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82.坑深082米:觉得我不能满足你想甩了我,嗯?

说完这句话,他就连药也不替她上了,直接将药膏扔到她的身上,腿也被他挪了下去,看都不看她一眼,闭目养神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自成一股不可触碰的气场崾。

慕晚安有点儿反应不过来,他是为了什么而忽然发脾气,车内的气氛变得很尴尬,前面的两个人大气不敢出一个。

她静默的坐了一会儿,拿起药膏低着脑袋自己抹。

没一会儿,他的手机响了,晚安看他拿出来接,声线一如既往的低沉淡漠,“笙儿。”

“南城,广告的事情……你如果不满意唐导交给晚安拍,至少也先过目再说行吗?毕竟差不多已经完成了,而且她受伤也跟这个广告无关……”

顾南城眉目不动,淡淡的道,“既然签了合同也拍好了,那GK自然会给你代言费,至于后期的事情你就不必操心了。”

“你为什么要撤广告?”他是GK总裁,这么区区一支广告压根轮不到他来操心。

顾南城良久没有说话,呼吸沉而平稳,“嗯,大概是我不高兴。”

陆笙儿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我知道了。”

“嗯。”

挂了电话,车内再次恢复安静躏。

直到半个小时后,宾利慕尚回到南沉别墅。

顾南城打开车门就下车了,颀长挺拔的身形在夜幕中显得格外的冷然,不近人情。

晚安怔怔的看着,不明白他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冷漠,他傍晚还去片场接她,刚才在车上给她上药。

“太太,”陈叔咳嗽了一声,“你的腿受伤了,要我扶您进去吗?”

“不用了,不是很严重。”只是摔倒磕伤了,勉勉强强还是能走回去的。

“太太,有些话,我们外人不知道该讲不该讲。”

“陈叔,”晚安看着陈叔有些意味深长的神色,“您说。”

“刚才在片场您被陆小姐的粉丝推倒摔伤了,顾总让人把她送进警局甚至没有给陆小姐面子,可是您口口声声却说,顾总该消气了……您置顾总于何地。”

她落在座位上的手慢慢的蜷缩起来,喃喃的道,“他为这个跟我生气?”

“顾总本来想亲自去接您吃晚餐的,结果您一个劲儿的说些让他生气的话……”

慕晚安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道,“陈叔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可以上去。”

“那好吧,太太您小心。”

晚上的温度很凉,她一只腿的膝盖磕伤了,走起来很慢。

经过草地上时她在一条长椅上坐下了,看着别墅里亮着的灯光曲起腿坐着,下巴搁在膝盖上出神。

坐了五分钟还是十分钟,她低头看着握着的屏幕,想了想还是拨了他的号。

直到快要自动挂断,那端才接了电话。

“顾南城……”温软的嗓音开口。

“嗯。”

“陈叔走了……”她睁眸看着前方沐浴着夜色的花朵,慢慢的道,“我一个人在花园里,你下来接我下呗。”

回应她的是男人淡淡的嗤笑。

“我膝盖受伤了,走不了……”

顾南城声线优雅矜冷,淡淡的道,“你活该。”

说罢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晚安听着手机里传出来的忙音,撇撇嘴,怅然若失的迷茫。

她不想马上回去,因为不知道怎么面对那个男人。

在长椅上坐了一会儿,直到高大的身影投了下来,挡住了她的视线。

她抬起头,看着立在自己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

在她说话之前,他已经俯身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西装已经脱了,深灰色的衬衫让他看上去少了几分阴沉的暗色,愈发的显得干净和温文尔雅。

“顾南城,”她不知道自己脑子的哪根弦忽然被狠狠的拨动了,一句话没有经过思考就这么蹿了出来,“我们好好过日子吧,我不嫌弃你……”

在某些词蹿出来的时候,晚安立即闭了嘴。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顾南城原本只是冷淡的脸色当即大变。

黑沉了一整张俊脸,仿佛隐隐能看见冒着的寒气。

她顿时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巴掌,有些结结巴巴的道,“我不是……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那个意思吗?

自掘坟墓么。

她看着他的侧脸,急急忙忙的想解释什么,但是直觉说什么都会惹他更生气。

脑子一白,她突然直接亲了上去。

唇瓣碰触了一下她就退了回来,“你别误会我的意思。”

她想表达的重点在前一句。

回应她的话仿佛从男人的喉骨中蹦出,“我懂你的意思。”

顾南城抱着她直接回了卧室,途中林妈叫他们吃饭他也充耳未闻。

“陈叔说……你没有吃饭,我们吃饭吧……”

“喂饱你再吃。”

卧室的门踹开,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她就被扔进了床褥中,男人沉重的身体压了上来。

顾南城掐着她的下颚,浓墨般的眸盯着她可恶的脸,阴柔的嗓音渗着低低的笑,薄唇摩擦着她的肌肤,“顾太太,昨晚没让你爽,是我的失职。”

晚安看清楚了,这次他的眼睛里除了有冷漠,还有敛着的恼怒。

身子陷入床褥中里,身上的男人辗转的吻着她的下巴和脖颈处,一路往下蔓延到锁骨,泄恨般的用力带着控制不住的粗暴。

“顾南城……”晚安慌忙的喊道,他眼睛里的色泽让她心惊和慌张。

“不准再动!”遒劲的大手按着她的腰把她压进被褥,嗓音粗哑。

昨晚就是她太不配合使劲动他才会失误!

“别再瞎闹腾,”唇舌闯入她的口腔勾出旎旖的缠—吻,舌尖舔—吻她的耳后,呼吸搔—弄着她的肌肤,低低喃喃的道,“忘记昨晚的意外,以后你会爱上在我身下的感觉,嗯?我会让你爱上的。”

唇息炙热,铺天盖地的都是他的味道。

她的耳朵很敏感,除了昨晚也没有跟人这么亲密过,他带着怒意和煽情吻着她,晚安觉得她整个人都在慢慢的软下去。

“顾南城……”她的手揪着他凌乱的衬衫,试图和他说话。

她轻喘着,忍住那一层层漫上来的衍生自身体深处的激动和战栗,“你别这样……我只是想说,如果你准备长长久久的和我一起生活下去,我们可以交流……”

男人不知为什么发了怒,忽然压下唇狠狠的咬了她的唇瓣一口,“长长久久的一起生活下去?”

他的话里有嘲弄,不知道是在嘲笑她还是在自嘲,“你无缘无故的挑衅笙儿,什么恶毒的话都往我身上砸,是准备长长久久的跟我过下去?”

那只手很快的将她身上的衣服扒下来,喘息声贴着她的肌肤,“觉得我不能满足你迫不及待的想甩了我,嗯?”

那声音染着笑,带着压抑的嘲弄,更带着勾魂夺魄的性感。

晚安的瞳眸扩大。

她敢说那些话,就做好被他收拾的心理准备了,但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顾公子觉得她纯碎是在无理取闹嫌弃他……因为他无能。

男人在这种事情的敏感上果然是超出想象。

她的手被他一只手按在头顶,另一只手直接去扯自己身上的衬衫,凌乱得狂野的动作,非但不显得迫不及待的猥琐,反而充斥着雄性荷尔蒙的致命誘惑。

唇压上她的唇,眸光对视,燃出惊心动魄的心跳。

他含住她的耳,濡湿的语调,低哑要命的声线,“今天干到你满意了,以后都不要再无理取闹跟我过不去,嗯?”

慕晚安觉得,他哪怕什么都还没有做,光是这些声音这些气息这些话,就要生生的将她所有的思维撕裂粉碎。

有什么东西在清晰的一点点的彻底崩塌。

她想要抓住点理智,可是刚刚触到几分,又被男人一把扯进另一道深渊。

有那么几个零碎的瞬间,晚安睁眼看着眼睛上方的男人脱下衣服后均匀分布的六块腹肌,脸上爬了满满的红潮。

赤果果的男色。

他弄出这么大的阵仗,真的就不担心……她也是蛮难应付和配合的。

然而顾南城没给她几秒钟的思考时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