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09.坑深109米:你不带我去我也会跟着去的,你去哪里我都会跟着

就当是为她有失分寸承受的恶果,晚安对上他的暗而散漫的眸,抿唇开口,“你不是需要女伴吗?我陪你过去。”

楚可的脸色立时变了变,她盯着晚安,双手握拳忍耐着。

顾南城薄唇才刚刚挑出几分浅弧,晚安就已经抢在他之前开口了,“你不带我去,我也会跟着的,你去哪里我都会跟着你。”

她说这话的时候,俨然已经是一副无赖的模样了凡。

顾南城看着她今天特意编织的发辫,不像披着头发时那般温婉柔顺,反倒是多了几分少女的俏皮,他瞥了一眼,淡淡的道,“随你。”

楚可没想到,他会这样说。

随慕晚安的意思就死默许了她当女伴,那她算什么?

晚安眼角的余光察觉到楚可脸色的变化,她开口,温软的嗓音在地下停车场显得格外的舒服,“顾公子,我想我一个人陪你就够了,不然大家都会觉得很奇怪的。謦”

只是声音温软,可是姿态未免太理所当然。

楚可觉得这个女人……

她觉得她再不说话就要被这个女人扫出局了,咬着牙有些委屈朝顾南城开口,“顾总……”

可那尊贵温淡的男人已经不紧不慢的吐出了一个字,“好。”

他说话间明明有很多空隙,但是听的人就是莫名的不敢插嘴打断进去,楚可看到他低头朝她淡淡道,“你先回去。”

楚可脸上的表情几乎僵住了,但还是很快的反应过来,扯出温柔的笑容,“好,顾总。”

在他面前闹得太难看对她而言没有任何的益处,楚可明白这点,她甚至朝晚安颔首笑了下。

司机这才恭敬的去拉车门,晚安坐在顾南城的身侧,她低头绑着安全带,慢慢的调整自己的呼吸。

顾南城在她的身侧,自上车开始就闭目养神一言不发,一副高冷的不准备说话的模样,优雅疏离,典型的贵公子做派。

晚安温婉低柔的嗓音浅浅响起,“章秘书,待会儿是直接去饭局吗?”她低头看了眼自己偏休闲的衣服,“要不要换身衣服?”

她看刚刚楚可好像是特意的换了衣服,虽然不是特别正式的,但她身上这件显然就是不怎么合适的。

章秘书看了眼后座闭目养神的男人,转头回笑道,“应该没关系。”

反正顾总是老大,他带去的女伴穿成什么样也没有人敢诟病,尤其是顾太太是顾太太,跟带出去陪酒逢场作戏的女人不一样。

晚安哦了一声,想了想,抬手准备把自己编的发辫拆了。

低沉淡漠的嗓音在头顶响起,“就这样。”

晚安眼珠转了转,眼睛对上他睁开的湛湛黑眸,“你喜欢吗?”

顾南城看她一眼,依然没什么表情。

晚安猜测一般这种饭局合作都是在夜莊,足够高档也足够隐蔽,虽然不知道背后的大老板究竟是谁,但势力显然不可小觑。

到的时候差不多六点多,正是吃晚餐的时候,她默不作声的跟在顾南城的身侧,进了夜莊六楼一间很大的包厢,然后看一帮形形色色的老板模样的男人跟顾南城寒暄,握手。

饭局一般都会带个女伴的,显然她代替楚可成了异类。

她平常走的都是轻熟或者偏淑女的路线,但是最近心情不好……所以在穿衣服的时候稍微跟平常不一样,头发也弄了个少女的。

用顾公子的形容来说……她今天十分的良家……少女,且没怎么化妆。

GK旗下准备染指酒店行业,所以顾南城才需要亲自出席这种应酬的场合,他最近好像也是比以前要忙点。

“顾总今天竟然把藏了这么久的小美人带出来了,”基本等顾南城坐下包厢就立即开始上菜了,“慕小姐是我们安城数一数二的又漂亮又有气质的美人儿,顾总果然是艳福不浅。”

周围立即响起笑着应和的声音。

反正跟顾南城有关的女人,不管是不是真的漂亮气质好,总是要被夸一顿的。

晚安到底是不怎么适应这样的场合,但自然是不能太失礼的。

饭桌上,男人一般都是喝酒聊天谈生意,女人在一边偶尔调节下气氛,倒酒,撒娇。

其实有那么个瞬间晚安也在想她要不要尽下女伴的责,给他倒杯酒什么的。

顾南城已经低下了头,像是不经意的看了她一眼,淡淡道,“饿了就自己吃东西。”

晚安一怔,点点头道了一声好就开始默默的给自己喂东西吃。

顾南城一边谈着事情,偶尔喝酒,时不时有意无意的看一眼安静吃东西的女人,白净的侧脸,吃相很斯文,不过显然……她很嫌弃这里的菜式。

每个菜式转到她面前她都会夹一点放在碗里,细细的吃着,表情不大愉悦,偶尔会蹙下秀眉,遇到她觉得很难吃的脸都要皱一下,不过弧度不明显,且很快就会过去,然后不动声色的端起一边

的水喝。

顾南城是亲眼看着她把酒当成水喝了下去。

是烈酒,很辣。

她小脸皱了下,随即吐了吐舌头,然后抬手就去找水。

他刚好将手边的茶杯放在她伸手去拿的地方,全程没有开口,无声无息得晚安几乎没有察觉到。

缓了会儿,她才开始继续慢慢的吃。

晚安觉得这里的饭菜委实有点难吃。

不过一般在饭局上,喝的酒比吃的饭多。

想想这些整天谈生意应酬饭局的商人,她忽然有点同情,那盅她觉得味道还勉勉强强的鹌鹑汤转到她跟前的时候,她想了想,拿了顾南城手边那只干净的碗小心的盛了半碗,然后放在他的手边。

趁着旁边几个人在高亢的议论而他只是淡淡听着的时候,低声道,“味道还可以,你喝点吧,”顿了顿,她还是补充了一句,“不要喝太多酒了。”

温软的嗓音很浅很小,几乎就只有他能听到。

顾南城看着她可能因为喝了那口烈酒而有些绯红的小脸,眸色渐暗,嗯了一声。

晚安倒是没想到他还会回答他,眨了眨眼,看他碗里空空荡荡的,几乎什么都没吃——难怪他每次喝了酒回去就坐着半天不动。

不懂空腹喝酒更伤身吗?

她托腮看着前面走马而过的菜式,看到觉得不错的便给他夹一筷。

顾南城过一阵便吃一口。

饭局上最无可避免的就是喝酒,顾南城偶尔象征性的喝点,淡淡的闲适的坐在那儿,也没人敢吭声非要他喝。

“慕小姐,”过了大概四十分钟,桌上的男人们喝了酒的有点原形毕露了,“来来来,我们敬您,是不是要跟我们透露一下和顾总大喜的日子?”

晚安轻轻的舒了口气,只能抬手去端酒杯,露出笑容正要开口答话,身侧男人不温不火的训斥声已经响起了,“喝这么多酒,你回去想怎么闹腾?”

那声音来得很温淡随意,又似是笼罩着淡淡的宠溺意味,细听又什么都听不出来。

晚安也没能捕捉到什么。

那声音不高不低,但是在场的都是人精,很轻易就听出来了。

倒是不明白……不能喝酒的女人,带出来做什么。

什么样的场合带什么样的女人啊。

劝晚安酒的男人先是一愣,随即转而笑道,“顾总你真是不厚道,慕小姐从今儿个连一滴酒都没有碰过,就喝这么一小杯也舍不得,既然顾总这么心疼美人,就替慕美人喝了这杯酒。”

晚安侧过头去看他,顾南城瞧都没有瞧她,就已经把她手里的酒杯取走了。

微微仰头,喉结滚动,半杯酒就被轻而易举的喝了下去。

薄唇噙着淡笑,嗓音随意而微哑,“行了。”

晚安有些怔愣。

其实她是以为,他叫她过来是为了给她难堪的。

甚至做好了应付的心理准备。

顾南城随便一瞟就能看到她脸上薄薄的意外,心里一嗤,大抵猜到她在想什么,薄唇勾出的弧度似笑非笑,有些寒凉。

饭局持续的时间太长,晚安虽然没有喝酒但是喝了不少的水,她低声说了句去上洗手间就起了身。

包厢里有洗手间,但她看到之前有个姑娘进去又拉又泄的,估计一时半会儿不会出来,索性去了外面走廊的尽头的公用洗手间。

——

采访时间:

唐美人(严肃):你是洗手间女神吗?

慕小姐:你写的是那些年洗手间发生的事吗?

唐美人:“……”第二更略完,凌晨前应该可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