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七十三章 宇文辙一万两

这一刻,宇文辙绝美的脸上竟露出一抹笑,眉眼弯弯,墨瞳美仁仿佛一池壁珀,海纳百川,深不见底。

他突然低下头,吻上周璇娇俏的唇拗。

“天!宇文辙,你疯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

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还有武功高强的刺客,他居然还有心情做这种事情!

亏她还担心他会一时慌了,露出马脚。

看来真是她想多了!

这个男人会慌才怪!

“王爷喜欢表演限制级画面给人看吗?”周璇嘲讽道。

“放心,没人有空看。跖”

他说话的时候贴着她的唇,她几乎可以清清楚楚感受到他说话时唇形的变化,以及呼出来热气。

宇文辙说的没错,现场的人早已乱成一团,撤退的撤退,护驾的护驾,就连原本坐在他们身边的赫连雨涵也冲出去加入战斗。

太子好像被刺伤了,把大家的心都提起来了,根本没人注意他们这边。

“吻够了吗?”周璇没好气地瞪他。

“不够!”

宇文辙眨着乌溜溜的眼珠,坏坏一笑,又贴上她柔软的唇。

靠——

这家伙的脸皮是铜墙铁壁做的吗?

周璇郁闷无比,同一天内被这厮吃了两次豆腐,气死她了,更可悲的是他的力气大得要死,无论她多么用力去挣扎,他依然稳如泰山。

事实证明,用武力解决不了问题,只能智取。

于是,她眉眼含笑地看着他:“王爷,我的一千一百两应该不用还了吧?”

趁火打劫,这一招,跟他学的。

果然,宇文辙离开了她的唇,一脸严肃地看着她:

“一个吻就要一千一百两?王妃是不是太黑心了?”

周璇柳眉一挑,似笑非笑地冲他勾勾手:

“这不都跟王爷您学的吗?”

以周璇对宇文辙的了解,这厮一向爱财如命,肯定会跟她一番讨价还价,然后顶多丢给她一百两银子,并且嫌弃地放开她。

“一千一百两太贵了,王妃也知道的,本王一向不做亏本生意的。不过……”宇文辙脸带戏谑,凤目如宝光流转,风情尽现,“既然钱已经花了,那本王只有吻够本才行!”

说罢,他再次压上她的唇。

呜呜……不应该是这样的呀!

周璇始料未及,正欲张嘴抗议,然而话没出口,他的舌已顺势钻进来,

和之前的蜻蜓点水不同,这一次,他温柔而热烈地探求着她,舌尖不断舔吻着她的唇。

鼻息间全是他那独特的气息,出乎意料,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令人厌恶,有一瞬间,周璇好像沉沦了,竟忘了反抗。

周围慌乱的尖叫声、打斗声,好像都不重要了,这一刻,天地之间好似只有他和她,两个人……

“宇文辙……”

她睁开眼睛,小声地唤他的名字,好像有一句重要的话到了嘴边。

“嗯?”

“我……小心!”

话没出口,周璇突然看到一个刺客从宇文辙的背后蹿出,她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然而,原本朝着他进攻的刺客不知道怎么了,双腿一软,竟摔倒在了地上,半晌爬不起来。

“王妃想跟本王说什么?”

宇文辙坏坏地笑起来,低头亲了一下周璇水润的脸颊上

她刚才想跟他说什么?

周璇反问自己,浮现在脑海里的答案把她吓了一跳。

“我们要不尝试着过一辈子吧”,这就是刚才差点脱口而出的话。

周璇不敢置信地抬头看向眼前这个看起来温文尔雅、实则腹黑到极致的男人,一时之间,内心翻腾,如同排山倒海!

她疯了吗?

一辈子,和宇文辙……天呐!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她知道,她是孤独太久了,才想抓住一块浮萍上岸,却忘了浮萍是抓不住的!

这一刻,周璇发自内心地感谢那个刺客!如果不是刺客及时出现,打断了她的话,她现在肯定会被宇文辙狠狠地嘲笑、消遣。

幸好,幸好没来得及说出口。

“王妃怎么不说话了?”

宇文辙的声音打断周璇的思绪,她以最快速度隐藏了自己的情绪,冲他莞尔一笑:

“没事。”

“怎么会没事?刚才明明有话要跟本王说的样子……”他不肯放过她,追问道。

她面不改色,淡淡地说:“现在没有了。”

“女人,真是善变。”

宇文辙耸耸肩,前方又有一个刺客朝他们这边逼近,结果还未靠近又莫名其妙地倒下了。

因为太子受伤,大部分人马都朝他那边去了,宇文辙这边的防卫

明显下降,刺客便有了可乘之机,转眼便又有两个刺客朝这边杀了过来。

声东击西!

周璇的脑海里浮现出四个字。

这些人真正目标其实还是宇文辙!

“三皇兄,危险!快救三皇兄!”

四皇子突然焦急地喊道,顿时所有的人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啊——辙儿……快保护辙儿!”

太后的声音焦急无比,御林军迅速过来营救,可是刺客的剑已近在咫尺,远水救不得近火!

周璇焦急地看向宇文辙,只见他一脸淡然地闭上眼睛,看样子是打算挨一剑了……

不!

这一刻,几乎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她想也没想就扑上去。

金属碰到布料,发出一声闷闷的声音,宇文辙睁开眼,便看到周璇倒在他的怀里,冲着他笑:

“王爷,这一刀应该能值一千两吧?回去记得给我……”

鲜红的血液从她的背部流淌出来,血腥的气味在空气里迷茫,宇文辙整个人愣愣的,好似回到了很多年前,母后也是这样,为了保护他不顾一切……

“周璇,你脑子有毛病吗?本王受一剑又没事!”

他紧紧地抱着她,声音很轻得几乎听不见,却字字落到她的心头。

他们不过是名义上的夫妻而已,而且成婚到现在,他从未对她和颜悦色过。他不值得她这样做!

“我穿着软猬甲呢!哎——只是没想到他们的剑这么厉害,居然把软猬甲都刺透……宇文辙,如果没有我,说不定被刺透的就是你!所以,一千两不够,要一万两……”

傻瓜!

“喂——你到底给不给啊?”周璇见宇文辙没说话,有气无力地追问。

“给,你要多少都给你。”

宇文辙将手指轻轻放在她唇上,示意她不要浪费力气讲话。

可周璇却一副不放心的样子:

“不准耍赖哦!”

“好,不耍赖!你乖乖闭上眼睛,休息一下,等回家了,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他的声音好似一缕春风,轻轻拂过她冰天雪地的心,带来一阵温暖,好似整个人都沐浴在春日的暖阳里,好舒服……

回家?

她也有家了吗?

真好……

周璇满足地闭上眼睛。

十个刺客,逃走了一个,其余全部被制服,带往刑部进一步审问。

周璇因为受了伤不能随意移动,便被留在宫中静养。

******

“王爷,时候不早了,您先回去休息,明天再来看王妃吧。”

邑斋的总管王公公小心翼翼地提醒道,按照规矩,没有圣喻,已经封王的皇子是不能留在宫里过夜的。

宇文辙不说话,而是专注地凝视着床上那个苍白的女子。

那张一贯白里透红的小脸蛋此时比雪还白,一向红润的唇瓣也没了血色。他守了整整一个下午,却不见她醒来。

王公公给负责诊治的史太医使了颜色,史太医连忙道:

“王爷不要担心,王妃的伤并无大碍。”

太医已经忘记自己是第几次说了,王爷他根本就跟没听到一样,不说话,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王妃。

“既然无碍,为何她一直昏迷不醒?”

宇文辙终于说话了,他的声音很轻,目光依旧盯着周璇。

“回王爷,可能是近日来太过操劳的缘故,累了。”太医说道。

累了吗?

成亲至今发生的事情一点一点地在脑海里回放……

是啊!他把她逼得这么紧,她不累才怪呢!怕是身心俱疲了吧!

罢了,就让她好好睡一觉吧!

宇文辙终于站了起来:

“王妃就有劳史太医费心了,本王明日再来。”

“王爷言重了。”

孰不知道他离开之后,床上那双目紧闭着的女子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

夜,几颗零星的星子挂在天空,仿佛被遗落在银河里的宝石,轻轻闪烁。

黑暗像一张网,笼罩着人间,静悄悄的。

太静了,反而让人不安,仿佛隐隐中便的暗流涌动、波涛汹涌。

燕回楼

书房里烛火摇曳,照出男子优雅的侧脸,隐约可以看到他紧蹙的眉。

“怎么?还在担心她?”沐风问道。

“不是。”

宇文辙摇摇头,随手拿起杯子喝水。

“咳咳咳……咳咳……咳咳……”

“瞧你——还说不是担心她,说谎遭报应的吧?”沐风幸灾乐祸地看着宇文辙,“我都听说了,你一个下午都守在她床前不肯走,差点都过

了出宫的门禁。”

“你知道得还真多呀!”宇文辙打趣地看着沐风。

“那当然,谁让我们是好友呢!”沐风笑得一脸淡然。

“既是好友,你还不了解本王吗?”宇文辙面无表情地说道,“本王与她不过是名义上的夫妻,逢场作戏而已。她为本王受伤,本王若不表现得恋恋不舍,岂不有违贤王的名号?”

他说得风轻云淡,冷血无情。

“是吗?”

沐风眯起眼睛,低头思量,好像是在推敲这句话的可信度一样。

良久,他又一脸惋惜地叹了口气:

“可是周姑娘为了你连命都不管,只怕是对你动了情了……”

“那也是她傻,本王可没强迫她对本王动情!”

宇文辙又端起茶,轻抿一口,便闭上眼睛不说话了,好似在思考什么,又好像睡着了。

沉默,横亘在两个男人中间,似乎他们都在等待着对方打破沉默,可偏偏谁也没开口。

“辙,周姑娘是个好姑娘,她可以为了你……哎——作为朋友,我希望你好好珍惜。”沐风真诚地说道。

朋友?

宇文辙反复咀嚼着这两个字。

他抬起头,露出招牌式的温润:

“本王会的。她既然嫁过来了,本王便会好好待她。”

“笃笃——”

外面传来敲门声。

“请进。”

崩雷走过来,给宇文辙行了一个礼。

“事情查得怎么样了?”宇文辙问道。

“被抓到的九个刺客全部在牢中自尽了,还有一个在逃,下落不明。”崩雷说道。

“全部自尽了?”宇文辙皱起眉头,“没有其他线索了吗?”

崩雷摇头。

“太子那边怎么样了?”

“太子受了轻伤,并无大碍,周家五小姐被刑部带走了。”崩雷如实回答。

“恩。”

宇文辙点点头。

“这位五小姐真有意思,竟然敢把太子当肉-垫用。如今朝中对周家不满的大有人在,届时肯定会借题发挥。这次周家怕是摊上事了。”

沐风饶有兴味地看着宇文辙:

“你说周璇、周夏音,都姓周,同一个父亲所生,你说怎么差这么大?”

“本王和宇文源也是同一个父亲所生,不是也差很大吗?”宇文辙一扬眉,反问。

“呵呵……那倒也是……”

沐风笑呵呵地同宇文辙打哈哈。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得早点找出幕后真凶才行,要不然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直没说话的薛进画实在看不下去这俩人的话题总在周璇那个女人身上打转,忍无可忍地打断他们。

“太子若有意外,最大受益者绝对是四皇子,从这方面看,四皇子的嫌疑最大。”

沐风在被薛进画鄙视之后,终于认真了起来。

“若圣上是风烛残年,四皇子这么做倒是可以理解。可是如今圣上身体还健朗,一切都还是未知数,何必铤而走险,惹人怀疑呢?”薛进画沉吟道。

“的确,这一招可谓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四皇子不像这么不理智的人。”沐风也摇头。

“会不会是太子自己玩的苦肉计反阴四皇子一把呢?”薛进画又道。

“如此也是有可能的,近来四皇子连续替圣上解决了几件大事,功劳不小,在朝内的威望日渐升高,太子一党一直苦于找不到机会打压他,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沐风分析道,“而且还有一点也足矣证明太子的可能性比四皇子大。”

薛进画微微一错愕,随即恍然大悟:“你指得是……”

“没错。这些人表面上看起来意在太子,但实际上杀到辙这边的刺客却是最多的。你说除了太子一党,还有什么人会不放过辙呢?”沐风道。

“砰——”地一声,茶杯被捏碎,薛进画咬牙切齿:

“可恶!他们都把辙的身体害成都这样了,还不放过……难道连一年的时间都等不了吗?”

沐风连忙扯他的衣角,使了个眼色,阻止他说下去。

“别胡说!辙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没说辙好不起来,我是说从他们的角度出发……他们都以为辙活不过二十岁嘛……”

话出口之后,薛进画又觉得有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赶紧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谁知宇文辙见状,淡淡一笑,浑然不在意:

“没事,本王的身子自己清楚,你们不必如此。本王没你们想得那么脆弱!你们放心,就算死,本王也会在断气之前先为自己报仇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