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七十八章 不准给本王给戴绿帽子

铅云低垂,空气中带着浓浓的湿意,春雷阵阵,雨水不期而至。

周璇叹了一口气,得赶紧找个地方避雨才行。

前方有一片竹林,沐浴着春雨,更加显得翠绿。

周璇赶紧跑了进去,打算先避一避,等雨小一点再出去拗。

竹子长得很粗,叶子很密,阻隔了外面的大雨,偶尔又雨丝透过茂密的竹叶落下来,也显得温柔了不少。

地上,有春笋从泥土里钻出来,分外地可爱。

周璇思考着要不要挖一点回去,晚上炒着吃。

“大胆何人,居然敢偷本王的笋!跖”

身后,传来一个悠然的男声,周璇的心里“嘎登”一下,这笋还有主人的?

“对不起。”

她抱歉地转过头,在看清来人的长相之后,顿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一丈之外,站着一个俊美绝伦的男子。

他一身紫衣,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一张俊颜,有棱有角,脸俊美异常,尤其是那双黑宝石一般的眼睛,散发着琉璃一般的色彩,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璇璇?”那男子亦是惊讶无比。

“义父?”周璇不敢置信地双眸中透露着喜悦。

“璇璇怎么会在这里?”

宇文明朗震惊之余,眼中带着久别重逢的喜悦,真没想到三年之后会再次见到她。

“此事说来话长……”

周璇叹了一口气,久别重逢的喜悦让她压抑的心情轻松了不少,于是她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与他听。

“真没想到璇璇竟是周家三小姐。”

听她讲完,宇文明朗淡笑道,他听说宇文辙成亲了,却没想到他娶的竟然是自己的义女,不过更加让他意外的是……

突然,一阵风吹来,竹子摇曳,雨滴簌簌抖落,宇文明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手,挡在周璇头上。

周璇没有被淋,却见他身上的衣服被雨水晕染开来,好似一副水墨画。

“义父,我没事,您别只顾着我。”

周璇站起来,拿出帕子替他擦拭身上的水珠儿。

义父总是这么温柔。

“无事。我喜欢淋雨。”宇文明朗厚薄适中的红唇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只是我没有想到璇璇竟然没嫁给慕容。”

慕容……

听到这两个字,周璇的心跳再次漏了一拍,莫名地难受,却依然对宇文明朗露出一个风轻云淡的笑:

“义父为什么会认为我会嫁给慕容公子呢?”

宇文明朗探究地看她:

“难道璇璇不喜欢慕容吗?”

周璇没有回答,只是淡笑:

“就算我喜欢他,他也不喜欢我呀!”

他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你可知当初为了让我收你作干女儿他付出了什么代价?

那时候,他就看得出慕容莫问是铁了心要娶她的,若非如此,他便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地找自己做那丫头的义父。

“真没想到慕容竟会由着你嫁给齐王。”

宇文明朗叹息道,以慕容莫问对她的深情,绝不可能会任由她嫁给别人而不采取任何行动的。

真是奇怪!

“义父,咱们不提慕容公子好不好?”

周璇无奈地说道,实在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一见到自己就要扯到慕容莫问。

“好。”

宇文明朗见她不愿意提,便不再多言:

“那璇璇觉得齐王怎么样?”

宇文辙吗?

周璇脑海里浮现出这个总是阴晴不定、难以捉摸的男人,顿时觉得头疼。

“我和他大概是合作关系吧。”

扮演名义上的夫妻,然后等待时机脱身。

“哦?原来本王和王妃是合作关系啊?”

突然一个冷冷的男声从身后传来,周璇心里一个激灵,艰难地转过头,便看到宇文辙从外面钻进林子,手里还拿着一把油纸伞。

“你……你……你怎么来了?”

周璇吓得跳了起来,见他目光冷冰冰的,好像要杀了她一般,不仅奇怪——难道她又哪里得罪他了?

“本王来找皇叔,不行吗?”

宇文辙收了伞,径自走过去给宇文明朗行礼,看都不看周璇。

皇……皇叔?

周璇的嘴巴惊讶地都可以塞下一个苹果了。

“你不会连皇叔乃陈王都不知道吧?”宇文辙鄙夷地看了周璇一眼。

什么陈王?!

周璇更加惊讶了!这一次,她是被吓到了!

陈王宇文明朗,先帝遗腹子,才高八斗,风华绝代。

传说他三岁能文,四岁能武,出言成论,出口成章,十岁

一篇《燎原论》准确分析天下之势,并提出许多犀利的观点,轰动天下。

十一岁协助景帝进行一系列改革,极大地提高了大魏的经济军事实力,使大魏一跃成为霸主。

当时名动天下的隐士北斗先生曾言“陈王,有商鞅之才华,兼齐桓之风采,宇文皇族之希望”。

此言一出,掀起轩然大波。

次年,陈王便主动请辞东都,前往封地。

从此在政界销声匿迹,做个逍遥王爷。

周璇是做梦也没想到慕容莫问给自己找的义父竟是曾经轰动天下的陈王宇文明朗。

宇文辙见她一惊一乍说不出话的样子,便道:

“她就是这样没脑子,若打扰到皇叔,还望皇叔大人不记小人过,别放在心上。”

这个白痴大概不知道这片林子是皇叔的禁地,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入内,即便皇叔不在皇宫亦是如此,违者杀无赦。

宇文明朗高深莫测地看了宇文辙一眼,又别有深意地看了周璇一眼,见周璇一个劲的地冲自己使眼色,便道:

“无事。这丫头率真,与本王相谈甚欢。”

宇文辙见状略微沉吟,也没说什么,只是将手里的伞递给周璇,道:

“本王许久未见皇叔,今日要与他叙旧,你先回邑斋吧。”

我也要叙旧啊!

义父都没赶我走,你唧唧歪歪干嘛!

周璇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正欲开口,这时候,宇文辙已经将手里的伞塞给她,直接把她赶出了竹林。

丫丫的,宇文辙,你太过分了!

周璇郁闷无比,却又不敢明目张胆地表现出来,毕竟这里是皇宫重地。

哎——

算了,先回去吧。

周璇撑着宇文辙拿过来的伞,朝邑斋走去。

刚到邑斋,便见一个宫女跑过来,道:

“王妃怎么才回来?我家主子等你很久了。”

这宫女周璇认得,就是不久前拦下她,要她去见她家主子的那个。

没想到她没去,她家主子倒找上门来了!

周璇不解地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起,便看到一个温婉的女子。

一袭嫩黄的轻衫温柔的裹住她娇小的身体,精致的小脸透着一抹薄红,亭亭玉立,雾鬓风鬟,宛如一朵幽香,迎风绽放。

竟然是周夏韵,那个被称作东都第一才女兼美女的女子。

周璇不得不承认周夏韵的确很美,即便同样身为女子的自己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二姐姐你找我?”

周璇走过去,不解地问道。

虽然她们名义上是亲姐妹,可却从未单独说过话。

在周府,她是周傲华的掌上明珠,居于雅韵阁,和她所住的梅园一个东一个西,想碰到都难。

“三妹妹愈发漂亮了。”

周夏韵漂亮的双眸亮晶晶的,她静静地打量着周璇一会儿,在她的记忆里周璇就像空气一样透明,如果不是五妹妹老在自己面前提起,她差点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妹妹。

“二姐姐过奖了,不过再漂亮也不及二姐姐半分。”

她眉眼含笑,一双眼睛仿佛有重重的水汽氤氲着,让人捉摸不同。

“二姐姐找我不会是为了夸我变漂亮了这么简单吧?”周璇淡淡地问道。

无事不登三宝殿,周夏韵找她一定有事。

周夏韵没有回答,而是上前一步,握住周璇的手,关切地问道:

“三妹妹身子可好些了?”

“多谢二姐姐关心,已经无碍了。”

她不说,周璇也不急,风轻云淡地和她客套着,她相信周夏韵一定会开口了。

“其实父亲一直担心你怪他将你嫁给齐王,怕你心有不满,不过上次百花宴见你为了齐王连性命都不顾,终于放心了。”周夏韵道。

这话说的好听,若真这么重视她的感受,为何问都不问她就直接把她嫁给宇文辙呢?

可笑!

周璇在心里狠狠地鄙夷了一番,脸上却不露痕迹:

“齐王是我丈夫,女子出嫁从夫,为丈夫牺牲自己是理所当然的。”

“三妹妹如此识大体,难怪皇祖母这么喜欢你。”周夏韵讲到这里,微微顿了一下,又说道,“我听闻最近三妹妹经常和皇祖母讨论佛理,我佛慈悲,不知三妹妹可否借机替五妹妹求情呢?”

呦——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敢情是要她去给周夏音做说客!

这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好!

周璇倒了杯茶,递给周夏韵:

“二姐姐说了这么多,想必口渴了吧。”

“谢谢。”

周夏韵接过茶,看着周璇,等她回话。

可周璇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悠然自得地喝着茶,完全没有开口的意思。

“五妹妹真是可怜!自从百花宴后,她便被关入天牢了!你说她一个久居深闺的小姑娘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苦!我说她瘦了很多……”

周夏韵越说越伤心,那双漂亮的美眸渐渐红了。

这是在打同情牌吗?

可惜她不吃这一套。

“五妹妹在推太子那一刻就应该想得到后果。”周璇淡淡地说道。

“哎——话虽如此,可五妹妹毕竟年幼,胆子又小,当时那情况她都吓傻了……”周夏韵说道。

“哦。”

周璇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话适合说。

周夏韵见她依然不说话,只能又道:

“三妹妹,我知道你一向善良,去向太后求求情好不好?”

“二姐姐你为什么不去呢?”

周璇反问,且不说自己在周府的时候周夏音怎么虐待自己,单从血缘关系来讲,也轮不到自己求情啊!毕竟周夏韵才是周夏音嫡亲的姐姐。

“让三妹妹见笑了,你也知道我现在的身子,不适合奔波。”周夏韵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一脸为难地说道。

不适合奔波?

都能冒雨来邑斋找她都不觉得奔波,去长乐殿找太后求个请怎么就奔波了?

“是吗?”周璇淡淡地看了周夏韵一眼,到,“二姐姐不适合奔波,不是还有父亲、母亲、姑姑吗?他们的身份地位远远在我之上,相信他们说一句话抵得过我十句,为何他们都不去,却要我去呢?”

周夏韵愣了一下,她没想到这位一向如同空气一般的妹妹竟如此伶牙俐齿。

“其实若真要为五妹妹求情,二姐姐你身为太子妃,又怀有龙孙可比我有分量多了”周璇一边说,一边看着周夏韵,饶有兴味地一笑,道,“还是说二姐姐你怕惹太子爷不高兴,影响到你太子妃的地位,所以才来找我?”

“当然不是。”周夏韵连忙否认。

“那是为什么?难道说二姐姐是担心现在刺客还未抓到,时态尚未明了,若贸然前去替五妹妹求情容易弄巧成拙惹祸上身?”

讲到这里,周璇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忧伤:

“既然二姐姐自己都有此担心,为何还叫我去呢?你也知道我现在的出境也不比五妹妹好多少,自身难保,若还替五妹妹出头,到时候一个不小心脑袋搬家也是极有可能的!难道二姐姐一点都不担心我吗?虽然我不像五妹妹和你是一母所生,但毕竟我们也是同一个父亲所生啊……”

周璇越说越伤心,眼中竟含着泪水。

周夏韵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以为自己贵为太子妃,肯叫周璇一声妹妹,周璇便会感动得找不着北,再跟她打打温情牌,她就会对自己有求必应、屁颠屁颠地跑去替五妹妹求情,却没想到事实和她想的相反。

周璇竟反将了她一军!

没想到这个女人的心思竟然如此缜密!

周夏韵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可偏偏周璇在她眼前梨花带雨地哭着,说的话她又没法反驳,这要是传出去,会显得她厚此薄彼,有损自己贤良的名誉。

为了表明自己并没有厚此薄彼,周夏韵只能好言好语地安慰周璇,这种感觉就像吞了苍蝇一样难受!

“王妃,齐王殿下来了……”

大约过了一刻种,外面传来小萍的声音。

周夏韵闻言如获大救:

“既然齐王殿下来了,那我就不打扰三妹妹和齐王殿下说话了。”

说着她毫不犹豫地便告辞了,周璇看她那副落荒而逃的样子,忍不住觉得好笑。

二姐姐,我又没对你做什么,干嘛跑这么快呀!人家很伤心的说!

周璇恋恋不舍地送她到门口:

“今日和二姐姐聊得真开心,二姐姐,你以后要多来看看璇儿哦!”

“恩。”

周夏韵点点头,不过她的表情告诉周璇,她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周璇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一点儿也不想和周家的人往来。

周璇再回到房间时,宇文辙正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地坐在桌边喝茶。

“宇文辙,那杯茶……”

“这茶怎么了?”宇文辙不解地挑了挑眉。

周璇想说那茶她是喝过的,不过看到宇文辙已经喝掉一大杯了,便不再多说了。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怎么又来了?”

周璇在他对面坐下,不解地问道。

他又不是不知道她现在也是嫌疑犯之一,他不是应该避嫌吗?

“本王过来找你聊天不行吗?”

宇文辙挑了挑眉,上前一步,冷冷地看着她:

“你这是什么表情?不欢迎?”

她哪里敢啊!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周璇连忙讨好地笑道。

“哼——”宇文辙特别傲娇地冷哼一声,道,“去——给本王倒茶!”

周璇非常配合地给他倒了一杯茶,双手奉上。

“太凉了!本王胃不好的。”宇文辙道。

胃不好你还喝茶?

周璇在心里默默吐槽两下,乖乖地给他倒了杯热茶。

“这么烫!你想烫死本王啊!”

……

敢情他不是来找她聊天,是专门来找茬的!

周璇不乐意了:

“宇文辙,我笨手笨脚的,不知道不适合伺候你!你还是回去找白真真吧,她伺候你比较有经验。”

“没关系,本王不嫌弃你笨!你慢慢学便是。”

宇文辙非常宽宏大量地说道。

“……”

周璇竟无言以对!

算了,不和他说话!

周璇眼观鼻、鼻观心,安静地坐在宇文辙身边,等着他切入正题,她知道他肯定有话问她。

果然,宇文辙喝了一口茶,便开口问:

“王妃和皇叔本来就认识吗?”

这个问题周璇并不意外,以当时的情况,无论谁都看得出她和宇文明朗是旧识。

“恩。”

周璇点点头,如实回答。

“认识多久了?”宇文辙又问道。

“三年。”

三年前,皇叔正好回东都待了一段时间。

周璇思量着如果宇文辙再进一步追问,要怎么回答,不知道义父是怎么跟他说的。好在宇文辙并没有继续追问。

“皇叔与你说的慕容是谁?”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冷不防地开口问道,这时周璇正在喝茶,听到“慕容”两个字心跳慢了一拍,一不小心便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

周璇痛苦地咳嗽了起来,宇文辙看到她这样子,嘲讽道:

“本王才提到慕容两个字,王妃就激动成这样子,看来是关系匪浅啊!”

“王爷想多了,是这茶太烫了。”

周璇连忙解释道。

“是吗?”

宇文辙狐疑地看着她,显然不相信她说的话。

“莫非这个慕容是王妃心上人?”

“王爷说笑了!只是以前认识的普通朋友而已!”

“是吗?”

宇文辙显然不相信她的话。

“周璇,你以前喜欢谁本王不管,但既然你跟了本王,就不准给本王带绿帽子。”

他冷冷地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