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91.坑深091米:慕晚安,给我安分点

坑深091米:

晚安倒是没什么别的感觉,只注意到章秘书走过去的时候特意的看了她一眼,眼神无奈。

顾总在主桌上落位,章秘书站在他的身后,楚可和她的经纪人没跟他们坐在一起,找了个偏角落的位置坐下。

但是再角落的位置也盖不住她跟顾公子一起出席的关注度。

顾南城没有出声,只是低头兀自的漫不经心的翻阅着他面前的资料斛。

章秘书微微一笑,“顾总只是过来看看,各位按照程序继续就是了,制片人,开始吧。”

唐初睨着晚安,皮笑肉不笑,“顾南城是想把他的小白花塞进我的电影吗?传达一声就行啊亲自到场是想让她演女主吗?餐”

晚安端起面前的茶,默默的喝了一口水,无辜的看着他,“那这样……也跟我无关吧?这不是我能决定和干扰的事情啊。”

顾公子看上了人家想捧人家,她能怎样?

唐初把脑袋凑过去,低声问道,“你们彻底的闹掰了?你被踹了?”

晚安想了会儿,淡淡的道,“好像还没有。”

唐初,“……”

说话的制片人在圈子里也很有资历和话语权了,但是因为主座上坐着的男人让他连说话都要时不时的看眼顾南城的脸色,最后只是草草的介绍了整个电影的剧本,需要的投资成本,初步考虑的主演阵容。

说到演员阵容的时候,制片人咳嗽了一声,“这个,唐导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让唐导说吧。”

唐初摆摆手,直接把球扔给了晚安,“选角儿这种事情副导负责,晚安,你来说吧。”

晚安没办法,确实是她在负责,她也没推辞很自然的打开平板,声音平缓清晰的介绍,“男主基本定了,是目前人气最火的当红小生的沈言,他的外形和气场都比较符,看过他演的电视剧演技不错很有爆发力,女主的性格和年纪跨度比较大所以对演员的要求很高,我选了几个条件比较符合的试镜完再做决定……”

“副导,”一个笑眯眯的声音打断了她,“还有没有人选的角色可以给我们家可可试试吗?”

唐初摁着眉心,面无表情。

晚安静了一下,抬眸看向坐在她斜对面的楚可,对方回了她一个笑容,“慕导你好,我是楚可。”她抿着唇继续道,“我很仰慕唐导的才华,一直都希望有机会能够合作。”

制片人坐在晚安斜对面,见年轻的美人副导坐在那里也不接茬也没什么笑脸,心跳有点儿快,连忙道,“可可的口碑一向不错,人漂亮演技又好,只是一直没什么机会合作,晚安……”

“如果楚小姐感兴趣的话,这边儿有个角色你可以过来试试,”晚安也没看谁的脸色,低头翻着平板,淡淡的道,“男主的姐姐欧雪……”

“才三号啊……”经纪人在后边儿开口把话插了进来,看着晚安抬起的显得寡淡的脸色,笑着道,“慕导,我们可可出道有两三年了,只是一直踏踏实实的演戏所以没能遇到合适的机会,剧本我们看过了,三号那个角色是蛮适合可可,但是可可最近正准备转型,不走清纯端庄的路线,转走性感轻熟—女……”

晚安垂着眸,温温浅浅的笑,“那么楚小姐是想演一号么?”

楚可一愣,没料到她会说得这样直白,但是面上还是维持着笑容,“如果唐导愿意给我机会,我会……”

“既然看过剧本,楚小姐觉得,”晚安一只手捡起手边的钢笔,手指转着圈把玩,唇侧带着笑,“你能演得了女一号璎珞?”

那话语里轻慢的姿态,她半点没有掩饰。

楚可自然感觉到了,调整了一下呼吸,微微一笑,“没有试过……慕导怎么知道我不能呢?”

她对上晚安的眼睛,“陆笙儿陆小姐刚刚出道的时候接的角色也是清纯仙气飘飘一类的角色,后来她很快的转型演过御姐,后来出演民—国名女支赛金花让她拿了那一届的最佳女主,所以副导,演员不应该受外形限制。”

唐初忍住了翻白眼和拍桌子的冲动。

晚安就这么看着她,手托着腮,七分认真三分懒散,“陆笙儿陆小姐呢,是公认的美人中的美人,意思就是她长了一张可以刷票房的美人脸,在她转型前积累的人气就基本注定她参演的电影会有大批脑残粉为她买单,能拿奖—是她的演技。”

精致的眉目微微抬起,挑出细细的冷艳,“恕我直言,楚小姐,你的颜没什么号召力不说,远远驾驭不了女一号璎珞的美,璎珞是笑傲旧上海十里洋场的交际花,说白了就是那个年代特意培养出来的高级名妓,美艳风情万种,一颦一笑都是誘惑,后期颠沛流离变了很多。”

唐初无视制片人投过来的眼色,就放任晚安不疾不徐的在那儿说,视线无意扫过冷漠端坐的男人,无意中撞见他眼眸格外的幽深,似乎蓄着某种说不出的笑意。

顾公子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他家副导的颜值都完胜小

白花。

晚安言笑晏晏的看着楚可,轻描淡写的道,“抛开脸蛋儿,穿旗袍的身材曲线要够,骨子里得风马蚤,楚小姐真的觉得你能演这个女一号,挑得起大梁么?”

制片人背上的冷汗要打湿他的背心了。

脸上挂着笑容快面瘫了。

当了这么多年的大小姐,果然不是个会看人眼色的主儿。

楚可咬着唇,看着晚安沉静如水的面容,落在膝盖上的拳头慢慢的攥了起来。

这女人,堂而皇之的在桌面上说,她脸蛋不够漂亮,身材不够曲线,气质不够媚。

低沉磁性的嗓音低低的笑。

顾南城漫不经心的翻着她面前的几张纸,“慕导入行比楚小姐还要晚都做上副导了,年纪差不多,何必把人批得狗血淋头?”

晚安偏过脸,看着那端优雅尊贵的男人,视线直直的对上他的,“顾总认为,楚小姐适合演女主?”

他至于为了跟她过不去来毁唐初的电影吗?

唐初这几年拍的电影从大众口味走精品路线了,口碑直线往上走。

以他的脾气,现在没爆发,爆发就会直接甩手不干。

顾南城的眼神聚焦在她的脸上,温温淡淡的笑,“我是觉得,论脸蛋和……身段,慕导完胜这个圈子很多女演员,那岂不是比不上你的都没资格演你的女主?”

唐初敏锐的觉得,这男人说身段两个字的时候,格外的……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晚安不自觉的握着手里的铅笔,学着他的模样温温淡淡的笑,“顾总,你是想捧楚小姐吗?”

制片人要被她急哭了。

她不把这个男人得罪得彻底真的不甘心吗?

顾南城俊美的容颜勾勒出凉薄的笑,优雅闲适,“我说是呢?”

制片人已经要把眼珠子瞪出来了,生怕大小姐下一句就抛出一句你们有钱人真恶心任性之类的话。

晚安看着顾南城,攥着笔的手松开了,微微一笑,“顾总您最有钱,您开心就好。”

会议陷入僵局,章秘书适时的出来做结束语。

晚安低头将平板和纸笔收入包里,偏头正准备跟唐初告别。

章秘书的柔和微笑的声音响起,“慕导,待会儿的聚会你可不能缺席。”

晚安抬手用手指梳理着自己的长发,站了起来,浅浅的笑,“我待会儿要去医院看朋友,晚点儿要去看婚纱,没时间,不去。”

章秘书,“……”

唐初无语的看着她。

“慕导,”低沉矜贵的嗓音徐徐的响起,染着轻薄的笑,“你这么不给面子,是打算连累整个剧组吗?”

唐初拉住她的手腕,压低声音训斥,“小祖宗你跟他抬杠想毁了你下半辈子吗?”

晚安觉得,她真没什么好跟他抬的。

他不就是想让她混不下去,直接把她踹出剧组就成了以后也没人敢用她。

何必磨磨唧唧这么多。

换了一个vip包厢,晚安坐在离顾南城很远的地方。

即便光线很暗,她仍然可以看见楚可坐在他的身边,仰着脸在跟他低声交谈什么,他也不说话,薄唇噙着淡淡的笑,仿佛很认真的听着。

唐初叹了口气,同情的看着她,“很难受?”

她的表情明显的难受,眉头蹙着。

这丫头不是什么表情都摆在脸上的类型,难受到这份上,估计是蛮难受的。

“我警告过你了对这男人不要太上心……”

“你给我摸摸……我好像发烧了。”

唐初又无语的看了她一眼,但还是伸手摸了上去——很烫。

远处男人的余光瞟了一眼角落里的亲密,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眼角的戾气加深。

“烧成这样……”唐初吓了一跳,皱眉,“自己感冒了不知道吗?赶紧去医院。”

晚安抿唇,“他不会放过我的。”

昨晚换了房间,她把房间里的温度调低了好几度,缩在被子里睡得,一大早起来就觉得有点儿冷。

吃早餐的时候就觉得不舒服,只是忍着了。

包厢里的灯光跟音乐转来转去,她脑袋都晕掉了。

她起身把包交给唐初,“你帮我看会儿,我去洗手间冲个凉降下温。”

手捧起凉水冲着自己的脸蛋,像是要把脸上的温度,和胸口隐隐的火苗全都浇灭。

包厢里的洗手间是单独的,没有分男女。

她只顾着冲凉,甚至没注意到有人进来了。

“顾太太,”

晚安听到声音,顿住手里的动作,也没有关水龙头,转身看着他。

男人幽深寒凉的眸盯着她干净而满是水珠的脸,“一个晚上没有男人陪你,你就耐不住寂寞,嗯?”

晚安胡乱的抹

着自己的脸上的水,看都不看他就要从他的身侧出去。

腰肢被一只手掐住,一股力袭上来,直接将她狠狠的抵在门背上。

顾南城眯着眼眸,温和淡漠的脸庞透着凌厉的戾气,“慕晚安,你给我安分点。”

晚安看着他好看的弧度完美的下巴,可能是脑袋眩晕,连带着她整个人都显得疲惫没刚才在会议上的气势了,颇有点懒散的道,“哦,说你的新欢几句大实话就是我不安分了?顾大公子,你想捧她也不是这么揠苗助长的,不是演了大制作大导演的女一号就能火的,你想让好端端的小白花被黑火吗?”

她的脸开始烧了,在会议上神经绷得太紧没察觉,现在晕的一阵阵的。

晚安干脆靠在门板上,好声好气的跟他说话,“顾南城,我脑袋有点儿晕,你想教训我一次性教训完就让我走吧。”

顾南城居高临下的盯着她,似笑非笑,“去看你那英勇受伤的前男友?”

手指掐着她的下颚,眯着眸平平淡淡的道,“很惦记他?你信不信我让他永远翻不了身?”

“我信,”晚安低着头,态度乖巧得敷衍,“好我知道了我不去医院看他了,可以走了……唔”

她的眼睛蓦然睁大,看着徒然压下来的男人的脸。

顾南城勾着她的舌,吞着又咬着,很凶很蛮横,带着强烈的属于男人的气息,混着淡淡的烟草味,侵占她的呼吸系统。

一想到他的唇舌可能纠缠过外面那朵小白花,晚安就不受控制的挣扎起来。

她的挣扎显然愈发的挑起男人本来蠢蠢欲动的征服欲,他反而吻得愈发的深和凶。

怒又挣扎不开,晚安心一狠直接咬了上去。

“呵,”顾南城怒极反笑,舌尖舔了舔被她咬伤的地方,有些野性的性感,“这么喜欢咬人?”

他被她咬过不少次了。

晚安看着他眼睛里从容冷静又令她战栗的侵略感,抬手就去推他的胸膛想出去,但是手还没落上去就被男人轻而易举的反手扣住了。

顾南城一手扣着她的两只手腕,举上她的头顶压在门板上。

低头再次吻上去,在触及到她的眼神后,低哑着嗓音轻佻恶劣的赤果威胁,“顾太太,你再咬我一口,我们就在这里做。”

足足五分钟的法式长吻。

晚安本来就头晕目眩,被他吻得整个人都发软仿佛要掉下去——如果不是他的另一只手托着她的腰。

耳朵被咬了一口,“慕晚安,”温存并着狠辣的声音贴着她的耳廓,“给我记清楚谁是你的男人,别试图挑衅我的容忍。”

她气息有些喘,抬着脸笑他,“顾南城,你是不是缺女人爱?”

她闭了闭眼,兀自的浅笑,“罢了罢了,你是大爷什么都是你说了算,你想捧她你就捧吧,当年陆小姐拒绝你的帮助一路摸爬滚打,你只能光看着心疼,现在有机会让你弥补当年的遗憾,是应该高兴。”

“今天是我不对我不应该批评她,嗯,我记住了我会乖乖的,你想亲就给你亲,想睡就给你睡,不跟你抬杠了,对了,下午你安排了我去试婚纱我也会去的,”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不过我现在真的有点儿不舒服,大家都是人没必要这么不近人情是不是?洗手间挺不舒服的还有味道,你做着也不爽快,不如晚上回去再说吧,现在楚小姐陪你嗨,我先走?”

“慕晚安,”顾南城盯着她半响,忽然笑了,“你这幅样子,真是虚伪得比夜莊的小姐还让人讨厌。”

晚安笑了,“我觉得我不比夜莊的小姐高级啊,人家都是按价收钱的,对了楚小姐拿了这么大一个女一号陪你睡了吗?好像没有啊你昨晚在家呢,我好歹陪你睡了两晚,半点好处没捞到连本来的副导都没得做了。”

顾南城觉得,他其实不算是很容易动怒的人。

距离上一次大发雷霆恨不得弄死谁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还有五千字明天白天更,所以今天是有加更的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