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14.坑深114米:晚安很温柔的笑了笑,里面有女人吗?

初秋的夜晚带着微微的凉意,吹在身上还算是舒服。

沿着卵石路慢慢的踱在花园里,最后在游泳池边停了下来,她俯身在水池边坐下来,脚落在荡漾着蓝色水波的水里。

慢慢的划过,便在水面带起一片涟漪。

她忽然很想绾绾,很想跟她说话。

这么些年,她看着绾绾的爱情,跟她截然不同的爱情。

她低下头,在皎洁的月色下看着水面自己的倒影,发梢落在水面謦。

她注视着自己的脸,伸手想去摸,可是指尖一碰到水,轮廓便散开了。

…………

第二天早晨,顾南城到时间便睁开了眼睛,女人黑色的长发映入他的眸底,她的脑袋靠在他的胸前,睡得很沉。

秋日的温度,是四季中最舒适的,带着暖,带着凉。

唇角勾出星星点点的笑意,低头封住她的唇,呼吸被堵住,晚安很快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昨晚很累又睡得很晚,这会儿被吵醒她很不高兴,翻了个身把自己挪出了他的怀抱,闭上眼睛继续睡。

顾南城挑高了眉梢,又主动的贴了上去,手里撩起她的长发,发梢在她的脸蛋上挠来挠去。

痒痒的,让人不得安宁。

晚安被闹得再睁开眼睛,愠怒的看着头顶俯自己的男人,“顾南城,我好困,你别再闹了。”

说完把被子拉过头顶,继续闷头睡觉。

睡得香甜,看来心情应该不错。

男人清晨低沉干净的嗓音漫不经心的响起,“莫里斯说你好像对婚礼不是很上心,随便批层纱就差不多了,”那语气听不出喜怒,不紧不慢的,每一个字都吐词清晰,“他说我不必浪费时间和钱,你说呢?”

这下,晚安清醒过来了。

她转过身子,睁开眼睛看着他,抿着唇,声音有些哑,“我待会儿要去接爷爷,他今天出院。”

清晨刚醒时总是最真实的,顾南城唇畔噙着笑,“嗯?”

她的手搁在脸蛋的旁边,“你要陪我去吗?”

男人的手捏上她温软的脸庞,似笑非笑,“你连喜欢什么样的婚纱都说不出来,要亲自带我去见你爷爷?”

晚安缄默了一会儿,“我不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只知道我不喜欢什么样的,”说这话时她的表情有些无辜,“你要去吗?”

撇撇嘴,“如果我很久不带你去的话,爷爷会觉得我过得不好,被你虐待了。”

顾南城撤了手,掀开被子下床,身影溺在淡金色的光线里,“婚纱的事情圆满了,我就陪你去。”

晚安脸蛋贴着柔软的枕头,看着男人穿衬衫的动作,扣子从下自上一颗颗的扣上去,收起那原本裸露着的胸膛。

脑海中忽然想起昨晚的翻腾,她忽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忙别开了脸。

顾南城是做敏锐的人,自然察觉到了,扣到第三颗的手指顿住,薄唇染笑朝她走去。

单膝跪在她的身侧,将她抬手要抵住他的手腕扣住,摁回了枕头上,俯身吻了上去。

又是一场深长的吻,唇舌相缠。

晚安被他吻得面红耳燥,恨恨的瞪着他,“你刷牙了吗?”

下巴被他捏着,“你昨晚洗澡之前哪哪我都给你亲了,没刷牙你还不准吻?”

他似有不满,眼底却分明蓄着笑,“顾太太,做人不能这么不厚道。”

晚安的脸蛋再度红了个底朝天,瞪着他又说不出话来,索性又缩回了被子里,脑子闷在被子里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你真是吵死了,说了我还要睡觉。”

顾南城淡淡的笑很愉悦,回到洗手间洗漱,出来的时候她的脑袋仍闷在被子里,他挑眉微叹了一声,走过去把被子掀开。

“我约了莫里斯,”脸上也没什么肉,但是就是莫名手感很好,他忍不住捏了又捏,淡淡道,“上午来我办公室找我,下午我抽时间陪你去医院,晚上和你爷爷一起吃饭。”

晚安怔了怔,不明白在婚纱的事情上他为什么这么较真,没多说什么,“好。”

男人低头在她眉心吻了下,“嗯,走了。”

他的轮廓仿佛一下就变得温存起来,晚安温顺的低声道,“好。”

顾南城淡淡笑开,亲了下她的脸蛋,“乖。”

他走了,可是空气里扔带着经久不散的属于他的气息。

晚安盯着天花板看了会儿,身子实在是困倦得厉害,还是忍不住再睡了下去。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手机里躺着唐初的一条短信。

【可以开工了,副导辛苦了么么哒。】

晚安,“……”

她觉得她能琢磨到这个辛苦了指的是什么,顿时黑线了一脸。

起床梳洗穿好衣服,吃了林妈切的一片吐司和一杯牛奶,正准备打电话给陈叔让他打电话,

忽然想起昨晚宋泉的事情。

从上次左晔为她受伤,宋泉在病房说分手之后,她没有再过问过他们的事情了。

她没什么立场,问了也只会尴尬。

想了想,还是给左晔打了个电话。

很快被接通了,左晔的声音明显有些疲倦,“晚安?”

“是我,”晚安不自觉的字斟句酌,“你的伤口恢复了吗?”

“还好,没什么大碍了,已经住院了。”

“那就好,”晚安松了一口气,顿了顿,小心的问道,“昨晚宋泉……在夜莊发生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嗯,”左晔淡淡应了声,“你知道昨晚的事情?”

“是……”宋泉没有提起她,晚安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模糊的道,“我昨晚在夜莊,所以知道……你们?”

“我已经找了人让她出来了,沈家现在忙着应付那些丑闻和纪检,没什么功夫管她,”左晔仍然是淡淡的调子,“她爱怎样就怎样吧,我能做的也就这样了。”

晚安咬着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事就好了,”她只能说这干巴巴的客套话,“我看她昨晚好像吓坏了。”

“嗯。”左晔对这个话题不避讳也没什么热情,缄默了几分钟,他才问道,“你跟顾南城举行婚礼吗?还是他不打算公布你的身份?”

“应该会举行吧……”晚安没有用很肯定的句式。

左晔低沉而略带玩笑的道,“如果举行婚礼,邀请我吗?”

晚安怔住。

婚礼的事情,其实她真的没怎么多想过。

更加没想过要邀请前男友参加……

“介意吗?还是你老公介意?”左晔仿佛只是很随意的提起,但又不肯轻易的带过这个话题,“我想看看你穿婚纱的样子。”

“好啊。”晚安有些懊恼的抓抓头发,又不能拒绝,只能答应,“如果有的话,到时候我给你送喜帖。”

“嗯,”左晔笑道,低声道,“那我等着。”

那语气过于低沉,仿佛又含着什么别的意味,晚安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又听他慢慢淡淡的道,“晚安,顾南城那样的男人,既然你跟了他就要让别人知道,隐婚对你很吃亏,有些事情区别很大。”

“好,”晚安喉咙有些干涩,不知名的情绪浅浅的笼罩了上来。

“晚安,”左晔的嗓音透过无线电传入她的耳中,很淡,但内容意蕴又莫名的很深,深深浅浅无法捉摸,“对不起。”

对不起。

迟到很久了的对不起。

左晔明白,她听得懂。

晚安闭了闭眼,那次在夜莊她对这段过往就已经放下了。

缄默了一会儿,她低低静静的道,“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谢谢你真心待过我,也谢谢你在喜欢上别人的时候选择了跟我分手。”

不是每一段感情,都能走到最后,或者要走到最后。

左晔听着她一贯温婉舒适的嗓音,有些释然,又有着说不出来的失落和空荡。

晚安挂了电话后,在沙发上坐了会儿,然后就收拾东西拿着包准备去GK的写字楼。

一到秘书室,就被章秘书神神秘秘的拉到了一边。

晚安不解,“怎么了?”蹙蹙眉,“他心情不好吗?还是……”

抿了抿唇,温柔的笑着,“里面有女人啊?”

————第二更,今日更新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