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05.坑深105米:爱就大声说出来,没事说什么人家臭不要脸

晚安下巴搁在桌面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叹了口气,喃喃道,“没我这么惨的吗。”

“没有,顾公子曾经追过一个姑娘,但是人家有心上人了,他最后也没把人家怎么着,像他那样的男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会为了区区一个大动干戈。”

只有一事无成无聊没地方刷存在感的傻x富二代才会只能在女人身上找成就感,才会觉得被女人拒绝是丢脸不能容忍要弄得家破人亡的事情凡。

顾公子出身富三代,但是因为父母双亡得太早,在本应该纨绔吃喝玩乐的岁数里被迫做了富一代该做的事情,在他眼里股市的变迁早就让他玩够了心惊肉跳和人生惊险刺激。

早已无需女人来成就。

晚安又趴下去了一点,叹气,“那我岂不是很作。”

“不,”唐初叼着烟,拜大小姐所赐他的饭碗都没了,讽刺道,“是你有本事。”

晚安撇撇嘴,双手交叠放在桌面,无精打采,“我骂他了,我说他是强盗是土匪是伪君子是臭不要脸的,我还说我烦透他了。”

早知道他没甩她一张离婚证书,没让她打包行李滚出别墅,取消了《璎珞》全部的拍摄进程謦。

让时光给她一瓶药,把她毒哑吧。

唐初一张脸都黑了,“你他妈是不是最近在看琼瑶把脑子看坏了?”他手指恨不得能戳穿她的脑门,“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瓷器活,你大小姐脾气就不要学人家出卖自尊和*给有钱男人当情fu。”

晚安弱弱的道,“我没有大小姐脾气。”

她一早上都很好脾气的,是他上来就吻她。

“你都说自己金主是臭不要脸的,你不是大小姐脾气谁是?!”唐初觉得,慕大小姐也不是随随便便就会大小姐脾气爆发的德行,思维一转,略有些狐疑的道,“他基本在国外长大,难不成染了什么臭毛病……他有特殊嗜好你受不了了?”

混这个圈子,唐初是知道得很清楚的,尤其是有些越是衣冠楚楚就越是禽—兽。

如果是这样,那也情有可原。

晚安茫然的看着他,“什么特殊嗜好?”

唐初白她一眼。

被撤了电影,没有事情做只能在咖啡吧游荡的大导演和新人副导演百无聊赖的待着。

唐初咬着吸管喝了一口果汁,随口问道,“你被扫出门了,睡哪儿?还睡那个贼随时都能破门而入的小破套间?”

“他床上。”

“你不是被甩了?”

“他警告我了,”晚安也咬着吸管,精神恹恹的,“我一个晚上没回到床上,他就收拾我身边一个人,我不想对不起你的知遇之恩。”

最后一句话,晚安说得委实很真诚。

她还能想起他这句话的样子,十足的高贵冷艳范儿,优雅的蔑视她。

是她忘记自己几斤几两了。

唐初眉骨跳了下,事实总是跟他以为的有所出入。

看着对面软趴趴的大小姐,手指拿下叼着的烟,“他喜欢你?”

“当然喜欢,”晚安眉目间有哀怨,“我就是这么不幸被看上了。”

唐初没好气抬手敲了下她的脑门,严肃道,“我说的是喜欢,男人对女人的喜欢,属于爱情层次里的喜欢,老子给你说正经的,再趴着信不信我踹你。”

属于爱情层次里的喜欢?

晚安手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的用吸管搅拌果汁,懒懒散散的道,“我有这么大的魅力?”

唐初皱眉打量了她几分钟,一句话冷不丁的冒了出来,“你是不是爱上那男人了?”

晚安咬着吸管,怔怔的看着桌面没有出声。

“爱上了就爱上了,你又不是玩父女恋爷孙恋人—兽恋,有什么不能说的,”唐初看着她垂在睫毛下的眼眸,“爱就大声说出来,你没事说什么人家臭不要脸。”

“唉,”晚安托腮,皱巴着一张脸,很是悲伤的叹息,“其实我比较想离他远点。”

唐初觉得鸡皮疙瘩都要被她抖出来了,“你再在这儿演怨妇老子就走了。”

“别啊,你走了我连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晚安低下脑袋,把剩下的果汁都喝完了,转脸就变了一副认真严肃的模样,“电影被封了,如果我不去找他低头赔礼道歉,你们会记恨我一辈子吗?”

“你还真的爱上了?”

晚安蹙眉,“这两件事情有什么逻辑上的关系?”

“因为一般这种钱色交易,只要双方遵守游戏规则关系都是很稳定的,你也不是那么贪钱的人,顾公子也不至于不给你钱,总有事情发生了才会让这段关系的天平失衡,而显然是你打破了你们之间的关系。”

唐初直视她的眼睛,“你既然选择了跟他,跟到一半又想反悔……晚安,”他淡淡的笑,似是在回忆某些场景,“你们之间不是简单的交易那么简单吧?顾南城他也不会为了没有价值的女人大动干戈,毕竟我的电影都是摇钱树。”

光是导演打出他的名字,就有一定的号召力。

更别说,GK出品。

在外边儿游荡到五点钟,晚安慢蹭蹭的回到了南沉别墅。

没办法,她不敢不回来。

自从那天吵完后,他们基本没有任何的交流。

即便是他强制性的取消了整个《璎珞》的进程,她也没有质问一声。

其实她知道,最先妥协的那个一定是她。

她不可能放任自己拖累整个剧组。

顾南城没有回来吃晚餐。

但是他不准她不回来。

她当时问了一句为什么,他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你跟强盗土匪问为什么?不要脸可以解释你所有的问题。”

晚安无话可说。

晚上十一点,顾南城回来的时候晚安已经关灯睡觉了。

反正……在他回来之前她势必已经睡了,在他去上班之前,她也还是在睡。

至于是不是装的,他懒得拆穿。

没有性—生活,他也不会抱着她。

就这么躺在一张床上。

他一靠近床边的时候,晚安就嗅到一股淡淡的酒味。

顾南城毕竟是商人,开会应酬喝个酒很正常,只是最近几天很频繁,林妈曾经隐晦的提醒过她,但是晚安没说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回来拧开床头另一侧灯的时候,她心头就会涌出一阵莫名的酸涩,淡淡的,却经久不散。

一般他回来后,开着小灯,然后去浴室洗澡,出来后就关灯睡觉。

没什么多余的内容,这几天都这样。

但是今天,她久久没有听到他去浴室洗澡的动静,反倒是一直坐在那张她睡前坐着看书的小小单人沙发上。

晚安睡不着,半响还是悄悄的打开了眼睛。

果然看见昏暗的灯光下,男人静静坐着的身影。

黑色短发的头颅微微的垂着,一只手摁在眉心上,平常干净英挺的眉宇紧紧皱着的模样,一眼看去便知道……好像不大舒服。

大概是想……坐着休息会儿吧。

还是不要管了。

她闭上眼睛,继续装睡,近日,她装睡的功力已炉火清纯。

又过了大约十分钟,他仍是没有什么动静。

也许是卧室太安静了,男人的呼吸分明不是很重,但是那频率晚安能听得一清二楚。

她睁开眼睛,还是掀开被子坐了起来,下床,走到他的身前。

略有踯躅的开口,“你是不是不舒服?”

男人掀起眼皮,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事。”

她咬唇缄默了一会儿,“要不要给我去给你煮一碗醒酒茶?”

顾南城眼神很淡漠,哂笑里带着凉薄的嘲弄,被酒迷得低哑的嗓音,“既然烦透我了,主动凑上来做什么?”

他闭上眸,“我没心情看你闹,滚回床上睡觉。”

几句话的时间,他的手又捏了捏眉心,英俊的脸轮廓透不近人情的冷漠疏离,亦有一层薄薄的不耐。

晚安轻轻的舒缓气息,低声道,“我去煮醒酒茶,你进去洗个澡……早点睡吧。”

顾南城抬眸看着她走向门口的背影,薄唇挑出淡漠的浅弧。

呵。

终于还是为了电影讨好他么。

像是意料之中,可又确实觉得索然无味。

——今日更新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