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77.坑深077米:昨晚是失误,今晚继续,我做到你满意为止

在浴缸里放满了水,顾南城亲自伸手试了水温,“可以了。”

说罢就将她放了进去,晚安把自己的身体泡入水中,正想说自己可以洗让他出去,刚抬头男人就看到男人朝她靠近。

水花四溅,晚安吓了一大跳,“顾南城……”

后脑被扣住,略带悍然的吻侵入她的唇,晚安感觉到了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的阴郁气场。

“再来。”低哑模糊的嗓音覆盖而下,环着她的腰往他的胸膛出按崾。

晚安的瞳眸扩大,磕磕盼盼的道,“可是……我很疼……”

她是真的很疼,只是刚刚发生的事情过于震惊,所以她的注意力才被转移,还要再来她的眼泪都止不住的往外冒躏。

听她喊疼,顾南城原本就难看到极致的脸色再次突破了下限。

从未有过的挫败和恼怒充斥他的胸膛,又不能对着女人发泄。

晚安觉得他看上去像是想吃人,继续使劲的冒眼泪,低垂着脑袋道,“明天……明天再……继续好不好……我真的很疼……受伤了……”

十秒钟,唯独能听到男人的呼吸声。

然后他起了身,离开了浴室,留她一个人。

晚安看着他的背影,反倒是有点意外,抿唇,他就这么放过她了?

洗一个澡的时间,她的情绪已经冷静下来了,她从浴室出去的时候顾南城正坐在沙发里抽烟,青白的烟雾味道很浓。

想了想,她还是走了过去,嗓音温温静静的,很寻常,“很晚了,睡觉吗?”

顾南城抬眸,深邃的眸漆黑的看着她。

这种对视让人心跳紊乱,晚安有点心慌慌的。

“很疼?”

她一怔,还是点点头,“疼……现在好点了。”

男人拧着眉头,淡淡的道,“我去买药。”

晚安看着他英俊淡漠的脸庞,难道是下了床就变得比较温存吗?

她拉着他起身要离去的手臂,很快的道,“不用,”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觉得这样的气氛尴尬得挑战她的心理素质,“我们睡觉吧。”

男人站着没有动,她也不好强行拉着他回床上。

看了眼狼藉一片的床上,晚安说了一句我去换被单,就翻箱倒柜的找了一套干的床单被褥出来,安静专注的换好。

在这个过程里,顾南城一言不发的走进了浴室。

换好被褥之后,晚安在床上托腮思考了下,等浴室里的水声停了,她连忙钻进了被子里,按灭了这边的床头灯,闭上眼睛。

顾南城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女人脸蛋靠着枕头闭眼睡着的模样,略暗的光线打在她的脸上,恬然静谧。

黑色短发下的俊脸无声无息的立在床边盯着她的纤细的睫毛下紧闭的双眼。

她睡在偏中间的位置,脸朝着他的方位。

…………

晚安本来是有点认床的,但也许是因为在这张床上睡过两晚,加上前一个白天和晚上都闹得她身心疲惫,所以她睡得很沉。

但是从未跟人同床,所以身侧的人一起床,她人就醒来了。

顾南城洗漱完出来,就看到女人穿着宽松的睡裙,长发随手挽着,床上已经整理好,床尾放着摊开的西装、领带和衬衫。

她正在拉窗帘,朝外面的阳光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淡金色的光线在她白皙的脸和脖颈上落下一层明媚。

换了衣服,顾南城出声唤道,“过来给我打领带。”

晚安转过身,看着在穿衣服的男人,抿唇道,“可是我不会……”

男人就这么睨着她,“你觉得身为顾太太,不会打领带像话吗?”

贵太太领带都不会系,是蛮少见的。

她走过去在他的面前停下,手指梳理着自己的长发,“那我真的不会,容易的话你教我?”

顾南城睨她一眼,淡淡的道,“衣帽间有很多领带,网上有很多视频,明天早晨之前学会。”

她瞧他看不出喜怒的脸一眼,“好。”

看他自己给自己打领带的模样,英俊冷然,从下巴到袖口无一不彰显着男人的完美和矜贵。

可惜……

她默默的垂头,正在想要不要跟他一起吃早餐,头顶已经响起了男人的声音,“顾太太。”

“嗯?”她抬起脸。

顾南城今天穿的是加长款的黑色西装,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修长挺拔,他低头朝她逼近距离。

晚安呼吸一窒,下意识的往后退,猝不及防的跌倒在床尾坐下。

男人容颜清俊,俯身将手臂撑在她的腰侧,“还疼吗?”

她缓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的问的是什么。

看着他一身衣冠楚楚的模样,既然穿好了衣服,不会想大早上的来吧?

晚安轻轻的摇摇头,“不疼了。”

其实也就那一刻上下疼得厉害,毕竟……咳咳。

男人的嗓音很低哑,“不是受伤了?”

脸有点烫,昨晚说受伤了是骗他的,她躲开他的视线,“还好……”

顾南城离她只有一枚指甲的距离,近得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呼吸,薄唇溢出一个字一个字的音节,“昨晚是失误,今晚继续,我做到你满意为止。”

最后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加重了语气。

以这样的姿势被他圈在怀里,晚安不敢动,乖乖的哦了一声。

其实她很想说一句不像昨晚那样让她疼得惨绝人寰,或者不会疼她就满意了,可是想想这话落进他的耳朵会觉得她在瞧不起他。

顾南城这才满意了,低头在她的腮上吻了下,“嗯,洗漱了就下去吃早餐。”

“你不在家里吃早餐吗?”

“今天时间有点晚,我先去上班,”他淡淡然的解释,“明天陪你吃。”

他这才直起身子,转身走出卧室并且带上门。

晚安看着门被彻底的带上,这才猛然的松了一口气,整个人往后倒入被褥中。

………………

吃完早餐,晚安就去医院陪爷爷。

天气不错,在护士和白叔的帮助下把爷爷抱上了轮椅,推到医院下面湖边的草地散步。

因为是上午,人还不是特别多。

慕老穿着大衣,额头上布着岁月的褶皱,他的手搭在晚安的肩膀上,声音仍旧很苍劲,“晚安,他这次回国有主动联系你吗?”

这句话,像是思忖了很久,又像是忽然问起。

晚安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很快便消失,“嗯,找过。”

干燥温暖的大手抚摸着她的头发,慢慢的叹息了一声,“找个时间,你约他来医院一次吧。”

晚安怔住,“爷爷……”

慕老的眼睛带着老年人特有的浑浊,他看着远处静静的湖泊,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晚安啊,你跟顾南城在一起,他对你好吗?”

晚安彻底的僵住了,张了张唇,一下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爷爷是不是对她很失望?

“傻孩子,你真以为爷爷整天躺在病床上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全安城都知道的事情,我怎么会不知道。”慕老苍老的声线有些沙哑,慈爱的脸上带着笑,“答应爷爷,如果你不喜欢他,那就跟他分开。”

她和左晔分手的时候,恰好就是慕家出事的时候,她甚至来不及跟爷爷提起。

这些日子,爷爷也没有问过。

晚安咬着唇,微微垂首。

“顾南城他终究是个外人,”慕老缓慢的道,没有责怪也没有过激的情绪,就仿佛只是在跟她讲道理,分析,“是爷爷年纪大了,非但没能让我的乖孙女过舒舒服服的日子,还要你为我但心这么多。”

“爷爷您别这么说。”她的眼睛里有湿意,心尖泛着疼,“不是您听到的那样的,顾南城他挺好的,”

晚安挽着唇角,露出微笑,“大家不是都说我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运气才这么好,出生在慕家是千金小姐,慕家出事还没受苦就又遇上了顾南城。”

“要是真的那么好,你怎么这么久没带到我面前来?”

慕老一句道破,眼神含着犀利。

“我本来是准备今天跟您说的,”晚安轻声道,“爷爷,您别担心我,我有分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