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七十六章 本王欠你的

门在身后重重的关上,震得周璇耳膜发疼。

屋内的空气还想突然绷紧了一般,紧紧地拉住了周璇的每一根神经,好似稍微一不小心,就会爆炸一般。

夕阳斑驳的红光透过紫檀木雕花镂空窗棂透进来,让这间清雅的房子看起来暖意融融,可是不知为何,周璇却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冷,好冷,她好像一下子来到了北极严寒之地,冻得浑身每个细胞都在打颤。

曾经,日盼夜盼,希望他能来。

可如今他真的来了,她竟连看他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将那准备好的话解释给他听了…跖…

这一刻,周璇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动不动地低着头,心里思量着:

他来多久了?

她宇文源的对话他到底听到了多少?

他会不会误会她和宇文源联合起来一起害他?

以他那睚眦必报的性格,肯定会剥她的皮、抽她的筋、喝她的血、然后挫骨扬灰吧。

“过来。”

宇文辙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在室内响起,好似来自蒙古西伯利亚的冷空气,让屋内又降低好几度。

周璇不由地一个激灵——果然,他是要剥她的皮了!

她绝对不能过去!

她若过去只怕她还没来得及解释,整个人便被她掐断气了。

打定主意,周璇不但没往前走,还整整往后退了三步。

“周璇,你耳朵聋了吗?本王让你过来。”

他的声音飘忽不定,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周璇当然不敢过去,还不争气地又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次,宇文辙没有再说话,他“霍——”地一下站起来,长腿一迈,径直朝着她走了过去。

“等等——宇文辙,你先别动手,你听我解释……”

周璇下意识地伸手将自己护住。

“你以为本王要对你动手?”

宇文辙俊眉一皱,脸色更加难看了。

“原来……你没打算对我动手啊!那我就放心了……”

周璇松了一口气,也对,这里是皇宫,宇文辙就算再生气也断然不可能再这里破坏他“贤王”的形象。

周璇拍着自己惊魂未定的胸口,突然觉得宇文辙那双深邃的眸子正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的另一只手,目光凛冽而又冰冷,好似要活生生把她的手给剁了一般。

周璇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不至于吧?

宇文辙应该没这么血腥吧?

熟料她才刚刚这么一想,手已被宇文辙捉住。

“啊——痛……”

周璇吃痛的惊呼一声,便听到“砰——”地一声,有什么东西被他重重地摔倒地上,碎了。

一股清幽的药香在空气里弥散开来,周璇望过去,才发现是宇文源刚刚才给她雪莲美肤膏。

大概是医者的本能,她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仔细闻了闻,发现里面所用的药材都极其珍贵,忍不住地感慨一声:

“好可惜。”

谁知她这句话出口之后,宇文辙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周璇猛然想起刚才宇文源给把这瓶药递给自己时说的那句暧-昧无比的话,顿时悔恨无比,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天呐!

她脑子坏掉了吧!居然在这个时候说可惜……

这下想要宇文辙不误会都难了!

周璇想死的心都有了!

以前她一直以为自己虽算不上聪明绝顶,但智商120以上总有的,可现在,别说120了,她觉得自己的智商根本就是负数!宇文辙说的对,她是笨蛋、白痴、神经病……

哎——

她如果现在开口解释,宇文辙会不会以为她是在掩饰啊?

答案是肯定的!

周璇识相地闭嘴,打算等宇文辙开口之后再对症下药,好好解释一番。可是他一会儿会说什么呢?

“你若喜欢,本王可以送你一打。”

宇文辙指着地上碎成一片的雪莲美肤膏,冷冷地说道,俊颜冷如冰。

周璇想过无数种可能,甚至想过如果宇文辙说“我要杀了你”,她应该如何回答,却万万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当下脑袋当机,脱口而出:

“真……真的吗?”

空气在这一刻崩得更紧了,她眼角的余光看到宇文辙的脸色更难看了,他长腿一迈,欺近一步,居高临下地看她,略带黯哑道:

“本王什么时候骗过你?”

“……”

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现场的气氛更加诡异了!

周璇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到底是该如实回答呢?还是虚伪地说一声“没有”讨好他呢?

她是想讨好

他,可问题是就算她说了,他自己的良心过得去吗?他能信吗?

哎——做人怎么这么不容易!

算了,事到如今,干脆把事情从头原原本本地解释一遍吧!

“宇文辙,其实……唔——痛!!!”

宇文辙又突然一把抓起她的手,往后一放,将她固定在身后的墙壁上,而另一只手也抵着墙壁,将她整个人锁在了狭小的空间里——一个被他包围的空间。

一瞬间,他独特的男性气息迎面而来,周璇来不及思考,呼吸已经被他夺去。

他柔软的薄唇压上来,重重的,好似要把她压坏一般,前前后后地摩挲,然后用力一吸,霸道地侵入她的世界,攫取着她的甜蜜,那样子好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吞噬了一般。

倏地,周璇脑海里一片空白,忘了反抗,忘了呼吸,她觉得快要窒息而死了。

他的大手不期然抚上她的腰,她快要感受到那袖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在上面滑动、探索。

她听到自己的剧烈的心跳声,越调越快……

呜呜——

真的要窒息了!

“周璇,你不会用鼻子呼吸吗?别跟本王说你的鼻子是装饰用的?”

他终于离开她的唇,不冷不热地嘲讽道。

周璇大脑缺氧,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半晌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嘲笑自己,顿时小脸红得要滴出血了!

呜呜……

她怎么觉得自己是穿越到瞬间被小白附体了?居然连用鼻子呼吸都不会了!

“你……宇文辙……我……我……”

周璇自己从未如此丢脸过,支吾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顿时急了!

不行!

她怎么可以任由宇文辙调戏呢!

无论如何,她得扳回一句才行!

于是双手叉腰,一脸挑衅:

“好马也有失蹄的时候,刚才那是失误!有种你再来一次!”

宇文辙看着她气呼呼的小脸,俊眉一挑,兴味十足地冲她邪恶一笑:

“好啊!这次由王妃你主动。”

“主动就主动,怕了你不成!”

想当年红军长征,爬雪山、过草地,都不怕,她有什么好怕的!

周璇把心一横,猛地亲过去,然后……她……居然够、不、着!

虽然穿越后的身高虽然不如二十一世纪,但一米六二还是有的,在这个时代也算是长得比较高挑了,可是现在她发现她就算踮起脚尖都够不到!!

宇文辙,你没事长这么高干嘛!

宇文辙灿若星辰的眸子轻轻一勾,饶有兴味地道:

“王妃,你倒是来呀!”

“你……你不把头低下来,我怎么吻啊?”

周璇心中郁结,身高真是硬伤!

“本王吻你的时候也不见你低头。”宇文辙略带嘲讽的说道。

“你……你……”

我和你,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能一样吗?!

瞧他那副鄙视的眼神!

周璇觉得自己的肺都要被气炸了,她的目光落到屋内的一张凳子上,顿时有了主意!

长得高了不起啊!

我就不信站到椅子上还比不过你!

哼——

腿一迈,周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上椅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宇文辙,顿时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她洋洋得意地冲着宇文辙勾勾手指,道:

“王爷,这下你不用低头了。”

宇文辙剑眉微挑,没说话,周璇发现从这个角度看下去,这个家伙愈发俊美。

说实话,如果撇除性格不谈,单单从外貌来讲,宇文辙绝对可以拿一百分,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啊!

大概是看得有些出神,一时没控制好重心,周璇整个人一抖,竟然朝着宇文辙的方向摔了下去……

非常不巧,这个时候,小萍正好推门进来,看到王爷和王妃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躺在地上,王爷在下,王妃在上……

顿时,她的小脸“唰——”地就红了。

“奴婢什么都没看见……王妃请继续……”

说罢,她立马关上门,以光速消失了。

周璇窘迫无比,她知道小萍肯定是误会了。

哎——看来她真的是把“王妃凶猛”给坐实了,名誉啊……

“王妃莫非是深宫寂寞难耐,竟如此迫不及待地推到本王。”

宇文辙双手环到脑袋后面,好整以暇地看着周璇,似笑非笑。

“王爷误会了,这是意外……”

话到一半,她说不下去了,因为她感受到身下正有一个强烈的男性气息顶着她……

天呐!

宇文辙居然

有生理反应……

周璇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尤其是这种情况下……

她的脸好像要着火了一般,烫得吓人,胸口有一只小鹿“咚咚咚——”地上蹿下跳,理智告诉她必须马上离开宇文辙,有多远躲多远,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就在她想要起身的时候,双手却被他牢牢地抓住。

“宇文辙,你……你……你要干嘛?”

周璇警惕地看着他,只见他白皙的俊脸上染上了一抹红,一向清明的双眸也带上了几分迷离之气。

“王妃你说呢?嗯?”

他闷哼一声,声音带着磁性,性感而又迷离。

说罢,他猛地一翻身,将周璇压倒身下。

他们离得很近,隔着薄薄的衣服,她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健壮的身体,灼热的男性气息。

他的呼吸变得沉重,一下一下地打在她脸上,痒得可怕。

空气瞬间变得旖旎而又瑰丽,周璇听到他粗粗地喘着气,跟她说:

“转身。”

什么?

转身?!

他不会喜欢从后面来吧?

这……

“不要!”

周璇坚决地摇头!

可是宇文辙哪里由得她说不,他稍微一用力就将她整个人都翻了过来。

然后,她只觉得背部一凉,衣服被褪下,光洁的背便落到空气之中。

“宇文辙,你别乱来!你要是乱来我就喊了!”

周璇气场虚弱地吓唬道。

他置若罔闻,骨节分明的手指抚上她雪白的背,带着微凉的温度。

那一瞬间,周璇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附到了她的背上,然后,好像一个暖意缓缓散开,随着血液渐渐流遍全身。好像整个人都暖暖的。

好舒服!

“这药虽不能祛疤,但是却可以除去你体内的湿度,以免以后落下病根。”

宇文辙带着磁性的独特声音在空气中响起,说完,他猝不及防地离开她,将一个精致的白瓷药瓶放在桌子上,又淡淡地说:

“本王不能天天给你涂,你若自己涂不到就让宫女帮忙吧。”

周璇漂亮的杏眼瞪得大大的,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宇文辙:

“你……刚才只是想给我涂药?”

她还以为他要……

“要不然你以为呢?”宇文辙饶有兴味地挑眉,打趣地看着她,“看王妃的样子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思想不纯洁哦!”

“我才没有期待呢!”

周璇窘迫道,这也不能怪她啊!

是他自己搞得这么暧-昧,她想不误会都难!

宇文辙看到周璇娇俏的小脸羞答答地红到脖子,心情大好。

“快把衣服穿好,要不然本王会以为王妃在邀请本王的。”

周璇这才意识到自己一身凌乱,更加窘了,她现在恨不得找到找一条缝钻进去,再也不要见到宇文辙!

“哈哈……”

宇文辙没想到眼前这个一向淡然自若的冷静女子竟然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忍俊不禁。

他爽朗的笑声在屋子里回荡,清澈明亮墨瞳,泛着迷人的色彩,整个人看起来愈发地俊美。

看得出来,他心情不错。

此时若不解释,更待何时!

周璇迅速找回了理智,在脑海里将要解释的内容整理了一番,正打算开口,熟料这个时候,他骨节分明的食指突然抵住她娇嫩的红唇。

“王妃什么都不用说。”

他静静地看着她,那双眸子仿佛朝露一样清澈,笑容温和而又宽容,无一丝探究之意。

周璇心里猛地一惊,难道说他没有怀疑过她?

怎么可能?

以他心思、城府、以及多年演戏的经验不可能看不出她的小伎俩!

难道说他虽然看出了她的破障,却不放在心上,而是选择相信她?

这可能吗?

他可是宇文辙呀!

她记得不久前,他们还每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他还说过他不喜欢周家的人……

周璇认真的凝视着宇文辙,带着不敢相信的惊讶。

这时候,有一阵清风从窗棂间闯进来,他额前的碎发划出一个优雅的弧度,漆黑的眼眸,仿若晶莹的黑曜石,清澈而含着一种水水的温柔。

她听到他对她说:

“我这个人一向护短,你是我的妻,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

声音不大,在空气中轻轻飘过,一字不差地贯入周璇的耳,落到她心头,重如千金。

他说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站在她这边!

这是真的吗?

突然之间,周璇不知道怎么的觉得眼睛有些酸,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而在这之前,她一直都以为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可能怀疑她的人……

“宇文辙……”

周璇抬起头,望见他深邃睿智的眸子、完美的唇、挺拔的鼻梁、完美无瑕的脸庞,突然觉得窗外那瑰丽的夕阳也不及他万分之一。

“好端端地怎么哭了?”宇文辙好看的眉微微一蹙,伸手小心翼翼的楷去她脸上的泪,“是在怪本王没有早点来看你吗?本王最近有些忙,你知道的,一下子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件……”

“不……”

她从没怪过他,只是……

“你别对我这么温柔好不好?我怕我会爱上你……”

周璇很认真地凝视着他。

有那么一瞬间,宇文辙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他便反应过来,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王妃你会这么容易爱上一个人吗?”

他说完已经转过身去了,留给她一个清冷的背影。

周璇以为他要走了,可他又转过身来,讲一个晶莹剔透地夜明珠递给她。

“给我?”

周璇再次惊讶地瞪大美目,这个夜明珠色泽莹润,手感滑腻,而且这么大,绝对价值连城。

她记得宇文辙不是一向很抠门的吗?连吃饭都收她伙食费呢,还不给吃荤!

怎么会突然送她这么贵重的东西?

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本王欠你。”他淡淡道。

“什么?”

周璇一脸糊涂,如果他欠她这么贵重的东西,她不可能没印象啊。

宇文辙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连忙改口道:

“王妃不是替本王挡了一刀吗?这颗珠子给作报酬。”

“报酬?这也太多了吧?”

当时为了把戏演得逼真一点,她的确敲诈过他一万两,但是这可夜明珠绝对不只一万两。

“多?”宇文辙声音微冷,眼中迸发出杀人的气息,“难道在王妃眼里本王的命这么不值钱吗?”

“……”

这算什么理论!

可是,周璇却不敢反驳。

算了,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

“如此就谢谢王爷了。”她开心地将夜明珠收好。

“你喜欢就好。”

宇文辙见她一脸满足、笑逐颜开的样子,心情也跟着变好,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声音中不自觉地流露着连他自己都没觉察的宠溺。

“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