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78.坑深078米:慕晚安,吃醋吃到这个地步你未免太低级

她有分寸。

慕老的眼神恍惚了一下,随即叹息,“是啊,你从小就懂事,从来不会让人操心,反倒是反过来操心爷爷一把老骨头。”

晚安的脸蛋靠在慕老的手臂上,亲昵而依赖。

“我们现在落魄了高攀人家,你跟着他日子也不会好过的,即便顾南城真的好,乖孙女在这样的形势下跟了他,往日他跟他们家会瞧不起你的,”

慕老沉默了几分钟才道,语调仍旧很缓慢,人仿佛一下苍老了很多,“你要是真的觉得他好爷爷不会反对,抽个空把你爸爸叫过来吧,我来跟他说。躏”

晚安抬起头抿唇而笑,温静的眉目颜色很清淡,“爷爷,顾南城他是外人,他同样也是,对我而言没什么不一样。”

………崾…

陪爷爷吃完午餐晚安就接到顾南城的电话,说是有东西要给她,所以让她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等她出医院大门的时候,陈叔的车已经等在门口了,“太太,顾总让我来接您。”

晚安点点头,笑容温婉很客气,“谢谢陈叔。”

GK国际传媒占据了一整栋写字楼。

“慕小姐,”前台小姐的态度很恭敬,带着点怕得罪的小心翼翼,“您有预约吗?还是我打个电话上去跟章秘书说一声呢?”

晚安眉目温然,嗓音听着很舒服,“你们顾总打电话让我过来的,如果需要走程序的话你可以打个电话。”

“那不用,我带您过去坐电梯。”

晚安颔首浅笑,“谢谢。”

那天在夜莊她爆出他们的婚讯,顾南城非但没有否认反而当着所有记者的面吻了她,坊间就已经开始传闻,顾公子深爱过女神,迈过万花丛,已经在人间游戏够,所以准备娶个女人迈入婚姻的坟墓。

家世落魄却仍然门当户对的慕家千金就是最后的顾太太。

谁都不敢怠慢。

她敲门进总裁办公室的时候顾南城并不在。

办公室很宽敞,落地窗使得光线很充足,装潢以灰和白的色调为主,整体的感觉看上去干净而冷贵。

晚安在待客的沙发上坐下,准备等他回来,俯身还没有坐下,就一眼看到了茶几上的几张资料。

最上面是一张照片,镶嵌红宝石的戒指,颜色醒目。

她咬住唇,脸色渐渐变得苍白起来。

永恒的眼泪。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略带清冷的嗓音带着些欣喜响起,“真的找到了吗?能不能联系到卖家……”

陆笙儿的声音在看到沙发上的身影时顿住,脸上有意外。

女人黑色的长发垂下,挡住了她半边脸旁,从这个角度看不到她的神色,但是她落在茶几上的手指攥成了拳头。

“南城,”看顾南城脸上并没有什么意外的情绪,她才反应过来他是知道慕晚安在这里的,她有些勉强的笑,“原来你们已经和好了。”

是因为和好了,所以才不计较左树的事情了吗?

以她对顾南城的了解,即便他以前宠爱过不少女人,但是一贯公私分明,尤其反感女人在他工作的时间里打扰他。

“嗯,”顾南城眉目波澜不惊,进了办公室就将西装外套脱了下来,只剩下深灰色的衬衫,“我们结婚了。”

结婚了?

陆笙儿错愕的看着他,一下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结婚了……是什么意思?”

把西装放好,他淡淡的道,“就是领了结婚证在法律上是夫妻了。”

陆笙儿觉得这个男人简直就是疯了。

他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说他已经领了证结婚了,她跟锦墨认识这么多年甚至都还没有触及到结婚的话题,他跟慕晚安认识才几天的时间?

她抽气又呼吸,手抚着额头,“你结婚这么重要的事情……之前跟我吵架不告诉我就算了,你都不告诉锦墨的吗?”

顾南城看她一眼,不在意的道,“举行婚礼的时间已经定了,到时候自然会公布。”

到底是婚礼正式,还是结婚证更加重要?

陆笙儿看着他温淡冷贵的侧脸,连说一句话的余地都没有。

“这个戒指?”温凉的嗓音浅浅的笑着,晚安侧过脸看着他们,软濡带着期待,“是准备送给我的吗?”

不等顾南城回答,陆笙儿已经开口了,“不是,晚安,这个戒指是我要……”

她的话还没说完,晚安就坐在那里蹙眉了,她眯着眼睛很不高兴,“我还没有问,为什么顾先生工作的时候,会跟陆小姐在一起?”

陆笙儿没有料到她会这么问。

这不像是慕晚安会问出的问题。

顾南城迈着修长的腿朝她走过去,手摸摸她的发,“笙儿来接东西,乖,别闹。”

他若是跟陆笙儿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就不会打电话叫她过来了。

明摆着的逻辑在那里。

晚安的手指紧紧的攥着那几张资料纸,“这个戒指不是送给我的吗?”

他拧拧眉,“不是……”

“是你打算送给她的?”她用了很软的声音,像极了吃醋撒娇的女人,但是语调里又隐隐有着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

顾南城眯了眸,骨节分明的手指施施然的捏着她的下巴,唇畔噙着笑,“我只是帮笙儿找一份资料,不吃醋,嗯?”

陆笙儿在门口看着他们的互动,淡淡的笑,平静的出声,“晚安,这是我想送给锦墨的惊喜,之前收到消息这枚戒指在黑市流浪,我才让南城帮我查……”

“永恒的眼泪,市价将近八位数,”晚安抬眸对上陆笙儿的眼睛,清浅的笑着,“陆小姐虽然最近迅速蹿红人气暴涨,但是这个价位还是显得略高了,如果要买薄总迟早要知道的,还是说……”

她拖长了语调,唇上的弧度始终带笑,“要让顾公子买单呢?”

陆笙儿看了她半响,还是平淡的回答,“放心,我不会让南城为我看上的婚戒买单,顾太太。”

“哦?”她挑起唇角,抬手捡起茶几上摆着的资料,浅笑着道,“那么他让人查的资料陆小姐应该也不会需要了吧,”

她作势,就要把那几张纸撕掉。

手腕被男人的手扣住,顾南城稍微用力,将她扯进了自己的怀里,微沉的语调里已经有了不悦和警告的意味,“晚安,我再说一次,别再闹了,把东西给她。”

她转过脸看着他,“你昨晚才跟我……今天却为了她跟我发脾气?”绯色的唇瓣扬起唇尾,淡淡的笑,“你怠慢我就算了,她明知道这么做会让你难受还巴巴的求着你来给她找婚戒炫幸福。”

精致的下巴微微抬起,不闪不躲的对上他的眼睛,看着男人深沉敛着怒意的眸在卷着翻滚的暴风雨,暗得能渗出墨。

她继续轻慢的笑着,“既然如此,你花这么多钱娶我干什么?继续跟在她的身后犯贱啊。”

即便阳光的颜色轻盈明媚,也丝毫暖不了色泽温度本就偏低的办公室。

死寂的气息蔓延开。

顾南城看上去很平静,如若眼睛看上去不是那么的诡异深然,像是透不进光的深海,阴森深寒的裹着她。

高跟鞋的声音急促的响起,晚安偏过脸去看陆笙儿的时候,一个巴掌带着冷风直接扇到了她的脸上。

“啪”的一声,响亮刺耳。

陆笙儿很气愤,从她紊乱急促的呼吸就能判断出来,“慕晚安!”

那手掌的力道很大,落在她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犯贱?”陆笙儿捏着拳头,眼神冷得像是冰刀,“就因为他帮我找一份资料你就需要用这么难听的词眼形容他?你到底是在吃醋还是在侮辱人?”

她看着从头发到鞋子都是一丝不苟毫无褶皱五官标致的女人,此时从眉梢到唇角都展露着她曾经是名媛的痕迹,“慕晚安,吃醋吃到这个地步你未免太低级,为了这样的事情这样侮辱你的丈夫,你不觉得自己在犯蠢吗?”

要怎么形容慕晚安给她的感觉。

从初进盛家,盛绾绾从来就是穿着红色公主裙的小女王,顶着安城最漂亮的脸,被小男孩吹捧,被小女孩羡慕嫉妒。

唯有慕晚安的眼神从不带这种情绪,她安安静静的看书,安安静静的弹琴,画画,笑容得体礼貌,优秀乖巧。

她是那个年代她所看到的唯一不艳羡盛绾绾也丝毫不畏惧她的挑衅的人。

带着她身为私生女无法企及的内敛倨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