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八十一章 赌神

雨下了一晚上,终于在太阳出来之前乖乖地离开了。

经过昨日的洗涤,空气变得格外清冽,院子里的绿萝分外的清新,晶莹的水珠儿在它身上来来回回地滚动,樱花落了一地,空气中弥漫辙淡淡的香气。

调皮的阳光通过薄薄的窗户纸透进来,调皮地四处乱窜。

唔——

不要打扰她睡觉。

周璇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挥去讨人厌的阳光,却发现手好像被什么东西牢牢地箍住了一般,没法动弹跖。

她好看的眉微微皱起,不解地睁开眼睛,落入眼睛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

这是哪里?

她怎么会在睡着?

突然,她发现不对劲了!

好像有个强有力的臂膀正抱着她!!!

艰难地转过身,此时正有一缕阳光照过来,落到男子的脸上,让他如画的脸带了一阵朦胧的光。

或许因为阳光略微刺眼,他又浓又密的睫毛微微颤动,就像两只微微振翅的蝴蝶。

周璇觉得自己要疯了。

这张邪气十足的脸分明就是宇文辙!!!

她……她怎么会和他睡一起?

宇文辙似乎也感受到了不对劲,睁开惺忪睡眼,然后他的瞳孔微微一缩。

“你……你怎么这里?”

说话间,他立马做起来,扯过被子挡住自己的身体,警惕地看着周璇。

“……”

这一刻,周璇竟无言以对。

看这光景,吃亏的明明是自己,他居然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强了良家妇男呢!

二十一世纪某主持人曾说过一句话:“没事别惹事,事来了也别怕!”

既然已经发生了,慌张只会让事情朝着更加糟糕的方向发展。

多年的特工生涯让周璇迅速冷静下来——她记得自己昨晚因为催眠太子耗尽了体力,从天牢出来,突然有一张网从天而降,然后她就失去了意识,再醒来,便是这里了……

很显然是有人将她绑了过来。

宇文辙头疼欲裂,看向周璇的目光愈发冰冷:

“周璇,你就这么想爬上本王的床吗?竟然自己脱--光跑过来。无耻!”

他说她无耻?

周璇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明明是他派人把她绑过来的,他居然恶人先告状说她无耻!

不过看他这幅满脸娇羞、一副忸怩又窘迫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虽然宇文辙的演技很好,但此事若真是他所谓,此时他应该一脸得意或者一脸暗爽,而不是一脸窘迫……

难道说他也是受害者?

那么到底是何人所为?

大老远地把她绑出,又有何目的?

宇文辙见周璇一直盯着自己瞧,那张清俊的脸居然染上了一抹诡异的绯红。

“周璇,你再看,本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宇文辙抱着被子整个人锁在里面,恶狠狠地瞪下周璇。

看不出来,这厮竟如此害羞!

敢情以前那副淡定都是装出来!

她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忍不住想逗逗他:

“宇文辙,你该不会是处吧?”

她发誓她真的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却没想到原本只是一点脸红的宇文辙突然像是煮熟了的螃蟹一样,整张脸都红透了。

不会真被她说中了吧?

周璇嘴巴呈O字形,眼睛也瞪得圆圆的。

根据一向不完整统计,大魏贵族男性平均十三岁就已有性-生活,而宇文辙作为一个十九岁的大龄男青年,居然还是个处……

这……

这会不会太夸张啦?

那个白真真不是一向以推到他为使命吗?都推了这么久还没成?也太没功力了吧……

宇文源曾经说过这厮一直为了心上人守身如玉,莫非是真的?

“宇文辙,你别用这么怨恨的眼神看我,以你的智商应该也能看得出我不是故意的……”

周璇无辜地耸了耸肩。

宇文辙当然看得出,此事有蹊跷。

虽然他对她算不上有多了解,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她绝对不会主动对自己投怀送抱。

那么到底是何人所为?

周璇见宇文辙一直不说话,以为他误会了。

“宇文辙,你要相信我!你根本就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怎么可能会对你下手呢?”

她特别真诚地向宇文辙解释。

熟料这话说出来以后,宇文辙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

周璇并没有觉察,还继续解释道:

“你看,咱俩要是真发生了什么,这床单不可能这么干净吧?好歹也要有点血吧?好吧,也有的女人第一

次不流血,但是总不至于一点痕迹都没有吧?不信你看……”

怕他不相信,周璇正欲掀床单给他看,但又想起自己现在什么都没穿,只得又说道:

“而且如果真的咱俩发生什么了,我总应该痛吧?可我现在一点都不痛,让我百米赛跑都没问题!”

宇文辙一瞬不瞬地盯着周璇,抓到了重点:

“你是第一次?”

“怎么?不像吗?”

周璇狠狠瞪了他一眼。

他这事什么表情啊?

搞得好像她装处欺骗他感情一样,她有这么没品吗?

而且处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你觉得你像吗?”

宇文辙此时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淡然,他靠在床头,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子。

正常女孩子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和一个男人躺在一起,就算没被吓哭,怎么也要尖叫一下,吓得花容失色才正常吧?

而她不但没有露出惊慌失措的深情,竟然还正大光明、堂而皇之地堂而皇之地打量起他来!

他都没穿衣服呢!

就她这反映,他没怀疑她是青-楼老手就不错,她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处!

当他三岁小孩啊!

不过一点,他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在这种情况下,她居然还能静下心来观察分析……

“不需要像!我本来就是!你信你来验货!”

周璇理直气壮地往前一步,伸手要去拉他。

谁知道宇文辙见状竟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没想到这厮平时动不动就吻她,真上了“战场”竟这么保守!

真是太……好玩了!

周璇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女-流-氓在调戏某个纯良少年。

宇文辙那双清澈的眸子眯了起来——她怎么可以对一个男人说出这种话?她就不怕他真的把她给吃了吗?

可事实上,他却并没有这个兴致,他知道她只是在开玩笑,若自己真下手,不知道到时候又会闹出什么事!

昨日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他现在不想再和她有太多接触。

“转过去,本王要穿衣服。”

宇文辙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一次,周璇不再说话了,她知道偶尔开下玩笑消遣一下他是可以的,但绝对不能不知轻重,这个男人若真的动真格,她绝对招架不住!

她配合地转过身去,脑海里想起昨日发生的事情,小声地说:

“宇文辙,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打碎你的夜明珠的!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她的声音很柔,软软的,特别温柔,好似在讨好他一般,宇文辙楞了一下:

眼前这个乖巧的女孩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周璇吗?

宇文辙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娇弱的背影。

“穿上。”

宇文辙穿戴整齐之后,将周璇的衣服扔过去。

周璇拿到衣服,却不急着穿,她第一时间去确认一个东西!

还好……周夏音的供词还在!

“宇文辙,你看看这个。”

她把供词从袖子里掏出来,递过去,然后才开始穿衣服,她也不担心宇文辙会偷看。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发现其实他的骨子里是很君子很纯洁,虽然有时候喜欢装邪-恶。

宇文辙看了一眼她递过来的宣纸,皱起眉头——竟然是周夏音的供词。

“你怎么弄到的?”

此时周璇已经穿好衣服了,转过身,只见宇文辙站在那里,已经没了刚才的忸怩与不自然。

他一身玄色长衫掩不住他卓尔不群英姿,英俊的五官仿佛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棱角分明线条,锐利深邃目光,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周璇娥眉一挑,莞尔一笑,清丽而又淡雅,好似迎风而立的栀子花,绽放着迷人的香味。

宇文辙没说话,他认认真真地将供词看了一遍,方才放下来,抬头,那双犀利的眼睛望向周璇:

“你是要我帮你把它交给刑部为你洗脱嫌疑?”

“噗——”

周璇笑了,那漂亮的如同空中星子的眸子静静地看着他:

“宇文辙,你认为我既然有能力从天牢拿出这东西,难道没能力把它交给刑部吗?”

她的笑容从容淡然中透露着充分的自信。

的确,她有这个资本。

“我不急,我没做过的事情不怕人冤枉。”

她说话的时候冲着他眨了眨眼睛,那乌黑浓密的睫毛就好像两只漂亮的蝴蝶扑闪着翅膀。

“那你为何把它给本王?”

宇文辙警惕地看着她,周璇知道他疑心病又

犯了,忍不住“噗嗤”一笑。

“宇文辙,供词你也看过了吧?以后小心沐风,或许他并不是你的朋友……”

周璇轻轻地说。

“你这么大费周章就为了提醒本王小心沐风?”

宇文辙不可思议地皱起眉头,她昨晚去天牢就为这事情?

“若想要提醒本王,直接跟本王说便是了,何必还跑一趟天牢呢?”

天牢,可不是说闯就闯的地方!

“我若直接跟你说,你会信吗?”

周璇反问,他和沐风自幼认识的发小,她和他认识不足一个月,还处于一种似敌非敌,似友非友的状态……

以他多疑的性格怎么可能会相信她?

宇文辙没说话,她不知道他从未相信过沐风……

这傻丫头!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他竟然优点感动!

“下次不要这么做。”

“好。”

她愉快地笑逐颜开,她知道他已经不生气了!

当然没有下次了,这次是因为摔了他的夜明珠赎罪才去的,以后他要是再送她东西,她打死都不收!

“笃笃笃——”

外面传来敲门声。

“公子,早膳准备好了。”

女子的声音娇滴滴地传来,好似出谷之黄莺,悦耳动听。

“去用早膳吧,吃完本王安排你回宫。”

宇文辙说道。

“还是不吃了,我怕回去晚了被发现。”

周璇有些担忧,虽然她下的药分量挺重的,没那么容易醒,可这个时候如果有人突然来访,就露陷儿了。

“一晚上都出来了,不差一顿饭的时间。而且,你不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宇文辙不容周璇拒绝便拉起她的手,走了出去。

门外,杨墨瞳见到宇文辙和一个陌生女子从屋内走出来,愣了一下。

她记得昨晚她送公子回去的时候,明明只有他一个人的,怎么突然多出来一个女人?

周璇看到杨墨瞳也是一愣,这姑娘一身素衣站在你面前,就好像一个下凡的仙女,清丽动人,尤其是那双氤氲的双眸,仿佛喊着情一般。

“宇文辙,难怪你平时总对我爱理不理的,敢情是金屋藏娇呢!”

周璇打趣地看着宇文辙,是在开玩笑。

可这话落到杨墨瞳耳里却很不是滋味:

这个女人是在讽刺自己吗?从公子房间里走出来的明明是她,和公子手牵手的也是她……

杨墨瞳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指甲不自觉地嵌入掌心,可她却不觉得痛。

她咬着牙,看着周璇和宇文辙并肩下楼的背影,眼中不自觉便充满了恨意。

***

餐厅位于雁回楼的后院,和主院的热闹比起来,这里显得清幽而又静谧。

一张圆桌位于最中央,坐在桌边,可以将院子里的风景一览无遗。

绯红的樱花迎风飘荡,绿幽幽的绿萝在樱花雨中愈发地幽绿清闲,杜鹃花在绿萝旁边开得红艳艳的……

还有许多许多周璇叫不出名字的花,院子里还有一驾秋千,在风中摇摇晃晃。

“夹不到?”

宇文辙不知道周璇是在看风景,见她一直盯着自己这边瞧,还以为她是想吃自己前面的这盘菜,就顺手夹了一块放到她碗里。

“哇——辙哥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了?居然会夹菜给别人吃!”

云玉湖从里屋出来,看到这场景顿时瞪大了眼睛,“咻——”地一下跑到周璇面前,不动不动地凝视着周璇。

将周璇上上下仔仔细细认认真真下打量了一遍忍不住感慨一声:

“姐姐,你真漂亮!”

“那当然,如果不漂亮,怎么入得了小辙辙的眼呢!”薛进画道。

“那倒也是,不过跟诺姐姐比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啊——常花花,你踩我干嘛!”

云玉湖一脸委屈地鼓着腮帮子,瞪向正在使劲对她使眼色的常江。

“呵呵……脚滑了……”

常江尴尬地笑道——这个白痴,怎么尽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明明是故意的!”云玉湖一脸委屈,“你要是脚滑,昨晚抱这位姐姐过来的时候怎么不脚滑呢?你分明就是欺负我……”

“昨晚?”

原本在吃饭的宇文辙停下筷子,朝他们看过来。

常江和薛进画只觉得有五个冰刀子正朝着他们杀过来,可偏偏云玉湖还浑然不觉,兴奋地冲着宇文辙邀功:

“对啊!昨晚!昨晚是我们三个在天牢门口把这位姐姐绑过来,打包送你床上的。嘿嘿……对了,我还在姐姐身上涂了一点情药,是画哥哥亲手调制的,好像叫一夜十一回狼……嘿嘿……效

果怎么样?”

“是你们?”

宇文辙阴晴不定地放下筷子,从牙齿缝里蹦出这三个字。

这一刻,常江和薛进画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了!

他们俩人恶狠狠地瞪下云玉湖,可云玉湖却依然不为所动,她很用力地冲着宇文辙点头:

“恩!常花花还是要庆祝你终于摆脱雏--男行列呢!对了,他还买了很多鞭炮庆祝!”

“常、江!”

宇文辙目光冰冷地看过去,常江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气压正压下他,如同泰山压顶,压得他连站都站不住。

“辙,你别听小玉胡说……”

常江艰难地开口,企图推脱,可云玉湖却在这个时候又补了一刀:

“谁胡说啊!你明明还说如果万一辙哥哥经验不足、又不够持久满足不了姐姐的话,你就替他上。”

“这句话我没说过!”

常江连忙否认,他承认自己嘴贱说了不该说的话,但是这话,他真没说。

“也就是说上面的话你都说过了?嗯?”

宇文辙的声音如同从天而降的冰雹,活活砸到常江头上。

这一刻,常江闻到了死神的气息,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云玉湖淘气地冲他吐舌头。

该死的!

这丫头居然阴他!

“崩雷,以后所有的码头遇到他们天机阁加十倍收费。”

“小辙辙……你怎么可以这样!天机阁是天机阁,我是我,咱们一码归一码,你怎么可以公报私仇呢?”

常江欲哭无泪——开玩笑,整个大魏的水运几乎都被他垄断了,他要是加价的话,他以后还怎么赚钱啊!

周璇静静地看着嗷嗷叫的常江,从他们的对话来看,这个男人莫非就是传说中神秘无比、霸气侧漏的天机阁阁主?

不是吧?

传说中天下第一楼的阁主是个逗比?

这个认知让周璇的小心脏狠狠地抽了抽,飞燕如果知道把她害得连大街不敢轻易上的天机阁阁主是这货,会不会气吐血啊!

“周姐姐,你别被吓到!我们可能有些奇怪,但我们都是好人!”

云玉湖对着周璇露出乖巧的笑容。

奇怪?

何止奇怪啊!简直就是奇葩!

正常人怎么可能会闲到潜入皇宫绑个女人出来,脱-光-光送到朋友的床-上……

周璇一直以为自己的好友已经是奇葩中的战斗机了,可跟这几个人比起来,简直是小清新啊!

宇文辙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啊?!

“周姐姐,我叫云玉湖,你叫我小云、小玉、小湖都可以……”

云玉湖自来熟地在周璇身边坐下,双手拄在桌上捧着小脑袋,娇滴滴地说:

“周姐姐,吃了饭我们一起去逛街吧,今天有庙会类,我听说还有波斯商队过来呢,可热闹了!”

“小玉不好意思,我吃了饭还要回去,下次吧。”

周璇性子偏冷,一向不喜欢和陌生人有太多接触,而且她确实不能在外面耽搁太久,得赶快回宫才行。

“周姐姐,你不用急着回去啦!常花花昨天晚上就派手下易容成你的样子去邑斋充数了,你大可放心玩!他们一时半会儿发现不了!”

云玉湖笑靥如花。

没想到他们做事这么缜密!

周璇开始有些相信常江是天下第一楼楼主了。

“可是……”

“别可是了!跟我一起去嘛!”云玉湖攀上周璇的手臂,撒娇道。

这……

还是第一次有女孩子对自己撒娇。

周璇为难地看向宇文辙。

宇文辙没表态,他冷冷地扫了常江一眼。

常江刚刚得罪了这位爷,正愁没机会将功补过呢,只见他热情无不地过去拉住云玉湖,道:

“小玉,别缠着你周姐姐啦,常哥哥跟你去也是一样的。”

“我才不要呢!”云玉湖可怜巴巴地看着周璇,道,“周姐姐,我好可怜的!我哥忙,小时候老把我丢给常花花带……你知道常花花过分吗?他居然把我带去青--楼……丢一把瓜子给我,然后自己去和姑娘们醉生梦死,导致我以前一直以为青--楼是喝茶嗑瓜子的地方……”

云玉湖一点也没夸张,那一年她才六岁……可以说她是在青--楼长大的!

周璇嘴角微微抽搐,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啊!

这个常江还真有意思!

“周姐姐,你就陪我逛一回好不好?我长这么大还不知道和女人逛街是什么样子的……”

云玉湖楚楚可怜地摇着周璇的手臂,水汪汪的眼睛眨呀眨呀,鼻翼一吸一吸的,好像随时都要递出眼泪来。

周璇实在是招架不住,她看向宇文辙,征求他的意见。

宇文辙面无表情地优雅用餐。

云玉湖是看出来了,周璇能不能陪自己逛街,关键是看宇文辙的意见。于是,她立马抱大腿地扑向宇文辙:

“辙哥哥一向最疼我了!你不会拒绝对吧?”

宇文辙没有搭理她,优雅地喝着汤。

“辙哥哥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喽!哦也……周姐姐,我们走!”

云玉湖欢天喜地地拉着周璇的手庆祝,满足的笑容堆满小脸。不过,没多久,她就笑不出来了。

呜呜呜……

如果早知道辙哥哥也会跟着一起过来逛的话,她宁愿放弃周姐姐,和常花花一起寻花问柳!

倒不是说辙哥哥不好,辙哥哥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让她受不了——他守财啊!

虽然说她花自己的钱,她管不着,但是想象一下,当你兴致勃勃地看上一样东西正想付钱时,旁边有个人给你报出那个的原材料、成本价等等一系列的数据,最后告诉你,你被宰了……

你还能有兴致吗?

一向喜欢购物的云玉湖逛了整整一个上午,竟然完全没有收获,气得要吐血了。如果对方是常花花的话,她还可以和他对骂,甚至甩掉他,可偏偏对方是强大的辙哥哥,随时散发着王者气息!

云玉湖这辈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云亦岚和宇文辙。

周璇见她垂头丧气的样子,盈盈一笑,道:

“要不我们去赌场赌一把吧?”

“赌场?”

云玉湖一惊一乍地重复道,乌溜溜的眼珠子瞪得比铜陵还大——看不出来周姐姐外表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还是一个赌棍?

“咱们有貔貅护体,不赌多可惜啊!”

周璇对着云玉湖一眼,冲她使了个眼色,打趣道。

熟不知云玉湖捏了一把冷汗——周姐姐居然敢讽刺辙哥哥是貔貅……真是太勇敢了!

更加神奇的是辙哥哥居然没有抽死她!

银勾赌场是东都最大的赌场,能进去赌一把的不是达官显贵就是富甲一方的商贾。

这里不仅能满足人们赌博的需要,同时更是拉关系、交际的场所。

和一般赌场的乌烟瘴气和嘈杂不同,这里布局高雅,一切都井井有条,颇有几分澳门赌场的感觉。

云玉湖第一次来赌坊,特别的兴奋地冲到前面下注,连下三把都输,不过后来她学乖了,没把下注前都询问宇文辙。

宇文辙果然没让大家失望,在他的指导下,短短一刻钟,他们就赢了十万两银子。

周璇知道宇文辙挺神,没想到他居然神到这个地步!

活脱脱一现实版赌神啊!

就连身为他好友的常江也目瞪口到:

“小辙辙,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是第一次赌吧?你是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把钱当妻子,你就不允许自己输。”

宇文辙说完这话之后,众人不约而同神情古怪地看向周璇:

如果钱是他妻子,那周璇是什么?

妾?

侍婢?

****

“主子,有人不到一刻钟就赢了我们十万两,怎么办?要不要采取行动?”

赌场的总管担忧地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男子。

男子一身华服,深紫色的头发未系为绾,散在身后肆意飘动,浑身散发着狂狷之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