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01.坑深101米:你太太向来不喜欢我,也不会喜欢我穿她的衣服

偏偏他的姿态这样温柔,让人看得到宠溺,隐匿了所有的强势。

晚安的手臂圈着他的脖子,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瑟缩着身子躲避他亲昵的摩擦,可是躲来躲去还是蹿在他的怀里,“我跟他没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我不想提起他,好不好?”

沉默了良久,顾南城方才淡淡的嗯了一声。

末了他扳过她的脸蛋,似笑非笑的低低问道,“顾太太,左晔之前,你还喜欢过别的男人吗?”

她大约是十八岁的时候跟左晔在一起的餐。

晚安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会听到他问这个问题。

她仰着脸看着他阴暗交错的俊颜,心底溢出一股无法形容的感觉,似遥远,又好像很熟悉斛。

晚安看着他的眼睛,喃喃道,“我不知道,可能年纪太小了,我还分不清。”

顾南城直觉不喜她此时脸上的神色,像是在回忆记忆深处的某个男人。

他抬手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低头狠狠的亲了一口她的脸蛋,漫不经心的道,“去吃饭,没轻没重的,”抱着她走到走廊,淡淡道,“我该早点认识你,那样我就会早点喜欢你,就没左晔和路人甲的什么事了。”

就像她曾经说的那样,他们其实隔得那么近,却那么晚才认识。

“你不会的,”晚安这样回答,“认识得再早,你也不会。”

………………

林妈看着吵完架连卧室的门都是叫开锁匠撬开的两人,转眼间又腻乎得跟什么一样——年轻人就是喜欢折腾,当即还是去热了饭菜重新端上来。

吃完后顾南城照例回书房处理一些后续的公事,晚安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了会儿电影,就准备回卧室洗澡看书,然后睡觉。

还没起身,门铃声就想起,正在打扫卫生的林妈念了一句这么晚谁会过来,就放下手里的抹布去开门,三分钟后,一身湿漉漉的女人几乎是闯了进来。

晚安手里拿着遥控刚把电视关了,抬头就看见长发狼狈脸色很难看的陆笙儿朝她走来。

她蹙了下眉,随即淡淡开口,“找顾南城吗?他在楼上的书房。”

陆笙儿眼睛直直的看着她,“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她抬起头,眼角的余光掠过她几乎湿透了的衣服,“什么事?”

陆小姐的模样和眼神,来势汹汹像是来讨债的一般。

“我问你,”外面下着雨,不算很大,她不知道他怎么淋成了这样,“盛绾绾和薄锦墨是不是结过婚?”

晚安抿唇,“这种事情,你不应该问当事人吗?”

“是还是不是?”

晚安的手搭在扶手上,沙发很软,背靠在靠枕上,不温不火的看着她,“你跟薄锦墨的事情,与我无关,”

陆笙儿盯着晚安看了好几秒,忽然笑了,讥诮的看着她,“慕晚安,结过婚就一个字,没有结过就两个字,有这么难回答我吗?”

晚安本来准备说话,却听到背后楼梯有脚步声响起,而陆笙儿的眼神也从她的身上转到了下楼的男人身上。

她的发还在滴水,眼睛一眨不眨,“我不知道,你不可能也一点都不知道吧?”

陆笙儿冷冷的看着面容温淡似凉水,没什么表情的英俊男人,手攥成了拳头,冷冷的道,“你也跟他们一起骗我?为什么连你也要骗我?”

顾南城走过来,他侧首看了一眼恬静垂眸的女人一眼,随即皱着眉头道,“把衣服换了再说,”

他淡淡吩咐站在一旁的林妈,“去二楼的衣帽间拿一套干的衣服下来给陆小姐换上。”

林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晚安的脸色,答了一声好就上去了。

“不用了,”陆笙儿清冷的道,“你太太向来不喜欢我,也不喜欢我穿她的衣服。”

顾南城无视她的话,“把衣服换了,我打电话给锦墨让他过来接你。”

“顾南城,”陆笙儿用力的闭眼,清秀美丽的脸上全都是雨水的水滴,“所有人都不肯告诉我,你太太知道得最清楚,不过她显然很不待见我,我也不想待在这儿打扰你们温馨的新婚,你告诉我一个答案,我马上就走。”

晚安手撑着自己的太阳穴,长发垂下掩住她半边面颊。

顾南城皱眉,沉了声,“你淋成这样想去哪儿?待着,等锦墨来接你。”

“你到底说还是不说?!”陆笙儿手揉着自己的长发,像是竭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们不敢告诉我,因为不敢开罪他,慕晚安不肯告诉我因为她为她的闺蜜不平,那你呢?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

林妈抱着衣服下来了,小心的***话,“先生,衣服拿下来了。”

“把衣服换了。”

陆笙儿看出他根本没有要告诉她的意思,咬唇泛出冷笑,“你们什么都直到,就我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我像个傻子一样?”

说罢,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没走几步,就被男人的手大力的扣住,回头看见一张冷峻的容颜,“去把衣服换了,”他皱眉,顿了一会儿,然后道,“等会儿锦墨来了,我会让他亲口跟你说。”

陆笙儿站着没有动,一双眼睛盯着他。

顾南城很快失了耐性,扣着她的手腕不顾她的挣扎将她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然后一把将她扔了进去,眯起眼眸淡声道,“笙儿,你待会儿准备把自己弄得像个出水的怨鬼一样质问锦墨吗?”

一句话仿佛踩住了她的穴,陆笙儿没有再动。

将手里的衣服递给她,带上门前嘱咐一句,“把头发吹干。”

客厅里,林妈给晚安倒了一杯温水,小声的道,“太太,那身衣服我看您也没怎么穿,可能不大喜欢……”

晚安抬起脸,笑容温婉,“没事的林妈,那些衣服原本就都是顾公子买的,而且,就只是衣服而已。”

她还不至于要计较几件衣服。

端起水杯喝了一杯水,晚安放下杯子就要起身,手指梳理着长发,“林妈,你待会儿倒两杯茶就去厨房收拾吧,如果弄完了就早点休息。”

说罢转身朝楼梯的方向走去,准备回卧室。

才走了几步,恰好遇上折回来男人。

顾南城看着她温恬的脸庞,没有开口,倒是晚安见他不说话,低懒的开口,“他们的戏我就不围观了,先上去休息。”

“不高兴?”

晚安想了想,回答,“没啊,”她笑了笑,“陆小姐除了你跟我也确实没有其他人可以问了,不过因为个人立场的原因不想说什么,你们自己解决?”

男人的眼神是湛湛的深沉和暗。

晚安失笑,“你怎么了?”

门再度被打开,携带进了丝丝的寒意和水意,修长的身形带着一身的冷漠气息,长腿迈着极稳的步伐走了进来。

薄锦墨看了一眼晚安,视线最终落在顾南城的身上,淡淡问道,“笙儿呢?”

“在换衣服。”

正说着,换好衣服出来的陆笙儿已经从后来走了出来。

薄锦墨看着她的湿发,“把头发擦干。”

陆笙儿深吸了一口气,直接走了过来,换了一身干的衣服让她看起来没那么狼狈和浑身清冷,“头发算什么?直接告诉我答案有这么难吗?”

“你想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好本事啊,可以让全世界都骗我。”陆笙儿好笑的看着他,“可是薄锦墨,你以为你能骗我一辈子吗?”

薄锦墨看了她一会儿,才开口道,“回去再说,你要待在这里打扰南城和他太太吗?”

“回去你会跟我说吗?”陆笙儿往后退了一步,笑容嘲讽,“这样不好吗?你们全都知道,就我一个人像个傻瓜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顾南城皱眉看着她,“笙儿……”

“我不想听你说废话?”陆笙儿咬牙打断他,“你不是也跟他们一样,骗了我这么久吗?说不定他跟那个女人举行婚礼的时候,你还参加了。”

温凉沁人的嗓音静静响起,“他们婚礼的时候,顾公子为了你跟薄先生打了一架,他怎么会参加,自然是小心翼翼的陪着你。”

她说得自然而然,好似全然与她无关。

——今日更新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