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八十章 在这里睡会着凉的(8000+)

夜晚的天牢内,烛火昏暗,时不时传来凄惨的叫声,在宁静的幽冷的廊道中回荡,凄惨而有恐怖。

周夏音坐在地上,默默地听着这些自己之前闻所未闻的声音,不说话。

一夕之间,从丞相千金沦为阶下囚,一向锦衣玉食的她从未见过这样的世界,她消瘦了不少,那张俏丽的小脸憔悴无比,那双明亮的眼睛下有浓浓的淤青拗。

“音儿乖,喝口粥,再不吃东西你的身体会垮的。”

宇文轩勺了一小勺的粥,放到嘴边,轻轻吹凉,体贴地喂到周夏音嘴边,可周夏音却不领情,她用力地挥手将他推开。

“哐当——”

勺子摔倒地上,碎了,碗里滚烫的粥撒出来,落到宇文轩的手臂上,烫得他皱起眉头。

“大胆,居然敢对太子不敬!”

宇文轩身后的太监怒气冲冲地上前,却被宇文轩阻止跖。

“本宫没事。小李子,你再去拿一碗粥过来。要热的,音儿不喜欢吃凉的。”

“可是……”

小李子正欲说话,却被宇文轩打断,只得认命地命人再去打了一碗粥过来。

“音儿如果不喜欢本宫喂你,本宫把粥放这儿了,你一定要喝,要不然你的身体会撑不住的,音儿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关心你的人考虑……你这样,岳父岳母、太子妃都会心疼的……”

宇文轩将粥放到她旁边,好脾气地劝导。

“太子哥哥,你不用假惺惺!”

周夏音站起来,狠狠一踹,瓷碗轱辘轱辘地在牢房里滚了一圈,热气腾腾的粥撒了一地。

“音儿,你为何误解本宫?”宇文轩幽伤地看着周夏音。

“难道不是吗?太子哥哥如果真的关心我,为何不帮我向皇上求情呢?”周夏音怒气冲冲地看着宇文轩,一脸委屈,“太子哥哥,你也知道,这里根本不是人待的!”

说着,她开始伤心地抽泣:

“这里这么脏,这么臭,床这么硬,被子这么差……”

周璇远远地看着,无语。

敢情这位周小姐日子过得太舒服了,以为坐牢是过家家呢!

她大概知道她这待遇已经好得不得了了!

普通人要是来了天牢,不被折磨死就不错了,她倒好居然还嫌弃床硬、被子差……

“音儿,对不起!本宫一定会想办法的,只是现在时机不成熟,你再等一等好不好?”

宇文轩见她哭得梨花带雨,一脸可怜,心疼地上前将她纳入怀中。

“你放开我!”

周夏音无视宇文轩的柔情,恶狠狠地将他推开。

“咳咳——咳咳——”

太子突然低头激烈地咳嗽起来。

“太子爷,您没事吧?”

小李子担心地上前,看到一抹绯红自太子的胸前晕染开来,知道太子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被周夏音扯开了。

小李子愤怒地上前,恶狠狠地指着周夏音的鼻子:

“你知不知道太子爷被刺客伤得很重啊?他怕皇上迁怒与你,特地让太医谎报伤情说只是皮外伤,你知不知道这些天他一直都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啊……你……”

“好了,小李子,别说了,音儿他不是故意的。”宇文轩说道。

“就算太子爷生气,奴才也一定要说!这个女人太没良心了!您对她关怀备至、处处维护她,而她呢?恩将仇报……”

“小李子,你再说下去本王便把你贬到辛者库!”

宇文轩一向温柔的语调中带上了怒气,小李子知道主子是真生气了,方才作罢。

“时候不早了,音儿早点休息吧,本宫明日再来。”

宇文轩在小李子的搀扶下离开牢房。

狱卒重新口上锁,周夏音有气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将头埋在膝间轻轻啜泣。

沐哥哥,你什么时候才会来救音儿?

你知道不知道音儿好害怕,好害怕……

周夏音迷迷糊糊地哭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听到钥匙钻入锁眼的声音。

“沐哥哥,你来救我了吗?”

她抬起头,满怀希望地看过去。

只见一个素衣女子站在门口,亭亭玉立,雾鬓风鬟,宛如一朵含苞的花蕾幽香绽放。

“怎么是你?”

周夏音不敢置信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周璇,正欲向狱卒求救,发现那狱卒早已昏迷在地。

“不好意思五妹妹,让你失望了。”

周璇眯着眼睛,巧笑倩兮。

“周璇,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太子哥哥不会放过你的!”

周夏音威胁道。

“太子?”周璇饶有兴味地念道,“太子的确对五妹妹不错,不过五妹妹心里想的不是一直都是你沐哥哥吗?为了沐风

你连太子爷的性命都不顾,就算你不爱他,他好歹也是你嫡亲的表哥吧?五妹妹,你这样会不会太无情了呀?而且你可知你这样做让周家陷入危机?哎——父亲、母亲、皇后姑姑、还有你的太子哥哥真是白疼你了……”

“周璇,你这个贱人,我不知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在胡说吗?”周璇风清云达地笑了笑,“我只是奇怪五妹妹你自幼暗恋沐风,可谓一片痴心,怎么会突然移情别恋呢?其中一定有文章,对不对?”

“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周夏音凶狠地上前,扬起手,狠狠地朝周璇打去,周璇身子微微一偏,轻松躲过。

“周璇,你居然敢躲!”

周夏音气极了,愈发觉得自己委屈,打入天牢十多天,周家对她不闻不问,如今连周璇都来欺负她!

不!

她怎么可以被周璇这个贱人欺负呢!

她要杀了她!

周夏音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狠狠朝着周璇刺过去。

哎——

今天她怎么和匕首这么有缘呢!

周璇叹了一口气,不过好在周夏音不想宇文辙那么难对付,她使了个低级催眠术,她就乖乖地将匕首交给自己了。

带到周夏音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手里已空无一物,而匕首不知道何时跑到了周璇手里。

“五妹妹,让我猜猜,百花宴的行刺事件是不是和沐风有关?”周璇笑眯眯地问道。

“周璇,你别血口喷人,诬陷沐哥哥清白!”

周夏音愤怒地刚想辩白,可当她的目光接触到周璇的眼时,不知为何,大脑就不受控制了,竟点点头,道:

“是。”

“是沐风让你去诱惑太子的?”周璇循循善诱道。

“是,沐哥哥说太子哥哥喜欢我,他让我接近太子哥哥。”

周夏音眼神涣散,如实回答道。

果然和她猜的一样,此事和沐风有关。

“百花宴上发生的事情也是沐风叫你做的吗?”周璇继续问道。

“是的,沐哥哥答应过我,只要我替他办成这件事,他就娶我,他是爱我的。”

周夏音双眼空洞,却依然不自觉地露出甜蜜的笑容。

周璇看着这样的周夏音,突然有几分同情。

这个女人太傻了!

一个男人如果真的爱你,怎么会把你推到另一个男人身边呢?

沐风不过是在利用你而已!

可是沐风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他有什么目的?

从刚才太子的手下所说的话可以知道,太子并非外界传言那样轻伤,他伤得很重,甚至有性命危险。

而沐风是二皇子的人,这一切便显然已见了——他们是想取太子性命,嫁祸四皇子,顺便解决宇文辙那个病秧子……

这如意算盘打得还真漂亮!

只是现在景帝身子还硬朗得很,这么早动手就动手不怕为他人作嫁衣裳吗?

宇文源就这么按耐不住吗?

他如果真的这么按耐不住,那么一开始就装出一副放-荡不-羁的懒王模样,而是应该跟四皇子一样好好表现才对……

这分明是自相矛盾的啊!

周璇百思不得其解!

“你把你知道的写出来吧。”

周璇将准备好的纸币递给周夏音。

虽然还有诸多疑点未解开,至少这样可以证明刺客的事情与沐风有关。

周夏音非常配合地将事情地经过一五一十地写下来,甚至包括自己如何利用太子对自己的感情,如何如何试探太子,又如何将从太子那里探出来的秘密告之沐风……

*****

天牢外不远处有一棵参天大树,茂密的枝叶层层叠叠,雨丝在上面秘密交织着,时不时发出“沙沙——沙沙沙——”的轻响。

此时正有三个武林高手藏身于此。

“等下周璇一出来,你们就把这张网放下去,然后我负责敲晕她。”

薛进画一脸兴奋地说道。

“不是吧?你大晚上地把我们叫过来就为了玩绑架?”

常江一脸无语地看着薛进画。

周璇,听这名字应该是个女人,这家伙什么时候堕落到绑架民女的地步了?

“我说阿画,你要是想女人自己花钱去怡红院找呀,又不贵!干嘛为了省这么点钱去做采丨丨花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呢?”

常江很认真地劝薛进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常花花,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没女人活不下去呀!”

薛进画鄙夷地看了常江一眼,毫不留情地损道:

“整天沉迷于烟花地,小心得花柳!到时候可别想我替你

医治……”

“既然不是采丨丨花,你强抢民女干嘛?”常江不解地问道,“难道是贩卖人口、逼良为昌?”

“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啊?”

薛进画叹了口气——常花花是没救了!

“画哥哥,那你到底为何带我们来绑架民女啊?不管怎么样我们不能伤害无辜啊!”

一直没说话的云玉湖看着常江和薛进画斗嘴,眼看就要打起来的趋势,连忙开口说道。

“小湖,如果那个人摔了你辙哥哥的夜明珠,你说该绑不该绑?”

薛进画看着云玉湖,笑眯眯地问道。

“该!必须绑!”

云玉湖闻言立马撩起衣袖,大有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就连刚才还和薛进画斗嘴的常江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转变,加入绑架团!

薛进画见状嘿嘿直笑!

一切都已经部署好了,一会儿就可以给宇文辙送一份大礼了!

好期待,嘿嘿……

******

周璇通过催眠顺顺利利地让周夏音写下供词,并且签字画押,然后满意地将供词叠好藏好,正欲离开,却听到身后响起“啪——啪——啪——”的掌声。

周璇转过身,看见太子正站在不远处,优雅地抚掌:

“三皇嫂果然不简单。”

他没走?

周璇心里一紧,难道说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都被看见了?

虽然心里焦急,可她毕竟不是周夏音,想什么都写在脸上,周璇眯起眼睛,笑得像一直天真无害的单纯小白兔:

“太子何处此言?”

宇文轩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浅笑冉冉的女孩,明明都已经被自己逮个正着了,她居然还可以若无其事地跟他装无辜!

这女人……

“三皇嫂,你对音儿所做的一切本宫都已经看到了。”

宇文轩一边说,一边像周璇靠近,目光落到依然一眼迷茫的周夏音身上,一脸心疼,再看向周璇的时候眼神中便迸发出杀气。

周璇却没有被吓到,她反而上前一部,拉近和他的距离,对着他露出一个魅惑的眼神。

“哦?你都看到了啊……那怎么办呢?你会不会把我会妖术的事情告诉别人呢?”

周璇一脸苦恼地冲着宇文轩眨眼睛,然后,不待他反应过来,便迅速拿出藏在袖子里的短笛。

宇文轩不比周夏音,低级催眠术肯定制服不了他。

周璇将所有的精神力都凝聚起来,闭上眼睛,诡异的音调从短笛中流淌而出。那是没法用语言形容的曲调,宇文轩直觉有诈,想要抵制,可是却已来不及,他的思绪像是被什么东西牢牢缠住了一般,怎么也挣脱不了。

这种感觉很怪异,却又莫名的熟悉,好像多年前曾经遇到过,他忍不住想要进一步探究,意识却开始模糊,渐渐地脑海变得空荡荡的,冥冥之中,他听到有一个声音跟他说“今晚你什么都看到,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发生”……

……

*****

周璇从天牢里走出来的时候,只觉得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重如千金,脑袋却昏沉沉的,四肢百骸也毫无力气。

不过好在今天还是有收获的,至少她拿到了周夏音的供词,知道沐风就算不是幕后真凶,也绝对与此事脱不了关系……

这是一个关键性的发现,只要沿着这条线查下去,真相便会浮出水面。

她在想要不要把这个发现告诉宇文辙,宇文辙好像还一直当沐风是朋友……

虽然宇文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毕竟白天自己不小心摔坏了他送给她的夜明珠。

要不,她就把这个发现告诉他,当做赎罪好了!

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见到他呢?

脑海里不自觉地出现今天下午他拿剑指着自己脖子的一幕,心里一阵发凉——看得出来宇宙第一守财奴齐王殿下恨透她了。

他大概已经把她列入黑名单了,近期是绝对不会见她了……

哎——算了!她现在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还是先别想这些了!

赶紧回先快点回邑斋好好睡一觉吧。

至于其他的事情就都等明日醒来之后再作打算吧。

“来了!兄弟们,放——”

树上的薛进画看到周璇朝这边走来,对着常江和云玉湖做了一个手势,一张铁丝制成的网从天而降,将疲惫的周璇圈了起来。

“你们是谁……”

周璇的话还没说完,薛进画便已绕到她身后,一个手刀劈过去,本来就身心俱疲的周璇顿时没了意识。

“搞定!”

薛进画满意地和常江、云玉湖击掌庆祝。

“接下来怎么处理?要不要大卸八块,杀了炖汤给辙

哥哥喝?”

云玉湖一脸兴奋地看着薛进画,跃跃欲试。

“直接炖了多没意思呀!还不如直接送到小辙辙的床丨上,任他处置,吼吼吼……”

薛进画捂着嘴,笑得邪恶。

“走起——”

常江也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通过刚才薛进画透露给他们的消息,他已经可以肯定宇文辙对这位周姑娘非同一般。

真没想到宇文辙居然会主动将夜明珠送给她……

看来他是动心了,却又傲娇地不肯告诉人家姑娘。

哎——既然如此,做兄弟的就只好多担待一点,帮他一把喽!

嘿嘿……

常江顿时干劲十足。

今晚有好戏看了!

他们三人都是武林高手,轻功了得,踏风而行,没多久便出了皇宫回到雁回楼,悄无声息地将周璇带到宇文辙常住的那个房间。

将周璇放到床上之后,薛进画和常江正欲离开,却见云玉湖一脸担忧地看着昏睡中的周璇。

“怎么了?”

薛进画不解,猛然想起她还是个云英未嫁的单纯少女,该不会是没听懂他们的意思吧?

“辙哥哥自制力一向很好,万一没吃掉怎么办?我们岂不是白忙活了?”

说到这里,她转过身,一脸天真地看向薛进画:

“画哥哥,作为一代神医,你身上应该有增丨丨情香之类的东西吧,给她喷一点嘛!”

此言一出,薛进画和常江被吓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他们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无辜的少女:

增丨丨情香!!!

他们两个大男人都没想到,她一个云英未嫁的黄花大闺女居然提出这种建议……

亏他们还担心她年幼单纯不知人事!

哎——果然是他们想多了!

*****

周璇被洗白白放到宇文辙床上的时候,宇文辙还坐在窗边小酌。

杨墨瞳一直安安静静地在旁边伺候着,在他需要的时候给他添酒。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窗外阑珊的灯火渐渐熄灭,到最后只余下细雨蒙蒙,给挂在窗边的灯笼染上了氤氲水汽,朦朦胧胧的。

烛光下,宇文辙绝美的脸也染上了朦胧之色,酒精让他两颊带上绯色,双目微醺,美得惊心动魄。

杨墨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

她认识他这么多年,从未见他喝这么多的酒……

“公子,你醉了。”

杨墨瞳对着伸手过来要酒的宇文辙摇摇头。

醉了吗?

或许吧?

宇文辙双目迷蒙,隐隐之中,他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那是一个夏夜,凤羽宫的绿萝长得格外好,月亮在挂在天空中,仿佛一个圆圆的玉盘,璀璨的星星在夜空中一闪一闪,亮晶晶的。

那一年,他四岁,对着母亲手里那个会发光的珠子特别好奇。

“辙儿很喜欢这颗夜明珠?”

母后坐在椅子上,优雅地摇着扇子,替驱赶蚊子。

“恩。”

宇文辙点点头,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夜明珠。

“那就送给辙儿吧。”母后温柔地将发光的珠子递到他手里,“这是母后最珍爱之物,辙儿可要好好保管!以后你要是遇到心仪的姑娘就把它送给她作定情信物。”

夜明珠暖暖的,带着母后的余温,那时候,他尚年幼,不懂母亲这句话的含义,只知道这珠子对她很重要,她把它送给他了,他要好好保管……

可是……

现在,它碎了……

母后,对不起,对不起……

或许,我真的不该把它送给她……

宇文辙又喝了很多酒,杨墨瞳看着心疼无比,却又不敢阻止,她能做的只有安安静静地给他倒酒。

不知多久,她看到他突然趴到了桌子上,像是醉倒了。

“公子……”

她小心翼翼地唤他。

回应她的是沉默。

看来真的醉了……

杨墨瞳看到宇文辙紧紧皱在一起的眉,忍不住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抚上他的眉心,就像在触碰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你到底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可以说给我听吗?”

她的声音很小很小,喃喃自语,与其说是说给宇文辙听,不如说是在说给自己听。

“公子,你知道吗?墨瞳好爱你……”

说话的时候,杨墨瞳双眸含泪。

她知道他听不到,但至少她说出来了,在今天之前,她从来不敢相信自己可以这么靠近他,触摸他,跟他告白……

她含情的目光落到宇文辙性感的薄唇上,突然,一个充满诱惑

的想法在她脑海里浮现。

吻一下,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吻一吻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

虽然理智告诉她不行,但是诱—惑一旦在脑海里发了芽就会生根,很难割除。

杨墨瞳低下头,一点一点地靠近,小心翼翼的。

随着距离的拉近,他身上独特的气息也一点一点地靠近,渐渐将她包围,杨墨瞳的心从未跳得这么快过。

终于,一切近在咫尺,她闭上眼睛朝着他的唇印下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宇文辙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离我远点。”

他冷冷地看着她,冷漠而又无情,带着杀气。

这一刻,杨墨瞳浑身僵硬,她一直知道他是个可怕的人,却没想到他竟会如此可怕,那样子好似随时要将她置于死地一般。

“我……”

杨墨瞳手足无措,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告诉他她想吻他,因为她爱他……

可这有用吗?

他会在乎吗?

就在杨墨瞳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原本盯着她瞧的宇文辙却突然又倒了下去,沉沉地睡去……

他终究是醉了!

杨墨瞳松了一口气,可是于此同时,心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割了一刀一般,痛得窒息:

公子,即便你醉得不省人事,依然不想肯让我靠近你吗?

杨墨瞳突然觉得自己是这么可笑,她甚至还想借着酒劲勾丨引,生米煮成熟饭……

然后,现实却这么残酷!

杨墨瞳叹了一口气,紧紧地按着疼痛的胸口,低头,小声地说:

“公子在这里睡会着凉的,墨瞳扶你回房好不好?”

宇文辙没有回答,杨墨瞳小心翼翼地弯下腰,将他扶起来。

这一次,他没有拒绝。

杨墨瞳松了一口气。

从听雨阁到宇文辙常住的那间房有一段距离,杨墨瞳好希望路能更长一点,好让自己能和他待久一点。

她走得很慢很慢,可终究还是到了。

宇文辙虽醉得不省人事,却还是第一时间推开门走进去,并且第一时间关了。

杨墨瞳看着紧闭的大门,心里苦涩无比。

有人跟她说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只要女人放得下身段,就没有得不到的男人。

也有人跟她说酒后容易乱丨性,醉酒的男人是最容易拿下的。

然而……

为什么这一切到了他身上就完全不适用了呢?

公子,你真的没有心吗?

杨墨瞳痛苦地弯下腰,闭上眼睛,任泪水湿透了衣服……

**

宇文辙迷迷糊糊进了屋,一下子就倒在了床上。

雨夜寒凉,他下意识地伸手去牵被子,无意中好像碰到了个东西,他微微颦眉,用力地把那个东西踹到一边去,然后钻进被子。

可没过多久,那个东西又爬了过来,宇文辙抬腿正欲踹,却听到她说:

“唔——好冷……”

那声音有些熟悉,听起来很委屈,可怜巴巴的,他竟然不忍心了,由着她靠过来,和自己分享被子。

小东西身上好暖和,闻起来还香喷喷的。

“它”的身子滑滑的,软软的,抱起来应该会很舒服吧?

他下意识地伸手将“它”捞了过来……

***

乐乐:今天更新已完成,美人们,咱们明天见!

谢谢奥特曼爱牛牛的红包,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