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76.坑深076米:明知道自己不行……他强来什么啊

男人英俊温和的五官和轮廓镀上一层淡淡的深凉,唇上勾出弧度,眯眸看着她,“在你眼里,我是雇主么?”

他轻轻地笑,“为你花两亿,所以必须讨好的雇主,怕我不睡你,这段关系会产生变故?”

“你又忘了,”她低低的浅笑,“顾公子,是你非要我的,是你非要我不可。崾”

他攥着她的手腕不让她再起身,晚安心里堵得厉害,堵到不想看见他的脸。

阴晴不定,脾气说来就来毫无道理莫名其妙。

好讨厌的性格。

她咬着唇,眉头紧蹙,“顾南城,你不做就放开我不想跟你吵架!”

男人的黑眸沉沉的盯着她,深邃如测不到的黑洞,不言不语,带着一股令人心慌的气势落在她的身上。

晚安的心头起了恼怒,抄起手边的枕头就砸上他的脸,怒道,“你弄—疼我了把手松开……躏”

顾南城非但没有松开她的手,反而将她两只手的手腕全都扣住摁在头顶,粗哑的嗓音贴上她的唇,“兴致来了。”

她睁大眼,侧脸去躲他的吻,“顾南城,你是不是犯贱的?”

“可能,”他也不怒,腿轻而易举的压制着她的,像是要刻意欺负她一般,强行闯进她的牙关叼住她的舌,低沉的声音卷沙哑的笑,“我觉得你现在的样子,比乖乖的脱衣服来的更容易让我硬。”

變態。

他是欠女人虐还是就喜欢欺负她?

非要惹毛她再来收拾她。

晚安怒起来就是忍不住的牙尖嘴利,她躲着男人亲吻她时交—缠的气息,“你走开,我现在不想要你……”

一开始,她其实是并不抗拒的。

顾南城没有理会她的挣扎,很直接的将她的腿分開,露骨的象征抵着她。

她全身的血液都涌向了大脑,整个人扭动得厉害。

明明可以好好来,可是他非要用这样强迫的方式。

他非要这样。

视线被眼泪迷蒙,她看着他一贯温润俊朗,此时每一根线条都带着属于男人才有的雄性荷尔蒙气息,过于性感,又过于强势。

她有些委屈,无端的委屈。

女人卯足了劲挣扎,顾南城的皱了起来,顺着直觉将她的赤果的身子翻了过来,让她赤条条的趴在枕头上。

她想哭,又忍住了,厚软的枕头包裹着她的脸蛋。

大掌拍了拍她的臀,又开吻她的下巴,低声道,“抬起来一点。”

她都说了她是第一次,他竟然要用这样的姿势……原本的委屈漫上屈辱。

晚安开始剧烈的挣扎,她接受这场带着交易和强迫性质的婚姻,也接受必须履行的夫妻义务,但是她不接受这样粗暴毫无尊重的对待。

炙热的带着浓重呼吸的声音的吻雨点般落在她光洁的背部,顺延向下。

她从未跟人如此亲密,那唇—舌到过的地方像是着火过电一般的麻。

那些陌生的感觉激起她更加激烈的挣扎动作,“混蛋……顾南城你走开……滚。”

晚安很少直白的开口骂人,可是如今除了这些她以往觉得没有意义的事情,在他的身下软弱得什么都做不了。

从他在左家别墅的雨夜遇到她开始,慕晚安从未在他的面前展示过如此誓死不从的倔强。

即便是拒绝,也都尽量带上缓和甚至小心翼翼的态度。

聪明的女人认得清现实,便学会了收敛自己的性格和尖锐。

像是戴了一层面具。

他时不时就想揭下那层面具,逼出最里面那一层的音容笑貌。

晚安不懂,她赤果的身子挣扎扭动是一副怎样的画面,细腰和摇晃的雪色香豔得令男人理智丧失。

顾南城也是男人,他经不住这样的景色,沉如水的面容下,沉眸早就染上炙热的火,喉结滚动,呼吸一声比一声急促。

凌厉的手劲掐住她的腰,强势得控制住她的身体不让她有机会动弹。

晚安觉得那股力要掐断她的腰。

一声闷哼,男人精瘦结实的肌肉贴上她的,然后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就这么闯了进去。

突兀的疼在她所有的神经里炸开,像是要把她整个人撕开。

也许是他之前的表现太过温存,也许是安城顾公子在女人口中的名声过优,晚安真的没有想过这个男人会这样对她。

她以为,即便他不爱她,至少也能相敬如宾。

眼泪蓄满眼眶全都掉了下来,打湿了深蓝色的枕头。

她只恨自己蠢,只交过一个男朋友,再遇到一个就这嫁了,她一点都不了解男人,从来没想过顾南城会这么恶劣这么冷漠。

低哑甚至是痛苦的嗓音在身后响起,“晚安……”

他皱着眉头,偏白的手背上青筋跳跃,额头两侧更是狰狞。

无法形容的感觉,两端的情绪都是极致,连带着呼吸的节奏也变得极快极乱。

晚安极其的不配合,像是恨极了他一般,明明自己痛得厉害,偏偏来回反复的扭动。

原本就紧致,这样的动静衍生出汹涌而来的刺激,这一段不知道多长时间的极致让顾南城生出一种觉得自己会死在她身上的错觉。

晚安的耳畔尽是男人的呼吸和喘声,就像是贴着她的肌肤。

她一下就变得更加的恼怒和暴躁,那么疼那么疼,恨不得能一脚将他从自己身上踹下去,然后狠狠的踩狠狠的踩。

脑海中全都被这些血腥爽快的画面填满。

忽然之间,男人压抑着的重哼响起,那具贴着她的沉重身躯激烈的抖动。

滚烫的液体冲击而来。

晚安的大脑被突然的变故洗劫得一片空白。

懵了懵,他这就……射了?

两分钟?还是一分钟?

紧跟着而来的第二个念头就是——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以他的身价和条件为什么非要倒贴两个亿来娶她。

越来越缓慢的低喘声,最终平息了下去。

卧室里透着一股恐怖片里才有的死寂。

身上的男人才一动,晚安就抱着脑袋往枕头里钻,“我不会说出去的,你别虐我。”

一般患有这种隐疾的男人心理都是不健康的。

都是變態,都是變態。

尤其是像他这种在平日的生活里呼风唤雨,英俊冷贵受万千女性的顶礼膜拜。

越是这样,越是有落差越是心理畸形。

顾南城的脸色二十七年来头一次这么差。

阴沉的气场覆盖下面,有一种坟场的惊悚和恐怖感。

原本卧室的温度被调到人体感知最舒适的温度,此时像是徒然结了冰。

晚安不敢动。

她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委屈屈辱愤怒等一系列复杂的情绪。

她只有一种发现了别人不可告人的秘密,要被灭口的感觉。

明知道自己不行……他强来什么啊……

不要虐她……不要虐她……

过了成年礼,她和绾绾曾偷偷看过十八禁,此时脑海中浮现的全都是女主被心理扭曲的男人虐得死去活来的画面。

眼泪都被自己脑补出来的场面吓得掉个不停。

她嫁给了一个这样的男人。

顾南城听到她的忍耐的啜泣,原本就阴鸷暴躁到极致的情绪瞬间冲了出来,粗哑着声音没好气的问道,“哭什么?!”

他知道有部分是因为弄—疼她了。

可是他隐隐又觉得她在哭自己嫁给了一个……

晚安止住了啜泣,小声的回答,“没……”

好怕刺激他,他一下情绪失控就上来虐她。

半响没看到男人的动静,她终于转过了身子,眨巴着眼睛看着他,“我去……洗个澡……”

顾南城瞧着她现在的表情怎么看怎么都是赤果果的刺眼,“洗什么?不是洗过了吗?”

之前是洗过了,可是被他弄得黏腻不堪,感觉很不好……她向来爱干净。

顾南城沉着一张脸,下了床,扯过之前包裹着的浴巾很随便的包住她的身体,将她从床上抱起来走向浴室。

晚安看着他阴郁得快要溢出来,可是不知道哪里又透着刻骨的失落的俊脸,有点儿说不出的心软。

手臂乖乖的圈着他的脖子,生怕自己表现出什么鄙视之情,被他吊起来打。

——(╯3╰)谢谢亲们的月票红包咖啡,耐你们,看文愉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