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99.坑深099米:我不喜欢我太太跟我之外的男人有过于亲密的接触

晚安呼吸一窒,转头就想躲过,然而男人像是预料到她的反应,抬手就扣住她的脸蛋,不让她有任何躲避的空间,“嗯?对你不好吗?”

“顾公子,”躲不过,她只能重新抬眸,下巴也跟着抬高,“你霸占良家少女,还要逼着我昧着良心说你对我很好?餐”

“你明明喜欢,还非要我说我强迫你,你不昧着良心?”

晚安咬唇,下意识的反驳,“我喜欢也改变不了你霸占良家少女的事实……”

话还没说完,她忽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立即闭上了嘴,转头看向窗外,手指懊恼的捏上自己的衣角。

顾南城好笑的看着她耳后泛起的红意,低醇的笑从他的喉间,“你喜欢我,非要把我推开,你矫情不矫情?”

晚安不理他,小声的哼了哼,“开车。”

“想吃什么?”顾南城明显心情很好,半天也没回去开车,就这么有意无意的蹭着她,“中餐还是西餐,我觉得红楼坊的味道的确不错,不如我们再去?”

“我都吃了一半了,”晚安不满他的霸权主义把她拖出来,“吃西餐,你自己吃主食,我吃甜品就好了。”

男人的声线天生好听,尤其是带着温和的宠溺意味,过于另人心动,“好。斛”

他终于退回自己的位置,气息散去,晚安绷紧了背脊,才开始慢慢的舒起。

直到开了一会儿,晚安的身体才慢慢没那么紧绷,一点点的松懈开,百无聊赖的打量着周围,最后视线落在他的脸上。

侧颜几近完美,温和的轮廓很英俊,带着典型的商场新贵的矜冷和疏离,开车的时候有些懒散,细看又有些深沉。

眼前忽然放过某些破碎断裂的片段,有些模糊,有些清晰。

晚安的眼神有几秒钟的恍神,她的唇角牵出某种无法形容的弧度,有些地方好像没变,有些地方真是变了很多。

顾南城手扶着方向盘,“怎么这样看我?”

晚安收回视线,“无聊呗。”

回应她的是男人低而愉悦的笑。

陪他吃了午餐,电影下午也没她什么事,晚安主动道,“下午我自己去逛逛,你回公司吧。”

“一个人逛?”

晚安点点头,微微抿唇,笑容很温婉,“你不是说要我自己去看婚纱吗?今天下午有时间,我去看看。”

“不用我陪?”

“不用了,”她仰着笑脸,“逛街么,女人比男人擅长啊,你还是回去工作多赚点钱爱比较像话。”

“嗯。”顾南城低头在她的眉心落下一个吻,“乖,下午早点回去。”

晚安怔了怔,才想起,“我晚上跟人有约了,可能会吃完晚餐回去。”

男人眸色暗了一层,淡淡的笑,“跟人有约?男人?”

他的视线过于犀利,晚安莫名有些心慌,侧开眼神胡乱的道,“不是什么重要的人,说几句话应该就会回去了。”

“好。”顾南城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眼神温淡深邃,低声道,“我不喜欢我太太跟我之外的男人有过于亲密的接触,记住了?”

他的声音接近温柔,但是晚安隐隐听出了其他的味道,她没多想,只是点点头,“我会早点回去的。”

顾南城看着她上了一辆出租车,才眯眸面无表情的回到车上。

他没有立即发车,拾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顾总,有什么吩咐吗?”

男人英俊的脸庞面沉似水,淡声吩咐,“派个人去看看夫人今天跟谁一起吃饭。”

“好的,顾总。”

将手机扔回原处,他敛着的眸光是淡淡的寒凉,眼前浮现出上次在医院见到的那个男人。

第一次在夜莊她亲口说“我和顾公子婚期将至”是受了那个男人的刺激。

上一次见到……她的情绪几近失控。

要让顾太太情绪失控到歇斯底里……可真是不容易。

喜欢他,有多喜欢呢。

…………

晚安一个人转婚纱店,其实那些婚纱在她眼里都很漂亮,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20岁的时候她和绾绾曾经定制过一套闺蜜婚纱,拍好了一直挂在她的卧室,后来慕家出事,慕家别墅被查收爷爷住院,她根本无暇顾及那些。

一直转到下午五点,她才慢悠悠的晃到约定的餐厅。

她去得很早,但是约她的人显然更早,靠窗的位置他坐在那里俨然已经是一道风景,招惹着众多的视线。

晚安直接坐下,温凉的面庞很淡然,“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男人手指弹了弹烟灰,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年轻美丽的面庞,“顾南城,他对你好吗?”

“找我过来交流我的婚后感吗?”

“晚安,”他似有些无奈,“你这么排斥我?”

晚安垂眸,安静的背脊挺直着,不温不火,“你应该感谢我,这么排斥你。”

“你还没有回答我,顾南城对你好不好。”男人皱着眉头,还是不满她的态度,“你太年轻了,草率的嫁给这么个男人,如果他对你不好……”

“你放心。”晚安温温凉凉的打断她的话,眼眸没有半点波澜,“我的确很年轻,决定嫁给他也很草率,不过我的婚姻幸不幸福,他对我好不好,我都会全都受着,无需任何不相干的人负责。”

和顾南城的关系,从一开始,她就准备好了面对各种结局。

她的态度过于冷淡,坐在他对面的男人眼神复杂隐晦,半响,抬手将摊开在自己面前的一份文件推到她的面前,语调缓慢平和的道,“本来想等你的婚礼结束后再回美国,但是你们的婚期还没有公布,而且你也会拒绝让我参加你的婚礼,这个,算是我送给你的新婚礼物。”

晚安先是笑了笑,随即低头看了一眼,唇角的笑意淡了点。

是慕家之前被查封的别墅。

“爷爷快出院了,慕家的宅子他老人家住了几十年已经习惯了,”低而慢的嗓音仿佛每个字都要扣在她的心弦,“如果将来你和顾南城吵架也有地方待着,难道你要一直住在那治安都没有保障的简陋套间吗?”

说得很有道理,慕家的别墅她的确需要,不为她自己,也为爷爷。

晚安抬手随意的翻了翻,挽唇而笑,“如果我老公问我,谁这么大手笔的送这么大的豪礼给我,我要怎么回答他呢?他那脾气,惹翻了我很麻烦。”

她脸上的笑容更生动了些,只是嘲弄的意味更加的深而明显,“我要跟他说,这是美国唐人街最有名气的华裔金融家威廉先生送给我的吗?这样他会以为我出—轨了。”

“你最近不是在拍电影吗?”

男人的眼神跟她对视了好几秒钟,女孩弯弯的杏眸黑白分明,漾着凉凉的嘲,埋藏在记忆深处的熟悉感拉扯不经意得突兀的荒凉感,他突然不敢直视。

“就当是我借给你的,你高兴的话到时候可以连本带利一起还上,这是你需要的为了跟我斗气值得吗?”

晚安凉凉的笑,“威廉先生,你是不是已经开始老了?”她的手指按在那薄薄的纸张上,轻言慢语的道,“我记得你以前是正眼都不愿意看我,好像我活在这个世界上之于你就是奇耻大辱,恨不得能把我塞回我娘的肚子里,如今这么巴巴的讨好我,据我所知,你不缺女儿送终啊。”

“啪”巴掌声砸在桌面上,威廉向来不喜形于色的脸上冷沉得厉害,“慕晚安。”

晚安从沙发上站起来,拿起那几张文件,完全无视他的怒意,浅浅而笑,“这个我收下了,你欠我的我不需要你还,但是你欠爷爷的我替爷爷收,谢谢威廉先生。”

说罢就转了身,干净利落的离开,无一丝一毫的犹豫和留恋。

晚安走出餐厅,天色夕阳已收。

一辆熟悉的车刚好在她的身侧打住刹车,晚安偏过脸看去,陈叔朝她笑,“太太,顾总让我来接您。”

晚安怔愣住。

他派人跟踪她?

拉开车门,她还是一言不发的上了车。

等车开到南沉别墅的时候,天几乎已经黑了。

林妈听到车声就迎了出来,“太太,”她拉住晚安的手,压低声音小声的道,“先生在餐厅里等你……我看先生的脸色不大好,您待会儿……”

——今日更新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