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10.坑深110米:慕小姐,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怨?

坑深110米:

晚安洗了手,对着镜子整理了下头发,正准备回到包厢。

“放开我……”一阵惊惧的尖叫,有点熟悉的声音,晚安顿住了脚步,下意识的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是宋泉。

她身上穿的,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应该是舞衣謦。

她被一个男人拖着拽着要往包厢里走,那个男人的脸她认识,甚至算是颇有恩怨。

宋泉咬着牙,死命的抗拒,然而再大的力气都斗不过一个男人,尤其是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的男人凡。

见宋泉挣扎,那男人甩手就给了她一个大嘴巴,“你他妈的给我识相点,”尚算年轻甚至是人模狗样的一张脸满是流里流气的暴躁,“你不就是出来卖的吗?卖给左晔是卖,卖给老子也是卖,装什么清高,老子给的钱比他多!”

纨绔子弟就是纨绔子弟,过了多少年都是废物一个。

宋泉整张脸都被扇到了一边,她的脸上化着妆,却还是一脸的倔强和不屑,“你给我滚!”

手被抓住,她不顾一切的拳打脚踢。

毫无意外的引来一记更凶的耳光,“给脸不要脸,你知道我是谁吗?信不信我玩完了把你赏给里边儿的人?”

宋泉看到晚安的时候,晚安刚好把手机收起来。

她以为晚安是要打电话,脸色巨变,想也不想的朝她尖叫,“不准打电话给左晔,慕晚安,我不要你多管闲事!”

宋泉看到晚安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她不要让左晔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尤其是当着慕晚安的面。

她这么一叫,那男人自然也发现站在不远处看着的晚安,沈丁沈大少眼睛里先是掠过极重的狼狈,转而就是恼羞成怒,冷笑着开腔,“呵,这不是慕大小姐吗?怎么出现在这种地方,不会是缺钱了来这里卖吧。”

晚安唇角撩起若有似无的笑,“我缺不缺钱就不牢沈少关心了,倒是沈少成天干这种勾当,小心又被人揍断了一条腿要躺一年。”

她一句话显然戳到了男人的痛处,他手劲一狠抓得宋泉脸都白了。

那是他这辈子的耻辱,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起,只有慕晚安这个女人敢这么轻描淡写的提起。

“我今天没空收拾你,马上给我滚远点,”沈丁阴沉恶狠狠的盯着她,恶声恶气的警告,“你敢多管闲事试试看。”

晚安淡淡一笑,“我知道,沈少请便。”

宋泉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淡然事不关己的女人,她刚刚那样说,但是完全没有想到慕晚安会这么做。

沈丁也明显的意外,但是想想这女人目前的处境,也就不奇怪了,当即不屑的冷笑一声,就要将宋泉扯向他的包厢。

宋泉死死的咬着唇,看着晚安的目光仿佛是什么至骨的仇人。

“沈少,”细细而显得有些柔弱的声音,穿着一身白色长裙披着黑色直发的女人在他转了身的瞬间还是冲到了他的面前。

看她脸色的表情,忐忑而畏惧,甚至整个人都像是秋风中的落叶在颤颤发抖,却又异常的坚决的挡在了沈丁的面前,表情不忍的看了眼宋泉一眼,“沈少……”

“你又是什么东西?滚开。”

楚可明显的被他吓了一跳,却还是硬着头皮道,“沈少,以您的身份和地位想要女人陪数不清比这位姑娘更漂亮更性感更懂得让您欢心的,您何必为难一个姿色一般的小姑娘呢?”

沈丁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用醉醺醺的视线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老子最近对女明显不感兴趣,一个比一个脏,我对你没兴趣,走开。”

说着就要把宋泉拖走。

“救我,”宋泉立即道,因为之前喊得过于歇斯底里而嘶哑,慕晚安的袖手旁观也让一下就绝望,此时眼泪吓得全都掉了下来,“我求求你……救救我……”

楚可似是极度的不忍,一把拉住了宋泉的手臂,脸上的神情更加的坚定决绝,“沈少,你情我愿是买卖,强买强卖是强爆,我想你也不希望……啊。”

楚可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股大力直接摔了出去,加上高跟鞋的踉跄,摔倒的时候脑袋甚至撞到了墙壁上。

晚安蹙眉,却仍旧站着没动。

沈丁是什么人物,他是全安城最肆无忌惮最目无王法的二世祖。

是个活物看见他都想绕道三尺。

几年前就如此,更何况是今天。

楚可额头上撞出了伤口,泊泊的流着血,她一只手撑在地面上,抬头看向晚安,“慕小姐……”她抬手去摸,满手的血,“慕小姐……求求你……你替我报警……”

楚可有点儿心慌,她接触得慕晚安太浅,捏不准她的性子。

尤其是她现在表情和眼神都过于冷静,甚至半点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又或者她预料错了,宋泉抢走了她的前男友,而她

表现出了对顾总的觊觎……所以真的不准备插手吗?

她扶着墙壁慢慢的站了起来,也不在意额上的血滴到了白色的裙子上。

一边往前走,手一边抖抖索索要去摸手机报警,还没拨下,晚安清凉的嗓音响,“楚小姐,警察厅的厅长都没有沈少面子大,你确定你要自找死路吗?”

如果报警有用,那沈丁又怎么可能在安城横行霸道这么多年。

楚可咬牙,小溪般流出来的血让她苍白的脸显得十分的狼狈和凄惨,“慕小姐,我们有什么仇怨?你要眼睁睁的看着……”

“我不想惹麻烦。”晚安波澜不惊,轻描淡写的打断她。

楚可脸色一下就煞白了。

她靠着墙挪动自己的身体,因为受伤而显得很虚弱,又透着股异常的倔强。

晚安出来的时候只是随意的带上了包厢的门,一个人的身体靠上去,整张门都被撞开了,楚可倒了进去,直接摔到在地板上。

里面正聊得嗨的一群人被这突然地变故惊到了,全都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楚可很狼狈,额头上淌着血。

“救……求你救救我们……”

她天生长相偏清秀,嗓子很细很柔,此时更是显得楚楚可怜,“救救我们……”

怜香惜玉是男人的本能。

尤其是美人。

楚可的长相放在娱乐圈只能算是中人之姿,但她仍然是个标志的美人。

顾南城淡淡的扫了一眼,眼神没有任何的波动。

倒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悠的一下站了起来,熨烫得笔挺的西装裤包裹着修长的长腿朝门口走过去。

楚可看着他英俊淡漠的一张脸,心脏莫名的停止了跳动。

走到她跟前的时候,他果然的停住了脚步,眼神淡淡的掠过她的脸,略有失神,但很快过去,黑眸依然是捉摸不透的深沉,“爬起来,擦干净你的脸。”

楚可顾不得什么,手抓着男人的裤脚的站了起来,眼泪甚至和小溪般的血混合在一起,“顾总……您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你救救那个女孩吧,为了钱来这种地方不容易……如果被……带走,她这辈子都会毁掉的……”

她的眼睛里有过于浓重的哀伤。

餐桌上其他的旁观者一听便隐隐的猜测,楚可在圈子里也是出了名的清高,开始甚至连陪酒都不肯,大约是遇到了相同遭遇的年轻女孩,宛如看到了当年的自己,所以才不顾一切。

顾南城淡淡的瞥了一眼被她抓过的地方,没有开腔,长腿又迈了几步,在门口看到了站在那里的晚安,以及两米外僵持挣扎的宋泉和沈丁。

男人的视线掠过,最后落在晚安的身上,拧眉有些不悦的道,“站在那里做什么。”

晚安抿唇,抬脚就要走过去。

在他的面前站定,微微的垂首,“没事了,我们进去吧。”

楚可一步冲了出来,清秀的脸上浮现出深深的怒意,重重的叫她的名字,“慕小姐,”她像是怒不可遏,甚至按捺不住自己的音量,“那么年轻的一个女孩子,你就忍心这么袖手旁观吗?就算她抢了你男朋友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就这么耿耿于怀,甚至能看着她被糟蹋?”

“那我应该怎么呢?”晚安疏淡的看着她,声调没有变化,“我说了叫警察没有用,要向顾公子告状吗?既然明知道这种地方鱼龙混杂还要坚持呆着,大家都是路人甲,哪里来的义务为她得罪省长少爷?”

——今日更新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