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79.坑深079米:的确真他妈犯贱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慕晚安于她而言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直到她和盛绾绾一夜之间从仇敌变成朋友。

如今,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变成了这个模样,难道就因为慕家的破产吗?

晚安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眼神淡漠,勾唇笑了笑,嗓音轻柔,“原来你还知道,他是我丈夫不是你的,你是以他妈的立场还是以他的心上人的身份来教训我?”

陆笙儿看着她的脸,那温凉的眉目净是嘲弄。

深吸了一口气,压制着心底的怒意,“扪心自问,晚安,”她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跟她说话,“南城他对你不够好吗?你们家出事,他帮你解决债务,你爷爷住院,他替你组织最好的医疗团队,你为了左树的事情跟我做交易,他最后也没有把你怎么样,说白了,在这场婚姻里,你需要他的地方远远超过他需要你的地方,你这么理直气壮的说他犯贱,不觉得很伤人吗?躏”

伤人吗?

没有爱就没有伤害。

最多顾总待会儿会撕了她。

慕晚安的神色没什么很大的变化,依然淡淡凉凉的睨着她,“伤人的事情,我不过是说了几句话,万万比不得这些年你理所当然做的事情,还是说,”

她笑了笑,“这些事情只能你做,而我不能说?”

陆笙儿脸色一白,下意识的看向一旁的男人。

但是顾南城并没有看她,一双深沉冷然的眸始终锁着她慕晚安的脸,暗透了的眼看不透情绪。

“笙儿。”男人阴沉淡漠的嗓音响起,“你先出去。”

他的手搭在晚安的腰间,身姿挺拔清俊。

陆笙儿闭了闭眼,看了眼晚安手里的资料,低声道,“我拿了资料就走。”

晚安手指顿了顿,抬手就要撕掉那几张纸——

“慕晚安,”男人的手捏上她的手腕,语气冷漠,“把你手里的资料给笙儿。”

下一秒,纸张撕裂的声音打破办公室的死寂。

陆笙儿几乎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女人面无表情的脸。

不等她开口,顾南城低冷到极点的声音再次响起,“笙儿,我让你出去。”

戒指的资料……

陆笙儿看着撕碎了落在地上的纸张,转身走了出去。

办公室的门被带上了。

下一秒,那只搭在她腰上的手徒然用力,力道极狠的将她摔进身后的沙发。

头晕目眩,双腿已经被男人的膝盖压制住。

沉重的呼吸声落在耳边,“对你好,看来是真的是我犯贱。”

温和英俊的脸,此时眯着狭长而幽深的眸,冷冷的盯着她。

她就这样看着他,耳边忽然响起刚才陆笙儿说的那些话,绯色的唇慢慢的抿起。

有些说不出的茫然的失落感。

她垂着眸,低低笑着开口,“我哪里说错了吗?”不去看他的脸,就这么轻轻巧巧的道,“本来就是这样啊,你难道不是对她念念不忘吗?她毫无忌惮的让你帮她找婚戒,你难道不会觉得心里不舒服吗?”

“慕晚安,”他叫她的名字,很少这样连名带姓的叫她,“我娶你是因为你聪明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不是让你耍这种妒妇才会耍的脾气。”

他掐着她的下巴让她只能面对面的跟他对视,眸深如墨带着令人窒息的冷气场,“我只说这一次所以你给我记清楚,我既然娶了你答应给你顾太太所有的一切,那就包括忠诚,我对你好不是为了让你蹬鼻子上眼不知好歹,女人如果宠起来如果没意思,你会很难过。”

冷漠的说完,他才面无表情的起了身,转身朝办公桌走去,淡漠的语调传来,“现在我不想看到你,让陈叔送你回去。”

晚安坐在沙发上,看着男人深灰色衬衫的背影。

她咬住唇瓣,慢慢的起身,“那我走了。”

顾南城背对着她,没有回答。

她伸手打开办公室的门,心里忽然想起,他叫她过来,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顾总,您要我买的药买来了……”章秘书的话在看到晚安时戛然而止,很快的笑了笑,“夫人,这是顾总让我买给……”

“扔了。”冷漠的两个字响起。

章秘书愕然,这才发现两人的气氛不大对。

“顾总……”

晚安看着章秘书为难的模样,怔怔的问道,“买给我的吗?”

“是……”

“我让你扔掉,”男人的嗓音又冷了一层,“听不懂话不想混秘书这一行了是不是?”

顾总发了好大的脾气,吵架了吗?

章秘书不敢违抗他的命令,回了一句是就顺手连着包装袋扔进门右手边的垃圾桶。

“没有其他吩咐的话,顾总,我先回去工作了。”

说罢也没有管晚安就连忙

离开了——她可不想做小夫妻吵架的炮灰。

据她的了解顾总和顾太太都不是脾气特别差的人,这才新婚第二天,怎么就吵成了这样?

难道是因为陆小姐吗?

晚安一手搭着门框,偏过脸去看被章秘书扔到垃圾桶的纸袋子,上面写着某药店的名字。

脚转了方向,她俯身弯腰去捡,手还没有摸到男人冷漠嘲弄的嗓音就响起了,“捡什么?被人看到说我顾南城的太太要在垃圾桶里面捡东西?”

没有在意他刻薄的语气,晚安还是把那袋子捡了起来。

“扔了。”又是那两个字。

晚安抿唇,“你已经扔了就不是你的东西了。”

“这间办公室里什么东西不是我的?”他坐上了黑色的商务旋转椅。

她瞧他一眼,抱着纸包的袋子低着脑袋就出去了。

手关上了门。

办公室内,顾南城英俊的一张脸阴沉得能渗出水,薄薄的唇瓣抿成一条直线,忽然抬手将办公桌面的东西全都扫到了地上。

呵。

薄唇溢出一个音节,的确真他妈的犯贱。

晚安抱着纸袋子经过秘书室,碰到拿着玻璃杯准备倒水的章秘书,因为出神差点撞到了她的身上,“夫人。”

晚安抬头,看了眼淌在地上的水,很不好意思,“抱歉……”

“没事没事,”当秘书的哪里敢接受总裁夫人的道歉,也不怕折了自己的寿,她看了眼晚安手里的纸袋子,有意无意的道,“顾总今天早晨一到公司就问我……女孩子第一次受伤了会不会很严重,看起来有点懊恼……”

章秘书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觉得简直毁三观的,但是多年职场的经验让她淡定住了,淡定的给上司科普,然后淡定的为上司夫人买药。

虽然她觉得压根没什么受伤需要买药的事儿,哪个女孩子第一次都要遭那一次疼的,可能是顾总太紧张他的新婚小娇妻了。

晚安呆住。

他问他的秘书女孩子第一次受伤了会不会很严重?

她可是听过不少安城名媛明星们口口相传京城第一少如何如何体贴,床上如何如何……咳咳。

那些传闻也是假的不行,反正床上如何如何她是亲自体验过了的。

相当的……一般嘛。

她不用比都知道,毕竟她十八岁的时候被绾绾拖着看十八禁,而且还被薄锦墨那个面瘫男逮了个正着,丢人到那个程度她这辈子都忘不了。

晚安坐陈叔的车回南沉别墅。

她坐在后座,手握着自己的手机,要打个电话道歉吗?

那些话很难听很伤人不用陆笙儿说她都知道,更何况,她也没有资格说那些,承受债务和恩惠的是她,顾南城对她仁至义尽。

只要不谈爱这个词,的的确确是仁至义尽。

他们之间……也不合适谈爱这个字眼。

手指捏着唯一没有被撕掉的照片,镶嵌红宝石的婚戒。

流落到黑市……

盛绾绾那个不长脑子的女人,她为了给她凑那笔手术费贱卖了她的婚戒,担心薄锦墨捉不到她么?

包里的手机忽然响起,晚安拿出来看了一眼,是她认识的一个导演的名字。

“唐导,你好。”

“晚安,你爷爷的身体好点了吗?”

“手术很成功,再住院观察休养一阵应该就可以出院了,谢谢您的关心。”

“最近有时间吗?我正在拍一支广告,助理怀孕辞职了暂时找不到称心的助手,你抽的出时间的话我还筹备的新电影副导的位置我也给你空着了。”

————哒哒哒,初来乐文还不懂规矩,貌似乐文投月票的规律很随意╮(╯▽╰)╭这两天客户端投票可以一变三,手里有票票喜欢名媛的可以支持下,(╯3╰)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