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88.坑深088米:你说我太太扔了,再带回去岂不是惹她不快?

这是她找了几乎一天,在安城找到的几乎唯一一件一模一样的。

她研读过杂志,这男人的西装几乎都是纯手工打造,昨天那件是某大牌出的一款——是陆笙儿在他生日的时候送给她的。

男人瞥了一眼那纸袋上的Log,,淡淡的笑,“新买的?”

“是新买的,抱歉顾总,我本来是打算干洗了送到您家里去,但是……”她深吸了一口气吐词清晰地额道,“您太太似乎误会了……让佣人扔了。”

楚可抬头看着男人淡漠而高深莫测的脸庞,微微一笑,“我以为这件西装对您很重要,希望不会给您造成困扰。”

章秘书站在那里,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斛。

这样的场景她见得不多不少,唯一意外的只有那句“您太太似乎误会了让佣人扔了。”

顾总这件西装,价格可是很不菲。

不过也的确比不上其他昂贵。

那个拉开车门的年轻的男秘书将那坚持捧在半空中的装着西装的纸袋子接了过来。

男人似笑非笑,“你说我太太扔了,我再带回去,岂不是惹她不快?”

楚可抿唇,仍是微微的笑,“顾太太可能是有洁癖,不喜欢自己丈夫的衣服被别的女人碰过……这件是新的,您依然可以扔了,但是与我而言,不能让恩人平白无故的损失一件西装,哪怕您不在意。”

不同于昨晚的浓妆,她今天只上了简单的裸妆,看上去清新干净,即便吐词清晰镇定,但眉眼处流露出来的娇羞还是显而易见。

顾南城淡淡的看了一眼,俯身上了车。

车上,男秘书手扶着方向盘开车,从后视镜看着后座男人闭目养神的模样,低声问道,“楚小姐在圈内口碑和实力不错,如果不是几次三番的拒绝那些……应该是有实力火的,顾总,您看要不要……”

“嗯。”

…………

安城的有名的古玩街,一家茶馆的角落桌椅处。

年轻的女子长发编织成辫子拢在左肩,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手边摆着一口皮箱,漂亮的五官淡淡然,“是你买了永恒的眼泪?”

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竹竿子一般瘦弱,长相普通典型的路人,唯独一双闪着精光的眼睛面前算是辨识度。

他笑着看了一眼那口皮箱,搓了搓手,“客人价钱够的话,是在我这里。”

晚安点了点那口皮箱,轻轻的笑,“五百万,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这个……小姐……你应该知道这戒指不止这个数……”

“我还知道,这个戒指你是用五十万买进的,”晚安直视对方的眼睛,“纯利润四百五十万,现金,你这辈子也难遇上一次才对。”

那男人也不着急,打着哈哈笑,“看您……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小姐,跟上次把戒指卖给我的那姑娘差不多,以我的经验来看,带着名贵的珠宝廉价贱卖,或者带着一口大皮箱装着现金的交易……通常都有不可见人的秘密……”

“那你的经验有没有告诉你,知道太多的秘密,或者卷入别人的秘密,很容易死人的?”

“姑娘,你这样威胁人就不厚道了。”

“五百万,再加十万块,”晚安继续道,“我知道你用了区区五十万买下永恒的眼泪却没有向你的老板汇报,情况不是很妙,这笔钱算是你出国的路费,你之前应该犯过事儿,我想偷渡比较适合你。”

男人的眼神有犹疑,晚安将箱子推了过去,“做生意犹豫得太多,有时候会失去良机,戒指给我看,你可以验钱。”

…………

十分钟后,“盛世”公司总裁办公室。

薄锦墨看着一个小时前发到他手机上的短信,俊美冷漠的脸无一丝表情,手指滑了滑屏,斯文的镜片下一双眼眸寒色凛冽,勾漾出某种笑意,干净声线颇为玩味,“去查查,慕晚安提这么多现金做什么去了。”

一旁的秘书犹疑的道,“慕小姐没有跟……联系过线索,她肯定知道这张卡有任何变动您都会知道,我觉得她暂时不会有什么动静。”

“而且慕小姐如今嫁给了顾少,即便她真的要资助大小姐,更有可能直接从顾少那里拿钱。”

“嗯。”他习惯性的扶了一下眼镜,“去查吧。”

“好的,薄先生。”

反正跟大小姐的任何消息有关的线索,都是要彻查的。

…………

晚安从茶馆里出来,夕阳刚好落下差不多要转黑了,一到夜晚就起风。

她瑟缩了下肩膀,正准备加快步伐——顾南城这个时候可能已经回南沉别墅了。

正想到这个名字,包里的手机就在震动,她抬手去拿,刚好拿在手里果然看见那男人的名字在跳跃,一个身影就朝她撞了过来。

手机跌到了地上屏幕摔了个粉碎,那人像是用了狠力,她明明没穿高跟鞋也被踉跄

的摔倒到了地上。

膝盖处钻心的疼痛。

下一秒,她落在地上的包就被一股大力扯去,抢走了。

晚安的脸色一秒钟变得苍白,顾不得膝盖上的疼,手撑在地面上就要起来。

周围有路人好心想上来扶她,却被一个箭步快速不知道从哪里冲过来的男人抢在前面,“晚安。”

熟悉的声音,晚安抬起头,“左晔……”她也就只呆了一秒钟的时间,随即眼泪就从眼眶里冒了出来,“左晔,帮我……帮我把戒指抢回来……很重要……”

左晔皱着眉头,不放心的看着她。

“我没事……戒指……”

左晔将她的手交给旁边围过来一个中年大婶,匆忙的说了句“麻烦帮我照顾下她。”就起身追了上去。

屏幕摔碎的手机仍然在震动,但是在喧闹的环境中已经完全被忘记了。

膝盖磕到地面上染出一片濡湿,应该是破皮出血了,她咬牙站起来苍白着脸低声对旁边的人说了句没关系,就拨开人群追了上去。

问了路人一路追到隐蔽的巷子里,晚安小跑到路口的时候一眼看到里面倒了七八个人,痛得哼哼唧唧叫唤个不停的好几个男人,还有半跪在地上低头捂着腹部的左晔。

“左晔,”那些不断不断的滴在地面上的血让她一下失了方寸,什么都顾不得的跑了过去,脸色被吓得惨白。

他的腹部被捅了一刀,那把染血的刀已经被扔在一边了。

听到她的声音,左晔抬头朝她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声音有些艰难却沉静,“戒指抢回来了,”

“我送你去医院……你别说话,我马上叫救护车,医生很快到了……”慌慌张张的去找手机,却怎么也找不到。

包不在,手机也不在。

“别慌,晚安,别慌,”左晔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脸庞因失血过多而逐渐显得惨白,“这只是小伤,我以前在部队受过更重的伤,没事的。”

找不到自己的手机,“你的手机……左晔,你的手机在身上吗?”

问话间,她就已经从他外套的口袋里摸出他的手机。

抖着手指拨打了急救电话,脑子一片空白却又异常冷静的报了号码,挂了电话,她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似乎要睡着的男人,“不要睡……左晔,你别睡……”

她不知道他有没有伤到要害……流这么多血……流了这么多血。

“嗯,没事,别哭了晚安。”他抬手想摸摸她的脸,却发现自己满手的血,遂又将手收了回去,有些虚弱淡淡的道,“这种地方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晚安下意识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正如他所说,这种地方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但他这样的人是不会来的。

“在路上看到你打扮成这样鬼鬼祟祟来这种地方。”左晔语气随意,“无聊所以跟上来看看。”

无聊……自然是不能成为理由的。

远处救护车的声音已经响起,晚安紧绷的神经终于稍微松懈了一点点。

…………

南沉别墅。

第七个电话无人接听,顾南城的脸色已经黑沉得令林妈不敢正视了。

将黑色的薄款手机直接扔到茶几上,他冷漠的启唇,“什么时候出去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