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03.坑深103米:顾南城你身体很热,抱着我我睡不好

晚安的手搭在被子上,如玉般的肩膀和手臂都暴露在空气中,她呼吸一窒,侧过脸淡淡的道,“这些事情没什么好争执的,你睡这儿的话那就洗洗睡吧,不早了。餐”

她的语气很淡,除去敷衍的意味过于明显了一点,没什么其他的情绪。

但是顾南城却莫名的盯上了那句——你睡这儿的话。

他视线盯着她的容颜,“如果我不回来,你是不是也准备就这么关灯睡觉?”

晚安已经躺了下去,她闭上眼睛抱着被子的一角,“难不成,顾公子喜欢我下楼找陆小姐主动打一架吗?还是不大好看吧。”

她侧身躺在床的一边,俨然已经是一幅准备入睡的模样,顾南城看着灯光下她温凉恬静的脸,薄唇抿成一线。

末了,还是侧过身准备去洗澡睡觉。

“对了,”低懒的嗓音在身后响起,“待会儿你洗完澡出来记得找林妈拿一床被子下来。”

顾南城眯眸看着她,已经有了几分不悦,却还是耐着性子问道,“拿被子做什么?”

“嗯,最近天气有点儿凉,我们盖两床被子吧。”

天气凉斛?

别墅内的温度几乎都是恒温,更别说卧室的温度,根本不存在什么转凉转热的情况。

按捺住脾气,他以同样的语调淡淡的回道,“已经没有多余的被子了。”

晚安睁开眼睛,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听到他走向浴室的声音,以及花洒里的水落下来的声音,淅淅沥沥的和窗外的雨声融为了一体。

末了,她手枕着脸,重新闭上了眼睛。

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下去的时候,一只带着清凉湿意的手臂从她的眼睛上方伸过,拾起之前搁在床头的手机,顾南城看了眼她的屏保,几秒钟后长指摁下关机键把手机关了,然后放了回去。

晚安的脑袋往胸口靠了一点。

顾南城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下一秒,就将她整个人往自己怀里捞。

晚安蹙眉,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出声,“我生理期不舒服反正也做不了,你这样抱着我我们都没法好好睡,床这么大,你不需要抱着我。”

他们不是第一次同床,但确实是第一次像老夫老妻般单纯的同床而眠。

卧室里安静了好几秒时间。

然后,男人清清淡淡的陈述,“外面在下雨。”

晚安不懂他忽然扯出这么一句牛马不相及的话是什么意思,遂不咸不淡的回道,“淋不到你。”

“可能会打雷。”

“有避雷针,炸不到你。”

然后晚安听他慢悠悠的道,“打雷我会怕,所以你得让我抱着。”

晚安静默了一会儿,脑袋朝床侧挪了一点,不冷不热的道,“随便你。”

于是她被顾南城又抱过去了一点。

男人的胸膛很硬朗,温度比房间的温度足足高了不少,整个怀抱都透着一股炙热的气息,心跳,呼吸声——简直吵死了。

晚安本来就有点烦他,只不过是不想吵没有价值的架,人一燥热脾气也跟着变得往外泄,她闭了闭眼努力压抑住不耐烦,“顾南城你身体很热靠我这么近我也很热,没办法好好睡觉。”

顾南城觉得,她毫无疑问的在借题发挥对他的不满。

闭眼,装睡着。

但是手臂上的力气半点没有松懈开。

晚安听着身后男人均匀的呼吸声,有些无力,索性睁开眼睛低头去掰他箍住她腰腹部的手臂。

纹丝不动,越用力越是没办法掰开越是烦躁,恨不得爬起来咬死他。

怎么会有这么烦人又不要脸的男人。

晚安折腾了大概有十分钟左右,他呼吸的频率都没怎么变过,倒是她自己弄得一身的汗。

气恼,泄气,最后累得疲倦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

第二天早晨,顾南城睁开眼睛入目看到的就是一头柔顺的青丝,和黑色长发下白净的属于女人的脸蛋,长睫毛下眼睛紧紧的闭着,睡得很沉。

女人的身上自带一股淡淡的若有似无的幽兰馥香。

轻手轻脚的起床,到他收拾好要出门的时候,她也仍然没有起来的迹象,顾南城皱皱眉头,还是带上门出去了。

楼下客厅,陆笙儿已经起床在沙发上了,她正低着头看着手机的屏幕出神,眼睛隐隐有肿起来的迹象。

听到男人的脚步声,她才从手机里提起头,看了眼他的身后,有些尴尬的问道,“她呢?”

顾南城淡淡的自然道,“在睡,没醒来。”

陆笙儿的情绪经过一个晚上显然已经没有那么激动了,她摸着自己的长发有些生硬的想开玩笑缓和气氛,“不是你折腾她折腾得太厉害……让她起不来吧……”

话一出口,原本就微妙尴尬的气氛一下

变得更加的尴尬了。

陆笙儿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平和的道,“她可能是不想在家看到我……上午还有通告要赶,我先走了,昨晚谢谢你……打扰你们了。”

“吃完早餐再走,”顾南城抬脚往厨房走去,淡然的启唇,“晚安有时候会很晚起来,别再跟锦墨闹脾气了,他待会儿会过来接你。”

“她……你们昨晚是不是吵架了?”

男人波澜不惊的回了她两个字,“没有。”

刚好林妈听到声音出来了,“先生……”她眼神复杂的看了眼陆笙儿,还是颇为客气的问道,“陆小姐,你们早餐想吃什么?吃面还是喝粥,还是我切点吐司?”

“煮两碗面条。”

“好的,”林妈多看了一眼,“太太呢?她还没起来吗?”

“嗯,给她温一盅糯米粥,等她醒来的时候让她喝了。”

“好的,先生。”

陆笙儿猝不及防的怔住,抬眸看向淡淡立在晨光中的英俊男人,他的侧脸干净温润,漫不经心的挽着白色的亚麻衬衫,说到太太的时候自然而然。

心尖上忽然溢出细细的异样的情绪,她想,顾南城的确不止待她如此温存。

也许在她或者所有的人都看不到的地方,他们亲密如斯。

晚安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就下意识去摸手机看时间——昨晚睡前被顾南城关机了,她睁开眼睛开机,然后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

手机刚开就有一条短信跳了出来。

是关于慕家宅子的,尤其是对于别墅里原本的家具有些还没有清理的,请她尽早过去看看亲自处理。

晚安的睡意一下就清醒了,匆匆忙忙的爬起来洗漱换了一身衣服,收拾好手机和包就要出门,下楼的时候想着跟林妈说一声,结果走进餐厅就一眼看见了长方形的餐桌上正在吃早餐的两人。

倒是忘记了,昨晚陆小姐在这里。

顾南城抬头看她肩上背着的包和绑着的发辫,一看就是要出门的行头,“吃早餐,林妈,把太太的粥端出来。”

晚安自问是没这么好的闲情逸致跟他们一块儿吃早餐,“我有事要处理,没时间吃早餐了,你们吃吧。”

说完就转了身准备走。

别说她懒得应付这样的场面,她确实没打算吃完早餐再走。

还没走几步手臂就被从后面拽住,她转过身看到一张黑沉的俊脸,“有事?”

“把早餐吃了。”

晚安好声好气的微笑,“我会在路上买的。”

顾南城拉着她就往餐桌上走,“外面的不好,我让林妈给你熬了粥,吃完再走。”他顿了下,淡淡的道,“你要去干什么,我待会儿送你过去。”

晚安觉得她现在看着他就有点烦,甚至不大想搭理。

她想了想,浅淡的微笑,“我今天很想吃有家店的饺子,不想喝粥,很久没有吃了,待会儿刚好顺路可以买到,很方便的。”

晚安看着他,又看了一眼桌上的面条,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你回去吃面条吧,不然糊掉就不好吃了。”

顾南城低头眯起瞳眸看着她,眼神晦暗。

他娶她有部分的原因,其实是明白她这样教育出生和性情的女人,遇到类似这样的场合大约就会是这样的反应。

教养和骄傲绝不会允许她们大吵大闹让场面难堪。

天大的事情砸下来,只要她想,还是笑得出来。

大大方方的,风轻云淡的。

可他着实觉得不喜。

——今日更新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