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98.坑深098米:晚安,我们谈个爱吧?

手心可能被磨破皮了,火辣辣的疼。

唐初想起身去扶她,但是眼神瞟了一眼淡淡没有神色的男人,还是选择了没有动。

对这里不熟,所以晚安找了一圈才找到洗手间。

手心有摩擦出来的血迹,她用冷水小心翼翼的冲洗,一贯怕疼,有些轻微的抽气。

她咬唇看着自己的手,真是倒霉……好端端的吃个饭也要被扫兴。

已然熟悉的脚步声斛。

晚安甚至没有抬眸看镜子,淡淡的出声笑道,“顾总,你是对女洗手间有什么情有独钟的癖好吗?”

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

看冲洗得差不多了,晚安才抽了一张纸出来把周边的手擦干净,还没把纸扔掉,手腕就已经被扣住了。

“顾南城,”晚安没有抽回自己的手,甚至没有抬头看他,“你这么跟着我出来他们都知道你是来找我的。”

他低低懒懒的回了一个不在意的音调,“嗯?”

用牙齿咬住创可贴,然后抬起空着的手撕掉包装,将它贴在那处擦伤处。

晚安皱着眉头,“顾南城,你什么意思?”

“你没有男朋友么?”

她想也不想的回答,“没有。”

顾南城低着头,平平淡淡的看着她,“那我呢?”

“丈夫啊。”

不管是哪一种,有婚礼还是没有婚礼,是不是快离婚了。

目前而言,他的确是她丈夫,谁叫他们有结婚证呢。

也许是她说得自然,且没有经过任何的考虑,顾南城无端的被取悦了,英俊温淡的容颜勾勒出浅浅的笑意,颇有一股颠倒众生的魅力。

低头,手指端起她的下巴,低低的笑,“吃醋了?”

“我比较敢兴趣为什么顾总总是喜欢跟着我上洗手间?”晚安笑眯眯的看着他,“你很喜欢女洗手间的构造?还是真的有什么特殊的情结?”

他淡淡的笑,“因为你每次上洗手间,不是醉得跟猫儿似的,就是满脸的委屈。”

好像也是。

不过。

晚安微笑,“我没有满脸委屈。”说罢神色不变依然微微的笑,“谢谢顾总特意给我送创可贴,我的小火锅要煮坏了,先回去吧。”

说着就要从他的身侧走过去。

手臂被拽住,下一秒整个人都被拉入男性气息浓郁的怀抱,顾南城从后面搂着他的腰,低低的叹息响在她的耳侧,“好了你不委屈是我委屈,”

“我不喜欢吃火锅,你陪我去吃别的,嗯?”

晚安咬唇,像是被烫着了一般想挣扎开,奈何她人小力微不是男人的对手,只能低叫,“顾南城。”

男人低低的嗓音像个懒洋洋的无赖,“有点儿困,有点儿饿。”

“你不是有夏……”

低沉的嗓音打断了那个娆字,“我们谈个爱吧,”

晚安一下就僵住了。

“想想跟夏娆谈真的没什么意思,我还是更喜欢你,”顾南城身形挺拔,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那个戴眼镜的是什么东西?你是有老公的人不知道被男人告白要严词拒绝?你跟他说你没有男朋友?”

“顾总,我只是被告个白而已,”晚安低着脑袋试图掰开他的手臂,“你如花美眷在怀我可识相了,你把人家绊倒是不是太没风度了?我二婚又负债累累再嫁很难的。”

“我已经很有风度了,所以没上去踩两脚。”

“你扔下夏美人在洗手间私会我很有风度?”

“我私会媳妇还没风度,”顾南城低嗤,“难不成私会小三比较有风度?”

晚安转过头,朝他嫣然一笑,“顾总,你呢算是先光明正大的带小三出镜,然后私会我,什么都做全了。”

本来距离就很近,她这一转头,她的脸蛋刚好凑到男人的薄唇上。

晚安怔住了。

顾南城看着她细细密密的睫毛,卷曲且纤长,他心里微微一荡,抬手扳过她的脸蛋,低头吻上去。

搂住她腰肢的手更加用力的将她拥往自己的胸膛,重重的压了下去。

旖旎而深长的吻结束,男人打开蓄着笑意的黑眸,“我们谈个爱,这样你会不会比较满意?”

“我不大想在女洗手间谈论要不要谈个爱的事情,顾公子。”

顾南城微眯了眸,“女人的事情就是比较多,”他手指撩了撩她的长发,有意无意的亲着她的脸颊,“那你想在哪里谈?床上?”

晚安想了想,“让我回去把我的午餐吃完好吗?我面试了一天劳心劳力真的很累。”

“娇气。”顾南城松了手臂,淡淡睨她,“面试半天就这么累,以后整天整天的拍电影你不是要躺尸?”

“放心顾总,你给薪水,我就会认真工作的。”

“我给你薪水,

让你不工作成吗?”

他不是很想让顾太太做导演这一行,劳心劳力不说,会有大段大段的时间没工夫搭理他。

只不过,是她的专业和理想,他也不好强行干预。

晚安立即蹙眉,“不好。”

顾南城看着她的小模样,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蛋,低嗤,“知道了。”

“你出去吧,我不要被人看到和你一起从洗手间出去。”

他真的是……她都觉得自己无法脑补那个场面,他不是偏偏贵公子吗?是怎么做到自然而然的从女洗手间出去?

顾南城有些不悦,但还是听了她的话,只是转身临走之前捏住她的下巴亲了一口,低低的道,“别说你不喜欢我,不扶你一把都要哭了。”

晚安抿唇看着他,并不说完。

他又用下巴蹭了蹭她的脖子,低低哑哑的道,“带我去吃饭,饿。”

带他去吃饭……

晚安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转身回到盥洗盆前,接了一手的凉水浇灌在脸上。

【晚安,我们谈个爱吧。】

他知道谈个爱代表什么吗?

抬头,镜子是倒映着自己满是水珠的脸,还有迷茫。

包里的手机震动,晚安以为是顾南城在催她出去,慢吞吞的把手机摸了出来,屏幕上显示的却是唐初。

“你们不是在洗手间做上了吧?”唐初的声音明显压低了,“你们是多喜欢洗手间这个地方?夏娆已经找过去了,你别被她捉了个正着。”

晚安蹙眉,“她捉我?”

她不捉他们也依然只是个不捉奸的正室,也还是正室。

唐初心想这小丫头果然一如既往的调子高。

“她是夏董事长的女儿,”唐初凉凉的道,“当然你如果能搞定顾南城她是谁的女儿都没用,但是我看你俩的关系跟过山车似的,夏娆的脾气向来火爆,尤其是跟她抢男人的女人——她能踹了你的饭碗让你在娱乐圈混不下去。”

“她会怎么对我?”

“我觉得她也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她爹是。”唐初有些恨铁不成钢,“我知道你当了很多年的大小姐,现在脾气好歹能收敛下不?”

他也在圈子里混了十几二十年了,难得遇上对他胃口的后辈,不想她年纪轻轻才华横溢就这么被碾压了。

晚安无辜的道,“你不觉得在所有的千金大小姐里,我算是脾气很好的类型了吗?”

她出了名的脾气好啊。

“放屁,你杀人不见血。”

晚安,“……”她摁了摁眉心,“嗯,我会保住我《璎珞》副导的地位,就算把顾公子让过去。”

外面有争执声,且有她熟悉的声音,晚安皱了皱眉头,简短的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断了。

细细的高跟鞋声音刚好踩在她的面前,夏娆身高高出她太多,晚安下意识就后退了两步跟他拉远了距离,“顾南城呢?”

晚安的手指梳理着自己的长发,脸上挂着微微的笑,“不知道啊。”

她是真的不知道,她以为他该在外面等她的。

夏娆哼了一声,不冷不热的道,“他的眼光从小到大也是没怎么变过,从古至今就喜欢这种笑起来能掉下一张面具的女人,不过,你跟陆笙儿那女人的气质倒是像个了八成八。”

晚安摊摊手,“他喜欢这种你应该质问他,毕竟他的喜好不是我决定的。”

“你勾男人的本事倒是出乎我的意料,看着规规矩矩端庄都假死,转背就被能把人勾着走了。”

晚安点点头,微笑,“顾总是骂过我小狐狸精来着。”

夏娆,“……”

她开始冷笑,重新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呦呵,看来你跟陆笙儿不是一路的,她比你可要脸多了。”

晚安不做这种没有营养的对骂,淡淡然的道,“夏小姐,你想找顾公子就自己搜吧,搜完女洗手间可以搜男洗手间,我没有兴致奉陪。”

说罢她就准备离开,夏娆双手环胸,斜睨她,“话说如今这个年代了,女人藏着掖着也挺没意思的,你想跟我抢男人可以光明正大一点吗?我又不会看不起你,至于偷偷摸摸的跟偷—情似的吗?这样比较有意思比较刺激?”

晚安侧过脸看着她,也笑了,“如今这个年代了,你想追男人就追男人好了,反正你又不在乎当小三,总是从女人身上下手干什么?赶走了他身边的女人,男人就会喜欢你了吗?”

夏娆一时愣住了,哑口无言。

“所以,你们真的有一腿?”

晚安想了想,侧过脸言笑晏晏,“刚才顾总说想跟我谈谈情,算是有一腿吗?”

夏娆挑起眉头,“他喜欢陆笙儿你也在乎?”

“这个的话,你应该问问顾总,既然喜欢陆笙儿,为什么想跟我谈情。”

夏娆刚想说话,就看见英俊挺

拔的男人从一侧的洗手间走了出去,看见他微微皱了眉头,但是面无表情。

她立即满脸的笑容走过去,作势要挽上男人的手臂。

顾南城淡淡睨她一眼,一个眼神止住了她的动作,不温不火的道,“你没听她刚怎么说的吗?”

夏娆委屈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男人很敷衍的答了一句,“乖,回去跟饭桌上的人我把副导带走了。”

夏娆跺脚,愤愤的道,“顾南城,你不是说你要换个型号的吗?”

“抱歉。”薄唇吐着毫无歉意的两个词,“很显然你不符合我的胃口,所以我也不想耽误时间。”

晚安没有听他们的对话,而是兀自的一个人往前走的。

快到转角的时候,手臂蓦然被拉住,条件发着的抬头,就见男人蹙眉不悦的道,“说了我不喜欢吃火锅,陪我去吃别的。”

说着就自然而然的将她往怀里带。

晚安被他搂着腰,也不知道他怎么使的力气,怎么转都转不出他的怀抱,“顾南城,”她抬眼瞪他,心底有些怨气,他总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看着脾气温和其实强势得不讲道理,“我说要一起来的,中途说走就走了很没有礼貌的。”

而且昨天她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结果一点用都没有。

什么叫我们谈个爱。

撂下同事陪他去吃饭吗?

看得出来她有点怒气,顾南城手捏着她的脸,低声道,“不高兴?”他微微的眯了眸,淡声道,“嗯,那我去跟他们说。”

“顾南城……”

他去说什么啊他去说。

晚安手抓了抓头发,“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我昨天说得你不是也觉得对吗?你不是说要认真考虑吗?”

“要怎么样才算是考虑,”顾南城淡淡的道,“去跟每个女人谈一场试试看吗?我像是那么有闲情逸致的人?”

晚安抿唇,“你没试过怎么知道?”

“我有顾太太了,你抹杀了我跟其他女人谈谈的兴致。”

晚安落在身侧的手蓦然的攥紧,像是有人忽然抓住了她的心脏,她忽然抬头问道,“是顾太太,还是我。”

顾南城低下头看着她的眼睛,气息也跟着笼罩下来,无孔不入的钻进她的毛孔,低低哑哑的道,“是你,顾太太。”

后来她想,大抵是太少被男人的甜言蜜语哄过,所以总是缺少抵抗力。

明明知道很多道理,仍然抵挡不住沦陷。

晚安低下头,视线看着自己的脚尖,“火锅有那么难吃吗?我觉得还好。”

“嗯,那个戴眼睛的倒了我的胃口,你喜欢我下次叫林妈做。”

一听就是不知道火锅乐趣在哪里的男人。

她不甘不愿的嘟囔道,“你这人真是麻烦,既然来了还要换地方,不喜欢不要来就是了。”

顾南城环上她的腰往外走,懒懒的低声道,“有美人主动的送上门,本来是挺想试试的。”

“那你饭都不吃完?”

他轻描淡写,“嗯,谁让你在呢。”

晚安没理她,从包里摸出手机给唐初发了条短信。

然后唐大导演回了一个表情——p(O)q加油!

晚安眉头跳了跳,抬起另一只手编短信,哼(ˉ(∞)ˉ)唧,求继续高贵冷艳。

顾南城瞥了一眼她的屏幕,顿时起了一层疙瘩,“跟老男人调—情很有意思?”

还满脸都是微笑。

“我刚刚入行认识唐导的时候崇拜过他很久啊,”晚安有些遗憾的道,“可惜他喜欢熟—女,我难过了好久呢。”

顾南城皱眉,看她一本正经的模样,唐初有什么值得崇拜的?崇拜他满脸褶子?

“现在呢?”

“现在他也对我很好啊,”晚安把手机收回包里,“除了我爷爷和绾绾,他大概是对我最好的人了。”

他顺手拉上驾驶座的车门,俯身凑过去替她绑安全带,黑眸锁着她的眼睛,唇息炙热,低低沉沉的问,“我呢,顾太太。”

————5000字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