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81.坑深081米:我还真他妈的养了一只白眼狼

温热的液体,慕晚安下意识抬手去摸,手指都是血。

旁边有距离近的人看她摔倒连忙过去扶,唐初本来在交代事情远远看见,眉头一皱,扔了嘴里叼着的烟走要走过去。

一抹颀长笔挺穿着加长的黑色西装身影突然而极其不协调的出现在视野里。

气场在某些时候就是无法忽视的存在感,黄发女看着被推倒在地上额头上淌着的血也被吓懵了——

她只是随手一推的,她真的没怎么用力,怎么会摔出血呢崾。

背脊一凉,被召唤了一般的转过身,一张英俊而极端冷漠的脸出现在她眼前,温和的五官明明面无表情,偏偏轮廓间散发着令人胆寒的愠怒。

顾南城出现在这里,整个场子突然之间变得鸦雀无声躏。

黄发女身边的另一个女孩被他的脸色莫名的吓得躲到身侧的肩膀后面,呆呆弱弱的道,“顾公子……你来探笙儿姐姐的班吗?”

顾南城看都没看她一眼,迈着修长的腿走了过去,皮鞋踹翻挡在他前面的一张椅子和一个气垫。

慕晚安正要把手搭在跑过来扶她的手臂上,熨帖得笔直的西装裤映入她的眼帘,下一秒俯身的男人已经将她从一堆东西里打横抱了起来。

已经有些熟悉的男性气息将她包围,她诧异的抬头看着男人的侧脸。

唐初之前自然听说过他们的绯闻,但是身在娱乐圈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事情很难说,所以也没有特别当真。

正想着要不要趁机套套近乎,毕竟是马屁都难拍得到的*oss。

还没走到他跟前就听到男人低沉淡漠的声音在空旷的空间不紧不慢的吩咐着,“广告撤了,把动手的人扔进警局。”

对着身侧的秘书很随意扔下这么一句话,他抱着手里的女人没有赏任何人一个眼神准备直接离开。

唐初正寻思着摆个什么造型的谄媚笑脸,还没斟酌好这么一句话就砸了下来。

日了狗,关他的广告什么事?!

跟他的广告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慕晚安看着他深沉冷漠的俊脸,一下竟然忘记了脑袋上的疼,“你怎么来了?”

她心底的台词是……你怎么又来了……

顾南城瞥都没有瞥她一眼,冷淡的道,“你是生活不能自理,还是仇敌遍布满天下?结婚两天我就要替你收拾两拨人。”

末了不等她回答,又兀自的冷笑了一声,“也是,像你这种不识好歹得厉害的女人是很容易得罪人。”

晚安,“……”

她抿唇,手环着他的脖子咕哝道,“才不是,人家是你和陆女神的cp粉,所以看着我碍眼。”

“顾总,顾总,”唐初一边问候了这男人祖宗十八代,一边小跑了过去,“那个……顾总,这个广告差不多已经拍完了,只要后期再剪……”

看了眼被他抱着的晚安,唐初有意道,“而且这广告后半部分基本都是慕小姐拍的……”

“GK花钱让你拍广告是让你请一个新人代班替你卖苦力的?”

这边还没有说完,那几个被吓懵了的女孩几步走过去,“顾……顾总,我们不是故意的……”

“发生什么事了?”陆笙儿远远就看见这边的动静,走了过来。

“笙儿姐姐,你跟顾公子说说吧……”黄发女身后的女孩一见救星到了,眼泪哭花了妆容。

陆笙儿看着晚安额头上的血,她刚没有看到这边发生的事情,蹙眉问道,“晚安,你额头怎么了?”

黄发女咬牙,“我就推了她一下,是她自己倒在椅子上的……我根本没用那么大的力气……她是故意摔倒的。”

看到陆笙儿皱眉不赞同的眼神,她低头不甘的道,“笙儿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顾南城压根就没有要听的意思,反倒是跟在他身后的也是秘书模样的男人已经打电话给警局,“这里是……”

“南城,”陆笙儿迫不得已的开口,“她们还小,受点教训就好了……还在念书的小姑娘闹到警察局去太难看了,能不能卖我一个面子,高抬贵手?“

“年纪小,才有被教训的价值。”

一句话表决的态度很清晰明了,陆笙儿只能转而看向他抱着的女人,“晚安,”她眼神复杂的看着她额头上的伤,轻声道,“看见我撤了你朋友诉让他出狱的份上,能不能算了?”

晚安还没表态,黄发女就已经倔强的出声了,“笙儿姐姐,我不用你向她求情,去警局就警局没什么大不了,有些人分明是自己变心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陆笙儿脸色一变,“够了,”她沉着脸,语气重了很多,“无论如何推人就是你不对,给慕小姐道歉。”

“我不,我不会向她道歉的,她是自己摔上去的。”

慕晚安的下巴搁在男人的肩膀上,面上在笑,但是温凉的语调沁人心脾,“你们家

是做牌坊的吗?到处想给人送牌坊,不道歉就不道歉吧,但是你不道歉的话呢,我也不会为了装给顾公子看就这么算了。”

那双眼睛看着她,像是轻而易举的堪破了她心里的想法。

陆笙儿很头疼的看着他们,“晚安……算我麻烦你了,小姑娘不懂事,你不至于要计较到……”

“我也觉得,年纪小的姑娘需要一点教训,否则走了歪路以后会更吃亏,你觉得呢?”

如出一辙的台词,陆笙儿怔怔的看着一言不发的男人,“南城……”

唐初抓了抓脑袋,“晚安,这支广告……”话没有说完但是很容易听懂,唐初拼命的朝她使眼色,好几次想飞白眼都是忍住了。

谁知道她果然是这男人的新宠,早知道他能让她做助理吗?

慕晚安也不懂他为什么第一句话就要撤了这支广告,“顾……”

“放血放得还畅快吗?”

“……”她轻声道,“这个广告……”

男人瞧都没有瞧她一眼,不咸不淡的道,“GK的广告我还不能做主?”

中午办公室的事情,他还在生气吗?

只是既然这么生气,为什么还要过来呢?

顾南城见她乖乖的闭嘴了,这才抱着她直接离开。

一路上,他也始终没有什么好脸色。

晚安抬起眼眸,看着男人线条完美侧脸,慢慢的问道,“你是过来……接我的吗。”

“不是,”他干脆冷淡的回答,“我过来散步。”

夜色笼罩,但是晚上的光线很明亮,她的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胸口的那一处无法控制的慢慢的软了下去,“唐导是我念大学的时候就认识的导演了,他人蛮好的……可能是以为我需要工作,才打电话给我,我有时间,所以就去了。”

顾南城没有搭理她。

一言不发的抱着她上车,亦步亦趋跟在后面的秘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买了药,“顾总……太太的伤药。”

他关上车门,接过药,英俊的脸面沉似水,满脸都写着老子不想跟你说话的意思,淡漠的命令,“头发撩起来。”

“哦。”她伸手去撩自己的头发。

清洗伤口,消毒,上药。

他脸上的神色很冷淡,但是手上的动作熟练而温柔,车内的光线很柔和,落在他脸上的光线晕开,柔和了脸部的凌厉气息。

晚安忽然觉得无法呼吸,慌忙的偏过自己的脸——

“动什么?!”

陈叔和坐在副驾驶的秘书同时看向后视镜。

被他凶了一脸,晚安也不恼,只是乖乖的不动,让他给她上药,看着男人好看的下巴,道,“膝盖……也摔伤了。”

男人仍是没有瞥她一眼,利落的把她额头上的伤口处理好,然后稍微掀起她的裙子,将她的腿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膝盖也破了皮,在她整条白皙如玉的腿上显得很打眼很不和谐。

他当即就皱了眉头,眼睛盯着那点儿伤看了一会儿。

虽然只是一会儿,但是那眼神叫她心底发慌。“慕晚安。”那眼神挪到她的脸上。

“怎……怎么了?”

“你不是挺嚣张?骂道我的头上来了。”

“你还在生气,”她抿唇看着他,“陆小姐已经帮你打回来了,你挨我几句骂,我挨她一个巴掌,还被你俩的粉丝伤了,你该气消了吧。”

晚安不知道为什么,男人看着她的脸忽然嗤笑了一声,特别平静的道,“我还真他妈的养了一只白眼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