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92.坑深092米:是不是觉得我赖着陪你不肯走,很贱?

灯光下,她的脸色越来越惨白,难受得一副随时都会晕死过去的模样。

顾南城黑沉着脸,拧着眉头,“你是学导演的还是学演员的,自带特效?”

腹部阵阵的疼痛从浅到深晚安转过半个身子,低着脑袋虚弱的道,“我真的不舒服,让我回去行不行?”

细细密密的汗水渗出她的额头,手搭在门把上。

想要拉开门,却被男人一只手抵着门板,她本来就没什么力气,根本拉不开餐。

顾南城低头看她,才发现她红着眼圈,眼睫毛都被泪水打湿了,像是受到了什么天大的委屈和欺负。

手还是探了上去,触手一片滚烫斛。

“发烧了?”

额头烫的厉害,可是脸色显得很白,不像是发烧这么简单。

“感冒了,”晚安还是拉着门把,“已经没我的事情了,你让去回去……啊。”

她用力的拉门,结果男人的手一松开门,她就因为用力过猛而直接往后面倒去。

一下撞进男人坚硬的胸膛。

晚安眼前一阵眼冒金星,眩晕得更加厉害。

腰被搂住,她刚想稳住身体站起来,整个人已经离开了地面。

因为晚安去厕所太久,又眼尖的发现顾*oss也跟着去洗手间的唐初,正姿势猥琐的趴在门板上——门突然开了。

他看着英俊挺拔的男人眼神淡漠的看着自己,再看看被公主抱的晚安,眉头扭了扭,分分钟冷静下来,“晚安发烧了,我担心她在里面出什么事……”

男人相当淡然的瞟了他一眼,然后就直接走了出去。

一帮正嗨的人看着这场徒然而生的变故。

唯有章秘书不算意外,很快的走了过去,低声询问道,“顾总,夫人不舒服吗?”

“嗯,联系医生去南沉别墅。”

说罢又皱眉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女人,迈开步伐就往外走。

制品人敲了敲唐初的肩膀,“这是什么情况?”

唐初懒洋洋的瞥他一眼,“不是很明显吗?”

制片人恍然大悟,难怪慕晚安敢抬杠,他阴暗的猜测,“她在会议上还精神抖擞,上个洗手间就虚弱了,慕导演技派啊。”

唐初托着下巴思考,“刚才章秘书叫她夫人。”

“叫着玩的吧……他俩都没有戴婚戒啊。”制片人也托着下巴,同样的思考状,“不过之前他们是传过婚讯,没准儿真有可能。”

……

一上车,晚安就自动的找了个角落蜷缩着,长发掩住她的脸蛋。

顾南城看着她缩着的肩膀,眉头皱得厉害,几次想将她扯进自己的怀里,心头那股还没消褪的气焰让他忍住了。

眉目勾出冷漠的自嘲,没准她现在心心念念想着的还是医院里的那个。

章秘书坐在副驾驶上从后视镜里看着零交流的两人,微微叹息,又看到晚安几乎要缩成一团的模样,有点疑惑,一般人就算是感冒发烧也不会这么难受才是。

“夫人,您很不舒服吗?我看您一直摁着肚子,是不是腹痛?”

“没事……回去休息下就好了。”

顾南城冷淡着一张脸,最后还是把她拖了过来,“腹痛?”

“我想回去睡觉……”

“陈叔,去医院。”

因为无力而被迫靠在他肩膀上的女人一下就抬起头,“不去医院,不去医院,”她两边的鬓发都已经被染湿了,“我回去休息就好了……”

“自己睡一个晚上就能折腾出高烧的人没资格说话,闭嘴,”男人淡淡的打断她,“拐道去医院。”

“不去不去不去,我不去医院,你要我说几遍才听得见我不要去医院?”虚弱又无力,她好似随时都会哭出来。

顾南城皱眉看着她莫名可怜巴巴的模样,手还是摸了摸她的发,放软了语气安抚,“生病了别耍小孩子脾气,以后不让你一个人睡成了吗?”

晚安,“……”

“我就是困了想回去睡觉,”晚安的思维已经被剥离得有些混乱了,像是胡言乱语一般的道,“我不舒服……不想睡在医院……你让我回去,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章秘书有点心疼她,猜测到了一点,“顾总,夫人想回去就让她回去吧,生病了休息不好更难受。”

顾南城摸了摸她的脸,还是嗯了一声。

到底是没有了力气,晚安趴在他的腿上也没劲儿再挪。

到了下车的时候,她已经站不稳只能被男人抱着回去。

顾南城抱着她回到了主卧,掀开被子将她放在床上,林妈被她惨白的脸色吓了一跳,“太太这是怎么了?”

医生几乎是后脚就跟着到了。

顾南城站在一边看着医生检查,眉头始终都不悦的皱着,“她昨晚还好好的,刚才一下就

突然病得厉害,发烧站都站不稳了,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地方有问题?”

来的是个年轻的男医生,带着无边框的眼镜,“顾先生,您太太应该是生理期加上受了凉,身体本来就虚弱所以病来得很快。”

医生俯身问闭眸蜷缩着晚安,“太太……您是不是一直都有痛经的惯例?”

晚安点点头。

医生了然,站起身,抬手抚了抚眼镜,委婉的道,“顾先生是这样的……您太太的身体里可能从小就养得娇,加上她先天的体质问题,最好不要让她吃避—孕药,很伤她的身体。”

医生还说了些什么晚安没有听到,只觉得房间安静下来了。

光线被挡住,隐约觉得身边有人,晚安睁眼的力气都没有,哑声道,“你回公司上班吧……谢谢你送我回来。”

那道挡住光线的阴影并没有消失,顾南城在床边坐下,看她紧紧蹙着的眉,他的眉头也跟着皱得更厉害久久不曾舒展。

五分钟后,他起身离开卧室下了楼,林妈看得出来他很烦躁,只好跟着劝说,“顾先生,女孩子的生理期严重的会很难受,没办法的事情。”

他沉声问道,“有没有能止痛的药?”

“我刚刚泡了红糖水,也许能起到一点作用,您要不要亲自喂太太喝?”林妈把杯子递到他的面前,“您可能不知道,生理期期间除了身体之外心情也很重要,您昨晚跟太太吵架,她一大早起来心情就不好……不如趁着她生病您哄哄她,别再跟太太怄气了,太太从小无父无母的很孤独,您不急着上班的话多陪陪她。”

又有人影出现在床边的时候,晚安迷迷糊糊的低语,“林妈……我自己休息就好了,你别管我……”

那人再度坐到了床边,晚安睁开了眼睛。

“先把感冒吃了,待会儿再喝点红糖水。”

她恹恹的,“你放着……我晚点吃……”

顾南城把原本属于他的枕头拿过来,垫在后面,然后抱着她将她扶起来,“乖,”声线低沉温柔,“生病了就听话,把药吃了。”

正说着,几粒感冒药丸躺在手心喂到她的唇边,“张口,嗯?”

她闭着眼睛不喜的把脸蛋转到一边,“不吃药。”

“晚安,”顾南城耐着性子,继续哄,“把药吃了感冒才会好,不闹脾气?”

“我不喜欢吃药,不要吃。”她往下躺就要缩回被子里。

顾南城眉头开始跳动。

这女人看着特别懂事特别通情达理,一生病就变成孩子脾气了。

他把药搁在一边,将被子从她的脸上扯开,阴沉着一张脸,“慕晚安,你马上起来给我把药吃了,你是23岁不是3岁,要我给你灌才肯吃?”

晚安抱着枕头,把脸埋了进去。

这个动作表达的意思很明显,她拒绝吃药。

他也没发脾气,看着她接近幼稚的德行又好气又好笑,怒火反倒是散了,温温淡淡的道,“顾太太,你如果不自己爬出来吃药,那就只能我喂你,反正男人喂女人的方式也就只有那么一种,你要是喜欢那就来。”

不知道谁说以后会乖乖的,他想亲就给他亲,想睡就给他睡。

吃个药哄也哄不好,凶也不怕凶。

他是娶了一个女人还是养了一个女儿?

晚安腹痛得厉害,觉得这男人真是吵死了,“不吃。“

让她自生自灭一天就好了,为什么总是在这里烦她。

痛经而已,痛过了就过去了。

死不了的,她已经习惯了。

顾南城拣起搁在一边的药,俯身,一手掐着她的下巴,俊美的脸面无表情,直接将那几颗感冒药和退烧药喂进她的唇里,另一只手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低头吻下去。

水渡入她的口中,连着药片被男人的舌抵入喉咙深处,被迫咽了下去。

被水轻微的呛到,咳嗽了好几声。

顾南城替她拍着胸口,忽然低低的笑,“顾太太,我在想,你究竟是任性耍小孩子脾气,还是在故意勾—引我?”

药已经吃下去了,他再端起另一杯温温的红糖水,“这一杯是你自己喝呢,还是也要我一口一口的喂着你喝?”

晚安看着他的脸,还是自己坐了起来,接过杯子慢慢的把整杯红糖水喝完。

“喝完了。”她把杯子递给他,“我睡会儿就好了,你回公司吧。”

“翘班。”淡淡的说着这两个字,男人的手掌落在了她的腹部,“不是想休息吗?睡吧。”

晚安看着他深邃的眸和温和淡然的五官轮廓,茫茫然的躺了下来。

“顾南城,你抱着我离开,不怕别人误会吗?”

“误会什么?”

“我们的关系。”

“我们有什么会被人误会的关系。”

他们的关系不是误会,

是事实。

晚安咬着唇,低声浅浅道,“你不用特意抽时间陪着我……”

顾南城倚在床头,不咸不淡的道,“是不是我赖着陪你还赶不走,很犯贱?”

“你不是有新欢了吗?”

他睨她,“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楚小姐她不是你的新欢吗?”

“我要是有了新欢,顾太太,”他似笑非笑,“那一定是你把我得罪狠了,那么到时候你也不要指望能在娱乐圈混了。”

“我脾气这么好的人怎么会主动得罪你,只要你不欺负我,我可乖了。”

顾南城眯起眸,挑出狭长的冷笑,“为了你前男友的戒指被人抢劫然后被英雄救美依依惜别含情脉脉婚内出—轨,也很乖。”

晚安抿唇,脸蛋贴着枕头没有说话。

他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脸蛋,淡淡的道,“晚安,从你成为顾太太那天开始,就注定你往后只能是顾太太,不要想着背叛或者在心里跟身体上跟别的男人有什么不该有的牵扯,”

顾南城的语速很缓慢,波澜不惊仿佛很随意,“倘若哪天你不是顾太太了,我也说不好我会对你做出点什么。”

“你好像笃定了,倘若哪天我不是顾太太,那一定是我的过错?”

他没有回答她,深邃如海的眸看着她,“左晔不过是一个抛弃你的男人,为了他跟我闹,顾太太,这不值得。”

“你需要一个伴儿而已,”晚安抚着眉尖无奈的笑,“顾南城,你这种逻辑霸道得不可理喻。”

顾南城温存的笑,俯身在她的眼睛下落下一个吻,“谁让你遇上了我。”

那唇瓣辗转至她的腮处,“好了,乖乖休息,我今天陪你。”

“顾南城,”那只手始终落在她的腹部上,温暖又好像只是错觉,她听到自己的声音,一句话忽然就说了出来,“我可能生不出孩子。”

那只手顿了一下,也只是一下,语气很淡,“检查过了吗?”

晚安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轻轻的道,“我妈妈过世很早,没有姐姐,没有奶奶也没什么其他的女性亲戚,所以有些事情没有人跟我说……十几岁的时候好像受过寒,有人说过,我这样的情况,可能很难受孕。”

“睡吧。”顾南城摸了摸她的脸,“你已经嫁给我了,怀孕不怀孕的事情我会考虑。”

晚安有些怔怔的,“哦。”

她的手指攥住他的衬衫,“不然趁着我们结婚的消息还没有正式公开,我抽个时间去做个体检吧。”

“然后呢?”

“然后,如果有问题你再考虑,”晚安静静的道,“就算你不在意,你奶奶应该也在意的,你娶我不是因为觉得她老人家会喜欢我吗?”

“嗯,我奶奶也觉得因为老婆不能怀孕而离婚的男人都应该被打断第三条腿。”

晚安,“……”

“你们家挺特别的。”一般老人家都很在意这些事情。

“你夸奖的方式还能更直白一点。”

晚安眼珠转了转,忽然眼巴巴的看着他,性感蛊惑的“那既然楚小姐不是你的新欢,你就放过我和唐初的电影呗”

顾南城笑,俯身靠近她,性感蛊惑的嗤笑,“顾太太,你不是说,我没能捧到笙儿,所以想捧一个替代品弥补遗憾吗?”

他离她太近,近得唇息缠绕她的呼吸。

她的脑子白了白。

忽然想起薄锦墨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南城他喜欢宠女人,懂吗?

一下便明白他往日那些行踪不明的怒意从何而来。

他喜欢他的女人需要她,甚至依赖他,撒娇甚至发怒也无妨,却不能堂而皇之的把他当外人。

“你遗憾的话还是捧我吧,没捧到初恋捧太太也是不错的,我空间很大,比楚小姐大。”

他唇畔染着笑,莫名的迷人,“我看她比你乖多了,这年头找不到吃个药还要喂的太太了。”

“她虽然比我乖,但是顾先生明显更喜欢我啊,”也许是他一直在按着,腹部的疼痛没那么重了,缓和了很多,“不然也不会死皮赖脸的非要娶我还想霸占我一辈子了。”

——今天更新了一万字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