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08.坑深108米:顾太太,你既然这么敷衍,为什么不随便穿件婚纱

晚安认识他,郁少司,娱乐圈目前最有才华最年轻的导演。

他们甚至是毕业于同一个大学,她进大一的时候,就听说了他各种各样的传闻。年轻,桀骜,亦是才华横溢。

如果说唐初是从十几岁就开始混迹电影圈一步步走过来愈发炉火清纯的老牌导演,郁少司就是靠着天赋才华吃饭的新贵,任性大牌,剑走偏锋,国内票房时好时坏,但在国外拿奖是常事。

属于稍微小众但在电影圈很有地位的导演,因为和夏娆的爱恨纠葛也是各大头版头条的常客。

在圈内是出了名的暴躁,上过他戏的女演员就没几个不被他骂哭过的凡。

郁少司冷冷的看了矜贵深沉的男人,若不是后者过于温淡内敛,那视线分分钟能擦出刀光剑影。

最后,他转而看向夏娆,语气很不好,“吃完了吗?謦”

夏娆有些心虚,毕竟他是她名义上的男朋友,但她还是十分不满这男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她下不来台。

“你没看到我的甜品没有吃完吗?”她拧着眉头,没好气的道,“我吃个饭你也跟过来,你在我身上装了雷达吗?”

顾南城没兴致围观他们吵架,将手里的东西放上餐桌,淡淡的笑,“既然你男朋友来了,那我就不打扰,失陪了。”

“顾南城你……”夏娆对着这个利用完她就要扔到一边的男人咬牙切齿,但是碍于郁少司在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看着他就这么走了。

“夏娆,你他妈就这么饥—渴?一天缺男人你会死?”

“你说话有必要说的这么难听吗?”夏娆不耐烦的道,“你认识我的第一天就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了现在计较不嫌太晚?”

郁少司落在身侧的拳头紧紧的攥着,晚安远远看着觉得他下一秒可能把桌子砸碎,然而他没有,只冷冷的扔下一句,“赶紧吃,车在外面,十分钟后滚上来。”

然后就转身大步离开。

连背影都带着张扬的孤傲气息,融着矛盾却又真实存在的落寞。

夏娆哼了哼,也不在意,低头继续吃甜点。

晚安托腮看向窗外,看郁少司走到一辆军绿色的牧马人前,手拉开车门,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溢出来的起落,一只野性未驯服的雄性生物。

大部分的看客是认为夏娆这样的女人是配不上郁少司的。

只不过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故事——多情总被无情扰。

…………

知道夏娆也起身离开了,晚安才抬手招来服务生埋单,没有了《璎珞》的拍摄,她整个人都闲了下来。

如果不拍电影,她真的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了。

去公司找他吗……还是晚上回来的时候摊开了说?

晚安慢慢的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也没有打的,慢悠悠的晃着。

正想着是打的回家,还是上去找他,包里的手机震动了,晚安把手机拿了出来,上面显示的是南沉别墅的固定电话,是林妈的。

“太太,您和先生吃完饭了吗?”

“嗯,有什么事吗?”林妈很少给她电话,这几乎是第一次。

“是这样的,家里来了客人,好像是先生特意请来的设计师……您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能回来看看吗……好像是从法国过来的……”

法国过来的设计师,晚安怔愣了一会儿,顾南城请的婚纱设计师吗?

“好,”她轻轻地道,“林妈你帮我招待一下,我现在就回去。”

他这么不愿意跟她说话……还请什么婚纱设计师,有意思吗?

晚安拦了辆的士,大约二十五分钟回到了南沉别墅。

客厅里坐了很多人,一看就是一整个设计团队。

大部分是外国人,说着生硬的中文,林妈连猜带蒙才能勉强听懂几句话,一见晚安出现,恨不得额头抹汗,“太太,您回来了。”

晚安点点头,颔首朝看过来的浅笑,温婉舒适的嗓音,开口便是流利的法语,“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顾太太?”

晚安点点头,微笑,“我是。”

顾南城昨晚没有告诉她,今天中午她打电话的时候,他也没有告诉她。

站在沙发旁边的一个戴着眼镜大概是助理身份的年轻男子走了过去,“顾太太,”他有些恭敬的介绍沙发上沉默而坐似在审视她的男人,“这是莫里斯先生,他受顾先生所托来设计婚礼时的礼服,所以有些事情想和顾太太商量一下……顾先生的意思是说,让您喜欢满意就好了。”

她好像说过她会自己去婚纱店看……

早知道她就应该随手选一件回来。

莫里斯是业界大师,她不怎么关注婚纱都知道的名字。

她的心思其实跟大部分普通的女人差不多,她喜欢漂亮美丽的婚纱,但是前提是她期待婚礼,一个华丽的空架子……华丽都

是别人的。

但是顾公子已经把人请来了,她自然是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他的脸,那下场就不是骂他是强盗土匪可以媲美的。

晚安走过去跟莫里斯打招呼,面带微笑很简短的说了些要求,比如她不喜欢人鱼款,又提了些无关紧要的细节,然后问了句方便的话现在就可以给她量数据。

全程莫里斯除了尚算礼貌的应她的话,几乎没有主动开腔说什么,但一双湛蓝色的眼睛几乎锐利的审视着她。

倒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只是会有一种被看穿的错觉。

莫里斯听她说话没有插嘴,双手交叠搁置在拐杖的顶端,等她说完只问了一句话,“顾太太,你既然这么敷衍,为什么不随便的穿一件婚纱?”

她已经尽量回忆她少女时代那点粉色泡沫了……

晚安咬着唇瓣,有些歉意,“对不起,”她有些无力,却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莫里斯和大部分的艺术家设计师一样,下巴腮帮处蓄了很多胡子,他只看了晚安一眼,然后就直接的站了起来,“既然顾太太说不出想要什么样的,那我直接跟顾先生交流。”

也不等晚安的回答,直接往门外走去的架势。

跟顾南城说她很敷衍……

嫌她死得不够彻底吗?

晚安追上去想拦住,然而大师的团队没有给她机会,只留下之前算是能代表发言的助手朝她笑,“顾太太,您不用送了,谢谢您的招待。”

晚安闭了闭眼,看着黑色的商务车离开南沉别墅。

一阵阵的头疼。

晚安抱着枕头半躺在沙发上,手揪着自己的长发,没过多久唐初的电话就炸了过来,“怎么样啊,你解决了没有?”

“没……他跟别人吃饭了。”

唐初没好气的道,“那你就约晚饭啊。”

晚安哦了一声。

“你赶紧点,如果再拖着我就出门玩去了,”唐初在那端皱皱眉头,哼唧的道,“随你们折腾去,耽误我的时间。”

晚安无力的道,“这是你的电影。”

“已经被你搅黄了。”

晚安有些心虚,闷闷的道,“我尽快。”

挂了手机,一头闷进抱枕中。

闭了闭眼,去公司找他吧。

她始终是排斥晚上谈事情,很容易……擦枪走火。

…………

晚上大约五点的时候,晚安在GK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场找到了顾南城的宾利慕尚,坐了一会儿后,她不知不自觉就趴在方向盘上休息。

下班的时间一到,停车场时不时就有了动静,晚安一眼就看到人群中挺拔显赫的男人的身形。

他身上已经不是中午时穿的西装,而是换了一件偏休闲的黑色风衣,很薄,很是显得很有型,让他整个人显得更加的年轻散漫。

晚安手一推车门就走了下去。

她想好了,待会儿请顾南城吃晚餐,然后在吃饭的时候再提电影的事情。

还没开口,才发现自己后知后觉的忽视了站在他身侧最近的不是章秘书,而是淡妆得宜甚至带着点微醺意味的楚可。

顾南城瞧见推门下车的女人,深沉的黑眸掠过一抹淡淡的意外,但是很快消匿了。

楚可没想到慕晚安会出现在这里。

按照她的理解,这位名门千金应该多少有点骄傲清高,分手了不会死缠烂打的类型——参见她和左晔分手可以推测出来。

气氛有些尴尬,晚安心里堵了几秒钟,还是大方微笑的出声了,“你晚上有事吗?”

顾南城盯着她,淡淡不经意的道,“怎么?”

有她就回去,明天再说,没有她就开口请吃饭。

可他回了个怎么,

她抿唇,“有时间吗?”

“如果要安排,我可以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晚安听懂了,他的言下之意是,他这样的身份确实是日理万机,不过是有些事情轻有些事情重,端看哪一件更重。

似乎是给了她一半的面子。

“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想请你吃饭,”有些人际关系不难揣测,无非是她那次失了理智说了过分的话,送上门给他还回来,总是没错的。

顾南城薄唇勾出几分笑,眼里的意味或明或暗,勾了点微末的嘲,“来找我求和,嗯?”

“顾总晚上有应酬,是GK旗下新开发的酒店的合作伙伴,很重要,”楚可笑容很得体,半点不带炫耀或者张扬,跟她今天的装扮一样,很低调,“需要带女伴出席,慕小姐不要误会。”

外界盛传他们分手,但是顾南城从未亲口承认过,所以她这样说。

晚安的手原本是搭在车门上的,脸上也始终维持着笑容,“对不起我不知道,”她低下头,“下次我来找你会提前打电话。”

是她以为专门来找他,更显得有诚意。

晚安准备转身走的,但是却看到背后的章秘书朝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她其实不是很懂摇头的意思,却还是顿住了转了一半的脚。

顾南城眉目间笼罩下一片凉薄的笑,“这就是你的诚意?”他迈开脚步,朝前面走了几步,停在了她的面前。

温淡闲散的嗓音如是道,“女人的目的太直白,会显得很不可爱。”他抬手扣着她的下巴,凉凉的盯着她的脸,低低嗤笑,“跟我说话的机会那么多,想来求我放过你的电影,你这样聪明不是最清楚这种事情在床上谈最有效果吗?”

他撤了手,低沉温笑,“慕导,你是做导演的料,可惜自己的演技渣得没法儿看,没有脱来得实在。”

这话其实没什么实质上的内容,可是细细的揣测楚可又莫名的心惊。

【跟我说话的机会那么多。】

据她所知……他们白天基本没什么碰面的机会。

吵架分手也势必不会……

他们还在同居中吗?

她莫名的想起那句“太太”。

晚安咬着唇,仰脸笑着,轻声道,“好,我等你晚上回来说。”

顾南城淡笑了下,轻描淡写的道,“我今晚不回去,下次吧。”

——4000字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