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75.坑深075米:爱上我了吗?这么迫不及待

顾南城本来是打算脱衣服洗澡的。

闻言抬眸朝她看去,小女人站在灯光下,一副不知道手放在那里的局促不安。

他笑,薄唇往上勾了勾,“脱衣服啊。”

脱……脱衣服……

是要脱衣服的躏。

晚安的手指绞在一起,脑子有几秒钟的空白,眼睁睁的看着男人把深色的衬衫脱了露出白色的背心,想也没想的道,“让我去洗个澡冷静一下……”

说着,就慌慌张张的跑进了浴室崾。

男人随手扔了手里的衬衫,看着她的背影,唇角勾出笑意。

太太好像没拿衣服进去,要光着出来吗?

浴室里,慕晚安看着镜子里的人,手捧着自己的脸,用力的拍了拍,该来的迟早要来,来了才会过去。

洗了个澡然后再洗头发,她找了一圈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没有带衣服进来,手捏了捏浴巾——反正待会儿是要脱的。

浴室的门打开,顾南城掀起眼皮,看着裹着白色的浴巾顶着湿漉漉的长发出来的女人,将手里的平板关掉,放在一边。

晚安摸着自己的头发,朝他笑了下,“你洗澡,我擦头发。”

说罢就在他的视线里走到床沿边坐下,自顾自的开始吹头发,手指穿过黑色的长发,裹着的浴巾露出白皙姣好的肩膀和腿。

静静坐在深蓝色的床褥上,清凉静谧,带着无声的妩媚气息,飘进他的鼻息间。

顾南城洗完澡出来就看到已经吹完头发的女人坐在床沿看着窗外,下巴搁在曲起的膝盖上,在发呆。

有力的手臂忽然从后面将她捞入怀里,漫天的属于男人的气息就这么压了下来,带着湿意和沐浴露特有的味道,与她身上的气息混合在一起。

轻痒的吻落入她的脖子里,从肩膀一路延伸到耳根。

末了,舌尖轻卷,含住她敏感的耳垂,嗓音低哑,“当初不是很豁得出吗?嗯?说脱就脱得光光的。”

手掌扳过她的脸,红扑扑的脸颊,杏眸瞧着他有点呆滞,像是要滴出水,顾南城心头一动,低头吻了上去。

手臂搂着她的腰,将她带到了自己的腿上,吻势愈发的深和缱绻。

呼吸紊乱,晚安觉得自己被他掐着她不断的往后落,下意识的想抓住点什么,可是手落上去只摸到男人裸—露的胸膛。

她立即缩回然后往下,一下就攥住他腰间围着的浴巾。

用力过度,直接掉了下来。

顾南城刚结束这个绵长的吻,气息微喘,黑眸瞥过,染上一层笑,声音却带着点无奈,低声道,“你就这么猴急,嗯?”

那语气里调笑的意味太浓,晚安咬唇,脸涨得通红,磕绊的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话还没有说完,又被吻住了。

一阵天旋地转,她整个人倒入柔软的被褥中,男人精瘦健壮的身躯也压了上来。

同时,身上一凉,她裹着的浴巾也被扒掉了。

“顾南城,”原本准备认命的闭上眼睛任他宰割,电石火光之间一个念头划破脑海,她睁着大眼睛望着他,忽然出声。

“什么?”薄唇沿着她的下颚往下吻,嗓音沙哑得可怕,“叫我停你就能闭嘴了。”

说着,手在她的腰上重重的捏了一把,晚安敏感得恨不得能蜷缩起来,抬手胡乱的用力去推拒他的胸膛。

男人正在兴头上,被闹得很不耐烦,腾出一只手将她的手扣住反剪到身后,温热的唇瓣碾压着她的,模糊的低语,“欲擒故纵不可爱,乖女孩,别闹了。”

“你以前是不是有过很多女人?”

顾南城动作一顿,轻咬住她的下巴,笑,“是吃醋,还是想叫停,嗯?”他低低的笑,呼吸喷进她的耳蜗,“吃醋现在不是时候,后者……欠教训么?”

她眨了眨眼睛,慢吞吞的道,“我觉得……我们应该交流一下……有利于和谐……”

他盯着身下干净妩媚的容颜,眉梢眼角皆挑起,手上继续刚才的动作,边漫不经心的道,“顾太太……大家都说你很矜持,端庄了这么久就算是假的,你也应该学得差不多了。”

“我是想问你,”晚安捉着他的手不让他捣乱撩—拨,脸上换了一副小心翼翼的笑容,“你这样矜贵的身份,应该会按时做体检的哦?”

顾南城自觉他平素反应极快,偏偏身下女人这一句,他竟然反应了好几秒。

她刻意的睁大眼睛,巴巴的瞧着他,让男人原本该有的情绪没有一下蹿出来,只是眯了眸,眉目有些沉,语气警告,“慕晚安!”

这个女人竟然在这种时候,变相的问他,有没有性—病!

晚安抿唇,“你平常……应该会做措施吧?”

“你很想知道我以前跟女人上chuang的历史?”

晚安默然,她并不想知道,她

只是想确认一下顾公子的床品,比如使用安全套,有效预防疾病。

圈子里的公子哥玩得太开时不时得个大病小病的事情她偶尔也会听说。

还有得了艾滋的……

察觉到他有些低气压的怒意,晚安摇摇脑袋,又换了一个话题,“那个……顾先生,你身经百战应该很有技术的哦?”

男人从鼻腔哼出一个音调,冷然道,“顾太太,就算再期待躺在男人身下的时候也收敛一点,不要表现得你才是身经百战的那一个。”

夸他身经百战为什么要讽刺她?

她侧了侧脸,半边面颊都埋入了枕头中,眼睛也跟着闭上了,“我怕疼……你尽量让我不要太疼……哦?”

顾南城想一把掐死她,可是那细细密密颤抖的睫毛又让心脏生出绵绵不断的柔软。

不知名的复杂情绪盘踞在胸口。

他冷着一张俊脸,半边身躯都撑了起来,“没兴趣了。”

晚安闻言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看着他,“怎么了?”

他不回答她,手臂撑在一侧就要从她的身上离开起身,然而还没有下床,手臂就一只手拉住了。

转头,女人温软清香的唇主动的送了上来。

她的手臂圈着他的脖子,柔软的没有骨头一般的身体也投入他的怀抱,毫无缝隙的贴着他的胸膛。

那团横亘在他的胸膛处软而复杂的情绪忽然就演变成一股极深的怒意,顾南城手扶着她的腰重新将她压回被褥中,居高临下的直视她的眼睛,“爱上我了吗?这么迫不及待?”

她不明白他这脾气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床头暧昧的灯光下,他看着女人的脸,眼神愈发的显得冷,“你只有过左晔一个男朋友,不是说自己是个处?”

晚安的脸色微微一白,眉眼反倒是轻挽,“怎么了?我配合你你不喜欢?顾公子的爱好特殊喜欢强来的比较刺激比较有感觉?”

顾公子喜欢那种我不要我不要拼死挣扎的调调,所以前面几次才放过她?

亏得她还以为是因为他的风度,不屑强迫女人做。

原来都怪自己太配合了。

男人英挺性感的眉挑起,毫无温度,薄唇发出哂笑,“既然没爱上我,我说没兴趣你何必把自己往我身下送?”

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只谈过一次恋爱没有跟男人亲密过的少女,倒是丝毫不在意跟没有感情的男人做愛。”

话语间的轻视,他丝毫不掩饰。

晚安觉得,这个男人真的蛮可笑的。

她挽着唇,手扯过一边的枕头挡在自己的胸前,之前的忐忑和紧张似乎全都退去,温静的眉目如同第一次见他的神情,微微的笑着,“顾公子是不是记性不大好,对于这一点我应该没有给过你任何的错觉,毕竟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说了,给我钱我就能陪睡。”

“还是说,我从一开始就应该期望,”她就这么看着他的眼睛,淡淡的笑,“我没有爱上你,不是心甘情愿的把身体给你,你就不会碰我?”

她可不敢,有这样异想天开的期待。

她的手抵着男人的胸膛,温婉的笑,“顾公子没有兴致那就早点休息吧。”

她说是这样说,但是手上的力道很重,抱着枕头赤果着身子就要离开。

下一秒,她就第三次被重新按了回来。

上一章
下一章