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00.坑深100米:慕晚安,我再说一次,把门打开

晚安反手拍了拍林妈的手,微笑,“我知道了。”

走过客厅的时候她把外套脱下挂在递给林妈,然后一个人走进了餐厅。

餐桌上摆着丰富的菜式,男人黑色短发下的俊脸没什么表情,见她过来,抬眸波澜不惊的道,“吃饭吧,你晚上好像也没吃东西。”

她的确没吃,说了几分钟不到的话就走了。

晚安咬唇站了会儿,“我今天……餐”

“先吃饭,”顾南城抬手拾起筷子,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吃完饭再说你今天的事情。”

晚安看着他的脸色,道,“我觉得你不像是胃口很好的样子,”她闷闷的道,“我看着你的脸色,也吃不大下什么东西。斛”

顾南城掀起眼眸,笑了下,“我怕谈完我也会吃不下东西。”

晚安蹙眉,“你专程派人跟着我?”她顿住,缓了缓语气,“你既然让人看着了,应该直到我跟他就说了几分钟的话。”

男人盯着她的脸,手里的筷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了回去,英俊的脸庞看不出怒意,“跟你是跟他说了几句话还是吃了一顿饭还是去开了个房比起来,我更关心顾太太你见什么样的男人这么不可告人,不肯告诉我,也不想说。”

“我哪里不可告人了?顾南城你无理取闹。”

顾南城目光幽沉的看着她,淡淡开口,“好,既然可告人,那你就说。”

晚安张口想说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闭了闭眸,“我跟他没什么特别的关系。”

“没什么特别的关系,”他低沉缓慢的道,眼神那么温淡又那么犀利,“顾太太,没什么特别的关系的男人,特意在第一时间为你拍下慕家那栋宅子,送给你?”

晚安看着他,“那你觉得我应该跟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金主和小三吗?还是其他的什么更肮脏的关系?”

顾南城眯起幽深的黑眸,“在夜莊的那天,你找他应该是去拿钱的吧?”他轻轻的笑了下,意有所指的道,“他说了什么伤害你的话,让你中途改变主意不要他的钱转而投向我?”

有些事情,他不是不曾察觉,他只是没有提出而已。

晚安这次懂了,“所以你觉得我是之前插在他婚姻里见不得光的小三,因为慕家破产问他要太多的钱他不同意所以我们崩了,然后我才选择了你,是么?”

顾南城看着她的眼睛,敛着暗茫,语调依然很淡,“你可以否认。”

他这样坐在那里,优雅又矜贵,像上帝般等待她的解释。

晚安咬了下唇有些无力,“我没什么好说的,我跟他没关系。”

扔下这么一句话,她转身朝楼上走去。

回到卧室,反手就将门反锁上了。

背靠着门板,慢慢的往下滑。

晚安屈膝坐在地毯上,手环抱着自己的膝盖。

下巴搁着,然后看着安静而光线昏暗的卧室,怔怔出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都暗了下来。

敲门声忽然响起。

晚安没有搭理,太长时间维持这样的姿势让她血液流通不畅,腿都麻了,但她还是没有动。

又敲了好几声,静乐几秒,随即响起的是男人低沉不悦的嗓音,“晚安。”

晚安低头,把脑袋埋进膝盖里,不想听到他的声音。

顾南城去拧门把的时候,才直到卧室被她从里面反锁了,皱皱眉头,他再度开口,“慕晚安,把门打开。”

回应他的是无声无息的安静。

他眉间的褶皱更加的深了,嗓音也变得愈发低沉,“晚安,把门打开。”

里面还是没有人出声回答,连脚步声都没有。

男人的脾气瞬间就上来了,沉声道,“慕晚安,我再说一次,把门给我打开。”

“不开。”两个字清晰的从里面传来,“我今天一个人睡,你自己去隔壁次卧,我不想看到你。”

“慕晚安。”

“你已经骂完了,还想进来打我吗?”

“你自己开门,还是让我来开?”

晚安手扶着门把想自己站起来,但是蹲了太长的时间整个腿部都已经麻痹了,还没起来就重新跌了回去。

幸好地上铺的是地毯,不至于把她摔疼。

顾南城站在外头听到里面的声音,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敲门的声音开始增大,“慕晚安,把门打开,听话。”

不是很疼,却仍然有止不住的委屈。

她默不作声的爬起来,手撑着床沿躺了上去。

卧室的门从里面被反锁了,不管顾南城怎么说怎么敲门里面都没有一点回应,他的手落回身侧,转身下楼,对刚好要上来的林妈吩咐,“打电话通知人来开锁。”

这套别墅是顾南城父母当初在国内的时候特意建的,虽然有些

年代,但是自有一种岁月的别致,开锁专员也不敢破坏锁的内部结构,捣鼓了很久以细细的铁丝伸进去拨开了里面的落锁结构。

所以门开的时候,基本是没什么声音的。

卧室里没有开灯,借着走廊的灯,顾南城还是一眼看到了躺在床褥中间的女人,她静静的蜷缩着,仿佛睡得很沉。

开锁工匠忍住想翻一个白眼的冲动。

所以是小夫妻吵架了……把老公关在了卧室门外……算惹,看见有钱人给的工钱比较高的份上,他干好活儿就行了。

顾南城挥挥手示意闲杂人等消失。

他没有开灯,走到床边。

深蓝色的床褥,女人长长的黑色长发铺散而开,像是水下摇曳的海藻。

缩得小小的一团,像个小可怜似的。

可是他心头还是蹿着幽幽的火苗,很想把她拉起来揉捏搓扁一顿教训。

真是低估她了,臭脾气一套一套的。

他还没把她怎么着就敢把他关在外面。

顾南城面无表情,伸手就要去拨醒她的脸,手指还没碰到肌肤,却忽然看到昏暗的光线下隐隐的泪痕。

他的手便一下顿住了。

半分钟后。

晚安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全都被堵死了,无法呼吸迫使她睁开眼睛,还没看清楚人,属于男人浓郁的气息就已经灌入她的呼吸,“顾……顾南城……”

下唇被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疼得她皱眉,恼怒的就去捶他的肩膀。

顾南城捏着她的下巴,情绪不明的嗤笑,“敢把我关在外面,嗯?”

晚安用力的拍他的手,“走开。”

奈何敌不过他的力气,晚安拿起一边的枕头用力的往他脑门上砸,“你还想怎么样?你能让人跟踪我,那就派人去查啊,没完没了的揪着我干什么?担心我出墙你的钱都打了水漂?我一开始就说得很清楚了。”

顾南城眯着眸,看她涨得通红的脸和似乎怒得丧失逻辑的语言,阴沉下一张脸,“把你的话收回去。”

女人想也不想的反驳,“准你说不准我说?”

顾南城一只手撑在她的身侧,定定的看着她清净的脸,晚安受不了他的眼神,偏脸就要躲开,下一秒,却被捞进了男人的怀里。

他在她的耳边低低叹息,“你也真是要命,说你两句,又是锁门又是掉眼泪,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家暴你了。”

他的手臂搂着她的腰,使得她整个人几乎都趴在他的胸膛上。

“谁叫你说话那样难听,”有些情绪是平行感染过来的,有些委屈多少年都不曾觉得是委屈,却因为一点点的委屈全都被点燃,肆无忌惮的蔓延开,“你明知道我不可能跟他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过去。”

他明知道,嗯,他是知道。

毕竟他是她迄今为止第一个且唯一的男人。

手指梳理着她的长发,极好的发质手感也极好,流水一般从他的指间泻下,像是抱着一只温软的小动物。

“晚安,”他低头,唇舌含住她的耳,细细的舔舐,低哑的嗓音耐心而缓慢,“我知道你不会跟有妇之夫有染,但是你要知道,我的顾太太跟别的男人有一些隐晦得不清不楚的关系,我就会不开心,我就会介意,你明白吗?”

那声音似哄似慰,很温柔,又带着太深的蛊惑。

这个男人的占有欲其实强烈得可怕。

——还有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