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15.坑深115米:他爱不爱我,我比外人清楚

章秘书看晚安笑得一脸温柔,心底莫名的一毛。

总裁夫人笑着还真的是……像是总裁夫人的笑容。

撇撇嘴,“那个……夏小姐在里面,我刚进去送文件,泼皮似的赖在里面,赶走赶不走,您待会儿进去了……可以忽视她。”

晚安唇角轻挽,浅笑,“啊……真的是有女人在里面啊。”她看着章秘书,“章秘书担心我误会吗?”

“您和顾总冷战好几天了……”章秘书捂唇笑,意有所指的道,“我们做秘书的,老板心情好点我们日子也好过点。”

晚安状似无意的问道,“跟我冷战,他心情很不好吗?謦”

“那必须心情不好,最近几天下边的人开个会都要被顾总骂哭。”

他骂人又不带凶字的,一张温和儒雅的俊脸,一个个的字眼吐出来侮辱得你简直想回娘胎把自己流掉。

“是吗?”晚安轻轻浅浅的回了两个字,唇角微翘,“那你继续工作,我先进去了。”

章秘书含笑道好。

晚安走到总裁办公室的门前,抬手扣了扣,就听里面传来女人懒洋洋的嗓音,“进来吧。”

如果不是章秘书提前跟她报备了,她的心情可能比现在还差点。

为这慵懒而自然而然的语调。

手拧开门把走了进去,总裁办公室里温度较之外面低上几度。

门开时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仍低着头微微锁眉,专注而认真的看着手中的单季报表,英俊的眉宇很清贵,带着股不动声色又咄咄逼人的气势。

瞧着蛮迷人的,如果没有夏娆堂而皇之的坐在沙发上的话。

晚安反手带上门,浅笑着出声,“在忙吗?”

温凉浅笑的嗓音打断了男人的思路,顾南城从报表中抬起头,眯起了一双眸子,薄唇不自觉的勾出点笑意,“嗯。”

那嗓音很低沉,宛如情人间的耳语,“你等会儿,很快就好。”

夏娆娇媚的开口,歪着脸看向晚安,“等着吧,我进来的时候他就说等会儿,我已经等了两个钟头了。”

她穿着包臀的短裙,修长笔直的美腿几乎完全暴露在外面,令人遐想。

晚安先是低声回了声好,这才淡淡的看向夏娆,对方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卷着自己的长发,斜眼轻笑睨着她,隐隐带着点挑若有似无的挑衅,“反正我们都闲着,不如我们来谈谈电影的事情吧。”

夏娆的手托着下巴,“据说唐导把选角的任务都交给副导了,慕导不觉得……你选的男主不是特别合适吗?”

“唐导把选角的任务都交给我了。”晚安淡淡的重复着她的话,然后问道,“所以夏小姐先跟我谈什么?你想演女一号,然后再选一个你觉得合适的男一号吗?”

夏娆吃吃的笑,“我想演女一号?难道慕导不知道我已经是被定下的女一号吗?”

晚安静了静,在夏娆有些肆无忌惮的笑容里攥紧了双手。

末了,才风轻云淡的开口,“是吗,可能唐导定了人选没有跟我说。”

夏娆脸上的笑容愈发的娇艳灿烂,“怎么顾太太,顾总没有通知你他亲自定了我做女一号吗?”她笑眯眯的看着晚安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很畅快,“我还以为顾太太已经知道了,今天是特意来兴师问罪的。”

晚安脸上的神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冷淡了下来,她捏了捏手上的包,清清淡淡的道,“这种事情,要兴师问罪应该也是唐导,我一个小小的副导,确实不需要顾总亲自告知。”

刚刚签了字的顾南城有些好笑的看着坐在沙发角落的小女人,她别着脸,那满脸不高兴的模样半点不掩饰。

扔下签字笔,他从旋转办公椅上站了起来,迈着长腿笔直的朝她走过去。

夏娆在一边十分不满的道,“顾总,先来后到,我等了你两个钟头了。”

顾南城基本无视了她,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一般,俯身将双手撑在女人的身侧,以这样的姿势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下巴蹭着她的脸蛋,低低哑哑的道,“这是不高兴了?”

她依然别着脸,就是懒得看他,清凉的开口,“顾总,夏小姐在等你。”

男人的唇瓣几乎要贴上她的肌肤,低低的笑着,“吃醋?”

“你好像说你约了莫里斯大师谈婚纱的事情,”晚安温温凉凉的道,“如果你和夏小姐有什么更要紧的事情的话呢,那我就先回医院陪爷爷。”

一脸的温婉,一脸的笑容,一脸的不冷不热,吃醋能吃成她的模样,不掩饰,又别扭,他竟然只觉得可爱,让他心头发软,唇畔的笑意愈发的深,手捏了捏她柔软的脸,“莫里斯再过十分钟到。”

兴许是他态度还算好,晚安轻轻的哼了一声,身子往后靠,“那你去解决夏小姐的事情吧,人家等了两个小时了,我再等一等也是无妨的。”

她有什么醋好吃的,这世上的女人不是谁都是陆小

姐。

顾公子喜欢哪一款的女人她还是看得出来的。

顾南城听着她温软又傲娇的语调,忍不住低头亲了亲,末了才终于侧了头淡淡的瞥了一眼因为被彻底的忽视而要发飙的女人,温温淡淡的道,“我要跟我女人亲热,你准备旁观吗?”

“顾南城你……”夏娆自问不算暴脾气的类型,可也受不住顾南城这种程度的怠慢,语气当即也冷了下来,“我跟你说的话你到底听清楚没有?”

“郁少司?”他轻描淡写的拒绝,“你找我这么个有妇之夫替你赶走你的男人?到时候你成功的甩了他,我老婆跑了怎么办?”

他目光淡若无物,好像她根本就不在他的眼睛里,“就算你想替,我又看不上你。”

晚安只是静静的听着,中途微微蹙了下眉。

想起上次在在西餐厅看到那个男人时的场景。

浑身都带着一股落拓不羁的气场,其实是……很有男人魅力很招女人的那种类型。

夏娆此时已经明显的没有了之前的吊儿郎当,“你不肯陪我演戏可以,那你把我从那边挖过来,让我提前结束那边的约,签GK。”

以夏娆的实力和人气,签她是个不错的选择。

顾南城淡淡的道,“我不想跟郁少司那个疯子起冲突,你身价是不错,我可以收,但是你还不值得我大张旗鼓。”

他本质上甚至是骨子里都是个商人,值不值之于他太重要了。

晚安蹙眉,有些困惑的打量着她。

夏娆看上去很烦躁,整个人都透着股再艳丽的化妆品都挡不住的阴暗气息。

甚至像是失去了人形的白骨精,褪去美丽的外形,忽然变成了一堆白骨。

她熟练的抽了根细细的女士香烟出来,吞云吐雾中说不出来的颓靡。

顾南城皱了下眉,淡淡道,“夏娆,”他的语调没什么平仄,“这世上不会有比他更爱你的男人了,你会后悔。”

平平淡淡的四个字,往日果然一语成谶。

夏娆吐出一口烟雾,冷冷一笑,“我的世界里就没有后悔两个字,我这辈子只需要男朋友不需要丈夫,让我跟他玩跟他在一起可以,结婚是不可能的。”

顾南城不可置否,他对旁人的事情兴致不大,遂淡淡道,“那你出去吧,别打扰我们亲热。”

那眼神看过来,温和裹着犀利,“还是说,你想让我叫保安把你扔下去。”

夏娆冷哼一声,兴许是提到郁少司那个心理残疾,她的心情一下变得很差劲,当即站了起来拿起茶几上的包包。

转身前朝晚安冷艳一笑,“顾太太,你真的以为他多爱你吗?顾总对他身边的每一个女人都这么好的。”

扔下这句话,踩着高跟鞋就朝着门口走去。

手落在门把上刚要拉开,就听身后温凉的声音淡淡的传来,“他爱不爱我,我比外人清楚,倒是夏小姐你,知道自己爱不爱才好。”

夏娆又是一声冷笑,转而扬长而去。

办公室很快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晚安收回视线,“莫里斯还没来,你先去工作吧,我看会儿杂志。”

“我让夏娆做女一号,”顾南城半带强制性的扳过她的脸蛋,唇间的气息喷薄到她的肌肤上,“你很不高兴?”

——不好意思哈,今天上午赶高铁回家,下午累垮了睡了一天,晚上才码字更新比较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