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97.坑深097米:晚安,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很久了(4000字)

晚安的眼皮跳了跳,“嗯?”她挽起唇角微微的笑,“我哪里骗你了。”

“你说你是这里的职员……”

“副导在我眼里原本就是职员啊,夏小姐,你也没有问我是干什么的。”

夏娆被她堵得一时无言,抬着下巴问道,“你是慕晚安?”

“我是。餐”

“你现在是顾南城的小情—人?”

晚安将包推到肩膀上,淡淡的笑,“夏小姐,我们似乎没有熟到……谈论这种私事吧?斛”

夏娆撇撇嘴,踩着细细的高跟鞋转身离开。

唐初在背后叹息,“你的情敌俨然是太多了一点。”

“是啊顾总是太能招惹苍蝇了一点。”

“嗯,你把自己说成苍蝇好吗?”

晚安,“……”

夏娆转身进了电梯,摁了顶楼。

出了电梯笔直的朝总裁办公室走去,章秘书过来立即立即阻拦,“小姐,没有预约不能进去……”

夏娆不满的道,“不能进去?你算什么,当年我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认识你们家总裁了,顾南城每年过年都要去我家给我爹拜年的,你敢拦着我?”

说完也不等章秘书做出任何的反应,推开她就直接走了过去,很用力的打开门。

顾南城皱着眉头,抬头不悦的看着擅自闯进来的女人,看清了脸后,淡淡的道,“你怎么来了,出去。”

“我来请你吃饭的,你的员工和剧组都吃饭了,你是老板还在加工?”

男人言简意赅,“不吃。”

夏娆走到他的办公桌前,抬手直接将他的笔记本合上,眼睛瞪着他,“吃不吃?不吃我就一直在这***扰你。”

他很不悦的眯起眼睛,冷冷淡淡的睨着她,“***扰我,很想睡我?”

“哎,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含蓄,哪有人这么直白的,”夏娆撅唇笑着,“难怪陆小姐不喜欢你咯,她那样的女人可不喜欢你这样直接的男人。”

顾南城任由她一点点凑近,靠到他的面前,不疾不徐的开腔,“夏娆,你的香水很难闻。”

“你……”夏娆站直了身体,脸色红白交错,末了看看他的脸,冷冷一哼,“算了,看在你长得入我眼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

她吊儿郎当的绕着自己的头发,笑道,“我刚刚试镜的时候看见你传说中的小—情人了,长得倒是挺漂亮的,就是我怎么觉得来来去去都是这一种啊,很无趣的,你难道……不想换一个型号吗?”

顾南城掀起眼眸,温淡的看着他,“换你吗?”

“也许你会觉得味道不错啊,谈个爱也无伤大雅麽是不是?不尝试怎么直到喜不喜欢呢?”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把玩着手上的钢笔,淡淡的掀唇,“那就去吃饭吧。”

夏娆立即喜笑颜开,“哼,这才像话。”

章秘书看到他们总裁和夏娆并肩走出来,睁大着眼睛然后低下默默的没有说话。

从私人电梯直接下到地下停车场,拉开宾利慕尚的副驾驶位置。

“想吃什么?”

夏娆眯眸想了会儿,刚才面试完剧组的人好像要去吃火锅来着,她侧脸朝英俊的男人一笑,“吃火锅吧,我觉得你这样的贵公子应该没人带你吃过火锅。”

“嗯。”

就在GK写字楼这条街的转角处,就有一家很大的火锅店。

自从遇到顾南城,晚安觉得她的人生就是满满的狭路相逢。

“halo,慕导,真是好巧。”夏娆手挽着男人的手臂,炫耀一般的朝晚安笑道,“好巧,你们也来吃火锅吗?”

晚安看了一眼笑靥如花的女人,又看了一眼一言不发深沉而淡漠的看着她的男人,毁了一个轻而薄的笑,“夏小姐,顾总,巧。”

夏娆看着晚安拿了几瓶水和饮料就准备转身,脆生生的笑容道,“既然这么巧,不如一起吃吧。”她意味不明的对着晚安的眼睛,“慕导应该不会介意吧。”

抱着好几瓶饮料,晚安有些吃力,她抬头回了一个笑容,“不,我介意,跟大老板一起吃火锅太拘束了,两位可以找个小包厢一起调—情,我们也好吃得畅快。”

一只手从天而降,拿走了她怀里的几瓶饮料,凉薄的嗓音徐徐的响起,“带路吧,慕导。”

晚安抬头看他,一眼撞进他湛湛深沉的黑眸里。

转身,带路。

一桌子的人都面面相觑的看着出去拿一趟饮料就带着俩人回来的晚安,呆滞完了之后立即干巴巴的笑,“顾总……夏小姐……”

晚安坐下,轻描淡写的解释,“嗯,顾总和夏小姐想和我们一起吃。”

唐初吃得正欢,见状差点没有咳进气管里。

晚安连忙递了杯水过去,被没好气的白了一眼。

她很无辜的瞅了一

眼,又不是她引来的,瞪她作甚。

说是火锅,其实早就不是最早的一个大锅子一起吃的那种,一个大圆桌,每个人面前一个小锅,方便又干净,中间放着食材,想吃什么自己烫。

晚安以前到处玩的时候,偶尔会跟朋友吃,虽然不是经常,但是图个气氛热闹,然而顾公子显然就没怎么吃过。

晚安坐下后就静默的自己开始涮开始斯文的喂给自己吃。

顾南城皱着眉头,有点不悦。

旁边一干儿都是察言观色的精明人,见状制片人连忙朝她使脸色,笑着道,“晚安,你帮顾总拿点吃的啊。”

晚安还在想,她是要识相点不打扰,还是做做样子给大老板面子,身侧的男人就已经慢斯条理的开腔了,“不必。”

他淡淡然的问道,“想吃什么?”

娇媚的嗓音立即轻快的响起,“你要帮我涮吗?嗯,我想吃……香菇、鸡肉、牛肉、培根……然后土豆、青菜,还要那个粉丝。”

晚安拿着筷子的手还是徒然的顿了一下,猝不及防的。

她闭了闭眼,然后低头继续吃。

但是明显的感觉到没有刚刚那么好吃了。

搁在手边的手机震动,晚安看了眼号码,接了下来,嗓音清凉,“喂?”

“现在有时间吗?一起吃饭吧,我过来接你。”

晚安闭了闭眸,有那么一瞬间想借此落荒而逃。

但睁开眼的时她已经换了内容,“没有,我已经在吃饭了。”

“那晚上吧,我有东西想给你,”电话那段的嗓音沉而厚重,“过两天我就回美国了。”

晚安想了想,淡淡道,“好。”

电话那端的男人说了时间和地点,晚安道了声好就把电话挂了。

她还真的……没有见过顾公子宠爱其他女人的模样。

就连陆笙儿,也都大部分都只是听说,没有亲眼见过。

她放下手机重新拾起筷子,继续安静慢慢的吃。

她是应该……亲眼看看。

夏娆气场太足,坐在这一桌存在感十足,

顾公子什么地方不坐,偏选在她的身边坐下,因为是圆桌,所以晚安眼角的余光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

夏娆几乎半个身子都贴上了一边的男人,言谈举止间的亲昵毫不掩饰,她咬着一颗丸子,歪着脑袋看向晚安,笑眯眯的问道,“慕导,你这么年轻漂亮,有男票吗?”

“没有。”

“我今天的面试慕导还满意吗?有没有可能上唐导的新戏?”她展露着笑颜,“我可是推了好几个剧本很有诚意过来的。”

晚安想斟酌着怎么样才能不得罪顾总的新欢,还没开口说什么,一声突兀的酒瓶声砸到了桌上。

所有人被吓了一跳,包括晚安,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出声的地方。

坐在唐初身边的年轻男人,架着一副斯文的眼睛,偏白的肌肤此时明显的透着喝高了的红。

眼睛直直的看着晚安。

晚安眼皮跳了跳,有种不祥的预感。

“慕……慕导,你真的没有男朋友吗?”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可能本来在走神,然后突然砸下来这么一句话,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点点头,“没……没有。”

她是没有男朋友。

但是严格来说,她有老公了,虽然随时会散。

酒壮怂人胆,听晚安这么说,那男人的眼睛蓦然就亮了,有些摇晃的站了起来,眼睛仍然直直的看向晚安然后朝她走过来。

一时间氛围变得鸦雀无声。

“晚……晚安,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很久了,”还没走到她的跟前,男人就磕磕盼盼的道,“你能……能做我女朋友吗?我愿意跟你一起照顾……照顾你爷……啊。”

晚安目瞪口呆的看着没走到她跟前,但是扑通一声五体投地跌倒在她跟前的男人。

有些无言的抬头看向将侧着的身子转回去继续慢斯条理吃饭的顾南城。

她觑了一会儿,还是起身俯身去扶他。

“那个……你没事吧?要不要紧?”晚安很尴尬,她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好不容易扶着他坐起来,晚安刚想叫个人过来跟她一起扶,才偏头的功夫她整个人就被抱住了,带着浑身酒气的拥抱。

有那么零点几秒的时间她甚至在思考,顾南城曾也带着满身的酒味抱她甚至是吻她,她也不曾这样觉得反感。

也许可能……是酒的品钟不同味道不同。

晚安正想推开他,一只手就已经从天而降,提起他的领子将他整个人拎到了一边,伴随着响起的是风轻云淡的低沉男声,“清醒的时候不敢告白,趁酒占女人便宜么?”

本来好不容易爬起来,又被他这么一拎宠物一般的扔到了一遍,晚安

有点不忍,俯身准备再去扶一把。

“哎,你们这些男人都是干什么的呀,”夏娆的声音响起,“看到有人摔倒了还不过去扶,慕导一个弱女子怎么扶得起这么大的男人。”

晚安看有人过来,正准备站起来,还没起身手臂就被拽住了,“晚安。”

喝醉酒的男人毫不顾忌力道,死死的捏着她的手腕,“我真的喜欢你很久了,你当我女朋友了,我不介意你爷爷住院,也不介意你们家……我真的很喜欢你。”

晚安的手都被捏痛了,想抽回来又没男人的力气大,下意识就抬头看向离她最近的男人。

顾南城正低眸淡淡的瞧着她,眼神才刚刚对上,一边的夏娆已经很快的蹿了下来,毫不优雅的俯身蹲下去,“南城我看慕导的手都要被他弄断了,你赶紧来把他掰开……喝醉酒的男人可真是恐怖。”

顾南城没有动。

晚安咬唇,低下脑袋还是抑制不住委屈。

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存在。

夏娆作势帮她掰,但是不知道是压根没什么力气,还是没用什么力气,反正到最后是晚安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猜将自己的手抽回来。

然后因为用力过度没能收住,往后一栽,往后倒到了地上。

“慕导……你没事吧。”夏娆看着她狼狈的模样,也不知道该不该扶。

手掌撑着地面的时候擦伤了,不知道是不是有点疼,她的眼眶有点湿意,只是不明显。

“没事。”她还是自己站了起来,“我去下洗手间。”

————本来想多写两千,但是还是全身乏力,精神状态不大好,今天就更一万字,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