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七十四章 宇文辙一定不会放过她

“没事,本王的身子自己清楚,你们不必如此。本王没你们想得那么脆弱!放心,就算死,本王也会在断气之前为自己报仇的!”

宇文辙站起来,静静地看着薛进画和沐风。

此时,一阵风吹来,烛火左右摇曳,照在他的脸上,忽明忽暗,却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高深莫测拗:

“太子和老四都有可能,但是你们还漏了两个人。一个是老二,别看他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可实际上他的城府远在太子和老四之上,另外一个嫌疑人就是……”

讲到这里,宇文辙突然停了下来,笑而不语,表情中带着几分神秘。

“不会是你吧?”

沐风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这件事情无论怎么看,宇文辙都是最没嫌疑的人,可仔细一想,这一招既可以阴太子一把,又可以损四皇子一番,同时让二皇子也不能独善其身,还让周家也背上陷害皇子的罪名,一举数得,这的确符合宇文辙的作风。

只是如果真是如此,周璇那一刀实在是挨得太不值了……

这个认知让沐风好看的眉心微微一皱跖。

宇文辙不动声色地将他这个细微的动作纳入眼里,默不作声。

“真的是你?”

薛进画激动地跳起来,一脸崇拜地看着宇文辙:

“高!实在是高!小辙辙,你真是我的偶像!”

“我有说是我吗?”宇文辙似笑非笑地说。

“不是你?”薛进画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同时他又困惑,“不是你还有谁?”

不是他,难道是十一皇子吗?

他才五岁,没这么逆天吧?

“你忘了我那个不安排理出牌的父皇了吗?很有可能他老人家心血来潮想借机试试他儿子们面对危机的应变能力。”

说完宇文辙拿了杯茶,优雅地尝了一口,他父皇的心思一向别有新材!

“不是吧?连皇上都有嫌疑!这要从何查起?”

薛进画愁眉苦脸,英俊的五官都皱到一起去了。

“就从那个逃走的刺客查起吧。”

和薛进话的愁眉苦脸不同,沐风非常冷静:

“当务之急,我们要抢在别人之前找到那名刺客。”

*******

百花宴出了刺客,太子、齐王妃遇刺,当晚被俘的九名刺客相继自刎,如今只剩下最后的线索,那便是在逃那名刺客。

御林军第一时间封锁了东都的各大出口,进行地毯式搜索。

皇榜贴出了那名刺客的蒙面画像,以及她在打斗中所受的伤口特征,昭告天下若有能提供线索者,赏银万两。

一时之间人人自危,恐怖的低压笼罩着整个东都。

皇宫

邑斋

一个柔弱的女子趴在床上,苍白的小脸无一丝血色,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的呼吸还算平稳。这说明,她虽孱弱,却已无生命危险,只是在昏迷。

周璇已经昏迷了整整一天了!

此时此刻,夜已深,负责照看的宫女不知何故沉沉睡去。

“咿呀——”一声,原本紧闭着的窗户被推开,白衣男子悄无声息地从窗户间飞了进来。

进屋之后,他什么也没做,只是一动不动地凝望着床上那个昏迷的女子。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夜愈发更幽深了。

天地之间响起淅淅沥沥的雨声,一会儿如同西沙落地一般轻柔,一会儿又如豆子落入竹筒啪啪作响,却将夜衬得更加宁静。

不知过了多久,那白衣男子若太息一般叹了一口气:

“丫头,还没装够吗?”

床上,周璇的心猛地漏了一拍,被发现了?

“你再装,信不信我就真让你永远醒不过来了。”

声音严肃中带着不悦,昭示着其主人并非开玩笑。

这声音的主人和周璇虽然只有一面之缘,可化成灰她都能认出来!

周璇认命地睁开眼睛,果然看到那个长相平凡无奇,却让人过目难忘的男人——用假夜明珠、假黄金票坑她的南宫无痕。

此时此刻,他正悠然地坐在床沿,笑眯眯地打量着她,那双漆黑的眸子如深潭古井,平静无波,却高深莫测。

“你……怎么会在这里?”

周璇警惕地看着这个一脸无害的男人,声音细弱蚊呐。

“不用这么小声,附近的侍卫和太监宫女都被我拍晕了,一时半伙儿醒不来。你大可放开讲。”南宫无痕薄唇微勾,道。

“你来这里干什么?”

周璇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又问了一遍,声音依旧不大,心里愈发地警惕。

今天真是个特殊的日子,白天在遇到北羽源,晚上南宫无痕又找上门……

她已经可以肯定

北羽源就是宇文源,那么南宫无痕呢?

他会不会也是宇文皇室中的哪位?

见她陷入沉思,南宫无痕嘴角微微一扬,袖长的手指点点她的小俏鼻:

“因为想你了,就来看看你,没想到几日不见,你的演技愈发精湛了,竟连皇宫里的那群老狐狸都被你耍得团团转。”

他说话的时候语调温柔,甚至还带着几分宠溺。

周璇的心一下子便沉了下来,她不知道眼前这个可怕的男人到底知道多少,便低头不言,不敢轻举妄动。

南宫无痕见状,笑容更深了:

“那位刺客真该好好谢谢你,若不是丫头你挺身而出,怕是她只怕是逃不掉的。”

所有的人都以为她是为救他挺身而出,而他也差点以为她是为了保护自己,可是……就差那么一点。

当时距离他们最近的镇国将军已对刺客出招,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突然出现搅乱了局面,那刺客早已束手就擒。

“丫头,那刺客到底是何人,你为了保护她连性命都不顾?你们很熟?”南宫无痕低下头,目光如炬。

那刺客……

周璇的心一凜,脑海里浮现出那双熟悉的眼睛!

阮阮,是你吗?

你终于肯出现了吗?

周璇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张娇俏的脸!

林阮,那个总是跟在慕容莫问身后,笑靥如花的单纯女孩,连杀鸡都不敢,怎么会变成刺客呢?

不……

那不是阮阮!

不是!一定是她认错了……

这一刻,记忆的匣子仿佛被打翻了一般,很多东西汹涌而出,关于她,关于阮阮的,关于莫容莫问的……

心像是被撕碎的一般,好难受,好难受……

突然好想大哭一场!

“好端端的怎么哭了?”

南宫无痕的声音打断周璇的回忆,她下意识地一抹眼睛,才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已泪流满面,连枕头都湿了。

“南宫无痕,我一定是认错人了,对不对?”

心像是被掏空了,这一刻,周璇无助地抬起头,一瞬不瞬的凝视着这个只见过一次面的男子,像一个在黑夜里迷路的孩子。

认识她这么久,无论他用的是哪个身份,南宫无痕也好,宇文辙也罢,从未见过这样无助且毫无防备的她。

此时此刻,她那么痛苦,发自灵魂深处地抽泣牵动了他的心。

他来这里本来是想试探她……

可是这一刻,试探的话到了嘴边,却没法说出。

他的心情非常复杂,一瞬间有无数个想法在他脑海里涌动,可是他什么也没做,仅仅弯下腰,轻轻地拭去她的泪水。

“恩,一定是认错人了。”

他的声音淡淡的,好似有魔力一般,让周璇原本浮躁不安的心渐渐地静下来,竟真的不哭了,乖乖地看着他。

“真的吗?”

她仿佛孩子一般,寻找想要的答案。

“真的。”他轻轻地揉了揉她柔波一般的长发,“时候不早了,早点睡吧。”

“睡不着。”

一闭上眼睛就想起以前那些事情,想起阮阮……

“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小尼姑……”

南宫无痕声音轻轻的,那是一个连三岁小孩都会觉得无聊的段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被他带着磁性的声音娓娓道来,却特别动听。

或许,动听的是他的声音,故事的内容已经不重要了。

在这个孤寂寒冷的夜,周璇心中的不安被一点一点地驱逐,渐渐觉得踏实……

**

宇文辙回到齐王府的时候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他悄无声息地在书房坐下,轻轻叹息。

“沐风刚去怡红院找宇文源了。”

薛进画从暗中走了出来。

“恩。”

宇文辙点点头,没有多说,陷入沉思。

他可以确定父皇的确有可能派杀手试探他们,但断然不可能刺伤太子,而这帮刺客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件事情极有可能与他的二皇兄宇文源是脱不了关系。

“有人来报,今天下午周璇和宇文源有个两次接触,我怀疑她早就知情。对了,你刚才去宫里,可有探出什么?”

薛进画问道,如果周璇是宇文源的人的话,他们决不能手软。

“没。”

宇文辙不愿多言,倒了杯酒。

“喂——不是不喝酒的吗?”

薛进画想将他手里的酒杯夺下来,却被他躲过。

一仰头,一杯酒便下了肚。

“宇文辙,你……哎——”

薛进画叹气期间,宇文辙又

倒了一杯酒。

这架势,莫非是要借酒消愁吗?

他认识宇文辙这么多年,从未见他失控过,即便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让一向滴酒不沾的他借酒消愁?

“哎——兄弟陪你喝!”

薛进画什么也没问,端起酒杯,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可当他做好舍命陪君子的准备时,宇文辙却突然放下酒杯,淡淡地看着他,道:

“小酌怡情,酗酒伤身,你少喝点。”

这……

薛进画无语,明明是他先喝的!怎么反而成自己酗酒了?

“崩雷,帮我查一下林阮这个人。”

刚才,周璇在梦里一直不断地喊着这个名字。

“还有,怡红院那边让盈盈多留意一下沐风和宇文源……”

薛进画发呆期间,宇文辙有条不紊地向奔雷交代相关部署。

林阮,这应该是女孩子的名字吧?

会是谁?难道是刺客的名字?

不会吧,这么快连刺客名字都知道了?

真不愧为宇文辙!

他居然认为他会借酒消愁!

哎——薛进画觉得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

下了一夜雨,空气格外地清新。

树木在阳光中迎来了新的一天,邑斋的宫女开始了忙碌的生活。

“哎呀——小萍,你怎么在这里睡觉啊?”

来换班的宫女看见坐在门口昏睡的小萍,连忙叫醒她,小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还没弄清楚状况,半晌才反应过来。

“哎呀——完蛋了……”

她连忙跑到床边,见到周璇安然无恙地躺在床上,方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王妃没事!

要不然自己有一百个脑袋也担待不起!

可是她当值这么多年,从未出过差错,怎么昨晚会突然睡着呢?

正想着,床上的人动了一下,小平连忙关切地上前:

“王妃,你醒了?”

“恩。”

周璇看着宫女陌生的脸,方才想起自己现在还在宫里,昨日发生的一切渐渐在脑海里浮现,仿佛放电影一样。

她明明是装昏,怎么会突然睡着了?

对了,南宫无痕!

她记得南宫无痕发现了她的秘密,然后……她好像哭了……可是到底发生什么她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昨晚有什么人来过这里吗?”周璇问道。

小萍心里“嘎登”一下,如果当值打盹被发现肯定会被总管打死,于是她连忙摇头:

“没有!”

没有吗?

难道昨晚是她做梦了?

可是,她为什么会梦到南宫无痕呢?

周璇想不通,只觉得脑袋疼。

“太后驾到——”

伴随着太监独特的细长声音,太后在众人的拥簇下走了进来。

“参见皇祖母……”

周璇挣扎想要起来给太后行礼。

“别动!别动!这伤口都还没好,要是不小心裂开了,到时候辙儿可要心疼的!”

太后打趣地说道,说话的语气亲切得让周璇讶异,印象中太后是个很威严的老人,今日竟用这样玩笑的语气和自己说话,还笑得这么慈眉善目。

因为她救了宇文辙吗?

王嬷嬷搬了凳子,太后在床头坐了下来,握住周璇的手,关切地问道:

“璇儿,还疼吗?”

“不疼了。”

周璇笑容端庄而又乖巧,心里飞快地分析:从太后现在的反应来看,她老人家对她的成见是不是消除了?

看来她挨这一刀效果还真不错,虽然当时她并没有想这么多。

不过怎么样,这是好事!

可是与此同时,周璇心里却隐隐有些担心,她有一种预感,就算她能骗过所有人,只怕也骗不过宇文辙,他那么精明一个人……

太后让周璇安心在宫里静养,临走前还赏赐了很多东西给她。

一夜之间,她成了舍身救夫的楷模,很多人都来了。就连皇上也传圣旨过来,赏了很多东西。

可唯独宇文辙没有来!

周璇愈发地不安了:宇文辙,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他会不会误会这件刺杀事件她也参与了?

周璇觉得以宇文辙的性格如果知道她骗他,已是不堪设想。如果还误会她参与了这次刺杀行动……

她不敢想……

宇文辙一定不会放过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