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七十七章 本王吃剩下的

“你喜欢就好。”

宇文辙见她一脸满足、笑逐颜开的样子,心情也跟着变好,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声音中不自觉地流露着连他自己都没觉察的宠溺。

“什么?”

或许因为他的声音不大,周璇没听到。

“没什么。跖”

再开口时,他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漠:

“本王得回去了,你安心在这里静养吧。本王很快就会接你回府的,相信我。拗”

他是在跟她承诺,他会找出幕后真凶,帮她洗脱嫌疑吗?

一种微妙的感觉在胸口流淌而过。

“宇文辙,谢谢你。”

周璇对着他的背影,真诚无比地说道。

他什么也没说,头也不会地走了,消失在漫天飞舞的樱花中。

良久,周璇才回过神来,看着手里的那瓶药,一时之间,百感交集。

她真的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跟自己毫无相关、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的男人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选择站在她身边、帮助她、保护她!

为什么?

宇文辙,你不是一向亦多疑、小气、冷血著称的吗?

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

周璇不明白,觉得自己愈发看不透这个男人了。

宇文辙,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

宇文辙离开皇宫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

火红的落日在波光粼粼的小河里留下长长的影子,细细碎碎,绯红一片。

天际,有大雁飞过,不断地变换着造型,时而呈人字形,时而整整齐齐地排成一列列纵队。

灯火阑珊处站着一个锦衣男子,不羁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身后,剑眉邪飞入鬓,狭长的凤目似琉璃般盈盈生辉,高挺的鼻梁下一双薄唇此时正冲宇文辙露出一个不-羁的笑。

“小辙辙怎么这么晚才出来?”

宇文源剑眉一挑,嘟起红唇,不满地抱怨道。

“二皇兄在等我?”

宇文辙淡淡地问道,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

“恩。”宇文源用力地点头,“小辙辙,你别这么冷漠吗?总是绑着一张脸了,女人是不会喜欢的。”

面对宇文源不正经的笑,宇文辙仿佛什么没看到一般,依旧一脸风轻云淡:

“二皇兄找我何事?”

“哎——”

宇文源见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

“本王是担心小璇璇。你可别怪她,刺客的事情与她没有关心,她根本无心害你!小辙辙你聪明绝顶,肯定也看得出这些刺客其实是父皇派来考验我们的。”

“恩。”

宇文辙点点头,道:

“的确,父皇为了想看看我们四人谁更加优秀,特地派了八个刺客于百花宴行动,一人正好分到两个。可是怎么会无端多出两个,而且都冲着本王来呢?”

宇文辙说话的时候突然高深莫测地看向宇文源。

他的声音很轻、很淡,可每个字却格外有分量,仿佛重若千斤。

宇文源一直知道这位三皇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却没想到他居然心思缜密到连父皇派了几个刺客都了如指掌。

“哎——”

他又叹了一口气,那双漂亮的凤目露出一丝无奈:

“既然小辙辙你已经知道了,本王也就不瞒你了。其实那两个刺客是本王派的。”

宇文辙听完依旧面沉如水,既没有露出意想不到的惊讶,也没有露出对这一切了如指掌的得意,他就这么淡淡的,让人猜不透。

晚风有些大,吹得宇文辙身上的宽袍大袖鼓了起来,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单薄,好像虽是都要被风吹倒一般。

这一刻,宇文源可以确定,他这位三弟如果不是因为身患疾病的话,真的会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对手!不知道太子和老四有没有注意到他!

“小辙辙,不瞒你说,百花宴开始前小璇璇来找过本王,她想要消除皇祖母对她的误会。你也知道,皇祖母一向最疼爱你,所以本王才给她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心想父皇反正也要派刺客试探我们,不如就加两个,到时候让小璇璇假装替你挡一刀,博取她老人家好感。除此之外,小璇璇真的没有别的企图,你千万不要误会她,她是一个好女孩……”

宇文源特别真诚看着宇文辙,耐心地解释道。

“哦?”宇文辙终于一改之前的淡漠,露出一抹兴味,“没想到二皇兄对我家王妃这么了解呀!”

宇文辙见状,目光微微一沉,露出一副慌乱的模样,连忙解释道:

“其实也不是啦!本王也只是跟她一见如故而已……我们真的没什么!小辙辙你千万别误会。她只是把本王当哥哥,当然本王也把她当妹妹……”

哥哥妹妹?

说得还真够暧--昧的!

这想要人不误会都难啊……

他这位二皇兄八成是想要告诉自己刺客是周璇让他派的,以此激怒自己,顺便把周璇乃幕后真凶的嫌疑坐实吗?

他这位二皇兄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宇文辙上前一步,看向宇文源,他那深潭一般的眸子明明是平平静静的,可不知道怎么的,却会看得浑身发毛。

“二皇兄放心,自己的王妃为人如何本王比你了解,也谢谢你对我家王妃这么关心。如果二皇兄是真心诚意帮她,本王自然不会追究。”

讲到这里,宇文辙漆黑的眸子微微一凜,整个人散发出幽冷的气息:

“但是,如果是有人想把脏水泼到我妻子的身上,那么我宇文辙就算拼了命,也会替她出头。”

生平第一次,宇文源听到这个有着贤王之称的温润男子用这么冰冷而又有压迫感的语气对自己说话。

他怔住了。

“天色晚了,本王身子没有二皇兄这么健朗,就先回府了。”

言罢,他转身,唤来侍卫,扶着他孱弱的身子走向马车。

看着他单薄的背影慢慢地消失,宇文源放--荡不--羁的脸上勾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

有意思!

老三竟然比他想象中还要厉害!

这下有得玩了!

********

翌日

周璇一大早便醒来了,她打算今天去长乐殿给太后请安,顺便了解一下皇宫的结构,以备不时之需。

小萍见了她,不知怎么地,小脸一下子就红了,看她的眼神特别暧--昧。

“王妃跟王爷真是恩爱!好让人羡慕啊!”

周璇当然听得出她的话外音,却也没说什么。

有些事情,只会越描越黑,还不如不解释的好。

周璇洗漱一番,换了一件讨巧的素色衣服,她现在的衣服都是景帝和太后赏赐的,做工非常精美,和她在周府穿的简直天然之别。

小萍想要帮她梳头发,却周璇拒绝,她在周府一直独居,一向奉行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原则,不习惯假手于他人,尤其是梳头、沐浴之类的私密事情,更不习惯让别人代劳。

收拾完毕之后,时候还早,她便去院子里透透气。

邑斋的院子不算大,却也不小,院子里有花有草有树木若放到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绝对可以算花园式别墅,土豪炫富必备神器。

昨夜又下了雨,空气格外地清新,让人忍不住想要多吸几口。

院子南边有几棵参天大树,此时此刻有‘唧唧啾啾’鸟鸣之声透过厚厚的树叶传来,此起彼伏,此消彼长,婉转动听。

周璇美目微微眯起,出神地聆听着这大自然最美好的音乐,突然感受到小时候语文课本里常常出现的那句话“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生命在于运动”!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反正闲着无聊,不如好好运动运动,锻炼一下身体!

世界上最方便最廉价的健身方式是什么呢?

所有大妈都知道——广场舞!

没有音响设备没关系,她可以自己唱,而且还有各式各样的鸟儿给她伴唱呢!

广场舞什么都可以少,却唯独有一样绝对不能少!

那就是舞伴!

大家一起跳、其乐也融融,这是广场舞最大的魅力!

周璇眉目一转,很目光自然地落到小萍身上。

“小萍,要不要和我一起跳舞呀!”

小萍有些羞涩地说道:

“王妃,奴婢不会!”

“没事,你跟着我跳就行!特别简单!”

周璇热情地向小萍抛出橄榄枝。

在皇宫里,下人自然不能拒绝主子,而且小萍也真的蛮想学跳舞的,在她看来,跳舞是一件特别优雅、特别美好的事情。

小萍还记得有句诗叫做“舞转回乐文,歌愁敛翠钿.满堂开照曜,分座俨婵娟.”,虽然具体意思她不大懂,但是她就是觉得跳舞的都是嫦娥一样的天仙高大上。

然而当她满怀期待地跟着周璇跳了一曲《小苹果》之后,忍不住疑惑:

这……这……这也叫跳舞吗?

当然,小萍只敢在心里质疑,见周璇跳得如火如荼、意犹未尽,她也不好意思退出,乖乖地跟着她跳完《小苹果》之后又跳了一曲《最炫民族风》……

运动开来,周璇觉得心情特别好。

此时,恰逢太阳从东边升起,一缕调皮的阳光打在绚烂的樱花上,光彩焕发,特别漂亮,周璇决定再跳一首郭富城的《浪漫樱花》。

“王妃,本王劝你还是放过那个可怜的小宫女吧,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不在乎形象一大早在这里跳大神驱鬼降魔的。”

一个熟悉的冰冷声音从门口传来,周璇循声望去,果然看到那个熟悉的男子。

白衣胜雪、黑发如墨,伴着漫天飞舞的樱花,他简直就像一个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美男子,如果他没这么毒舌的话,或许她觉得他长得更好看。

“你才降妖除魔跳大神呢!我这是在跳舞!”

周璇不服气地辩解道。

“跳舞?”

宇文辙走上前,摸了摸周璇的额头,道:

“王妃,你也没发烧啊!怎么脑子就坏了呢?你这个如果叫跳舞的话,那赫连雨涵估计要哭了!”

“哼——王爷你想看赫连雨涵跳舞大可去找她呀!一大早的来我这里干嘛!”

周璇没好气地狠狠地瞪了宇文辙一眼——这家伙今天怎么又来了?难道不知道她现在是嫌疑犯要避嫌吗?

“给你。”

宇文辙将一个重重的纸袋递给过去。

“什么东西?”

周璇疑惑地打开,一阵想起扑鼻而来,竟然是笑满楼的樱花糕!

她最喜欢吃了!

只是笑满楼生意特别好,老板每天销量销售,很难买到。

没想到宇文辙一大早给她这么大惊喜,早知道刚才就随便他毒舌不还口好了!

“宇文辙,谢谢你!”

周璇对着宇文辙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甜甜糯糯地说道。

“不用谢。不过是本王吃剩的,本来想拿去喂狗,却发现狗不爱吃,只好拿来给王妃了。”

宇文辙不冷不热地说道,一如既往地毒舌。

“……”

周璇拿着樱花糕,咬也不是,不咬也不是。

宇文辙,你要不要这么狠!

“王妃不吃吗?”

宇文辙见周璇拿着樱花糕,张着嘴,却不咬下去,嘴角还隐隐抽搐,于是一本正经地对她说:

“如果王妃不吃的话,就还给本王吧,不要浪费了,本王还可以拿去喂猪。”

“……”

宇文辙,他这是拐弯抹角骂她猪狗不如吗?

虽然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但她也是有骨气的好不好?

安能为区区几块樱花糕受辱!

怒火袭来,周璇决定证明给宇文辙看,她不是为五斗米折腰的人!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却发现原本站在她前面的那个绝美的白衣男子不知何时已无踪影。

诺大的院子里面只有她和小萍两个人。

“宇文辙呢?”

周璇眉头微微一皱,不解地看向小萍,明明刚刚还在的,怎么突然就凭空消失了。

“王爷刚刚走了。”小萍如实回答。

“什么时候的事情?”周璇问道。

“就在您感动得说不出话的时候。”

宇文辙过来的时候,小萍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宫女,非常自觉地退到一丈之外,所以完全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以为周璇是被宇文辙感动得说不出话!

哎——她那哪里是感动啊!

她明明是被气得说不出话!

小萍看到周璇手里的樱花糕,突然一脸羡慕地感慨:

“哇——王爷居然一大早专程从齐王府赶过来送糕点给王妃吃!这么体贴的人奴婢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亲,你想多了,这只是他老人家吃剩的而已!

不过说来也奇怪,宇文辙这厮不是一向不吃甜食的吗?

怎么突然换口味了?

周璇不知道该怎么跟小萍解释。

小萍看着樱花糕冒出来的热气,忍不住再次感慨:

“居然还是热腾腾的,王爷真用心啊!”

她感动地都快哭了。

经小萍这么一提醒,周璇才发现手里的樱花糕竟都是刚出炉不久的!

宇文辙……

这一刻,周璇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宇文辙了!

算了,不想了!

“小萍,走,咱们进屋一起吃。”周璇温柔地冲着小萍盈盈一笑。

“不!不!不!这是王爷专门给王妃的,奴婢怎么可以吃呢!”

小萍在宫里这么多年,从来只见到主子心情好,才将吃剩的赏给他们,却还是第一次见到主子邀请下人一起吃东西的,当下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这么多,我也吃不掉!”

周璇拉着小萍往屋子里面走。

*****

用过早饭之后,周璇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去长乐宫给太后请安。

因为时间的关系,她来到长乐宫的时候,并没有碰到其他请安的人。

周璇和太后聊了一早上的佛学,中午留在长乐宫用过午膳方才离开。因为时间还早,回去也没事情做,她便打算在皇宫里随便转转,熟料没走几步便看到一个颐指气使的女子——四皇子妃端木海蓝。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周璇打算绕道而行,避开她,熟料端木海蓝却快速追上来,挡住她的去路。

“喂——姓周的,你给我站住!”

你都站都把我的路挡住了,我能不站住吗?

周璇吐了吐舌头,好脾气地对端木海蓝笑:

“四皇子妃找我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叫你吗?”

端木海蓝冷哼道,态度一如既往地跋扈。

“当然可以!”

周璇也不在意,淡淡地说道。

端木海蓝见到周璇不怒不恼,觉得自己的拳头打到了棉花上,愈发地来气。

“周璇,你妹妹周夏音以下犯上、图谋陷害太子,现在还被关在天牢里,你们周家要完蛋了你知不知道?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看着端木海蓝这副洋洋得意的样子,周璇终于明白宇文辙为什么要说端木海蓝没脑子了!

这姑娘实在是太单纯了!

周家或许会因为周夏音的行为受到牵连,不过目前最危险的却不是周家,而是她的丈夫宇文勋了!

试问当下除了太子呼声最高的是谁?那么谁就怎么有嫌疑谋害太子?

这些话,周璇自然不会同端木海蓝讲。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四皇子妃所言极是,那我就不笑了。”

周璇非常配合地受起笑容。

“哼——算你识相!”

端木海蓝高傲的扬起艳丽的脸,得意无比地说:

“姓周的,我要是你,嫁给只剩一年阳寿的病秧子,我天天哭还来不及呢……”

“不得胡言!”

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周璇看到一个锦衣男子从端木海蓝身后朝这边走来。

那男子面容与宇文辙有几分相似,不过和宇文辙比起来,他长得更加柔美,眉眼温润如画,眸里是一派清明斯文翩翩。

虽然只在百花宴见过一次,周璇依然牢牢地记住了他。

这个人就是目前重皇子中呼声最高、能与太子分庭抗礼的四皇子——宇文勋。

“拙荆不会说话,还望三皇嫂大人不记小人过,别放在心上。”

宇文勋彬彬有礼地对周璇说道。

周璇点头不语。

端木海蓝的话是对宇文辙不敬,这是大忌,就算所有人都知道宇文辙命不久矣,但也是不能拿到明面上讲的,毕竟宇文辙是皇子。

若真要追究起来,便是大不敬,按照大魏律例也是要治罪的!

这事除了宇文辙本人,怕是也只有景帝和太后有资格去谈原谅了。

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宇文勋替端木海蓝道歉了,她也不能太计较。

所以,这个时候她说什么都不妥,不如不说!

周璇不说,并不代表端木海蓝不说,她怒气冲冲地等着宇文勋:

“宇文勋,你什么意思啊!我说的明明是事实……”

“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宇文勋冷冷地喝道。

“哼——你让我少说我就少说啊!凭什么?”端木海蓝仰起头,冷冷地说道。

“就凭我是你丈夫。”

看得出来宇文勋是动怒了,但是端木海蓝却完全不在意,她还在那里叫嚣着:

“哼——你算什么丈夫!我要跟你和离!”

周璇听到这话吓了一跳。

这位端木海蓝小姐真是个神奇的人物,居然敢在皇宫里叫嚣着要和四皇子和离!

这……这可是千年之前的古代呀……

虽然周璇对接下来的剧情很好奇,但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她实在不适合围观,于是趁着端木海蓝的注意力放在宇文勋身上的时候默默遁了。

********

风乍起,好端端的天气不知为何突然阴沉了下来,明媚的阳光被厚厚的云层挡住,空气中透露着湿意,远处垂柳乱舞。

看样子是要下雨了,她地抓紧时间回邑斋才行。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走来一个小宫女,冲着周璇行了一个礼,道:

“王妃,我家主子邀您一叙。”

“你家主子是谁?”

周璇不解地看着这小宫女,她的记性一向不错,就算长得在普通的人见过一面,她都能叫出名字。她记忆里没有这号人物,那么毫无疑问,她并不认识她。

那小宫女没有马上回答她,而是小声地说:

“王妃到了便知。”

“不好意思,我不想去。”

周璇耸耸

肩,宫廷这种地方步步惊心,眼下她的处境又这么尴尬,她不想和太多人有接触,尤其是那些来路不明的人。她可不想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周璇说完之后便不再去看那个小宫女,头也不回地管自己走了。

为了以防万一,一路上她走的都是大路,她就不信有人敢在皇宫最显眼的地方对她动手。

***

乐乐:终于上架了,首发三万,谢谢大家的支持!希望你们不要抛弃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