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96.坑深096米:要离婚吗?趁着婚礼还没有举行,也没有人直到我们

过了一会儿,她抬手摸着自己的长发,清净的五官很温婉,“上午我去疗养院见盛叔叔了,他得了心脏病时间不多了,所以我心情不好……对不起,迁怒了你的婚纱,你放心,戒指只要大小合适我的手指就很好了,婚纱我也会去找,觉得喜欢我就穿给你看你觉得好就好。”

她的背脊其实挺得很直,但眼眸垂着,扬唇微笑,“还有什么问题吗?”

她作势摸了摸撑着自己的太阳穴,嗓音温温的,“没问题了的话,我就去休息了。”

晚安还没站起来,手臂就被温热有力的手拽住,然后直接跌到在他的身上,“我好好问,你就不能好好回答吗?”

顾南城的手指扳过她的脸蛋,漆黑的眸蓄着没有温度的笑容,“你不嫌累,就继续闹。”他捏了捏她的脸颊,淡淡道,“我腾时间出来陪你闹。斛”

“要我怎么样你才觉得我没有闹?”她现在是真的觉得这位爷不是一般的难伺候。

“婚纱,戒指,既然你不喜欢我给的,那就去选你喜欢的,没必要一副委曲求全的隐忍模样,我不爱看,”扣着她脸蛋的手指挪动,转而捏上她的下巴,“你就是靠这副模样得到第一名媛的奖号的?难怪左晔为了那么个不识好歹的女人把你甩了。餐”

晚安觉得有些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也不至于会疼了。

但是伤疤被戳,还是无法无动于衷,毕竟时间不是很长。

于是她露出笑容,浅浅一笑,“顾公子,你应该清楚有些事情掰得太开真挺没意思的,比如婚纱戒指什么的,就跟做愛一样,如果没什么心意想通的感情,前面享受奢华,后者享受技巧,事实上这些没什么办法拒绝的事情,你为什么觉得我非得要欣喜的为你披上婚纱,满怀期待的等你给我带戒指,心甘情愿的跟你做愛人做的事情?”

不闪不避直视他的眼睛,“顾公子,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那么愿意,只不过像你说的那样,我既然已经卖了,整天摆着不甘不愿的怨妇脸实在是太矫情,大家都不开心,但我也就是一个普通人,不可能像个木偶似的没情绪——我觉得你也挺不喜欢自己的女人是木偶的,但是,”

她微微一笑,“你这么难伺候,我真没辙了。”

顾南城看着她笑,轻轻薄薄的仿佛弥漫在轮廓外,没有半点真实感。

他低低的笑溢出薄唇,不知道在嘲弄什么,“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你对我有这么多不满。”

“我没有不满啊,遇上你虽然不至于觉得感恩戴德,但我还是觉得挺幸运了,”晚安温温的浅笑,杏眸弯着,“但是爱和不爱还是有区别的是不是?”

她看着他漆黑深邃的黑眸,“比如你设计出那件宛如为陆小姐量身定做的婚纱应该不曾像讨债一样问她究竟喜欢什么样的,那样既没有惊喜连情趣都没有,对不对?”

温软而带着些许凉意的手指慢慢的扶上他的轮廓,“顾南城,你到底是装给她看的,还是演给你自己看的?”

是为了让陆小姐觉得他的婚姻很美满。

还是他并不想扮演一个痴情无望的角色,所以制造很宠爱她的景象出来。

他孤独想要陪伴,所以强迫她嫁给他。

晚安收回手,低低的道,“我不是你心里的人,所以没办法治愈你的孤独。”

为什么偶尔想抓住他呢,她真正接触的男人并不多,但是也清楚被顾南城这样的男人宠爱的很容易让人沉迷。

但她也觉得他可怕,不是因为情敌多么强大,怕的是斗不过他心底的执念。

而执念不是不死不休的深情纠缠,而是他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捡了她选了她宠了她,就好像从一开始就放弃爱那个人以外的任何女人了。

顾南城始终维持着抱着她的姿势,一言不发盯着她,气息平缓。

“我知道你对我很好,给我最好的物质,给你能给的体贴,但我也知道顾先生你宠爱的是顾太太,不是慕晚安,所以我感激你,也会克制,不用感动。”

毕竟感动太容易衍生爱情。

说罢,面前的男人仍是盯着她,那眼神过于深沉晦涩,她并不能看懂。

晚安伸手去端茶几上的杯子,将水杯的杯沿慢慢的送到自己的唇边,动作弧度很小的喝着水。

模样很斯文。

顾南城看着她喝完水,然后把杯子重新放回去,脸再度偏过来的时候,他抬手掐住她的下颚,稳住这样的姿势跟他对视。

“你觉得我对你好,只是因为你嫁给我了?”他看着她的眼睛慢斯条理的开腔,英俊的脸庞一片淡淡的深意,“你觉得无论谁当顾太太,对我而言都一样?”

晚安蹙眉,但是没有动,只是平静的道,“我觉得……是谁应该都差不多吧。”

如果没有她这个他眼里最符合条件的安城第一名媛,他选了其他的女人,结果也不会有很大的差别。

他手上的力道没有那么大,晚安从他的身上

挪到了沙发上。

顾南城不温不火的瞧着她,半响忽然出声,“你这样说,似乎也有道理。”他侧过脸,淡淡道,“我是不是该试试,其他的女人当顾太太,和你有没有区别。”

晚安一怔,倒是真的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他之前的态度很坚决,不管她愿不愿意,都只能困死在这场婚姻里。

双手交叠,晚安微笑,“要离婚吗?趁着婚礼没有举行,也不会有人知道我们结过婚。”她想了一会儿,抿唇补充道,“虽然我们结婚了,但是在财产上面你可以放心,你的财产都不是我的,我也不会要。”

顾南城微眯了眸,玩味般的咀嚼这两个字,“离婚?”他挑起眼角的弧度,浅浅淡淡的笑,“就这么离婚了,你什么都没捞到,岂不是白白陪我睡了。”

就连她爷爷的手术费,都不是在他这里拿的。

晚安挽起唇角,“没关系,就当是一段短暂失败的婚姻。”

白白被睡。

被睡几次,总好过一直被困着,毕竟做人应该学会止损。

顾南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长腿迈开步子走到办公室前的落地窗前,一只手插在西装裤裤袋里,淡淡然的俯瞰下方。

“离婚的事情你不用考虑,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会通知你,”顾南城低沉缓慢的嗓音在安静的空间里响起,“婚礼的日期不变,婚纱和戒指照旧你去选,如果婚礼前我改变主意了。”

他转过身,沉沉的黑眸看着她,淡淡道,“也许你能从这段婚姻中解放。”

……………………

晚安最终还是没有留在他的休息室,打车回了南沉别墅。

说不出哪里不舒服,就是觉得特别的累。

吃了点感冒药就回床上休息了,直到傍晚起来,熬了汤然后炒了几个菜装好送到医院去,陪着爷爷吃完,聊了会儿天。

“爷爷,医生说再过几天您就可以出院了,我到时候会安排地方给您住,也会每天去看您的。”

其实如果不是她和顾南城的关系……她原本是打算接爷爷过去一起住的,有白叔和林妈一起照顾,她多少比较放心。

可是现在……她只能另外再找地方了。

吃完晚餐跟唐初打了半小时的电话,商量了女主的几个人选。

“我通知她们明天过来试镜,你有时间吗?有时间的话过来看看。”

“嗯,我会过来的。”

“那个楚可,”唐初摸下巴,漫不经心的道,“她经纪人跟制片人磨磨唧唧的说了很久,然后制片人也磨磨唧唧的跟我说了很久,她虽然扛不起女一号,但是演个小配角也是没问题的……”

毕竟是有点小人气的小白花,演技和颜还算是差强人意过得去。

“好啊我没意见。”晚安想也不想的道,“你觉得哪个合适她就给她,或者我看看有什么合适她的。”

如果没有上档子的事儿,她对楚可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不过顾南城那种招苍蝇的裂缝鸡蛋,小姑娘对他有心思也很正常。

“你还真挺随意的,”唐初忍不住笑,“那女人可是当众跟你叫板过抢过你男人。”

晚安轻描淡写的道,“她说话还算是客气了,这我都要计较,以后在这圈子里混我不是得被气死。”

“你抓着顾公子当靠山,以后谁都不敢给你甩脸色。”

“唔,”晚安托腮,略略有些忧愁的道,“好像是蛮不错的,但是我觉得我离被甩已经不远了。”

唐初头疼,“小祖宗你别啊,好歹撑到电影上映成吗?”

每次说到这件事情,他都觉得前方有地雷在等着他踩。

………………

说完电影的事情她的心情好多了,在书架上找了本英文原著出来看了一个小时,再看时间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

晚安低头看着手腕上的时间出神——十一点了,顾南城还没有回来。

她想,不是她在等他,只是习惯了他向来回来得早,即便平常吃完晚餐后他也会在书房开电脑处理两个小时的公事。

合上书本,她的手指玩转着手机,想了想,还是拨了个电话出去。

一阵嘟声后,低沉慵懒的男声响起,“嗯?”

“你最近是不是都不打算回南沉别墅了?”

顾南城淡淡的道,“今晚可能不回来。”

晚安斟酌了一会儿,问道,“如果你不打算回来睡的话……等我爷爷出院的时候,我能不能暂时搬出去跟他老人家一起住?”

“你这是在告诉我,如果我不回来的话,你也不打算回去了是么?”男人轻轻地嗤笑了一声,“我应该理解成你希望我回去睡,还是在表达你的迫不及待?”

晚安抿唇,“我爷爷过几天出院,他需要照顾。”

“知道了,我会安排一栋宅子出来,然

后请几个专业的看护,你有时间的话可以每天过去探望或者陪他老人家吃饭。”

晚安咬着唇瓣,“顾南城……”

像是料到她要说什么,顾南城淡淡的道,“你说的对,其他女人做顾太太也许一样,但是如果不一样,抱歉,你这辈子都只能被我霸占着。”

沉默了一会儿,“哦。”

怎么可能会一样……人跟人之间总是有差别的。

顾总真是帝王选妃啊。

挂了电话,晚安洗了个澡回床上睡觉。

…………

第二天,她一大早就去了片场试镜。

因为是GK旗下的电影,所以试镜的地方也在GK的写字楼,七楼。

这个时间已经过了上班的高峰,人很少电梯里只有她一个人——

“等等,”

一个身影蓦然的跑了出来,晚安看了一眼,还是伸手摁开了快要合上的电梯。

“谢谢啊。”跑进来女人伸手要去按七,却发现已经被按了。

挑起画得很精致的眉,“你去七楼?”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晚安一眼,“你也是去试镜的?”

晚安看着前面电梯门合上,侧首微微一笑,“不是。”

站在她身侧的女人很高,目测超过了一米七,加上踩着的高跟鞋足足比她高出了一个头,穿着深V的红色长裙,大波浪的卷发,烈焰红唇,妆容精致。

她想了想道,“夏小姐,我觉得你带待会儿试镜的时候可以换双平底的鞋子,原著里的主演是没这么高的。”

“你认识我?”

“认识啊,”晚安要抬头才能跟她说话,面上始终维持着笑容,“不过我记得原定的候选名单里没有夏小姐。”

夏娆是当红女明星,艳而不俗,性感而不风尘,她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她。

不过……她确实没定夏娆做女一号的候选人。

夏娆闻言再度毫不顾忌的打量她,“你真的不是来试镜的?”狐疑的眼神直白得毫不收敛,“长了一张明星的脸蛋出现在GK要去七楼,除了试镜好像没其他的可能,不过我不认识你……”

慕晚安很漂亮,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她的漂亮不属于惊艳型,是那种看不出什么瑕疵和问题,越看越耐看和养眼的类型。

晚安浅浅一笑,“我是职员。”

“职员啊,”夏娆摸着下巴,“我听说你们副导和GK的总裁有一腿,是真的吗?”

“这个啊……可能吧。”

她跟顾南城,的确算是……嗯,有一腿。

“听说她很漂亮?”夏娆哼哼一笑,略有不屑,“有我漂亮吗?”

她这是……哪里得罪这位大明星了吗?

“这个,我也不好说。”

“听说她在会议上公然呛了情敌,想必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夏娆抬起手指轻轻的吹了吹指尖,“好久没有遇到对手了,像样的男人,或者像样的情敌。”

晚安,“……”

她笑而不语,电梯到了,她抬脚走出去。

夏娆撅唇,不满的看着晚安兀自一个人离去的背影,GK的小职员还这么大的谱儿?

唐初见晚安走过来,远远抬手打招呼,“试镜人选多了一个……”

“夏娆吗?”

唐初挑眉,“你怎么知道?”

晚安拾起桌上的资料,随意的回答,“刚才在电梯遇到了,”果然在里面多了一个人的资料,“走了谁的后台,唐导你都要给她面子。”

唐初这人,平常看着除了脾气有点爆,还满随意的,但是其实一点都不随意。

“顾*oss。”

晚安手指一顿,抬头问道,“勾—搭上了?”

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这么短短的时间就勾—搭上了。

顾总也是兵贵神速。

“不是。”唐初睨着她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夏娆爸爸是谁你也知道,夏董事长亲自打电话给顾总,说是她女儿喜欢这个本子,无论如何让她试一下。”

是的,夏娆跟一般的女明星不一样。

她的靠山是亲爹。

在美国长大,作风豪放的开放女。

刚出道就放话要睡遍三大洲七大海的小鲜肉以及老鲜肉。

晚安捏着眉心,有点儿头疼,“好吧,不适合可以pass吗?”

“你多跟顾*oss撒娇呗。”

晚安无言的看了唐大导演一眼。

半个小时后正式试镜。

加上后面加进来的夏娆,参加试镜的一共有五个女演员。

晚安手指尖夹着笔杆,漫不经心的转着,很安静的看着,基本没有出声。

直到夏娆进来,她换了旗袍,长发也被发型师做成了类似老上海时的盘发,一颦一笑颇有

那个年代的韵味。

她一进来就看到安静坐在唐初身边的晚安,先是诧异,再看她面前摆着的牌子:

副导,慕晚安。

也就几秒钟时间的意外,夏娆还是秉着专业女演员的素质很快的进入状态。

唐初侧首看她,“你觉得怎么样?”

“还可以,比我想象的好。”晚安依然是托腮的姿势,若有所思的道,“外形挺符合的,演技也没什么问题,就是……”

她斟酌了下用词,“我看她资料26了……璎珞刚出场才17岁,她少了点……”

“恋爱时自然而然的娇羞。”

晚安点点头。

缺少眉目间大胆中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娇羞。

“再看看吧。”

面完最后一个,晚安伸了个懒腰,咕哝道,“好累,好困。”

唐初拿了跟烟出来抽,斜她一眼,“面个试你就喊累,娇滴滴的大小姐到哪里都一样,剧组一起吃饭,你去顶楼找你男人。”

晚安鼓鼓腮帮,“不去,我跟你们一起。”

她身体还没好全在特殊时期,所以比较累,加上昨晚……嗯,睡得有点晚。

“吵架了?”

“大概吧。”晚安不愿意多说,她跟顾南城的关系三言两语很难说清楚,“你带我一起呗,我被抛弃了,一个人会很孤独。”

唐初横她一眼,“收拾东西。”

她回了一个笑脸,“马上。”

“为什么骗我?”晚安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准备去找唐初汇合,人还没找到背后就传来一阵气势汹汹很不开心的声音。

晚安提着包转过身,一眼就看到站在她面前的夏娆。

夏娆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打量晚安,抬手撩起自己的长发,“我夏娆即便是抢男人也从来是光明正大的,话说慕导,还没开始呢你这就怕我了吗?”

——6000字,补6月16一日的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