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16.坑深116米:如果你不想你的女人为了另一个男人跟你反目

“你是总裁我是副导,顾总决定的事情我无权过问或者干涉,这个圈子的规则,我懂。”

男人的衬衫白得一丝不苟,她瞟过去就知道是纯手工打造,质地精良,手感极好。

她虽然是新人,但也不是第一天接触娱乐圈,有些潜规则有些东西她看得很多也看得很清楚。

不生气,嗯,她不生气凡。

但她还是伐开心。

下巴被男人抬起,仰着脸对上他居高临下的眼神,薄唇掀起,低低沉沉的开腔,“嗯,现在我是你男人。”

平常的语调,被他带出一股蛊惑的性感。

又是那样近的距离,晚安的心跳有些紊乱,越是如此,越是有些气鼓鼓的,“你跟她做了什么交易,为什么非要把她插进我的电影,还是女一号。謦”

交易。

顾南城的眸色暗了一层。

唇角不动声色的淡笑开,“夏娆合适。”

晚安才不信他的鬼话,他日理万机整个GK,最近更是忙着传媒开始进军其他的行业,哪有空管一个小电影。

他连剧本都没有看过,怎么可能知道合适不合适。

“我不说她不合适,”晚安蹙眉,还是压制住情绪心平气和的跟他交流,“她外形蛮合适的,脸蛋身材包括气质也像了那么几分,演技虽然偶尔失常但是发挥得好的话还是不错的,可她未必是最合适的,尤其是……”

晚安想了想,才这样表达,“这个角色人物变化很大所以跨度也很大,尤其是前期……”她看男人一眼,淡淡道,“她心有点儿苍老,稍微带点儿风尘,。”

顾南城安静的听着她说完,低沉的嗓音清晰而缓慢,有条不紊,光是温和中内敛着的气势就叫人无法反驳,“夏娆是郁少司一手调—教出来的,从离开他的电影开始就走下坡了,她本身的条件,八十分,”

“不过电影是电影,唐初不是郁少司,有足够的资本够他砸几千万拍一部他喜欢不需要票房的电影,GK投拍一部电影需要赚钱——而夏娆的话题度和关注度足够弥补她在这个角色上二十分的缺陷。”

他英俊的脸近在眼前,每一句话都让她无法反驳。

晚安有些泄气,却又明白他说的是对的。

夏娆其实已经在候选的名单内,只是他亲自插手让她不高兴。

低头,闷闷的哦了一声。

顾南城搂着她的腰亲了上去,微微有些粗粝的手指摩擦她的脸颊,淡淡低笑,“如果你想找你心目中十全十美的女一号,那也可以。”

晚安抬头,困惑的看着他。

男人英俊的侧脸染上了邪气,“你把唐初从导演的位置上挤下来,”他低着头凑近她,深邃如海蓄着笑的眸宠溺得仿佛要将你溺毙,“那怎么拍都随你开心。”

低哑的嗓音啃上她的脖颈,“亏多少都无所谓。”

晚安有些怔愣,任由他的亲近,低低的笑着,“你真是懂得怎么哄女人开心。”

耳边忽然响起夏娆那句话。

【顾太太,你真的以为他多爱你吗?顾总对他身边每一个女人都这么好。】

大抵,的确是如此吧。

顾南城吻上她的唇,晚安承受着,手指攥着他衬衫的衣角,在他的舌强势闯入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微微张开了唇。

绵缠的吻被手机的震动打断。

顾南城皱了皱眉头,还是离了她的唇,瞥了眼屏幕上的名字,滑下接听,“什么事。”

电话那端是清冽的男声,“慕晚安在你身边么?”

他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眼垂首用手指梳理自己长发的女人,手落在沙发的扶手上撑起自己的身子起了身,走到落地窗前,“什么事。”

“来夜莊,老地方,”薄锦墨语调未变,甚至藏着蠢蠢欲动的笑意,“刚刚接到的消息,盛西爵三个月前在美国提前出狱了。”

眸凉薄的掀起,嘲弄的笑了笑,“三个月,你的速度够在他手上死一次了。”

挂了电话,他转身看着坐在沙发上瞧着他的晚安,眼神掠过微末的复杂。

【你不要低估慕晚安和盛绾绾的感情,她们是据说除了男人什么都能共用的关系,还有盛西爵,盛绾绾的亲哥哥就基本等于她的亲哥哥,如果你不想你的女人为了另一个男人跟你反目,就不要把她牵扯进来。】

俯身低头吻了吻她的发,低声道,“晚安,我有事要出去。”

她抿唇,怔了半响才开口,“有什么事情比婚纱的事情更重要吗?你定的婚期已经没多长时间了,如果再拖下去,赶工都很难完成。”

晚安看着他的眼睛,“过一两个小时再去不好吗?”

男人温和英俊的脸没什么很大的情绪波动,淡淡静静的看着她。

她抬手抱住他的腰,脸蛋靠在他的腹部,“你本来就是先约了莫里斯和我,中途扔下我一点都不讲信

用。”

她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不开心。

他的手掌摸着她的发顶,“晚安。”

晚安闭了闭眸,慢慢的松开了自己的手,低着脑袋道,“我知道了,下次再说吧,你去忙。”

她的手臂落回了沙发上,“你打电话跟莫里斯说吧,唐初对剧组准备的服装很不满意,我待会儿去做旗袍的地方逛逛。”

“嗯。”顾南城讳莫如深的应了一句,体贴的道,“我待会儿让陈叔送你过去。”

“好。”

晚安看着他从休息室的临时衣橱拿了件外套出来穿,不是平常去正式场合的正装西装,而是偏休闲的风衣。

她看在眼里,还是忍不住抿唇问道,“那你今天下午陪我去接爷爷吗?”

“等我忙完事情,就过去接你,嗯?”

“好,”她温温的轻声道,“我跟爷爷说好了,所以会等你。”

顾南城的心弦没有任何防备的动了下,“好。”

同时出门,顾南城亲自送她上了陈叔的车,淡淡的叮嘱,“逛街了就休息,中午记得让她吃饭,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他替她打开车门的时候,晚安忽然踮起脚尖亲了他的下巴一下,很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你别忘了,不然爷爷会失望的。”

男人低低失笑,“顾太太,你怎么啰嗦得我奶奶似的。”

晚安撇撇嘴,这才上了车。

顾南城关上车门,目送黑色的轿车离开他的视线。

俊美的容颜上那层温和的宠溺渐变成寒凉的暗色和深思。

夜莊顶层的包厢,没有闪亮的灯光,布置得很舒服。

岳钟见温和儒雅又淡漠疏离的男人最后一个走进来,挑了挑眉打趣的问道,“我可是听说你和慕大神和好了,没有带她过来吗?”

自从上次夜莊斗舞的事情出来后,慕家千金就稳居成为岳律师心目中的大神。

顾南城瞥了他一眼。

视线带着被冒犯了的冰刀。

陆笙儿清凉的嗓音低声解释,“她跟盛家的人关系最好,不插进来对南城和我们都好。”

“可她迟早会知道的,不如在开始之前就让她站好队,”岳钟不是特别清楚这群人之间的关系,只顺着现状分析,“不管怎么样她都嫁给顾总了,总不会偏帮外人吧,我看慕小姐还挺明事理的。”

岳钟对晚安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也不是什么特别大的理由,上次在夜莊顾总非要五十万拍下那杯酒让她敬前男友时。

她说那些话时的神色和语调。

或者有所遗憾,但该放下的就放下。

或者有所恩怨,但既然真心相待过还是希望你过得好,无论陪在你身边的女人我喜欢还是不喜欢。

包厢里零零散散的坐着些人,大部分都是这个圈子的。

但慕晚安是顾南城已经娶了甚至还蛮喜欢的女人,除了薄锦墨和陆笙儿也没人敢评价什么。

安静了一会儿后,陆笙儿看向深沉缄默的男人,淡淡道,“看南城吧,他的妻子他们之间的感情他自己比我们清楚。”

有声音提议道,“我觉得……如果她肯帮我们,我们能更快逼盛西爵现身,现在他在暗我们在明。”

顾南城没回答他们的话,温沉的视线直接看向始终沉默的男人,嗤笑一声,“他坐了好几年的牢了,盛家也没有半点势力可以给他依仗,现在成了你在明处?”

今日更新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