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06.坑深106米:嘴里说着烦透了,亲一下就这么大的反应

他的身躯往后仰,捏眉靠着身后,半阖着眼眸。

酒精给他的大脑带来淡淡的不适合眩晕。

晚安重新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男人闭眸假寐的模样,光线太暗,打在他的脸上或明或暗,无法看得真切。

晚安把杯子递到他的面前,低声道,“喝吧,不然明天早上起来会头疼的。”

她记得薄锦墨曾经跟她说过,他喝酒会宿醉凡。

顾南城睁开眼睛,没有接她的杯子,只是淡淡然的看着她。

过于深邃的黑眸,甚至分不清是清醒的还是醉着的謦。

晚安又道了一句,“喝吧,快冷了。”

这一次,顾南城接了过来,仰头慢慢的喝了。

晚安看他的架势,不知道准备坐到什么时候才肯洗澡睡觉,她抓了抓头发,低声温温道,“我帮你拿衣服,你洗了澡就休息吧,坐着也很累。”

她生病不舒服的时候他亲自照顾她的,现在他坐在这儿半天没动静她不管不顾,显得她很没有人性。

晚安这样说完,就转过身走到柜子前,推开放他的衣服的那边,从里面取了一件浅灰色的浴袍出来,想了想,又抬手到另一层随手拿了一条内—裤。

交叠着放在一起,顺手关了柜门,兀自的走到浴室里放好才出来。

他好像说过她很难伺候?

洗个澡也要千呼万唤,谁比谁难伺候?

晚安只能再度走到他的跟前,俯身温言软语的道,“洗完澡休息会比较舒服的,你就撑一会儿,淋个浴就可以了。”

除去敷衍的说话,她极少这般温婉,顾南城看着这张他有好几天没有认真看过的脸庞,酒精在他的脑海中漾出一片摇曳。

晚安还在思考要说点什么才能让这位爷洗澡睡觉不要再闹了,手腕被温热有力的手扣住,下一秒,她整个人都跌倒在他的腿上。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或者说感情。

只是看着那唇瓣想吻,于是便吻了下去。

晚安自然是不会再挣扎,她上次发了一顿脾气已经尝足了恶果,已经不敢造次。

她乖乖的被他抱在腿上,任他尽情尽意的亲吻。

男人本身的气息混着酒味一起灌入她的呼吸系统和味觉,无法忽视的存在感,温热的呼吸也密密麻麻的拂过她裸露的肌肤。

等晚安因为无力而攥着他的衬衫领子时,她睡裙的肩带已经被男人修长的手指挑开掉落了肩头。

那唇细细的啃吻着她的下巴,辗转的往下流连过她的脖颈,最后停在她的锁骨处。

继而继续往下,舌尖绕着柔软而敏感的尖端,濡湿的舌卷住,暧昧的挑—逗。

晚安的身体根本就受不住这些,无意识的低叫出来,“顾南城……”

男人一段时间不做,总是会有需求的,他此时想要她基本没什么反抗的余地。

然而原本埋在她胸前的黑色头颅忽然顿住了动作,没有再继续反而重新抬起了头。

晚安怔住了,懵懵懂懂的看着他。

顾南城英俊的五官还染着一层浅浅的情—欲,又因着酒意而呈现出微微的慵懒,意味,低头看着她的时候,便带着一股刻骨致命的蛊惑性感。

气息微乱,喘着。

下巴被男人掐住,晚安听到他低沉散漫的嗓音卷着嘲弄响起,“女人都是你这样的么?”

他似在低笑,但是眼睛里又没有笑意,“嘴里说着烦透了,亲一下就这么大的反应,马蚤媚得不像话。”

即便是明显的听出了他话里刻意侮辱的意味,晚安的脸蛋还是不可抑制的刷的一下燃得血红。

顾南城淡淡的睨着她,没有抬手将她提下去,反而顺势抱起坐在自己腿上的女人起身走了几步,扔到了床上。

晚安以为他会扑过来,但是睁开眼看去却发现他皱着眉头胡乱的近乎扯的解开衬衫的扣子。

然后转身走向了浴室。

晚安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一时间甚至没反应过来他究竟想干什么。

刚刚她其实很清楚的感觉到了……他双腿间的欲—望。

咬着唇瓣,在被褥上坐了一会儿,她就重新躺回了被子里。

这个澡,顾南城洗了很长的时间,等他满身湿气的出来的时候,晚安已经差不多迷迷糊糊的快睡着了。

他淡淡的瞟了一眼女人青丝铺枕的背影,抿着薄唇掀开被子的另一边躺了上去,然后像往常一样,抬手拧灭了灯。

卧室陷入安静和黑暗。

晚安那点睡意反倒是忽然消失了,脑子一下变得清醒起来。

既然有需要宁愿自己解决都不愿意碰她,那坚持如今的现状又有什么意义?

她喜欢窗户,所以都是谁在靠窗的一侧,此时睁眼看着玻璃窗外的夜色,手臂抱着被子的一角,心里一片空茫茫的。

…………

第二天早晨,照例是顾南城起床离开后她才慢吞吞的爬起来。

外面的天色已经很亮了。

手撑着自己的额头,胡乱的抓着发。

她已经耽误很多天了。

绝口没有跟顾南城提过电影《璎珞》的事情,不对,应该说,除了昨晚,他们几乎处于零交流的状态。

他白天上班不在家,晚上他回来她不是睡了就是装睡。

低头很难吗?

慕家出事后她已经低过很多次头了。

何况这一次原本就是她自己不识好歹非要惹毛他。

她甚至已经想不起来那时她到底在想什么了。

晚安倒头摔进了柔软的被褥中。

………………

窗明几净的总裁办公室,章秘书敲门进来。

男人手边放着一杯还氤氲着香气的咖啡,深色的袖口挽起,露出考究的腕表,英俊的面容较之平常更加的凌厉。

“顾总,”章秘书当他秘书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察言观色很多年,很敏锐的察觉到顾总这几天心情指数不是很佳。

将一叠资料放在他的面前,恭敬的道,“这是您前几天吩咐去查的资料,费了很多功夫从大使馆的才查到……顾总,他是美国华尔街的金融家,最有名的那一位……威廉·史密斯,在跟夫人见面的第二天就飞回美国了。”

顾南城眯起了眸。

章秘书没有再说多的,因为这么个名字他自然是有所耳闻的,更别说他在美国待了很多年,那是华人圈子里最有名的一个。

只不过这个男人过于低调,没有媒体曝光过他的照片,对他的私生活更是知之甚少。

金融界和商界虽有交集但是仍属于两个领域,他不是很关注那个男人。

他淡淡的开腔,“他们什么关系?”

章秘书摇摇头,“顾总……查不出来有什么联系……除了您都知道的这两次,我们连他们什么时候认识怎么认识的也都不知道,抱歉。”

顾南城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那样的男人,既然是有妇之夫,如要跟别的女人有什么联系,必然不会让任何蛛丝马迹存在。

慕家出事,他专程从美国飞回来。

明知她结婚了,盯着慕家的别墅拍卖下来,出手阔绰不求回报。

奇妙得无法不令人遐想的关系。

偏偏他的太太态度讳莫如深。

顾南城盯着那张纸上的资料,薄唇弧度似深似浅。

章秘书摸不透他的心思,小心翼翼的问道,“下面有人请示……《璎珞》是不是真的要取消拍摄?毕竟已经筹备很久了……”

慕家的落魄千金失宠的事情已经传遍GK了,甚至有传言说慕晚安惹得顾总震怒,估计以后永远别想在这一行混下去了。

其实下面的意思是,如果顾总真的不爽慕晚安,换掉副导封杀她就是了,为什么要让整个电影和剧组搁浅下来。

损失的都是公司的钱。

男人薄唇勾出嘲弄的笑意,不咸不淡的道,“她都不急,你们急什么。”

她只是秘书,她并不急。

问题是,慕导也只是副导……她也不会多着急的。

据她所知他们吵架一般都是转眼就好了……这一次貌似已经持续了好几天了。

章秘书也不好多说什么,“顾总还有什么吩咐吗?没有的话我先出去做事了。”

“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