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85.坑深85米:说好的六点半回来……现在过去十分钟了

“对不起……”撞上来的女孩看到顾南城的脸,先是震了一下,随即低下头细声细气的道。

晚安无意的看了一眼,然后视线就没有移开了。

女孩穿着白色的长裙,长长的头发很飘逸,五官算不上特别的精致出彩,但是胜在干净清秀,也算是别有一番风味。

一个混迹三线却人人叫得出名字的小明星,楚可。

因为出演过一个讨喜的女配而在各大论坛刷了不少存在感,说是不愿意接受潜规则所以始终不温不火爬不上去餐。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有小陆笙儿之称。

顾南城淡淡的看了一眼,视线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就带着晚安往里走去了斛。

前面迎面走来另一个女人,看到英俊而笔挺的男人先是睁大眼睛,随后便露出满脸的笑容,“顾……顾总。”

晚安猜测,这女人应该是楚可的经纪人。

顾南城淡淡的嗯了一声,既算是回应,同样也是淡漠。

因为方位问题,她几乎和晚安擦肩而过,看着那一身名贵衣裙的女子的背影,撇撇嘴,走过去跟上年轻女孩的脚步,“你就使劲作使劲犟吧,等再过几年人老珠黄想被潜都争不过那些年轻水灵的小姑娘。”

女孩的声音很细,但是透着秀气的坚决,“那种满脑肥肠的男人我看着就倒胃口……让我陪他上chuang做那些恶心的事情我办不到。”

“满脑肥肠的你看不上,本事够你倒是去找一个有权有势又英俊的男人来潜你啊,”女人白了她一眼,“刚刚过去的那个就是,放眼娱乐圈没谁比他更大了,你有本事爬上他的床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楚可停住脚步,转身看向那两人离去的方向,咬咬唇瓣,“他是谁?”

女人摁着眉心,“GK的总裁你都不认识,我还能指望你什么。”

“他女朋友比我漂亮。”想了想,她问道,“也是圈子里的人吗?”

一眼看去就是特别有气质特别漂亮的类型,说不出哪里特别,但是就是让人过目不忘,如果是圈内人的话……估计是下一个陆笙儿。

“算吧,她学导演的,跟唐初的关系很好。”

导演啊……

“那总裁应该挺喜欢她的。”年轻漂亮有才华,跟娱乐圈里的女星不一样。

“是有消息出来,她貌似是新宠,甚至可能是将来的总裁夫人,谁知道呢,有钱男人的喜好都是瞬息万变的。”

…………

晚安有几分出神的想着刚才那女孩,看上去心不在焉的,抬眸看着对面英俊而矜贵的男人,忽然问道,“你知道陆笙儿和薄锦墨什么时候结婚吗?”

她看到他拿着菜单的手微微一顿,随即淡淡的道,“锦墨没跟我说。”

“哦。”

“晚安。”那低沉好听的声线忽然问道,不知何时抬起眼睛看着她,“你知道盛大小姐在哪里吗?”

其实这个世界上大抵所有人都会认为,如果谁知道盛绾绾在哪里,那一定是她慕晚安。

因为盛大小姐已经没有了别的可以依靠的人。

她以为顾南城不会问她,因为连薄锦墨都清楚,她不会说。

晚安微微一笑,“我并不知道。”

顾南城依旧翻着菜单,仿佛只是随口一提,“有本事消失,消失了这么久,她挺出乎我的意料的,她爸爸还在医院,我以为按照她的性子,应该会找个机会拿一把水果刀去捅笙儿一刀。”

“你觉得她有这么蠢?”

男人波澜不惊,虽然他的态度内敛,但是那轻薄的笑毫不掩饰轻视的意味,“盛大小姐什么时候掩饰过她的蠢,但凡她有你一半聪明,盛家就不会落魄到这个地步。”

“我比她聪明这么多,但是慕家并不比盛家好啊,”晚安同样浅笑,“聪明这么不值钱,要来做什么?”

她哪有比绾绾聪明呢,至少她不想被薄锦墨找到,他就找不到。

而她并不想嫁给这个男人,她还是嫁了。

“婚纱已经到了,后天周六,把时间腾出来。”

晚安放慢她低头喝水的动作,“哦,好。”

这个男人到处周到体贴,可她就是觉得……他不是她的。

吃完午餐陈叔过来接她,晚安扯着他的袖子无奈的道,“你吃饭吃的挺开心的,是不是该松口了?”

顾公子不紧不慢的瞥了她一眼,“别人都是陪睡,你陪一餐饭就行了。”

“那我是顾太太,身价当然不一样。”

那俊美的脸于是染上了笑,手扣着她的下巴亲了一下,懒洋洋的道,“这句话还算是顺耳,今晚我回家吃晚餐。”

“好。”

陈叔开车载她回去,路上经过菜市场的时候她忽然叫了停,“陈叔停一下。”

“太太,您想买东西吗?”

晚安浅浅的笑,“我下午没事,想买点菜回去煲个汤送到医院去。”

刚好有时间,她想跟林妈学着下厨,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即便在国外念书也都基本没有自己下厨过,如今不一样了。

四点多的时候煲了个汤给爷爷送去,然后陪着慕老说了会儿话,“乖孙女儿,你什么时候把他带过来给爷爷瞧瞧?”

其实顾南城是提过这件事情的,于情于理他都应该来医院的,两次都被她挡住了。

晚安抿唇仍然挂着浅笑,“好的爷爷,我会跟他说。”

五点回南沉别墅,晚安在林妈的指导下勉强的收拾了一桌子菜出来,大概六点多的时候她看了看表。

切菜之前她给他发了短信,顾南城说六点半会到家。

现在六点过十五分了。

晚安百无聊赖的坐在餐桌上等他回来,托腮看着桌面像模像样的菜式,颇有一点成就感。

手指在手机的桌面滑来滑去,头一次觉得时间过得这么慢。

等人……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六点四十分,她抱着手机不开心的蹙眉,说好的六点半呢。

她的菜都要凉掉了,晚安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拨了个电话给他,手撑着下巴,手指在脸上轻拍着。

很久才接通,她闷闷的抱怨,“顾先生,菜都凉了,你不守时。”

说完她才注意到,电话那边很吵,不像是在办公室,反而更像是在夜场之类的地方,她下意识的问道,“你没有在回来的路上吗?”

“晚安,你先吃,”男人的嗓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好听,像是缱绻已久的恋人之间,“我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晚点才能回来。”

晚安愣了愣,“哦,好。”

“嗯,再见。”

顾南城挂了电话,幽深的眸淡淡的看着屏幕,包裹在西装裤里的长腿优雅的交叠着,骨节分明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把玩着大屏的手机。

包厢里乌烟瘴气的味道和氛围让他皱眉,远远不及电话里女人温软的嗓音来得让他舒服,捏了捏眉心,沉静的眉目间已有不悦。

不少人想过来给他敬酒,但是看男人手指摁在眉心的动作便不敢再凑上去,谄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顾总,夜莊有干净的妞儿,要不要我找两个漂亮的过来陪陪您?有名有姓的小明星也不少,有没有看得上的我马上给您找来。”

顾南城抬手往酒杯里加了两块冰,不紧不慢的摇晃着,慵懒随意的道,“你们玩就行,我今天没什么兴致。”

风月场上,很少见这男人有兴致。

不喜欢玩女人的男人,讨好起来都难从下手。

这种商人在圈子里,也是蛮惹人嫌的。

“对不起高先生……我真的不能再喝了……”柔软带着哭腔,但是除此之外偏生还有一股别的意味存在的嗓音,“我真的不能喝了……”

五光十色的光线里甚至看不清彼此的表情,一个响亮的巴掌声就响起了,“妈的,是女表子就别立牌坊,喝不了来这里干什么,来卖哭的吗?”

这种场景在这种场子里几乎每天都会上演,旁观者要么见怪不怪,要么就在一边兴致盎然的看戏。

平常在镁光灯下衣冠楚楚的男人,一旦喝高了什么丑陋的嘴脸都出现了,那被迫几乎以跪着的姿势半倒在沙发下面的女孩被狠扣着手腕,“一句话,喝不喝,不喝就趁早滚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