了?”周璇好笑地看向欧阳赢,“我是已经摇好了。”

言罢,她便开骰子。

原本嘈杂的现场顿时安静了,鸦雀无声,静得仿佛可以清清楚楚地听到人们的呼吸声。

原本带着嘲讽、同情、不屑的表情看周璇的众人,此时也收起了原先的表情,并且不约而同地以同一个表情看向周璇:震惊!

是的,震惊!

谁也没想到他们认为可能连骰子有几个面的女娃,竟然轻轻松松地摇出了六个六。

没错!

也是六个六,和欧阳赢一样。

所以众人再看向周璇时,表情带上了钦佩,她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姑娘竟然可以和大名鼎鼎的赌神打平!

然而钦佩的同时也带上了一丝惋惜:

可惜即便打平了,按照规矩,也只能算她输!

宇文辙目光落到周璇摇出的骰子上,顿时明了:

原来如此。

“啪啪啪啪啪——”

传来一阵掌声,鼓掌的竟然是欧阳赢。

“没想到你还真有两下子。”

欧阳赢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带着惊讶,不过表情虽一如既往地狂妄,却已没了刚才的不屑。

今天之前,一向轻狂的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赌技和自己不分伯仲,更没想到对方还是个女人。

所以,即便是有约在先,他还是不该先前的态度,道:

“虽然你我有约在先,若是打平算我赢!但现在,我若真算自己赢了,只怕在场的各位也会看不下去,觉得我欧阳赢得不光彩!所以,我允许你跟我算打平!你可以带着你那个没用小白脸丈夫走人了。”

说完,欧阳赢自认为很有风度的甩了甩那头飘逸的深紫色长发,冲手下一挥手,他们自觉地往两边一靠,给周璇他们让出了一条路。

然而,周璇并没有像欧阳赢想得那样感恩戴德地离开,她依旧站在他身侧,带着清雅的浅笑。

“欧阳公子此言差矣。”她淡淡道,“首先,我丈夫不是没用的小白脸;其次,这场赌博不是平手,是我赢。”

“你赢?”欧阳赢怪叫道,“明明都是六个六,怎么可能是赢!小美人,你别给脸不要脸,小心大爷我一不高兴真把你留下做小老婆了!”

他一边说,一边向周璇伸出魔爪,吓唬道。

周璇头一偏,轻轻躲过:

“你是六个六没错,可我是七个六。”

“扯犊子!总共才六个骰子,怎么可能有七个六……”

欧阳赢的目光落到骰子上面,突然脸色一边。

她摇出了六个六没错,但与此同时那六颗骰子又整整齐齐地排列成六的形状,可不就是七个六!!!

这一刻,原本安静的赌场突然沸腾了起来。

天呐!

这姑娘实在是太厉害了!

别看她长得斯斯文文的,不仅摇骰子的技术好,竟还有这样的玲珑心!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周璇悄然将这些人的反应纳入眼底,转头,一眼在众人当中到了宇文辙,冲他会心一笑。

那一笑,如同一阵暖暖的春风吹过来,再次吹皱原本平静的心湖。即便身为女人云玉湖都觉得自己要心猿意马了……

周姐姐真是太美了!

而此时此刻,欧阳赢的表情就更精彩了,

他好像硬生生被人打了几时拳一般,脸色难看到了几点,甚至还有点难以置信的癫狂……

怎……怎么可能?

他可是赌神啊!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能赢过他!

周璇见他这样子,便说道:

“欧阳公子如果觉得没法接受的话,我不介意再跟你比一次。”

“不用了。”

欧阳赢摇手制止,这一次他对周璇的态度明显有所转变,一改刚才狂妄的态度,道:

“姑娘赌技高超,心如比干,在下愿赌服输。不知姑娘尊姓大名?”

周璇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万万不能对他透露真名的,所以脱口而出:

“周子佩。”

可当这个名字出口之后,她的心却漏了一拍。

周子佩,好久好久没用这个名字了……

这是慕容莫问给她起的名字,他给她起名子佩,却又唤她青青。

于是,她不由自主地联想到《诗经》里古老的诗句“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她以为自己已经忘了,没想到竟还记得这么清楚……

“周姐姐,你好厉害!”

云玉湖兴奋地扑过来,一把抱住周璇,崇拜的笑堆满了整整一张脸,然后她转过身,双手叉腰,颐指气使地指着欧阳赢,道:

“喂——姓欧阳的,你以后得改名叫欧阳输了!哈哈哈哈哈……愿赌服输,你还不跪下来给我周姐姐斟茶,乖乖叫一声师父?”

“你叫什么叫啊!我欧阳赢一向言出必行!来人——备茶……”

欧阳赢豪爽地对手下吩咐道。

“算你识相!”云玉湖道。

周璇刚才对欧阳赢下那个赌注多多少少也有些意气用事,如今见他如此配合,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我担不起,你给我端杯茶水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欧阳赢一愣,没想到周璇会这么宽容,其实他刚才之所以让下人备茶只不过是为了拖延时机,趁机开溜,让他给归来来拜一个女人为师,开玩笑!

他必须宁死不屈!

可是,她这么宽容反而让他不知如何是好了,总觉得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还跑路了话,实在是太不男人了。

就在他纠结的时候,手下已经端茶上来了。

“爷,你的茶。”

欧阳赢接过茶,看着周璇,心里纠结无比……

这丫头看起来顶多十五六岁,他堂堂八尺男儿,在江湖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叫这样一个黄毛丫头为师父,若传出去,他岂不让人耻笑?

“如果你现在翻脸的话,没过几天相信全天下人都知道欧阳赢是个输不起、言而无信的小人,相信更让人耻笑!”

这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到。

欧阳赢猛然抬头,便看懂周璇对着他笑语嫣然。

这女人怎么知道他心里想的事?

她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吗?

尽管郁闷无比,欧阳赢还是不得不承认她说的都是事实。

哎——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欧阳赢在心叹了一口气,低头僵硬地端着茶,嘴角不断抽搐,蹦出两个同样僵硬的字。

“师、父……”

欧阳赢还以为她会得意无比的应声,然而回应他的却是沉默,再抬头,原本站在自己眼前的那个绝世女子早已不见了,如果不是因为看到在场那一个个嘴巴张得可以塞下鸡蛋的赌客,他差点都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

******

阳光愉快地歌唱,天空碧蓝入洗,白云朵朵,好似一群惬意的绵阳。

人间暖融融的,站在路上,可以感受到一阵阵风迎面而来,带着泥土的气息,让人闻之心情大好。

“周姐姐,你看咱们走时欧阳赢那表情,简直比哭还难看!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

云玉湖还沉浸在赌场的喜悦中,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周姐姐,你哪里学的赌技啊?好厉害!”

“一个朋友教的。”周璇淡淡地说道。

“谁啊?能介绍给我认识吗?我也好想学呀!”

云玉湖蹦跶道周璇的前面,一脸渴望地凝视着她。

谁教她的?

教她摇骰子的是慕容莫问,而且除了摇骰子以外,他还教会了她很多东西——制毒、治病、奇门遁甲、五行八卦……

这一刻,周璇突然发现自己身上深深地打着慕容莫问的烙印……

不!

不能这样!

她必须赶快忘了他才行!

云玉湖并没有察觉周璇的异样,依然叽叽喳喳地说着,或许正因为有她在,周璇才没被坏

情绪控制,她很快就恢复了一贯的悠然自若。

她以为自己掩藏得很好,熟不知那不经意瞬间露出的异样早已被宇文辙悉数纳入眼中。

“周姐姐,不过你刚才真的好勇敢?你就不怕万一失手吗?毕竟欧阳赢都摇出六个六了……”云玉湖啧啧道。

“不怕。”

周璇淡淡一笑:

“就算我真的输了也没关系。我相信你辙哥哥一定有办法带我们离开那里的。”

周璇做事一向谨慎,如果不是因为有宇文辙坐镇,就算她知道自己一定会赢,她也不会去冒这个险!

“也对哦!辙哥哥可是只进不出的貔貅,他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的妻子被别人带去当小老婆!哈哈哈……”

云玉湖显然有点被快乐冲昏头脑了,以至于话说完之后才想起自己居然也把宇文辙叫做“貔貅”了……

完蛋了!

辙哥哥肯定不会放过她的,不过刚才周姐姐也叫过,他都没生气,或许辙哥哥也会放过她一马……吧?

云玉湖默默在心里安慰自己,然而,当接宇文辙那杀人一般的眼神,她知道她错了!

果然,周姐姐能叫,她不能叫……

辙哥哥,你太偏心了!!!

不行,她得赶快想办法讨好他才行,要不然以辙哥哥的手段,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宇文辙最喜欢什么?

钱啊!

于是,云玉湖乖乖地把早上赢过来的二十万银票双手奉上:

“辙哥哥,我花二十万两银子去万松酒楼请你吃饭好不好?”

周璇闻言下巴差点掉下来——什么酒楼啊?吃顿饭要二十万两?!

她不懂,其实万松酒楼就是宇文辙开的,云玉湖其实是在非常含蓄地跟宇文辙说:

辙哥哥,二十万两银子全送您,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绕我一命好不好?我也不是故意的……

送人钱还得看人脸色,这年头,做人怎么这么不容易啊!

“小玉,这个万松酒楼,一听名字就知道是家黑店,我们换一家吧?我知道有一家价廉物美的。”周璇建议道。

周姐姐……她……她居然敢说辙哥哥开的是黑店,而辙哥哥竟然没生气,甚至还点头附和!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