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七十九章 替她收尸(7000+)

“周璇,你以前喜欢谁本王不管,但既然你跟了本王,就不准给本王带绿帽子。”

宇文辙冷冷地说道。

“我什么时候跟了你了?”周璇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我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已。”

话出口之后,屋内的气温一下子降到了冰点,周璇隐隐看到宇文辙的太阳穴隐隐跳动拗。

他生气了?

可她说的是事实呀!

他有什么好生气的?

宇文辙放下杯子,朝周璇看了过去跖。

周璇心一抖,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他……他要干嘛?

“王妃敢不敢再说一遍?”

宇文辙的声音寒冷似冰。

“说……说什么?”

周璇的舌头竟然打结了。

宇文辙这个人怎么这么奇怪啊?说生气就生气,更年期吗?

宇文辙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似笑非笑:

“王妃要不要现在出去,告诉全天下你我只是名义上的夫妻?”

听这话……他是担心她做事情不周全吗?

也是,如果此事被外人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对不起!我以为只有我们俩在的时候没关系,却忘了皇宫之内随时都可能隔墙有耳!”周璇低下头,非常诚恳地道歉,“宇文辙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说了,这事你我心里知道就行了。”

这样总可以了吧!

然而回应她的却是沉默。

宇文辙什么话也没说,屋内静悄悄的,仿佛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周璇忍不住在心里抱怨:

宇文辙这厮也太小气了!她都这么诚恳地道歉了!他居然还端着不肯原谅她!是不是男人啊!

过了半晌,宇文辙突然站了起来:

“时候不早了,本王要回府了。”

周璇松了一口气,笑眯眯地目送宇文辙。

“王爷走好。”

宇文辙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目光微颦:

“这几日你且安分待着,切勿惹是生非。本王没那闲工夫替你善后!”

这话什么意思啊?

搞得好像她经常惹事生非给她添麻烦一样!

搞笑,她什么时候给他添过麻烦啊!

这下周璇也不乐意了:

“我做事自有分寸,不牢王爷费心。”

“分寸?”宇文辙嘲讽地看了她一眼,“有些话本王本不想说的,不过王妃实在是太不懂事了……”

“不想说就别说。”

周璇没好气地打断他,她才不想听他教训自己呢!哼——他有什么资格教训他?

“王妃这是恼羞成怒了吗?”宇文辙冷笑,

“我为何要恼羞成怒?”周璇的声音也冷了几分。

“就在刚才,你们孤男寡女的,被本王撞了个正着……”

宇文辙的声音幽幽地飘过来。

“……”

原来搞了半天,他老人家是为这事置气啊!

周璇无语。

“宇文辙,你搞清楚,那是你皇叔……”

“你也知道是皇叔啊?”宇文辙不冷不热地看着周璇,“还是说王妃觉得皇叔比较有前途,干脆把皇叔作为目标了?”

“宇文辙,你胡说什么呀!”

周璇皱起眉头,这家伙脑子有毛病啊?那可是她义父啊!

“本王有在胡说吗?”

宇文辙冷冷地上前一步,伸手挑起周璇的下巴,一字一句道:

“在竹林里,王妃不知廉耻地对皇叔动手动脚,你以为本王真没看到吗?”

动手动脚?他是指她体义父擦衣服吗?

“宇文辙,你误会了!皇叔被雨淋湿了,我怕他着凉……”周璇皱着眉头解释道。

“呵呵!本王还真不知道王妃原来是个这么体贴的人啊!”

宇文辙的声音愈发地又冷了,说话间,他捏着她下巴的手加重了力道。

“宇文辙,放开!痛……痛……”

因为疼痛,周璇好看的柳叶眉越皱越紧。

可宇文辙没放,他却然低头贴上她柔软的红唇,狠狠地吻,肆意在她的唇上辗转反侧的啃噬,带着浓浓怒气,惩罚性地咬着周璇的唇瓣。

“唔唔……你……放开……”

周璇被他吻得快窒息了,他趁机侵入她的口中,用力地吮,好似要把她整个人都吸干一般。

他这算什么?

他把她当什么了?

周璇怒极,狠狠地伸手去推他,熟料他却抱得更紧,将她死死地箍在怀里,吻得愈发深了,好像要把她整个人都吞下去一般。

宇文辙,这是什么意思?

你把接吻当什么了?

泄怒的手段了吗?

你知不知道两个人是要真心相爱才能接吻的!

突然,她漂亮的眸子染上了浓浓的水汽,越聚越重,最终凝结成滴。

不!

她不能哭!

哭了岂不是被他看笑话!

周璇倔强得忍着,泪珠儿险险地挂在眼角,不肯落下。

宇文辙看着这样的她,理智渐渐回归,胸口的某个地方暮地一软,终究离开了她的唇。

就在这一刻,周璇眼角的泪珠儿终于抵不过地心引力的诱惑,落了下来,在地上留下一个圆圆的泪痕。

她哭了?

宇文辙皱起眉头,印象中她不是一向很坚强的吗?

居然也会掉眼泪……

那一刻,不知为何,他竟然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宇文辙,你满意了吗?”

周璇用力一抹眼泪,冷冷地看着他,目光中带着恨意,说话间,她拿出帕子,开始擦拭嘴唇,力道很大,大得把嘴唇都擦破了,隐隐有鲜血流出。

“周璇,别这样……”

宇文辙一把抓住她的手,心疼地抚上她红肿的唇。

“宇文辙,你还看不出来吗?我嫌你脏!”

周璇甩开他的手,厌恶将擦拭过嘴唇的帕子扔到地上。

她嫌弃他!

她居然嫌弃他!!!

这个认知让宇文辙消失的怒气一下子又聚集了起来。

他弯腰将地上的帕子捡起来,狠狠地塞到她手里,道:

“不准丢。”

“这是我的帕子,我想丢就丢,跟你有什么关系!”

周璇负气地将帕子再次扔掉。

怒火在宇文辙漆黑的眸子中跳动,他很生气,却没说话,再将帕子拾起,这一次他没有塞给她,而是打开梳妆台的抽屉,将帕子放进去。

“本王不许你扔!”

他霸道地说道,冷冷地看着她,目光如炬。

“我偏要扔!”

周璇气极了,难道她连处置自己东西的自由都没有了吗?

她迈步走到梳妆台前,怒气冲冲地打开抽屉,抓起帕子,狠狠地朝着地上砸去。

“宇文辙,我要怎么处置我的东西你管不着!”

“咚——”

有什么东西和帕子落到地上,碎了。

周璇愣了一下,才发现刚才自己拿帕子的时候太用力,竟把放在抽屉里的夜明珠也带出来了。

那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碎成一片一片,在地上发着晶莹的光。

“好……周璇,你好样的!”

宇文辙脸色铁青地看着周璇,一字一句地从牙缝里崩出来,那双漆黑的眸子藏着狂风暴雨!

她居然把他送她的夜明珠给扔了!

好!

真是太好了!

屋内的气压一下子就降到了临界点,周璇只觉得脊柱发冷,整个人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冷颤!

“宇文辙,这是个意外……”

她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到“咻——”的一声,一把匕首驾到了她的脖颈之上。

宇文辙站在她的面前,目光冰冷,如同厉鬼索命。

周璇的心“咚咚咚”地跳,她知道宇文辙这个人小气,却没想到他居然小气到为了一颗夜明珠要她的命!

“宇文辙,只是一颗夜明珠而已,不至于闹出人命吧?”她弱弱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它只是一颗夜明珠呢?

宇文辙瞳孔猛地一缩,拿着匕首的手一紧,眼看就要割破周璇的大动脉了!

“宇文辙,你冷静点!”

“如果你现在杀了就不是损害你贤王的名声这么简单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就算太后要保你,也没那么容易……而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我赔你一颗好不好?”

周璇小心翼翼地说道。

其实按照常理那夜明珠送给她了,就是她的,要怎么处置是她的事情,就算她真的把它砸碎他也管不着!

这话周璇只敢放在心里想想,她很清楚如果自己说出去了话,大动脉就不保了,血流成河……

哎——

沉默在屋内无止境地蔓延,宇文辙还是不说话。

周璇的一颗心一直提着,她不敢抬头看宇文辙,怕更加激怒他。

可即便低着头,她依然可以感受得到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浓浓杀气。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周璇才感受到脖子一松,宇文辙终于将匕首收了回去。

然后,她看到他弯下腰,蹲在地上,将夜明珠的碎片一片一片地拾起。

周璇心里愧疚,也蹲下

来,想要帮他捡。

“滚。”

一个字,就像一把冰刀,飞过来,宇文辙看都不看周璇,将碎片收好,拂袖而去……

******

云华楼

“怎么会碎成这样?”

云亦岚浓得化不开的眉微微蹙,不敢置信地看着一向被宇文辙视若至宝的夜明珠。

“不小心摔了。”宇文辙淡淡地说道,“还能修吗?”

云亦岚摇摇头。

宇文辙的心沉到了谷底,云亦岚是个奇才,他有一双巧手,任何东西只要他看过一眼就能做出来,如果他都说没法修复,那么这世上便没人能修复了。

“到底是那个乌龟王八蛋居然敢把辙哥哥的夜明珠给摔了,辙哥哥,你告诉我,我去杀了她!”

云玉湖怒气冲冲地一拍桌子,谁都知道这可夜明珠对辙哥哥的重要性,他一向视为珍宝,随声携带,断然不可能将它摔碎,肯定是别人所为。

“这还用你出手吗?那人肯定已经死在他手里了。”常江喝了一口茶,慢条斯理地说道。

“那就去把他九族都扒出来,杀个遍!”

云玉湖恶狠狠地说道,居然敢摔坏她辙哥哥的夜明珠,辙哥哥一定伤心死了!

不行,她要为他报仇!

“这个主意不错!”

常江打了个响指,跃跃欲试。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宇文辙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目不转睛地看向云亦岚。

云亦岚摇摇头:

“若要恢复原样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将碎片做成装饰品。”

云亦岚自然知道这夜明珠对宇文辙的重要,让他就这样扔掉是不可能的,便提议道。

“好。那就麻烦你了。”

宇文辙道,轻柔的声音透露着一丝疲惫。

“兄弟之间何必如此客套呢?”云亦岚道。

“是啊!是啊!如果你真想感谢,不如从今天开始怡红院和雁回楼都免费对我们开放吧!”

常江一脸兴奋,他听说怡红院新来了个花丨魁,长得特别漂亮。

“呸——你以为我哥跟你一样无耻啊!他才不去那种地方呢!”

云玉湖不屑地啐道,转头对着宇文辙露出乖巧的笑:

“辙哥哥,以后像常花花这种人你要加倍收费才行!”

怡红院、雁回楼,一个是东都最大的青-楼,一个是东都最好的酒楼,表面上看起来毫不相关,可实际上他们却有这同一个老板——宇文辙,哦不,应该说是天下首富凤天皓。

“切——你这个男人婆懂什么!”常江不屑地冷哼。

“你说谁男人婆!人家很有女人味的好不好?”

云玉湖怒气冲冲地一拍桌子,只听到“啪——”的一声,好端端的桌子竟然碎了。

“你好有女人味啊!”

常江幸灾乐祸地说道。

“辙哥哥,他欺负我……”

云玉湖委屈地向宇文辙求救,宇文辙看了常江一眼,道:

“你很闲吗?上次让你查的林阮,查到没?”

“哪有这么容易啊!”

“你们天机阁不是天下第一楼吗?”宇文辙挑眉。

“就算天下第一楼,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查出来啊!大哥,除了名字,你什么都没给我!这世上同名同姓的人这么多……”常江无辜地说道。

“那百里飞燕抓到没?我可不知给了你名字,画像都给你了。”

云亦岚抬起头,补了一刀。

“那个……我还有事……改天再聚!”

常江待不下去了,三十六计走位上计。

“一个月之内给我把百里飞燕绑过来,要不然以后你们天机阁的武器我加倍收费了。”

云亦岚的声音冷冷地飘过去。

云华楼是天下最好的武器制造行,他们制造的武器可谓千金难求。

“一个月之内给我把林阮查出来,要不然以后你在怡红院、雁回楼欠的帐我要收利息了。”

宇文辙默默地补了一刀。

常江虎躯一震,只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哎——

他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居然认识这两个奸商!

真是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

*****

夜空孤寂,伸手不见五指。

雨滴滴答答地打到院子里的浮木上,发出一阵阵幽静的声音,让周璇原本就凌乱的心变得更加凌乱。

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

她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宇文辙那张冰冷的脸,以及匕首冰凉的触觉。

今天,差一点,她就死了……

好险……

——世界上怎么会有宇文辙这样的人!

他要是一直像她刚认识的时候那样敌视自己,她倒还有个防备。

可偏偏百花宴之后他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对她那么好,害得她都差点都把他当朋友了,可是一转身,他又却又将匕首放到她的脖子上,要杀她……

宇文辙,他到底想怎么样?

周璇看不透!

他就像一座休眠火山,看起来无害,却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爆发!

不!

她不能再待下去了!

一个月来,她第一次这么迫切地想要离开,她甚至有些后悔当初没有听飞燕的建议直接逃婚。

逃婚或许会被追杀,但总比和阴晴不定的宇文辙朝夕相处的好。

她觉得再这样发展下去,自己就算没被他杀死,也会被他折磨死!

不行!

她得尽快离开才行!

可是现在,她要如何才能全身而退呢?

她不清楚!

哎——无论如何,她都得先从皇宫里走出去才行!而要离开皇宫,则必须先找出百花宴那场刺杀行动的真凶,为自己洗脱嫌疑!

逃走的那个刺客是最重要的线索,不过现在所有的人都应该在全力缉拿刺客,她自认为没有这个能力抢在圣上、宇文辙他们之前找到刺客。

那么她必须寻找新的突破口。

周璇冷静下来,大脑迅速的转动,百花宴那日发生的事情一点点地在脑海里回放,突然脑海里灵光一现。

对了!

周夏音!

以周璇对周夏音的了解,她的智商虽然不怎么样,但也不至于傻到那太子当肉-垫用,这太反常了!

其中一定有文章!

或许她应该去一趟天牢!

只要见到周夏音,她就有办法让她开口!

择日不如撞日,反正也睡不着,干脆现在去好了!

周璇打定主意,便从床上爬起来,找了件简洁方便的衣服床上,走到门口正好遇到小萍,施了个低级催眠术将她催眠,然后将她移到自己的床上,用被子盖好。

然后,她又去了邑斋总管太监的房间,此时总管已经歇下了,她便将自制的迷--药从窗户里吹进去。这药量正好让他一觉到天明,中途绝不会醒过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才离开邑斋,朝着天牢的方向走去。

说实话,周璇并不是第一次来天牢,四年前慕容莫问曾带她来过一次。

来之前为了以防万一,慕容莫问给她看过天牢的地图,在加上周璇本身方向感特别好,大多数地方她只要去过一次,就能将其结构完全掌握并且画出来。

她根据守卫换班的时间混进去,就如入无人之境,并且很快找到周夏音。

虽然她们还有一段距离,周璇还是看得出周夏音憔悴了不少,一向爱干净的她此时一身凌乱。

“音儿,吃点东西吧。”

说话的是一个男子,他一身锦衣,面如冠玉,身如玉树,竟是太子殿下!!!

******

雁回楼

窗外,细雨蒙蒙,雨滴一颗一颗自窗檐上方滴落下来,一颗一颗的,发出沙沙沙的声响,远处灯火阑珊,却因为雨丝而显得模糊不真切。

“公子有烦心事吗?”

杨墨瞳关切地问道,她身着一身湖绿色长上,乌黑的长发披在自雪白的脖颈后倾泻而下,只用一条同色系的缎带绑了个蝴蝶结,除此之外便没有太多的装饰,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素雅之美。

宇文辙没说话,只是静静地喝酒,目光停留在灯火阑珊的地方。

见他不愿多说,杨墨瞳便坐到另一边,安静地给他倒酒,小心翼翼地凝视着眼前这个完美的男人。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一个侧脸,但是对杨墨瞳来说却分外难得。

她知道他是天上的明月,照不到她,不过只要能这样静静地看着他,给他斟酒,她便满足了。

这时候,崩雷走进来,有些为难地看着宇文辙,欲言又止。

“说吧。”宇文辙仰头灌下一杯酒,淡淡道。

“周璇去天牢了。”崩雷说道。

宇文辙眉头一皱——这个女人!现在去天牢?她不要命了吗?

“让追风跟着她。”宇文辙面无表情地说道。

“怎么?还是放不下她?”

他对面的薛进画一脸兴味。

“本王不过让追风去给她收尸而已。”

宇文辙冷冷地扫了薛进画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

“收尸啊……”

这话还能再假一点吗?

“也对!她摔了你的夜明珠,的确该死!”薛进画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

不知道这个周璇到底有何过人之处,能让

宇文辙把贴身之物送给她,而且被她摔碎了居然也不发作……

这若换了其他人敢弄坏宇文辙的夜明珠,早就没命了!

他突然对周璇这个女人很感兴趣。

“小辙辙,要不让我去吧!我最擅长收尸了!”薛进画主动请缨,“我保证就算她没变成尸体,我也把她变成尸体带回来,让你挫骨扬灰!”

宇文辙俊眉一皱,看向薛进画,正欲开口,却让薛进画迅速打断:

“你不用太感谢我!做兄弟,有今生没来世,这是我应该做的!”

说完他便一溜烟地跑了!

周璇弟妹,我来了!哈哈……

**********

乐乐:谢谢大家的红包、鲜花和月票。以后这个文每天早上九点左右更新好不好?或者大家觉得有更适合的时间也可以跟我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