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90.坑深090米:我不过是你孤时高价买的消遣

宋泉怒,狠狠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但是她更怒刚刚出声阻止她的男人,转头冷冷的看着左晔,“对她余情未了是么?为了你们曾经的戒指挨了一刀子,左晔,你当我是什么?”

左晔脸上几乎没有半点情绪的变化,缄默无声。

宋泉的眼圈红了,她咬牙问道,“你是不是想分手?”

他甚至没有抬眸看她一眼,波澜不惊的道,“你想分的话,那就分吧。”

宋泉明显一震,“好……好,左晔,是你说的。斛”

扔下这句话,转身就跑出了病房。

顾南城盯着晚安错愕的看向左晔的那张脸,低嗤,“怎么着,顾太太,迫不及待的想以身相许么?”

他抬起脚走过去,在经过她身侧的时候扔下一句话,“别忘了,你想许的这幅身子已经卖了,价钱可不便宜。”

晚安心口窒息,直到这个男人从病房离开,房间里属于他的气息散去。

左晔看到她的脸色煞白,微叹了一口气,“那个戒指……盛家的事情我知道一点,我猜你担心让他去查会直接查出绾绾的线索,所以只能这么说。”

“对不起……”晚安勉强的朝他笑,“连累你和宋泉……”

“跟你无关,”左晔捏捏眉心,“我跟她的事情跟你无关,有没有今天的事情结果都不会有什么改变……他叫你顾太太,你们?”

“是啊,”晚安轻轻的道,“我们已经结婚了。”

已经结婚了。

说不出这两个字落在他的心头是什么感觉,像是空了一块小小的地方。

面上依然挂着笑,“他误会我们的关系了,你去解释下吧,我休息下就没事了。”

“今天真的谢谢你……”晚安看着他,脑海里想起顾南城用的那些极端侮辱的语言,很难受,说不出的难受。

“无妨,换了别人,我也一样会救的。”

………………

晚安走出医院的时候,宾利慕尚停在门口。

她打开车门,还是上了车,顾南城坐在她的身旁,优雅矜贵,他淡淡嗤笑,“我还以为,你们要依依惜别个把小时,或者一下没有把持住***的做上了,我还得回现场捉个奸。”

晚安没有看他,低头绑好安全带,“陈叔,走吧。”

陈叔不敢耽搁,“好的太太。”

她咬唇看着车窗外,外面的世界已经暗了下来,昏黄的路灯一一掠过。

回到别墅,她跟在男人冷峻挺拔的身后,身上穿的浅色牛仔裤,膝盖处染着浅浅的血。

林妈听到引擎的声音就迎了出来,满脸的笑容,“先生太太回来了……还没吃饭吧,饭菜都热着赶快来吃吧。”

顾南城将身上穿的大衣脱了下来扔到一边,轻描淡写的道,“胃口被倒足了。”

林妈脸上的笑差点挂不住,眼角的余光看到晚安的膝盖,连忙关心的道,“太太……你的腿怎么了?都出血了。”

晚安轻轻的摇摇头,还没说完就看到男人已经朝楼上走去了。

那背影很冷漠。

她自嘲的低头,他回来没动手摔东西说更难听的话,算不算是她的幸运?

林妈哄着晚安先把伤口处理了,让她坐在沙发上涂了点药水,拧上瓶盖的时候不忘叮嘱道,“等下洗澡的时候记得不要碰水,太太,先吃点东西吧,你中午就没怎么吃东西。”

“我吃不下……”她现在很累很疲倦,没有胃口。

“吃不下也要吃,太太,我特意做了你爱吃的,吃饱了才有精神,精神好了呢您再和先生谈谈……夫妻哪有隔夜仇,还不是床头吵架床尾和。”

“嗯……好。”

晚安还是点点头答应了,她不是不想吃饭……她是不知道怎么应付楼上的男人。

应付他对她来说,好像越来越吃力了。

卧室的门关着,晚安抬手叩门。

里面没有人应。

她再叩,低声道,“顾南城,顾南城,我进来了。”

手拧开门把,走了进去。

围着浴巾的男人刚好从浴室里出来,凌乱而湿漉漉的黑色短发,不像穿正装那般优雅矜贵,多了漫不经心的痞气和性感。

造物主通常是不公平的,像顾南城这样有钱有权有势有颜的男人,连身材都维持着标准的匹配。

“顾南城……”她仰着脸看他,咬咬唇道,“你先……下去吃饭吧。”

“吃饭?”他玩味般的念着这两个字,抬手捏着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睨着她的脸,手劲大得几乎要捏碎她的骨头,偏偏脸上带着温和的笑,“顾太太,我有点儿后悔娶了你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倒自己的胃口。”

他撤了手指,拿起一条毛巾擦拭着自己的头发,淡淡如水的道,“我向来不打女人,所以现在滚出我的视线。”

晚安深呼吸了一口,看着他英俊淡漠的侧颜,转过身,还没跨出一步又顿住了,还带着被抢劫的狼狈,气息温凉,“你说的没错,我不过是你孤独时花高价买的消遣,想宠就宠,想侮辱就侮辱,想发泄必须奉陪的金丝雀,顾总这样精明的商人,何必花钱买不开心。”

说罢,一言不发的走出去。

到门口的时候,她又顿住了,“我要滚出你的家吗?”

顾南城笑睨了她一眼,“你滚出我家了,我孤独寂寞想发泄的时候,拿什么消遣?”

晚安点点头表示明白了,“我在隔壁次卧。”

她原本以为没有那个男人睡在她的旁边她会睡得更好更安心,可是洗完澡躺在床上,看着一片黑暗久久没有睡意。

认床,真是一种矫情的富贵病。

…………

第二天早晨晚安起床下楼后,顾南城就已经不在家了,林妈小心翼翼的告诉她,“顾先生今天很早就去上班了,早餐都没吃。”

晚安垂眸,哦了一声。

林妈看着她的脸色说话,“太太啊,林妈年纪大了可能有点啰嗦,夫妻吵架再大的事情都不能分房睡的,这样小事都会变成大事……”

“他让我滚,我总不能死皮赖脸的待着。”

林妈,“……”

她叹了一口气,嘀咕道,顾先生也真是……

吃完早餐她的手机就接到一个电话,“请问是顾太太吗?”

“我是。”

“顾太太您好,我们是婚纱公司的,之前顾先生定制的婚纱米兰那边已经做好送过来了,顾先生约了今天来试婚纱,请问两位有时间吗?”

晚安这才想起顾南城前天就说了今天要试婚纱,她垂眸,“嗯,好,我下午过来。”

刚挂了婚纱公司的电话,唐初的电话又炸了过来,“有空吗?”

“除了准备这个电影,我没其他的事情。”

“那你赶紧过来,剧组的工作人员和敲定的演员基本都要到场,投资商又要唧唧歪歪往老子的电影里塞一些不中看又不中用的花瓶,”唐大导演很烦躁,“你好歹跟了个最大的,待会儿震慑一下那帮烦人的东西。”

“唐导,”晚安道,“最大的那个我已经得罪了。”

唐初半分钟没说话,然后骂了一句脏话,郁闷之极的道,“祖宗你别来了。”

十分钟后,唐初一个更加暴躁的电话打过来了,“主角的演员基本都是你选的,投资商点名要你到,过来。”

夜莊有专门提供会员开会的会议室,方便开完会后high。

晚安过去的时候已经从迟到了,她走过去在唐初的身边坐下,循顾了一下四周,低声问道,“在等我吗?”

唐初朝她翻了个白眼,“*oss还没到,没看见主座上空着吗?”

晚安怔怔的问道,“顾南城……不会出现在这种会议上吧?”

他是整个GK的总裁,娱乐圈最有话语权和决定权的大亨,区区一个电影怎么可能劳驾他现身。

唐初皮笑肉不笑,“如果不是为了你,那多半就是为了别的女人。”

如果是为了他家的副导,那多半是来找茬的,如果是为了别的女人……呵呵。

正说着,那张门再度被推开了。

唐初眼皮跳了跳,看着那道颀长而气场异常冷低气压的男人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他的身侧除去首席秘书外,还跟着一朵颜值和演技都并不出色地小白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