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七十五章 本王最喜欢你光洁的背了

周璇觉得以宇文辙的性格如果知道她骗他,已是不堪设想。如果还误会她参与了这次刺杀行动……

她不敢想……

宇文辙一定不会放过她!

周璇从来没有这么希望见到宇文辙,她想要跟他解释,告诉他她和他虽然算不上朋友,她甚至也讨厌过他,却从未想过害他。

昨日那么做,实乃情非得已,并非有意欺骗。而且如果当时没有她替他挡上一挡,就算镇国将军最后制服了刺客,他多多少少还是会受伤的。

从这个角度上讲,她也确实帮到他了,不是吗跖?

她那么想解释!

可是没有机会。

她整整等了一天,时时刻刻都留意着,生怕一不小心错过他一般,可是她没有等到……

于是周璇愈发地不安了:

宇文辙,他是不是已经知道她借替他挡刀之机故意放走刺客?

他会不会误会这件刺杀事件她也参与了?

**********************

转眼一天过去了。

在太医和医女的治疗下,周璇的伤口渐渐康复,虽然还不能完全从床上坐起来,但是已经不再那么痛了。

这一日,依旧有很多人来探望她,然而她等的那个人却始终没有来。

“王妃,你别难过,你不顾性命救了齐王殿下,殿下肯定不会不管你的,或许他这两天正好有事来不了。”

或许是周璇表现得太过明显,连小萍都看出了她的失落。

“那日王妃受伤被送到邑斋,齐王殿下一直守着王妃,王总管催了好几遍他都不肯走……”

“齐王殿下这么在乎王妃,王妃你就放心吧……”

“奴婢听说,百花宴那天那么多女子争奇斗艳,而齐王殿下却始终只看王妃您一个人,就连南越国第一美人赫连公主都没法心动……奴婢还从没见过像齐王殿下这么专一的男子呢……”

小萍以为周璇情绪低落,以为她是担心失宠,说了很多话安慰她。

她说的这些周璇自然都知道,其中滋味如人饮水,也只有她自己清楚他现在担心的不是失宠,而是宇文辙误会她……

“启禀王妃,齐王府来人了,见还是不见?”

王总管细细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当然见啦!”小萍雀跃道,“齐王果然不会不管王妃,你看这么快就派人来了……”

王总管没有马上让人进来,而是继续询问周璇:

“王妃的意思是……”

“让他进来吧。”

周璇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却难以掩饰失落,来的人不是宇文辙,这意味着什么?

他果然怀疑她了吗?

周璇知道来的人不是宇文辙,却怎么也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是白真真。

此时白真真穿了一身浅绿色的束腰宽袖长衫,下身一条百褶长裙,裙尾依旧是她一贯的长拖风格,虽不似在王府那般张狂地让是个丫鬟替她开路,但是后面依然配了一个专门给她提裙摆的小丫鬟。

此时此刻,周璇只穿了一身素色的白衣,斜靠在床上,异常朴素。

怎么看都是白真真更像主子。

“参见王妃。”

白真真象征性地弯了弯腰,算是行过礼了。

小萍不敢置信地瞪大那双乌溜溜的眼睛,愣在那里。

别说白真真只是个丫鬟,就算她真的是齐王殿下的宠妾,也不能在正妃面前这般无礼呀!

相较于小萍的错愕,周璇并没有多大反应。

她早就习惯了,今天还算好了,好歹叫了一句她王妃,若是在王府,白真真说不定还叫她贱人呢!

“是王爷派你来的?”

周璇开口轻轻地问道,因为身上的伤,她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

“王妃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若不是王爷托我带话,我怎么可能这么无聊来看你!”

白真真不屑地看了周璇一眼,冷哼道,声音是一如既往的趾高气昂。

白真真在府内一直和自己不对盘,宇文辙不可能不知道。

他居然让她带话……

周璇的心冷了一半。

“那王爷让你什么话给我?”

尽管如此,周璇还是耐心地问道。

“你想知道吗?”白真真突然笑得灿烂无比,眼中的得意毫不掩饰,“王爷让我告诉你,他这些日子身子不好,需要静养,就不来宫里看你了。王妃要记得好好照顾自己。”

宇文辙真的这样说吗?

周璇的心莫名地难受。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难受——因为怕他误会,还是担心别的什么?

白真真见周璇的脸色不好看,便更加得意了,她风情万种地扭着自己婀娜的

身子,笑得好不灿烂。

“王妃不必难过,你不在期间,妹妹我会把王爷伺候得很好的。”

她的声音要要多得意有多得意,看向周璇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手下败将——贱女人,敢跟她抢王爷!哼——

周璇并没有把她的挑衅放在眼里,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

“那我就多谢白丫鬟了。”

短短的一句话,却戳中了白真真的软肋。

“周璇,你这贱人……你……你……”

“白丫鬟要干嘛?动手打人吗?”周璇冷冷地看着白真真扬起的手,淡淡道,“若要打,记得要小声点,宫里可不比齐王府,以下犯上可是大罪!宫里的人可不像齐王殿下那么宽容!”

周璇的话让白真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她愤愤地放下手,对着周璇冷哼一声:

“周璇,少得意!你看你,为了王爷连命都不要,可结果怎么样呢?王爷根本就不稀罕!他连看都懒得看你,你是不是特别难受,特别伤心啊!呵呵——我们王爷就这样,他不喜欢的,就算对他掏心掏肺,也白搭!所以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哪里来哪里去,别死皮赖脸地缠着我们王爷!哼——”

白真真鼻孔朝天地出了一口气,对着手下一扬手,道:“我们走!她还要还有脸回王府,我们再慢慢收拾她!”

说完便转身离去,这一回连礼都懒得行了。

周璇现在没心情和她计较,多一不如少一事,干脆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

“哎呦——”

原本得意的白真真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周璇不解地睁开眼睛,便看到小萍眨着她那无辜的眼睛,对着白真真吐吐舌头,道:

“不好意思,我脚滑不小心踩到你衣服了,你没伤到吧?白丫鬟?”

“你……你……你哪里冒出的狗?”

白真真气得直发抖,正想扬手狠狠给小萍一巴掌,谁知这么一发力,腰带竟突然崩开了。

“哎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白丫鬟,你腰带的质量怎么这么差啊?还是你的腰太粗了,束都束不住呀?”

小萍用手蒙住双眼,却又透过指缝打趣地看向白真真。

随着腰带的崩开,白真真的衣服乱作一团,她的脸皮就算再厚,也没脸再待下去了,捂着胸口落荒而逃。

“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她狼狈的背影,小萍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别提多欢乐了,她转头看向周璇,道:

“王妃,对待这种人,该出手时就出手,根本不用给她留面子!”

她说话的样子英气十足,颇有几分侠女风范,周璇被她逗乐了,嘴角不自觉地微微扬了扬,那双灿若星辰的大眼睛微微弯着,好像新月一样,特别好看。

“王妃,你笑起来真美!”

小萍如痴如醉地看着周璇,由衷感慨道。

“王妃人长得美,脾气又好,如果王爷不珍惜,那就是他有眼无珠、没福气!”

虽然他们认识还不过两天,但是王妃对她的态度特别客气,完全不似别的主子那般盛气凌人。

这样的女子,让人不喜欢都难。

“谢谢你,小萍。”

虽然这话并不能安慰她,但是周璇还是要感谢这个善良的宫女。

“不……不客气……王妃你真是……哪有主子对下人说谢谢的呀……”

小萍被周璇一句谢谢弄得不好意思,竟忸怩了起来。

……

**********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转眼便是十日。

这十日,周璇一个人住在邑斋,再没有见过宇文辙,也没再收到她传来的讯息。

不知不觉到了第十一天。

那天太阳特别好,院子的樱花开得格非常绚丽,艳丽如滴,仿佛从水里捞出来般的鲜嫩。

周璇安然地端坐于窗前,静静地看着满园樱花,心里愁云密布。

那日,自从白真真走后,她总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堵住了一般,特别特别地难受。

按理说如果她只是担心宇文辙误会自己的话,应该是不安、害怕,而不应该这般难受。

她,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隐隐之中已经把宇文辙当做重要的人,所以不希望他误会自己吗?

周璇觉得以宇文辙的性格,就算是误会她,也不可能真的对她不闻不问。

无论如何,在外界看来,她还是豁出性命为他挡了一刀,他作为一代“贤王”,怎么也得把戏做足,不应该如此忘恩负义才对。

该不会是真的身体出了问题吧?

难道那日,他还是受伤了?

“太后驾到——”

太监细长的声音打断周璇的思绪,她迅速回过神,发现太后不知何时已经来

到屋子里面了。

周璇连忙给太后行礼:“参见皇祖母。”

“璇丫头赶紧起来,地上凉!”

太后心疼地拉着周璇在旁边坐下。

这几日,太后几乎天天都来看周璇,起初她只是象征性地表示关心,后来一次无意对话中,她发现周璇对佛学颇有研究,而且诸多见解都与她不谋而合,于是两人便聊开了。有时候,她甚至和周璇一聊就是一个上午,要太监李元宝提醒了,方才恋恋不舍离去。

“璇儿今日身子可有好一些。”太后握着周璇柔若无骨的小手,关心地问道。

“托皇祖母洪福,已无大碍了。要不明儿开始,璇儿每天去给皇祖母请安好不好?”

周璇乖巧地说道。

“亏你有这个心。不过还是等几日吧,虽然你现在身子好了,可早上湿气重,不宜出门,万一不小心落下病根就不好了。”太后道。

既然太后这么说,周璇也不坚持,她乖乖地应道:

“皇祖母说得极是,璇儿不早起,等太阳出来,湿气散去之后,再去给您请安好不好?俗话说,百善孝为先。自从璇儿嫁过来之后都没有正儿八经地给皇祖母请过安,实乃不孝!而且,璇儿也想去长乐宫和皇祖母讨教佛学呢……”

周璇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里待多久,既然有机会和太后搞好关系,她一定要好好把握。

一入宫门深似海,以周家对自己的态度,他们断然不可能成为她的依靠,她总得为自己多筹划筹划,以备不时之需。

“璇儿可真会说话呀!”太后见她如此乖巧,心里也说不出的喜欢,笑容便更加慈祥了,“也难怪辙儿天天念着你……”

宇文辙有跟太后提起她?

周璇的心猛地跳了一下,虽然知道现在开口向太后求证有些不妥,却还是忍不住:

“皇祖母,王爷他……没忘了我吗?”

“傻璇儿,你为辙儿做了这么多,他怎么可能会忘记你呢!哀家前几日去齐王府看他,他还问你了呢,哎——只是辙儿近来身子又不好了,不能来探望你,你可别怪他才好……”

太后慈爱地看着周璇,缓缓说道。

周璇的眼圈顿时红了:

“璇儿明白!璇儿只是担心王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府,没有璇儿在身边,也不知道王爷习惯不习惯……”

她是在含蓄地试探太后,照理说她本就伤得不重,再加上身子已经痊愈了,也是时候让她回府了……

太后讳莫如深地看了周璇一眼,慈爱的笑容堆了满满一脸:

“璇儿别急!你伤口虽已愈合,但是却还未痊愈,经不起折腾,这要是万一留下什么病根,辙儿可要心疼死的!你还是安心在宫里养着吧,有哀家看着,也放心点。而且现在刺客还未抓到,你出去也不安全。”

“至于辙儿那边,不还有真真吗?她自幼侍奉他左右,会将他照顾得很好的,你不必担心。”

太后的笑容那么慈祥,就像一个疼爱周璇的祖母,然而,她说的话却如同寒冰,一字一句地打在周璇心上,好冷,好冷……

把她的话翻译得直白一点,无非就两个意思:

第一,现在刺客还没抓到,而你也是嫌疑犯之一,自然不能让你走。

第二,白真真是我的人。

原来她竟被列入了嫌疑犯!

难怪宇文辙没有来看她!也难怪白真真敢在皇宫里这样对她颐指气使!

她以为自己的演技不错,却忘了宫里的各个人都是精通心计、权术的战斗机,而景帝、太后更是战斗机中的轰炸机。

理智让周璇迅速冷静了下来。

从目前宫里人对她的态度来看,她应该没有露出太多破绽,景帝、太后他们应该只是凭着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原则而也将她列入怀疑对象而已,并不是真的怀疑她。

刚才她在试探太后,太后又何尝不是在试探她呢?

所以,她万万不能乱了阵脚!

她知道自己接下来说的话很关键,若急撇清可能反而会引起太后的怀疑,但若装糊涂也不现实,太假了。

周璇毫不掩饰地沉吟一下,然后乌溜溜的大眼睛微微一眯,对着太后浅笑冉冉:

“皇祖母这么说,璇儿就明白了。待在宫里也好,璇儿正好借机跟皇祖母学佛,不过皇祖母可不要嫌璇儿烦哦……”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皇祖母的意思我明白了,清者自清,我会竭力配合的。

“璇儿真懂事!”

太后的笑容愈发地慈祥了,她喜欢懂事、知进退的孩子。

接下来,周璇和太后又开始聊了些佛理。

周璇从来没有这么庆幸当初被大学室友怂恿冲着宗教史那位教授的颜而去修了佛学研究、古印度文化等一系列选修课。

虽然传说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那位教授

真的一点儿也不像李敏镐欧巴,倒有点像于妈,但是他传授知识现在却帮了周璇一个大忙!

送走太后已接近黄昏,周璇正打算关门,却见院子里的樱花在傍晚的云彩下开得愈发美丽了。

一阵清风吹来,樱花树簌簌一抖,比晚霞还要艳丽的花瓣随着便随风飘落,淡淡地洒满了整个院落,周璇下意识地伸手去接那娇嫩的花瓣。

花瓣带着淡淡的清香,轻轻一闻,好似近日来的烦恼一下子便减少了,周璇想起前世去武汉大学找好基友陈悠然玩的场景。

那时,珞珈山下,她们一边吃着鸭脖,一边赏樱。赏玩樱花还去泛舟东湖,搞怪地唱着新白娘子传奇的片尾曲《渡情》,无忧无虑穷开心……

真好……

美好的回忆让周璇嘴角不自觉浮出一抹淡淡的笑。

“今天和皇祖母聊得很开心?”

一个不羁的男声打断周璇的思绪,循声望去,便看到一个狂放的男子踏着黄昏而来。如墨的长发在晚霞下盈盈生辉,散发着淡淡的光泽,雪白的肌肤如同美瓷一般细腻。

又是一阵风,吹得他长发乱舞,伴着飞舞的花瓣,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愈发地狂野不-羁、邪魅性-感。

“小璇璇,听我的没错吧?皇祖母果然对你改观了,是不是?”

宇文源看着周璇,轻抿着他那玫瑰花瓣一样娇嫩的嘴唇,那双眸子总是带着一贯的轻-佻,那张俊颜则愈发地放-荡不-羁。

“小璇璇,都怪我安排步骤,居然让你受伤了,你不会怪我吧?”

他轻-佻的双眸无辜地看着她,英眉斜飞,毫不掩饰地透露着浓浓的心疼。

“二皇子,男女有别。我这里实在不方便接待你,你还是请回吧。”

宇文源声名在外,或许他已经不在意外界怎么评价他了,但是她却不可以不在意。

人言可畏,更何况自己现在四面楚歌,还是和他保持距离的好。

“哎——”

宇文源叹了口气,突然猛地上前,高大的身躯挡住她的去路。

周璇一时不察,磕到了他的身上,痛得鼻子和眼睛都皱到了一起。

“哎呀呀——本王知道小美人你很感谢我!不过就这么投怀送抱会不会太直接了?你相公看到可是会吃醋的哦!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你那相公也活不了多久了!到时候等他两腿一蹬,撒手西去,本王再带你笑傲江湖可好?”

宇文源狭长的凤目眯成一条线,笑眯眯地抱住她,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宠溺与呵护。

“宇文源,你放开我!你再不放开,我要叫了!”

周璇一边挣扎,一边说道。

“小璇璇,你还在生本王的气吗?你是气本王计划不周让你受伤了对不对?都怪本王不好,不该让那刺客的兵器过于锋利,以至于刺破你的软猬甲……哎——这也不能怪本王,本王不过太急于讨好你了,以至于没考虑周全……”

“宇文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家伙疯了吗?

这里可是皇宫,他左口一个刺客,右口一个刺客,就不怕被人听到吗?

还是说他故意说给谁听?!!!

这个认知让周璇心里“嘎登”一下,突然一个不好的预感从她心底升起,她猛然一抬头,便看到那个清冷孤傲的男子面色铁青地站在刚才宇文源站的位置。

樱花还是一如既往的绚丽,却在宇文辙身边飞舞不起来,好似被他散发出来的寒气冻住了一般。

可宇文源却好似什么也不知道一般,温柔体贴地将一个白色的瓷瓶放在她手里。

“这是雪莲美肤膏,本王花重金买的,你可要记得涂抹。本王最喜欢你光洁的背了,千万别留下疤痕。”

宇文源故意把话说得暧昧无比。

然后,他转过头,看到宇文辙站在樱花树下,不由一愣,然后露出一脸尴尬。

“哎呀——三皇弟,你来了怎么也不出声啊?小辙辙,你可别生气,我跟小美人是清白的,你千万别误会啊……”

周璇不敢去看宇文辙的脸,照宇文源“解释”法,就算宇文辙原来没误会,也要误会了。

她知道,宇文源肯定是故意的!可是为什么呢?

她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他……

气温好似一下子就降了好几度,宇文辙那张俊美绝伦的脸此时并若冰霜,削薄的唇紧紧抿着。

他一步一步走到他们身边,什么也没说,拉起周璇的手,走近屋里。

“小辙辙,你听我解释……”

“砰——”地一声,门被关得震天响,将宇文源无辜的声音阻挡在门外。

门在身后重重的关上,震得周璇耳膜发疼。

屋内的空气还想突然绷紧了一般,紧紧地拉住了周璇的每一根神经,好似稍微一不小心,就会爆炸一

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